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楚墨等人有些傻眼,眨巴著眼睛,看著他們面前充滿敵意的一隻小獅子,有點蒙圈。

「等等,小黑,被捉的是小黑,可為什麼還有一個小黑?」,楚墨看著面前這個一模一樣的獅子,再看看被網扣起來的,真的是一樣的。

「吼吼,嗷嗷」,我才是小黑!,小黑在網裡面打滾。

雪蘿玥掃了一眼那隻充滿敵意看他們的小獅子,一揮手,一道靈力撕裂了束縛小黑的網,頓時它從裡面跑出來,委屈的跑到雪蘿玥的身側。

而正在捉小黑的那些人都來不及反應或者說什麼,小黑就跑了。

「該死的,你們是什麼人,居然敢放跑我的魔獸!」,這群捉小黑的,有七八個,穿著統一的衣裳,修為大概在靈皇到靈帝這個階段。

這個實力和小黑差不多,怪不得能夠抓住它。

沒等雪蘿玥等人開口,不遠處又走過來一幫人,為首的男子眼角帶著戾氣,英俊的臉上生生被陰翳的表情給破壞了美感。

紫嫣和清芙等人都覺得熟悉,腦海中靈光一閃,想起了面前這個男子的身份。

「是你們壞了本皇子的好事!」,說這話的時候,他對著那種死死盯著雪蘿玥等人的額魔獸揮揮手,那魔獸眼中閃過一絲恐懼,還是跑過去,乖巧無比。

小黑見了,眼中閃著心疼和疑惑,嗚嚕了一聲,卻不知道自己在喊什麼,它此刻的心中是疑惑的,這個傢伙怎麼長得跟它一模一樣呢。

雪蘿玥冷笑,「鳳黎燁,抓我的魔獸,準備承受我的怒火了么?」,說這話的時候,很多人都感受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冰冷氣息。

鳳黎燁,鳳溪國的大皇子,也就是面前的這個男子。

聽到雪蘿玥居然道出自己的身份,鳳黎燁驚訝之餘看了一眼雪蘿玥等人,感受到他們身上尊貴的氣息,眉頭不由得皺起來。

奇怪,這些人怎麼知道他的名字,難道是哪個皇族的,真是奇怪,他並不認識這些人啊。

瞧見雪蘿玥唇角勾起的那抹似笑非笑的笑容,鳳黎燁腦海中的一張臉和雪蘿玥對上,下意識的,他後退一步,想到了什麼,挺起胸膛往前一站。

「我知道了,你是雪蘿玥,呵呵,夏紫涵這個女人不在這兒,我倒是差點認不出來了,怎麼,想要殺我?」。 說這話的時候,鳳黎燁的語氣忽然變得越來越自信了,看著雪蘿玥,眼中的恐懼變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

雪蘿玥掃了一眼鳳黎燁,「本姑娘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為什麼要捉小黑」,說這話的時候,她打量著那隻威武的獅子。

這隻獅子真的和小黑是一模一樣的,想到救小黑的時候拿到的那兩半內丹,一種想法在她的腦海中升起。

「小黑,你說那隻傢伙,抱歉,不知道它是你的魔獸,我以為是森林中的無主之物,不知者無罪,雪蘿玥,你別想公報私仇!」。

雖然之前和面前這個女人鬧得不愉快,而且她的修為不錯,但現在他也不弱了,不怕這個女人,更何況那個可怕的男人不再,更加不用懼怕。

楚墨等人挑眉,玩味的看著面前這個男人,用這種語氣跟雪蘿玥說話,真是嫌自己活久了,正在找死!。

「公報私仇?呵呵,就小黑的仇,還沒算!」。

清芙的腦袋歪了歪,「玥姐姐,那隻獅子和小黑一樣,他們是殺死小黑家人的兇手!」,不知道為何,她就是有這種預感,好像自己就是知道。

或許是因為體內的凈化之力吧,直覺很准,很准。

鳳黎燁的眼神閃了一下,露出邪惡的笑容,看著小黑,「原來我還少捉了一隻,雪蘿玥,要不這樣,你把這什麼小黑給我,你想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錢?你跟我們談錢?不如談命吧?」,雪蘿玥冷笑連連,身形一閃,整個人朝著鳳黎燁衝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鳳黎燁眼神一閃,「愣著做什麼,要看著你的主人死么?」。

