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吃著,林攸聽到隔壁坐著的一對老夫妻在感慨著什麼。

「哎……鎮子好久沒有這麼多陌生人過來啦。」

「是啊……前幾天的那批人看起來好凶啊,幸好走了……」

「今天來的這些人看起來也不好惹……他們難道都是去那邊的原始森林的嗎?」

林攸起身,走到那對老夫妻身邊,微笑問道:「不好意思,打擾一下,剛才不小心聽到你們的談話,可以和我具體說一下前幾天來的那些人嗎?」

老夫妻有些警惕的看著林攸,不過大概是林攸看起來實在很年輕,和壞人怎麼也搭不上邊,老爺爺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前幾天來了一些人,沒在鎮子上過夜,只是經過這裡,他們和你們一樣,都背著很多東西,往那邊的森林去了。」

回到座位,林攸和白祈冰說了自己問到的。

白祈冰神色凝重。

「看來,有人搶先了,我們也得快點,進去后,盡量縮短休息時間吧。」

夜晚,林攸側身躺在床上,另一邊睡著白祈冰,她已經安排了86偷偷溜去莫妮卡的房間,偷聽她們的計劃。

系統末世巨賈 現在,假裝睡著的林攸其實一直都在和86說著話。

【大王……這個漂亮姐姐正在睡覺……】

「她房間里沒有別人嗎?有沒有自言自語,有沒有說些關於行動的話?」

【木有啊喵……要不然我錄音吧,你自己聽。】

86開啟錄音后,林攸腦海里就直接響起了莫妮卡房間的聲音。

一直都很安靜,直到……

一聲壓抑的痛苦喘*息響起。

林攸的眉頭微微一跳。

這個聲音……

是莫妮卡的,她怎麼了?

「86,開啟錄像。」

下一秒,透過86的眼睛,林攸看到了莫妮卡房間內發生的事情。

莫妮卡整個人蜷縮在床上,雙手緊緊的揪著床單,床鋪凌亂,她緊閉著雙眼,痛苦的皺著眉,身上泛著白色霧氣,那白色的霧氣似乎是從她的毛孔中溢出,環繞著她,糾纏著她。

她身上的睡袍因為掙扎的原因而微微滑落,露出了圓潤的肩膀和鎖骨,溝壑隱隱可見。

她的額頭布滿了冷汗,汗水卻很快結冰。

單單這樣看著,林攸都可以感受到她的痛苦。

【大王……好冷喵……】

能讓86都覺得冷,那房間里的氣溫都低到了什麼程度!

突然,莫妮卡睜開了眼睛,巧的是,她面對的方向正好是86隱身後站的地方。

冰藍色的瞳孔深處是無盡的痛苦和煎熬,那藍色深處還有著隱隱的銀色。

那一瞬間,林攸彷彿和莫妮卡真的在對視一樣,她忍不住睜開眼,一陣心悸。

「86,回來。」

86悄悄的離開了莫妮卡的房間。

而在86離開后沒多久,莫妮卡恢復了意識,她坐起身,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然後盯著方才86站著的地方,眼底閃過一絲疑惑。

(我的錯,定時發布定錯了……)(未完待續。) 第二天,林攸等人出發的時候,沒有再看到艾希和莫妮卡,據酒店老闆說,她們很早就離開了。

一路趕到森林的入口,最外面還是可以看到一條小路的,楚少羽檢查了一下所有人的裝備,當看到林攸的時候,不禁有些訝異。

因為林攸無論是穿衣的手法還是放置物品的習慣,都和那些常年遊走在各種險地的人沒有什麼兩樣。

不過他很聰明的沒有多問。

確定好一切后,白祈冰看了眼手錶,帶頭走進了森林。

剛開始的路程還很輕鬆,易小川甚至有閑心和龍傲嬌開玩笑。

但是一個小時之後。

當他們終於真正進入到了原始的熱帶雨林時,再也沒有人有心思說笑。

咔擦,又是一聲斷裂聲。

夏桐皺眉,彎腰拔下鞋子上的尖刺。

如果不是事先換上了鞋底帶有超薄合金的靴子,他們的腳早已不知被刺穿多少次了。

誰也無法說清,為什麼濕熱的森林裡,厚厚樹葉下會隱藏著那麼多尖銳而又鋒利的長刺。

龍傲嬌正專心致志的趕路,突然被林攸扯了過去,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倒在林攸身上,她皺眉,轉頭看去,林攸的右手擦過她的耳畔,此時正死死掐著一條斑斕蛇的七寸。

「多謝……」單看那條蛇的顏色,就知道它的毒性是多麼劇烈,若是在這種地方被咬到,一分鐘不到大概就要歸西了。

林攸掐死蛇之後,遠遠的扔了出去。

龍傲嬌眼睜睜的看著地上一朵顏色暗淡好像枯死了一樣的花猛的彈起,花瓣張開,吃下了那條死去的蛇。

在所有人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林攸瞬間竄了出去,手中銀光一閃,割下了那朵花,然後沒有任何耽擱,幾個彈跳跑了回來。

