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氏讓宇宙神行動,一般都只是數百大功。像火炤國主、窩楓國主這一層次參加行動,一般才僅僅數千大功。而且這種機會也不是常有,一般的事情,樊氏內部就能解決了。需要這些客卿出馬,一般都是有些危險,自己高手不夠用。

這次南雲國主讓東伯雪鷹又是索要上客卿身份,又是要求一萬大功勞……東伯雪鷹自然吃驚的很。

……

東伯雪鷹從高空降落,踏著虛空僅僅數次邁步,便來到飛雪城內部的自己府邸中,自己的府邸可是王府一級,自己的封號如今可是『飛雪王』。

「王爺。」

「王爺。」

一位位僕人、侍衛看到東伯雪鷹都恭敬萬分,他們目光中都充滿崇拜敬仰,畢竟東伯雪鷹在整個南雲國歷史上都是傳奇般的存在。

「我兒。」應山烈扈激動萬分來迎接了,旁邊便是戎星蘭,戎星蘭也笑看著東伯雪鷹:「雪鷹,好久沒回來,我和你父親都聽說了你在火炤國的事。」

「是啊,什麼招數啊,據說你一招就擒拿下了那天劍國的什麼雷霆王?」應山烈扈激動問道。

東伯雪鷹點頭。

說是一招,實際上五相封禁術,是虛空一脈的五種十層級數招數同時施展完美結合,可比那些戰陣結合的完美,甚至在奧妙程度上都有封禁隔離空間之效,破界傳送術都逃不掉!並且完全封禁下,便是一個獨立空間的強行鎮壓,那碾壓之威,尋常十層級數高手都能被活活鎮死。

鎮壓不死的,也會被囚禁在五相珠內!

所以此招一成……東伯雪鷹自然名傳界心大陸,這也是南雲國主認定了樊氏會邀請東伯雪鷹的原因。

「姐,嘗嘗,這是我去始祖古國帶來的美酒。」

東伯雪鷹先是陪家人們吃吃喝喝,也聊了半天,畢竟他們對外界了解還是太少。

跟著,東伯雪鷹便宣布閉關。

「我閉關時,若無重要事,不可來打擾。樊氏如果來,你也傳訊給我。」東伯雪鷹吩咐。

「是,主人。」魔龍乖乖應道,它龐大的身軀蜿蜒盤踞在巍峨的虛空神塔塔門外。

東伯雪鷹則步入虛空神塔,開始鑽研『魔心鈴』。

……

時間流逝,南雲國主說是很快,實則樊天寵來飛雪城,已經是東伯雪鷹閉關的三萬餘年後了。

虛空神塔內,懸浮的大石上,白衣少年盤膝而坐,身前懸浮著一金色鈴鐺。

「叮叮叮叮鐺~~~」

聲音悅耳,迴響在神塔內部,帶著恐怖的迷惑之效。

「主人,樊天寵來了,要見主人。」

「終於來了。」

東伯雪鷹睜開眼站起身,身前懸浮的金色鈴鐺立即飛到了腰間,系在了腰間,跟著便隱藏消失不見。

不管是魔心鈴,還是五相珠,平常不使用時自然可以收入體內隱藏起來。

「轟隆隆~~~」

神塔門開啟。

東伯雪鷹走出了塔門。

**

第二更~~(未完待續。) 在飛雪城,王府的一座花園內,美食美酒盡皆奉上,東伯雪鷹和樊天寵也聊的開心。

「我來這,還有一件好事要和老弟說。」樊天寵笑著道,同時瞥了眼旁邊伺候的一群美貌侍女們。

「你們都退下。」東伯雪鷹當即對周圍吩咐道。

「是,王爺。」

一眾美貌侍女們個個乖巧應道,盡皆魚貫離去,花園內只剩下東伯雪鷹和樊天寵二人。

樊天寵高胖身軀都坐直了起來低聲道:「雪鷹老弟,我樊氏有一件事需要老弟你參與其中,放心,你只是其中一員,並且這行動沒有任何生命危險,這任務,我們可以給與你十億宇宙晶的好處,哈哈哈……不但沒生命危險,也耗費不了多少時間,時間都不會超過千年,對老弟而言,應該沒問題吧?」