那隻獅子猛地瞪大眼睛,一個猛虎撲食朝著雪蘿玥抓來。

雪蘿玥勾唇一笑,扔出小黑球,頓時將這隻獅子給裝了進去。

隨後,雪蘿玥停下來,淡漠的看著鳳黎燁,「小黑,你的仇人,報仇吧」。

頓時,鳳黎燁有點害怕了,往後退幾步,站到自己手下的身後,「雪蘿玥,你想做什麼,不要以為你是夏紫涵的師傅就了不起!」。

雖然夏紫涵和碧城國聯姻,但是玖藍國畢竟已經不是夏紫涵的庇護,他才不怕,只不過他有點恐懼雪蘿玥的眼神而已。

小黑和小虎等人眼神盯著鳳黎燁,裡面充滿了殺意。

周圍的手下看到雪蘿玥這幫人居然知道他們的身份還這麼囂張,他們害怕了,但是還是狐假虎威的大喊,「我們大皇子可是未來鳳溪國的皇帝,你們想要與鳳溪國為敵么?」。

小糰子等人冷笑,「鳳溪國的皇帝,你以為我們會怕,兄弟們,殺!」,說完衝過去,一招秒殺了他的一干手下。

雪蘿玥忽然想起什麼,拿出一枚丹藥,喊住了正在對著鳳黎燁攻擊的小黑,「這毒藥是當初他們下的,下在你老爹的身上,最後害你中毒,不如物歸原主可好?」。

小黑雖然對那個時候的記憶有點模糊,但是卻知道一些的,聽到要讓鳳黎燁血債血償,激動不已。

其他人也停下來,等雪蘿玥出手。 其他的手下見狀,連忙將鳳黎燁給保護起來,這個女人明目張胆的說要下毒,這簡直是在打臉!。

這個時候的鳳黎燁,可能而已想起雪蘿玥狠辣的手段,咽了一下口水,轉身拔腿就跑,速度那可是一溜煙的快,眨眼沒影了。

但是雪蘿玥一點都不著急,隨後,鳳黎燁被一群黑壓壓的蜜蜂還有滿地的毒蠍子給逼得原路跑回來。

「什麼鬼,怎麼回事,這是什麼情況,哪裡來的蜜蜂還有鞋子,該死的!」,像是屁股後面著火一樣,鳳黎燁幾乎是眨眼睛,就跑了回來。

他的手下們眨巴這眼睛,有些不解的看著自家皇子,待看到那些毒蠍子的時候,臉唰的一下變白。

「跑了,怎麼不繼續跑了,你的速度不是挺快的么?繼續啊?」,楚墨等人雙手喚醒,饒有興趣的看著面如死灰的鳳黎燁。

鳳黎燁的眼神閃爍著,帶著一絲疑惑和幾分肯定看著雪蘿玥,「是你做的,這些蜜蜂和毒蠍子是你做的,你在我身上放了什麼東西」。

一邊大喊著,鳳黎燁不停的尋找自己身上可能被雪蘿玥放什麼藥粉,不停的想要拍掉那不存在的藥粉。

雪蘿玥抿唇笑笑,「我可沒興趣在你身上動手腳,這玩意,物歸原主而已,誰讓你惹誰不好,偏偏來惹我」。

楚墨的眼珠子轉了轉,拿起丹藥,「聽說這是毒藥,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我來試試」。

其他人疑惑,試試?這傢伙該不是想要自己把這個毒藥給吃了吧?。

看著他的動作,眾人下意識的將視線落在鳳黎燁的身上。

他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立馬跪下來,看著雪蘿玥,「我錯了,不要這麼對我,你們殺了我,鳳溪國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還有,我要是死了,那隻獅子必死無疑!」。

那個小傢伙,已經被他契約,還是主僕契約,他一死,那魔獸也會跟著死去。

「吼吼,嗷嗷」,小黑不知道為什麼,下意識的跑回來蹭蹭雪蘿玥的褲腿,主人,你不要殺它,它是我哥哥。

它想起來了,小的時候他們兩個經常一起玩耍的,但是由於了身子弱,所以自家父親比較縱容它一點,但是他們兩個感情還是很好。

後來,後來這個男人為了想要讓自己的父親臣服,所以殺了他們,並且抱走了自己的哥哥。

雪蘿玥的眼眸垂了一下,隨即抬起頭來,「你不說我還忘了,謝謝你提醒我,要先解除契約才行」。

說著,她身形一閃,來到鳳黎燁的身後,猛然扣住他的脖子,而那些手下紛紛用劍對著她,「放開我們的大皇子」。

雪蘿玥雙耳未聞,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一股強大的精神力猛然進入鳳黎燁的腦海中,找到那根小黑相似的氣息,將其斬斷。

