此時月華仙人聲音再次響起:「我為了害怕這鏡子被心懷不軌的人得到,所以就把這面鏡子化成月華地宮,藏於月華天星鏡內部,雖然他沒有像刀劍一樣的攻擊力,但是它卻擁有者可怕的攻擊力,進去的人除非境界太高,超過凡界的境界,才可以有機會破除天星鏡出去,一般人進去根本無望逃出。」

羅刀吃驚:「草,出不去,三天出不去,不就死了!」

羅刀進來尋寶,從來沒有想過,居然會遇到這種事情,月華仙人剛才可是說過,如果三天無法出去,進來的人必死無疑,這怎麼能不讓羅刀鬱悶,他現在都有種想罵人的衝動,如果無法出去,他必將葬身在月華天星鏡內部,羅刀怎麼可能甘心呢。

然而剛才的聲音再次響起:「你不用擔心會死,因為凡是通過了我第二輪考驗后,我便會把其他人送出去,至於發現月華天星鏡的人,你暫時不可以離開,必須拿了月華天星鏡才能離開,所以你就不用擔心了,現在月華天星鏡無主,即便進來的人,也死不了。」

……

羅刀聽到這話,心裡總算是放心了,如果讓他為了得到寶物,最後死在了這裡,羅刀才是冤大頭呢,寧願他不要這寶物,但是也不可能死在這裡,現在聽到沒事,能出去,羅刀心裡才算定了下來。

而就在此時,四方陣法當中的戰鬥,也接近了尾聲,大家都在各自的房間內,拿到了屬於自己的寶物,然而他們卻都沒有,得到屬於自己的重寶,這讓其他人很是奇怪,他們心裡都想,難道重寶是在別的房間?

其實月華仙人剛才的話里,已經說出來了,重寶就在月華地宮內,但是他可沒說,是某一個房間,所以這些人是不可能獲得重寶的,至於羅刀也算是悟性可以,看出了眾多鏡子的端倪,才得到了重寶的認可。

隨後其他人都拿起了各自的寶物,然而就在這一刻,月華仙人聲音響起:「重寶已有人發現,至於你們也獲得了寶物,各自離開吧!」

說完剛走出陣法的天獅門、飛鵬堡眾人,唰的一下消失了,而就在此時雪兒、姬紫御也都同一時間消失,月華地宮門外,飛鵬堡眾人出現,很快天獅門眾人也出現了。

「重寶被人發現了?」飛鵬王第一個看向九霄宮道:「你這個臭獅子,不是很不屑嗎?是不是你找到了寶物,識相的給我交出來。」

「哼,飛鵬王你說什麼,我怎麼不知道。」九霄宮冷笑道:「要知道,我也只是獲得了一件上品法寶而已,哪裡有什麼重寶,我連重寶的面都沒見到。」

「哼,寶物在你身上,你會說沒有。」飛鵬王冷哼道:「你最好少狡辯,趕快把那東西交出來!」

「哼,我說沒有就是沒有。」九霄宮冷哼道:「你還想和我搶,不要以為你父親厲害,我就怕了你!」

剛才九霄宮在那個房間里,也只是獲得了一件法寶,這件事九霄宮的確沒必要騙飛鵬王,其實九霄宮也很是奇怪,進去的就他和飛鵬堡一方的人,究竟是誰獲得了重寶,如果不在飛鵬堡一方,那肯定就是天獅門一方了,但是現在可不是詢問這事情的時候。

而就在此時,雪兒的身影出現了,他看到九霄宮正在和飛鵬王對視,剛準備說話,他突然看到了這裡,少了一個人,急忙開口道:「父親,羅刀大哥呢?他還沒有出來?」

當雪兒說出這話,九霄宮才發現了,所有人都在,但是唯獨羅刀不在。

鏡子大廳內。

這裡只剩下羅刀一人,他漫步朝著中間的鏡子走去,隨後羅刀單手一伸,中間的那塊主要的鏡子,突然朝著羅刀飛來,同時越變越小,很快就變成了和普通鏡子一樣的大小,而就在那到鏡子的一剎那,羅刀突然感覺頭暈目眩,隨後整個人消失了,而就在此時外面的月華地宮大門居然開始變小,最後變成了六邊形鏡子,而羅刀手裡正拿著一塊,六邊形的鏡子,這正是月華天星鏡!。 戚橙沒想到雲舒鼻子這麼靈,這都能聞出來。

「是,下午去城南掃墓,本想換套衣服,但是時間不夠了。」

她笑著回答,端起茶,喝了一口。

墓園……

雲舒垂眸,晉城一共兩個墓園,最遠的在三十公里之外。

而最近的,只有不到十公里。

城南墓園。

而戚家更靠近城北墓園,按理說,她應該去的是城北,可她卻說自己去了城南。

城南,有戚家的親人?

