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邪惡凌天驚訝時,突然一股危險氣息在邪惡凌天的內心中猛然勃發,本能反應邪惡凌天停下來,漂浮在半空,靜靜注視著伸手不見五指的四周,邪惡凌天感覺似乎有東西在注視著他。

過好一會,邪惡凌天將目光聚集在懸崖峭壁一隻龐然大物身上,邪惡凌天看清峭壁上那龐然大物的模樣時,邪惡凌天不有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那是一隻長達幾十米的龐然大物。

那隻龐然大物很他之前見到的芊芊本體一樣,它的身軀完全由黑色散發著光澤的龍鱗所覆蓋,唯一不同的是這隻巨大的黑色蠍子長著一個龍頭,讓邪惡凌天想起剛剛陷入魔境中所見到的金鱗龍蠍。

這隻龐大蠍子和金鱗龍蠍幾乎完全一致,唯一不同的是,它們身上的龍鱗,一個是金色龍鱗,眼前這隻則是黑色龍鱗,這就是深淵龍蠍?難道它死了?

邪惡凌天好奇打量著不遠處如同石雕般的深淵龍蠍,可就在這時,那隻深淵龍蠍一隻腿微動一下,雖然這樣的幅度相當小,卻邪惡凌天清晰注意到。

見到這一幕,邪惡凌天頓時一驚,它竟是活的,邪惡凌天身體不由得暴退,可也在邪惡凌天身體暴退時,石雕般的深淵龍蠍突然睜開眼。

從深淵龍蠍的眼中投射向邪惡凌天凶光,這深淵龍蠍竟然活著,危險邪惡凌天心中暗道,後退的度不由得提升許多,退出數千米之外邪惡凌天警惕的注視著深淵龍蠍。

深淵龍蠍也是注視著邪惡凌天,並沒直接向邪惡凌天發出攻擊,警惕注視著邪惡凌天,猛獸的本能使它從此人類身上嗅出危險氣息。

「人類,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邪惡凌天聽到此聲,不由得一愣,因為此聲音有些生嫩,最主要的是,聲音聽起來,就好像是一個八歲的小女孩的聲音,這讓邪惡凌天相當鬱悶。

聽著這柔弱聲音,看著那強悍身軀,邪惡凌天不敢有任何大意。

「我在此尋一人,她是我的女人,順便讓金鱗龍蠍族認同我。」

「這裡沒有你要找的人,我勸你還是早點離開,否則我打你了呦。」龐大的深淵龍蠍說出這種天真無邪的聲音,讓邪惡凌天有些哭笑不得。

無奈之下,邪惡凌天猛然轉身,朝著無底魔淵的底部飛躍,看著邪惡凌天離開的背影,那深淵龍蠍天真說道,「哼,果然奶奶說的沒錯,人類果然是狡猾無比的生物。」

邪惡凌天快飛行,前面一隻龐大無比的黑影瞬間衝擊而來,見到那龐大的黑影,邪惡凌天身形一閃,在次後退幾千米。

「哼,我不會讓你進去的」

看著突然出現在身前的深淵龍蠍,邪惡凌天無奈搖頭,看來今天想要避開這深淵龍蠍,是不可能,唯一的辦法,就是將眼前這深淵龍蠍打敗。

邪惡凌天一翻手,噬魂錘握手中,見邪惡凌天這番模樣,深淵龍蠍身體快的縮小,最後形成一個七八歲模樣的小女孩,雙眼滿是好奇的注視著邪惡凌天。

「人類,你想要跟我打架嗎?以前好多人類都和我打架,最後被我一不小心就打死了,你當心哦。」

看著前面八歲小女孩警惕的模樣,邪惡凌天哭笑不得,一個不小心就打死了?

儘管眼前不過一個七八歲模樣的小女孩,邪惡凌天不敢絲毫大意,眼前的女孩只有一重尊獸修為,邪惡凌天知道,獸族通常都會比人類強悍,想同的級別都會敗給魔獸。

更何況眼前此龐然大物,乃元古生物,就連巨龍族,巨蠍族,它都毫不畏懼,邪惡凌天又怎敢輕視。

就在邪惡凌天警惕時,眼前女孩突然抬起雙手,一聲輕喝,準備將武道釋放而出。

邪惡凌天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小女孩身前,一拳擊向小女孩,砰的一聲,小女孩被震退出幾千米外,還沒來得及釋放出武道。