白祈冰好奇的看著林攸的手裡的花,「你要這個花做什麼?」

豪門獨佔:如果愛你是場意外 林攸把花扔在地上,戴上手套,用手裡的匕首劃開肥厚的花瓣,然後拿出一個空瓶接著花的汁液。

「入夜後會有很多劇毒的蟲子出來,把這個東西抹在帳篷上,那些蟲子就不會靠近了。」

等她搞定后,抬頭才發現所有人看她的視線都有些驚訝和怪異。

易小川看了眼地上支離破碎的花,「難道特別行動員不僅要會各國語言,還要會野外生存知識?!」

楚少羽覺得有些挫敗,他來這裡的意義就是幫助國安局的特工安全到達遺迹,結果進入這裡才發現,林攸貌似比他懂得多。

「好了,繼續。」

白祈冰抬頭看了眼大白天依然昏暗的天。

高大的樹木遮天蔽日,如果不是所有人都是習武之人,耳明目聰,大概早就不知死了多少人了。

早已沒了可以行走的路,八個人便輪換著在前面開道,哪怕白祈冰是局長也不例外。

一天下來,也才堪堪走了十分之一的路。

不過他們還算是走運,在天黑前尋到了一處適合紮營的地方。

是一塊直徑足有二十米寬的大石頭,上面早已爬滿了藤蔓和青苔。

把石頭清理乾淨之後,夏梧和夏桐撿柴火去了,而林攸則和龍傲嬌還有剩下的人一起搭帳篷。

白祈冰站在石頭的最高處,看著手裡的探測器。

距離最中心部位,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

時間不等人,第一批進去的人,到底是哪一方的人呢。

俄羅斯和歐洲可以排除,這樣看來,只能是美國或者冒險聯盟的人了。

不,白祈冰皺眉。

暗世界的勢力很多,這次和上次在庫里南不同,上次的消息並沒有大範圍走漏,而且在其他的勢力去之前,一切已經塵埃落地了。

而這次,蛇窟到底想做什麼,不僅僅是華夏這邊找到了線索,這樣看來,暗世界數得上名號的勢力應該都會來摻一腳。

還有一些野心家,想要一步登天的人可不在少數。

想到這裡,白祈冰沉沉嘆了口氣,這一仗,不好打。

沒有真正的盟友,只有數不盡的敵人。

在國家和野心面前,沒有人敢說自己可以真心相信別人。

相比較華夏這邊的艱難前進,俄羅斯這邊可謂是速度驚人。

蘭蒂斯看著走在前面輕鬆開路的女人,眼底是無盡的屈辱和憤恨,當然,還有恐懼。

莫妮卡走在最前面,隨著她的腳步,一條冰封之路不斷延伸。

沿途所過,無論是植物還是動物,無論是活的還是死的,全部凍成了冰雕。

如果有攝影大師在場,拍攝下那些冰雕,那些精細完美的雕塑,唯美的景色,絕對會震驚整個世界。

咔咔咔咔,冰霜蔓延的聲音。

莫妮卡的高跟鞋踩碎了一隻凍成冰雕的青蛙。

她看了眼天色,伸出手按在了地上,在身後手下敬畏驚恐的眼神中。

以她為中心,一個直徑十米的圓形冰柱形成,冰柱上延伸出階梯,在她的腳邊,一個寬大的王座形成,她站起身,俯視著下面的蘭蒂斯,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笑意。

「今晚就在這裡,明天繼續趕路。」

走上圓柱的冰帝狼家族成員都忍不住一個哆嗦,哪怕他們家族是以耐寒聞名,也實在受不了這樣的寒氣。

而憑空創造出這樣的奇迹,莫妮卡在他們的心中已經足以媲美族長的神威。

另一邊,艾希一個眼神,無邊的雷霆落下,如果林攸在這裡,大概會覺得自己死期不遠了。

因為艾希的實力和上次在庫里南相比,高了不知幾何。

或者說,她上次在庫里南,根本沒怎麼出力。

現在跟在她身邊的都是心腹,在不用擔心暴露真實力量的前提下,艾希的恐怖,可見一斑。

淡金色的雷霆不停落下,地面一片焦黑,還隱隱有烤糊的香味傳出。

不多時,她就清理出了一個十分安全的露營點。

沒錯,是十分安全,連只蟲子都沒有。

輓歌一臉崇拜的看著艾希,就連一直面無表情的十二衛都目光崇敬。

如果讓正在辛苦扎帳篷的林攸看到另外兩支隊伍發生的事情,一定會氣的吐血。

說好的先天意志比異能強來著,坑爹呢!

搭好帳篷之後,帳篷前也已經生好了火。

自燃爐上正燒著熱水。

林攸站在石頭的一邊,閉著眼,精神力無限放開。

一百米,一千米,一千五百米,五千米,八千米。

嗯?

那邊是……莫妮卡!

腦海里,林攸清晰的看見那個冰封王座。

抽了抽嘴角,林攸睜開眼,那位……還真是中二病啊……

再次閉上眼,另一邊……

艾希……

艹!

林攸憤怒的睜開眼,累死累活忙到現在,才走了那麼點路,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個適合露營的地方,結果人家呢!

想到自己看到的那塊鋪著絲絨毯的地方,林攸覺得肝有點疼。

畫個圈圈詛咒你,晚上好多蟲子找你玩過家家……

林攸默默的吐槽。

「過來吃飯。」

白祈冰在喊她。

林攸走過去,摺疊碗里是速熱牛肉,味道當然和紅燒的沒法比,但比她前世吃過東西好了不止一點。

江朝端著碗,好奇的說道:「小林,我這麼喊你你不生氣吧。」

林攸挑了挑眉,「您是前輩,沒關係。」

「你今年多大啊?」江朝笑眯眯的問。

林攸看了看身邊這些人八卦的視線,「十八。」還差一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