雲舒沒繼續問,轉移了話題,聊得還算暢快。

戚橙垂眸,鬆了一口氣。

她自認為藏的已經很好,但在雲舒面前,多少還是有些沒底氣。

吃過晚飯,傅南璟帶著雲舒出門遛彎。

兩人走出院子,下了樓梯,沿著柏油馬路一直走。

傅南璟牽著雲舒的手,慢悠悠的揉捏著她的手:「你剛才在飯桌上,發現什麼了?」

「你怎麼知道?」

雲舒有些驚訝。

傅南璟挑眉:「我是你男人,我當然知道你在想什麼。」

若是連她在想什麼都不知道,怎麼混下去?

雲舒嘴角一勾:「戚家去世的人大多葬在城北墓園,但是戚橙卻去了城南墓園,這難道不值得懷疑?」

「你還是覺得戚橙可疑?」

傅南璟想到她之前說過戚橙很奇怪的話。

「嗯,我一直這麼覺得。」

雲舒垂眸:「在城南墓園下葬的人,一定是她很重要的人,否則,她不會在今天去掃墓。」

到男朋友家吃飯之前,還要去掃墓。

關係不好,做不到這事兒。

傅南璟點頭:「我會查查今天她去了哪裡。」

雲舒點頭,「好。」

散完步,已經是九點多。

戚橙已經離開,雲家也準備離開了。

目送雲家離開,傅南璟多看了傅宸一眼,隨即上樓。

傅宸被這一記眼神嚇得背脊直冒汗。

二叔為什麼這麼看著他,他做錯什麼事情了?

傅南璟上樓,給老九打了電話,那邊很快給了回復。

「二爺,戚小姐下午確實去了墓園。」

「掃的誰的墓?」

「朱晨曦。」

朱晨曦?

傅南璟眼眸一閃:「前些日子跳樓的朱晨曦?」

「是的。」

朱晨曦,和戚橙,這兩人之間有什麼關係?

「查查戚橙過去的事情,越詳細越好。」

掛斷電話,傅南璟給傭人打了電話,讓傅宸過來一趟。

傅宸過來,戰戰兢兢地:「二叔,您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傅南璟沉沉的盯著他:「你對你女朋友了解多少?」

「不是很了解,我們也是剛剛在一起沒多久……」

傅宸單純就是喜歡戚橙的臉,長得對他的胃口。

傅南璟眼眸一深:「她小時候的事情,你知道嗎?」

「沒問過。」

傅宸搖頭。

「你們怎麼在一起的?」

「我追她,她就答應了。」傅宸撓頭,只不過答應的時機很巧妙,就在春節前。

「……」

傅南璟挑眉:「行了,出去吧。」

一問三不知。

要著有何用?

傅宸察覺到了他的眼神,有些尷尬:「二叔,您別這麼看著我,我有點害怕……」

「你害怕什麼?」

傅南璟嗤笑一聲:「在外面,多長個心眼,別被人利用了,還要傻傻的替人數錢!」

話落,他抬手:「出去。」

傅宸一頭霧水,連連點頭:「二叔,晚上早點休息。」

離開書房,傅宸還是不明白傅南璟為什麼會問這些話。

書房裡,一片昏暗。

一個小時之後,戚橙所有的資料都擺在了書桌上。

「二爺,戚小姐五歲之前,都是跟著母親冷清霜生活,十歲之後,才回到戚家,戚孟對這個女兒很是看重,一直悉心照顧,沒少費心思。」

「十歲……」

傅南璟翻看著資料:「冷清霜在她五歲之前就去世了,五歲到十歲這段時間呢?」

「暫時查不到,好像這一段時間,被人刻意抹掉了。」

老九也好奇,這幾年光陰,戚橙到底在哪兒?

「你查查朱晨曦所在的孤兒院,看看能不能查到線索。」

目前這些資料,沒有任何問題。

戚橙和朱晨曦也沒有交集,但她不可能沒有理由去掃墓。

所以只有一個可能性——他們認識,並且關係很好。

想到這兒,傅南璟不由得多了幾分思考。

「再查查朱晨曦的養父母。」

「是。」

……

雲舒回到家,洗漱完畢,躺下。

看到傅南璟發過來的資料,看完之後,眼神幽暗。

果然戚橙是有問題的。

「阿璟,資料查完之後,發我一份。」

「嗯,早些休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