不過邪惡凌天下手還算有些分寸,他未打算傷害此小女孩,畢竟這女孩和姚芊芊一樣,是金鱗龍蠍族的族人。

就在小女孩被震退幾千米外時,不遠處的天空一下形成空間黑洞裂痕。

試愛萌妻 小女孩見一幕,臉上原本驚嚇的表情變成喜悅,指著邪惡凌天,喊道,「姐姐…姐姐…他…他欺負我…」

邪惡凌天聽到此話,一下楞在那裡,只見一個身穿黑袍女子出現前方,女人漂浮在半空中,撫摸著小女孩的腦袋,溫柔說道,「小艾,誰欺負你了?」

「姐姐,是那個人欺負我,他剛剛還打我了。」

那女孩指著邪惡凌天,語氣中滿是委屈說道,見到這一幕,邪惡凌天苦笑著搖搖頭,目光緊緊的注視著那個身穿黑袍女人。

那身穿黑袍的女人轉過頭,看到邪惡凌天時,身穿黑袍女人的身體一顫,眼中滿是不敢置信,語氣顫抖道,「你,你終於還是跟過來了。」

黑袍女子眼中滿是柔情,邪惡凌天毫不猶豫身形一閃,出現在她的身邊。

邪惡凌天張開雙手,一下子將她擁入懷中,面對這突然的變化,女人也是驚訝一下,想要掙扎,邪惡凌天霸道的說道。

「我說過,你是我的女人,無論你逃到哪,我都會把你找出來!」

「謝謝你,因為你,我才能重返無底魔淵,封印的記憶已完全找回來…」

「叫主人!」邪惡凌天霸道的說道。

看著邪惡凌天一臉壞笑的模樣,黑袍女子雙腮不由得發紅,張口細聲道,「主人…」

還沒等她把話說完,雙唇已經被吻下住,在邪惡凌天和姚芊芊的雙唇觸碰在一起時,站在一旁的小女孩見眼前一幕,雙眼瞪大,驚訝無比,說不出半句話來,直到邪惡凌天親吻姚芊芊時,才用雙手捂住眼睛,偷偷從手指的縫隙中看著邪惡凌天兩人。

良久過後…雙唇分開,看著眼前的女人,邪惡凌天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邪惡的微笑,說道,「記得那時我被你佔便宜,今天恐怕位置要調換了」

聽到邪惡凌天這句話,姚芊芊雙腮瞬間變得加紅潤,一想起那時她坐在邪惡凌天身上的姿勢,姚芊芊的臉蛋不由得變得發熱,那時真是太瘋狂,居然…居然坐在他的身上…

姚芊芊還沒來得及回話,只聽一個幼嫩的聲音傳來,「你們也該消停一下了,好歹這裡還站著一個人呢,你們這樣,會把我帶壞的…」

「女人,你是現在跟我走?還是等我通過金鱗龍蠍族的認可,在跟我走?」邪惡凌天注視著懷中的芊芊,嚴肅道。

「主人,我已恢復以前的記憶,無底魔淵,不是任何人隨意能進入,你還是趕緊離開此地。」芊芊似乎想起什麼,急忙說道。

「姐姐,你要和這打我的壞人私奔嗎?你不要小艾了嗎?嗚嗚…」

女孩子楚楚可憐的看著姚芊芊,看向邪惡凌天時,則咬牙切齒,這讓邪惡凌天相當鬱悶。

「小艾乖,你在這裡等姐姐好嗎?姐姐出去一會,就回來。」姚芊芊摸著小女孩的頭,溫柔說道。

小女孩聽完姚芊芊的話,才舉起小拳頭,說道,「哼,如果欺負我姐姐的話,我會打你的呦。」

見到小女孩這般模樣,邪惡凌天有些哭笑不得,心中鬱悶暗道,當年你姐姐欺負我時,怎麼就沒有人為我主持公道啊?

就在這時,一個滿是陰沉聲音突然傳來,「小艾,誰欺負了你姐姐,告訴流雲哥哥,流雲哥哥幫你姐姐殺了他。」

聲音剛落,邪惡凌天的眉頭微微皺一下,前面空間一片扭曲,出現一個黑洞,一個紫發青年從那黑洞中走出來,看著那名叫流雲的紫發青年,邪惡凌天的嘴角微微上揚,情敵?