頓時,鳳黎燁唇角溢出鮮血,而她也鬆開了他的脖子,但是,周圍的侍衛們卻不敢對她出手。

面前這個女人太可怕,他們若是想要殺了她,死的肯定是自己。

「啊啊啊,你這個女人,可惡,居然斬斷了契約之力,啊啊啊,好疼啊,你做了什麼?」,鳳黎燁倒在地上之後,開始大喊大叫起來。 雪蘿玥冷笑,挑眉看著鳳黎燁,「鬼喊鬼叫什麼,難道想要我給你個痛快?」。

此話一出,鳳黎燁不敢喊了,死命的緊閉嘴巴,眼神驚恐的看著雪蘿玥,「你,我不會放過你的!」。

這種時候還想要我威脅對方,真是一點都不懂得看形勢。

「師嫂,這傢伙不識時務,不如咱們一切解決了吧,區區一個鳳溪國而已,還是只是個大皇子,怕他才怪」,就算是皇帝來了,他們也不怕。

敢搶他們師嫂的東西,哦不對,搶魔獸,應該是千百次都不足惜。

看著楚墨眼底的殺意,鳳黎燁渾身顫抖,面前這些人好像真的是不怕他的身份,完了,今天他難道就要死在這裡?。

想了想,這鳳黎燁也不知道是不是腦袋開竅了,露出笑容看著雪蘿玥,「我錯了,別殺我,別殺我」。

「不殺你,抱歉我做不了這個主」,說完,雪蘿玥微笑的看著小黑,似乎等它的意思。

畢竟,這裡面最恨鳳黎燁的就是小黑了,當初他們殺了自己的父親。

小黑的眼珠子轉了轉,忽然跑到鳳黎燁的面前,伸出爪子狠狠的撓了幾下。

等鳳黎燁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他們發現這傢伙已經被小黑毀容,滿臉血痕,想要完全醫治好,恐怕也很麻煩。

最重要的是鳳黎燁這個時候已經被嚇得魂不守舍,以後指不定對獅子一類的魔獸感到恐懼。

「嗷嗷,嗚嗚」,小黑歪著腦袋,得意的看了一眼鳳黎燁,最後站到雪蘿玥的身側,好像在說,可以了,就這樣吧。

眼珠子轉了轉,雪蘿玥也沒有說什麼,既然小黑不想殺了鳳黎燁,那就算了,這傢伙也不足為懼,不怕他報復。

楚墨幾人倒是意外,不過這是小黑的決定,他們自然要尊重。

「滾吧,以後找人麻煩前先看清楚,再惹到我,可不是現在這麼簡單」,當初下在小黑父親身上的毒,被小黑過濾之後,又被雪蘿玥提純,如今已經給鳳黎燁吃下。

往後鳳黎燁身上的毒,還有得他受的。

聽到能走,鳳黎燁連忙起身,在手下們的帶領之下,手忙腳亂,飛也似的離開了。

看著這些人連滾帶爬的跑走,楚墨等人對視一眼,「好了,走吧,烤肉去」。

就這樣,這邊的事情也算做完了,至於那隻被解救下來的獅子一開始死活不相信小黑和它是兄弟,對雪蘿玥等人也是充滿敵意。

不過當她將曾經留下的那兩半內丹分別還給兩個小傢伙的時候,它們終於相認了。

雖然鳳黎燁對它不好,但也算是養它這麼久,以德報怨,也就不去計較這些事情了。

而他們給這世子取了個名字,嗯,就叫做大黑,這麼懶得取名的,除了雪蘿玥等人也是沒誰了。

高高興興的,大家吃了烤肉之後,一路上就這麼悠哉悠哉的,來到了火神宗。

「呼,火神宗到了」,在飛行魔獸背上的楚墨等人紛紛從上面下來,站在火神宗的宗門前面。

這火神宗,不愧是以修鍊為主的門派,經過千年的繁衍,已經自成一個繁華城池的規模。 火神宗建立在一個繁華的城池中,不過也許是高處比較容易聚集靈氣,所以,這些高聳的山上全部建造這房屋和宮殿。