在邪惡凌天注視著紫發青年時,紫發青年同樣注視著邪惡凌天,有些驚訝道,「你是人類?」

「流雲哥哥,就是他欺負姐姐,他剛剛是這樣欺負姐姐的…」

小艾將邪惡凌天和姚芊芊接吻的模樣說出,眼中閃過一道皎潔的目光瞄一下邪惡凌天,叫你剛剛想打我,哼。

叫流雲的紫發青年聽到邪惡凌天竟然吻姚芊芊,臉色慢慢的陰沉,他已暗戀姚芊芊好多年,由於姚芊芊身份特殊,他只能偷偷的暗戀著。

眼前這人類,居然吻了她,他怎能不憤怒,他心目中的女神容不得別人齷齪,眼前這人類不但齷齪,還已實際行動,這讓那叫流雲的紫發青年差點氣爆。

身上氣勢瞬間爆發出來,朝著邪惡凌天的方向壓過去,就在這時,姚芊芊突然擋在邪惡凌天身前,冷冷注視著紫發青年,怒喝道,「流雲,這是我的事請你別多管閑事。」

被稱呼為流雲的紫發青年憤怒的注視著姚芊芊背後邪惡凌天,吼道,「有種就別躲在女人的身後。」

「想跟我搶女人?就憑你?就連那該死的老頭,都被我弄死,我還畏你這小子?」邪惡凌天一臉不屑道。

聽到邪惡凌天說出此番話,芊芊不由得著急,一下阻攔在邪惡凌天身前,嚴肅道,「別與此人一般見識,他乃四重尊級修為,實力絕非之前的死亡穴主,骷髏城主那些人能相提並論。」

越是見芊芊護著邪惡凌天,紫發青年越發憤怒,雙眼直勾勾怒視著邪惡凌天,若不是芊芊阻攔在身前,恐怕他早已直接出手。

「這是男人之間的事,女人!退下!」邪惡凌天語氣中不容置疑。

姚芊芊轉頭想剛說些什麼,卻見邪惡凌天堅定不移的神色,她張張口,卻沒說話,聽從邪惡凌天的話,退到一旁。

本書首發於看書蛧 ?下一頁

龍蠍族長萬沒想到,她所釋放出的能量攻擊,一眨眼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等她緩過神,探視邪惡凌天的武道時,龍蠍族長竟驚愕的發現,她竟探視不出邪惡凌天是什麼武道。

龍蠍族長她可是聖級強者,想要抹殺一名尊級修為的人類,簡直易如反掌,卻沒想過會出現意外,那道黑色身影究竟是何物,龍蠍族長不由得警惕,盯著那團黑色身影。

飛躍在半空中的黑色身影,抵擋住那道能量攻擊后,便停留在邪惡凌天的身前,那是一團被黑色氣體包圍的身影,裡面若隱若現沉睡著一隻體形不大的黑色生物。

當龍蠍族長以及在場龍蠍族的成員們,看清楚透明黑色氣體里沉睡的生物時,龍蠍族長與龍蠍族成員們,頓時釋放出一股龐大充滿惡意的能量氣息,籠罩住邪惡凌天。

邪惡凌天也是愣住了,他能清楚感覺到,這些龍蠍族的人們已徹底暴怒,邪惡凌天很疑惑,不明白究竟是怎回事,他轉頭看向姚芊芊時,發現姚芊芊臉上神色有些不自然。

怎麼回事,獸形小黑出現之後,邪惡凌天明顯發現周圍氣氛變得不對勁,金鱗龍蠍族的成員,似乎都很憤怒,他正疑惑不解時,不遠處龍蠍族長,目光死死盯著獸形小黑。

「巨龍!獸形生物!你乃獸形武道巨龍!傳說中與巨龍族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人類,會醒覺獸形生物巨龍!一直以來,老朽本以為只是傳說,沒想到真有獸形巨龍生物!」

異類皇子是公主 龍蠍族長在說出此番話時,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即衝上去將邪惡凌天撕成碎片,就在此時,不遠處的數十名金鱗龍蠍族的成員,紛紛一聲怒吼,幻化出本體,將邪惡凌天包圍。

數十頭體型龐大的金鱗龍蠍,將邪惡凌天團團包圍,自古以來,金鱗龍蠍族與巨龍族,巨蠍族,勢不兩立,凡遇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沒想到眼前此人類,竟與巨龍族有關係。