稍微偏下方的,就直接形成了城池,裡面也有做生意的人,不過大部分也就那樣,比不上外面繁華多樣。

此刻雪蘿玥等人就站在火神宗的宗門面前,直接越過了下方的城池。

雪蘿玥的眼神閃了閃,抬眸看著來人,他們一到,火神宗就已經有人發現,來迎接了。

為首的男子是火麟,他帶著一干手下,臉上噙著笑,人還沒到雪蘿玥他們的面前,就已經開口,「不知雪姑娘到來,有失遠迎」。

楚墨和陌塵竹分別抱著小雲小雪,就站在她的身側,暫時還不想讓火神宗的人知道她空間的秘密,所以雪蘿玥一開始就到打算將兩個小傢伙帶在身邊。

「火少主客氣了,冒昧前來,還請不要見怪」,雪蘿玥抿唇一笑,語氣淡淡,但是顯得不卑不亢,身後的六長老是見過她的,對此更加滿意。

火麟頷首微笑,「哪裡的話,雪姑娘,請」,隨後站到一邊,邀請雪蘿玥進宗門。

雪蘿玥也不客氣,點頭之後,並肩和火麟往裡面走去,身後的小雲小雪小眼睛滴溜溜的轉,像是很好奇新環境一樣。

很快的,雪蘿玥就被帶到一個大殿中去,而楚墨等人則是被安排在了旁邊的宮殿休息。

一進去,雪蘿玥就看到了坐在首位上,一副威嚴中透露著和藹的火神宗宗主。

看到雪蘿玥的時候,這宗主起身,「雪姑娘來了,請」,而他的下方已經準備好了一個位置給她。

優雅落座,雪蘿玥的視線快速的掃了一圈在場的這些人,心中暗暗震驚了一下。

在這個大殿中,基本上每個人都是靈尊級別往上的,而且修為比剛剛進階成功的楚墨他們高出不少,怪不得火神宗可以這麼厲害,原來是有底牌的。

不過她並不覺得害怕,火神宗再怎麼厲害,對上她也是要忌憚的,所以火神宗才會選擇不與她為敵。

「聽雪姑娘你說,想要利用本門的陣法前往空幽大陸,但是目前空間裂縫損毀嚴重,不知道姑娘可找到了應對的辦法?」。

沒等宗主開口,大殿中有位老者便開口了,看著雪蘿玥的眼神淡漠,但是卻不敢看不起。

想必,她的身份和能耐,在火神宗裡面,大家早就知曉,所以不會因為她是一個年輕的女子就看不起她。

雪蘿玥莞爾一笑,「是的,最近閉關的確研究了一下你們送來的陣法圖,想要修復這個陣法並不難,只需要靈氣石就可以」。

靈氣石是什麼,對這些火神宗的人來說並不陌生,他們和空幽大陸的人有來往,這靈氣石是什麼存在,他們是知道的。

「靈氣石?在玄靈大陸中,誰不知道靈氣石很罕見,陣法那麼巨大,若用靈氣石來修復,恐怕是件很麻煩的事情」。

「最重要的一點,我們火神宗里用來支撐陣法運作的靈氣石已經用完了」,他們火神宗已經很久沒有和空幽大陸聯繫了,其實他們想要借著雪蘿玥這個機會來發展他們自己。 宗主也是苦惱的點點頭,「是啊雪姑娘,這是件很麻煩的事情,雖然庫存中還有一點點,但是不夠」。

那些靈氣石用來輔助修鍊還可以,但是用來修復陣法,簡直是杯水車薪,石沉大海,激不起浪花。

「我當然知道修復陣法需要靈氣石,不過我看了一下陣法圖,還有火少主的描述,陣法其實損壞不大,所以也需要不了太多的靈氣石」。

眾人面面相覷,「不算損壞,雪姑娘的意思是……..」。

若不是損壞太多,他們的陣法為何很難傳送人,不,應該說是傳送失敗,這麼多年過去,素瀾他們家也不再有人和他們交易,更無人對陣法進行維護,所以陣法才變成這樣的。

「陣法沒有損壞,只不過是沒有供養氣運作的能量源而已,也就是支持陣法正常運轉的靈氣石,還有作為陣法核心裏面的東西,有的零件損壞了,需要換而已」。

就像她以前所在能世界的車子一樣,沒油,長時間不運作,有的零件生鏽,自然也就無法運作,這陣法也是一樣的道理。

眾人臉色一喜,「那為何我們之前利用靈氣石激活陣法傳送卻失敗了?」,還差點迷失在空間裂縫之中。

雪蘿玥的眼神閃了閃,勾唇看了一眼火神宗的宗主,「這樣的情況是不是已經差不多有二十多年了?」,也就是琴語的那個年紀。

宗主的視線不敢與雪蘿玥對視,但是他點點頭,心中感嘆面前這個女人還真是一點都隱瞞不了,在她的視線中無所遁形。

「若是我猜的沒有錯,你們這個陣法是固定的,有固定的出口,並非單項的」,雪蘿玥眼中閃著睿智的光芒,微笑道。

這個陣法她看過了,和她於雲絕殤從洛俠宗利用陣法回來不同,那個陣法比火神宗的還有有歷史。

那個陣法可以在同一個大陸,也可以前往別的大陸,在空間裂縫中達到定位的作用,但火神宗這個,是有出口的。

而且她若是猜的沒錯的話,這個陣法的出口已經被封,所以不能運作和傳送,就算傳送了也找不到出口的方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