若此人與巨龍族沒任何關係,不可能醒覺獸形武道巨龍,既然此人與巨龍有關係,那此人今天必死無疑,就在眾人憤怒不已時,姚芊芊毫不理會,直接抵擋在邪惡凌天身前。

「母親大人,請您放過他,他是芊芊的男人,芊芊既然已將身體交予他,便會用性命保護他。」芊芊語氣中滿是堅定不移。

可此番話一出,周圍其他龍蠍族的成員們,頓時勃然大怒,紛紛發出龍鳴般的怒嚎,就連被稱呼為母親大人的龍蠍族長,臉色也瞬間變得陰沉扭曲,猙獰不定。

眼看周圍其他龍蠍族成員,準備出手,龍蠍族長一聲喝,將那些龍蠍族成員給何止住,憤怒注視向抵擋在邪惡凌天身前的姚芊芊,陰沉問道。

「芊芊,你可知道,他是什麼人!他與巨龍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那就是龍蠍族的死敵,你這麼做,就是與整個龍蠍族為敵!難不成你要為區區一個人類,背叛龍蠍族!」

姚芊芊聽到此番話,心中滿是猶豫不決,一邊是她的族人,從醒覺記憶之後,芊芊很清楚龍蠍族與巨龍族有什麼樣的血海深仇,而另外一邊則是她的男人,她才會猶豫不決。

邪惡凌天一直靜靜注視著眼前這一幕,面對數十名暴怒的龍蠍族成員,他竟出奇的平靜,臉上滿是淡定從容,就在姚芊芊沉思時,突然邪惡凌天伸出手,一把將其環抱入懷。

就當著數十名龍蠍族強者與龍蠍族長的面,邪惡凌天狂放不羈,一下強吻住姚芊芊的雙唇,姚芊芊一下就愣住了,本打算掙扎,邪惡凌天的力道太大,她根本掙脫不掉。

她從未想過,邪惡凌天竟如此這般瘋狂,當著龍蠍族所有強者的面,就這樣強吻他,龍蠍族的強者們頓時暴怒不已,目光死死的盯在邪惡凌天的身上!

只不過邪惡凌天絲毫沒有在意周圍眾人的目光,過許久,邪惡凌天才鬆開姚芊芊,語氣中滿是霸道的說道。

「女人,從現在開始,我解放你,你不在是我的…」

還沒等邪惡凌天說完此番話,姚芊芊似乎猜到邪惡凌天想說什麼,她突然抬起手,啪的一下,一巴掌扇在邪惡凌天的臉上,邪惡凌天一下愣住了,正準備幹什麼。

「不!你給我聽著,你永遠是我的主人!無論現在,還是將來,你都是我的主人!我絕不會放手!」姚芊芊撕心裂肺的咆哮道。

邪惡凌天沒想姚芊芊竟違背他的命令,抬起手正準備打下去,卻見姚芊芊雙眼通紅,淚水順著臉龐滴落而下,他正要扇過去的手,在芊芊面前便停下來,將其臉龐的淚珠抹去。

沉默片刻,邪惡凌天見到姚芊芊堅定不移的神色,他心中不知想什麼,其實邪惡凌天心裡很清楚,面對如此多的龍蠍族強者,自己今天必死無疑,他不想讓芊芊與他送死。

卻見芊芊堅定不移的神色,邪惡凌天第一次拿不定主意,就在此時,不遠處龍蠍族長的臉色早已猙獰扭曲,質問道。

「芊芊!你可知道你在幹什麼,難道你要為區區一個人類,背叛整個龍蠍族!」

允你怦然無餘生 可沒想到,龍蠍族長說出此番話后,姚芊芊顯得格外鎮定,她深情注視邪惡凌天一眼,轉頭看向龍蠍族長,內心不在動搖,變得無比堅定。

「母親大人,他是芊芊的男人,芊芊願意為他付出一切,哪怕是芊芊的性命,芊芊也在所不惜,直到現在,芊芊才明白,當年的巨蠍公主,為何會為巨龍王子奮不顧身。」

龍蠍族長聽到芊芊說出此番話,她頓時一愣,金鱗龍蠍族的由來,乃是上古時代,巨龍王子與巨蟹公主的結合,才會誕生龍蠍族,這一切,難道冥冥中註定?

如今身為龍蠍族公主的芊芊,竟愛上一個與巨龍族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人類?可無論芊芊理由是什麼,有一點基本可以肯定,她真的為一個人類,背叛整個龍蠍族。

注視著姚芊芊,龍蠍族長也是一臉無奈,她明白在多說無益,尤其當著如此多龍蠍族成員的面,姚芊芊說出此番話,她就算想要徇私,也是心有餘力不足。

身為龍蠍族長,必須給龍蠍族一個交代,龍蠍族長嚴肅道。

「芊芊,既然你做出這樣的決定,就別怪母親,凡背叛龍蠍族者,必死!」

聽到此番話,姚芊芊心中不由得感到絕望,她的修為乃三重尊級修為,加上邪惡凌天,也絕對不可能逃得出無底魔淵,就在此時,邪惡凌天突然開口問道。

「女人,你為我選擇喪命於此,值得嗎?你甚至連我是什麼樣的人都不知道,就做出這樣的決定?你真的確定值得?」

姚芊芊聽到邪惡凌天說出此番話,眼中滿是柔情,注視著邪惡凌天,微微一笑,說道。

「芊芊不在乎你是什麼樣的人,芊芊只知道,你是芊芊的男人,是芊芊的主人。」

說完此番話,芊芊將腦袋依偎在邪惡凌天地方肩膀上,而邪惡凌天將其環抱入懷,霸道說道。

「你是我的女人,無論你本體是什麼,我都會義無反顧!」

看著不遠處的兩人,龍蠍族長不由得感到惋惜,如此年紀,達到如此修為,即便面對如此多強者,甚至面對死亡,都從容不迫,若此人是我龍蠍族人,那該多好。

只可惜此人類與巨龍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讓其離開,今後必定大患,此人必須得死!

打定主意,龍蠍族長也不再猶豫,朝邪惡凌天與芊芊方向一指,一股毀滅性的龐大能量,鋪天蓋地朝邪惡凌天與芊芊方向涌去。

邪惡凌天懷中抱著芊芊,神色鎮定,等待著死亡降臨,可就在此時,一股黑色氣體從邪惡凌天的額頭釋放而出,毀天滅地般的能量,一瞬間被吞噬。

在黑色氣體出現后,漂浮在空中的獸形小黑,已被收回,邪惡凌天一下愣住了,注視著眼前這團黑色氣體,一臉疑惑不解。

龍蠍族長不由得警惕了起來,急忙探視周圍,過一會,龍蠍族長眼中滿是驚愕注視著邪惡凌天。

「哪位前輩再此,請現身相見。」

龍蠍族長說完話,周圍並沒有半點動靜,龍蠍族的強者們臉上滿是警惕,如面臨大敵,連族長攻擊,都能徹底的抵擋,那是什麼樣的強者?

就在邪惡凌天犯蒙時,只見漂浮在身前的那團黑色氣體,幻化成人形,眨眼間一名三十多歲模樣的中年男子,身穿黑袍,背負著雙手,虛空而立,站在眾人身前。

見到眼前這名中年男子,邪惡凌天不由得一愣,此人與他的相貌極其相似,只不過此中年男子比他更加成熟穩重。

「區區一重尊級修為,就敢招惹到聖級修為的強者,而且還是金鱗龍蠍族的後裔,你膽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像我,哈哈哈…」

看著眼前此中年男子說出此番話,邪惡凌天不由得一愣,微微皺眉,盯著眼前此中年男子,一言不發,邪惡凌天感覺,此人好像有種似成相識的感覺,卻又想不起任何事。

「喂,你究竟是何人?我怎麼從你身上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邪惡凌天瞪著眼前中年男子,直接開口問道。

聽邪惡凌天問出此番話,不遠處的金鱗龍蠍族長,頓時渾身不由得一顫,眼中滿是驚愕不已,沒想此人類如此膽大妄為,竟如此無禮,跟眼前這位閣下說話!

眼前此中年男子,站在龍蠍族長面前,即便龍蠍族長也感到飄渺不定,甚至有種想要膜拜的衝動,活這麼長時間,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龍蠍族長內心無比震撼。

本部來自看書罔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龍蠍族長萬沒想到,她所釋放出的能量攻擊,一眨眼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等她緩過神,探視邪惡凌天的武道時,龍蠍族長竟驚愕的發現,她竟探視不出邪惡凌天是什麼武道。︽,

龍蠍族長她可是聖級強者,想要抹殺一名尊級修為的人類,簡直易如反掌,卻沒想過會出現意外,那道黑色身影究竟是何物,龍蠍族長不由得警惕,盯著那團黑色身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