「哦?」東伯雪鷹一聽。

如果沒師傅提醒。

一件沒生命危險、耗費時間短,又足足十億宇宙晶的好處,加上樊氏讓自己幫忙,自己和樊天寵本就有情誼在,自己的確沒法拒絕。

「能和我細細說嗎?到底是什麼行動?」東伯雪鷹問道。

「你不參與其中,我可不好說。」樊天寵笑呵呵,「對老弟而言,這次行動也算一場磨練,哈哈,其實我也很想參加啊,可惜,族內並未瞧得上我,老弟你練成了五相封禁術,這才讓我族選中你,邀請你參與,等你答應了,抵達夏風古國后,很快就會知道詳細情況了。你儘管放心,不會讓你對付南雲國,不會讓你有任何為難。」

話說的很漂亮。

可惜,東伯雪鷹還是得拒絕。

「我可以答應,但是我得提出個條件。」東伯雪鷹說道。

「儘管說。」樊天寵笑呵呵,此事關係重大,族內給他談判的籌碼也頗大。

「我需要成為樊氏的『上客卿』,並且需要事成之後一萬大功。」東伯雪鷹說道。

樊天寵愣住了,瞪大眼看著東伯雪鷹。

獅子大開口啊!

嚇得樊天寵都有些蒙了。

「雪鷹老弟,你知道什麼是上客卿吧?知道一萬大功意味著什麼吧?」樊天寵忍不住道,「火炤國國主、窩楓國國主,也僅僅只是我樊氏的上客卿而已!像你師兄貪鵬帝君,也僅僅只是客卿。你說『上客卿』?沒說錯?」

樊氏的客卿體系,不同層次意味著不同的好處。

上客卿,可不是誰都有資格擔當的。

「對。」東伯雪鷹點頭,「我知道。」

「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樊天寵搖頭,「我可以確定告訴你,我族內不可能答應這麼離譜的條件的,我也是主持南雲國這邊事物,以後打交道的還多的很,我也不騙你,我可以答應給你客卿身份,並且兩千大功!這是極致了。」

「上客卿,一萬大功。」東伯雪鷹道。

「唉,你可真是……」樊天寵無奈。

「天寵兄,我條件都出了,你便儘管和族內聯繫,他們或許答應呢?」東伯雪鷹笑道。

「好好好。」樊天寵見狀搖頭,「那我就上稟了,你這要求也太離譜。」

東伯雪鷹卻是暗中開始聯繫師傅南雲國主。

師傅說了。

一旦和樊天寵談這事,就要通知師傅,師傅也會幫忙撮成此事。

「師傅,我都和樊天寵說了,他說,族內不可能答應。」東伯雪鷹傳訊。

「好,既然你提出了條件,接下來就交給我。對了,你的虛界幻境秘寶可掌握了,能發揮出十層級數威力?」南雲國主追問。

「已經掌握。」東伯雪鷹傳音道。

他原本創出的就是幻境世界。

所以魔心鈴中的兩大招數,世界招數他自然推升到十層級數,而『迷』這一脈,雖然他是虛界幻境的絕世天才,過去修行時也有了些體悟,如今鑽研些時日,悟出八層級數招數,透過魔心鈴施展,也僅僅只是到九層。

「好,掌握了就好,你若是沒掌握,我還要調動時光寶物,讓你儘快掌握呢。」南雲國主一喜,「你放心,你掌握虛界幻境十層招數,他樊氏一定會答應的。」

……

樊天寵在上稟,是上稟的他師傅『撕天大尊者』。

撕天大尊者,在樊氏內地位極高,也是僅次於樊祖的幾位大尊者之一,像當初他就將手下九十九位高手轉化為百戰魔神!不管是在自身實力,還是煉製魔仆方面,培養手下方面他都極為擅長,比如將一根普通混沌境,硬是提升到十層級數,其他強大宇宙神做不到,他能做到!百戰魔神就是例子!

所以在樊氏內,他影響力權勢都很大。

「撕天大尊。」

「哈哈,南雲兄。」

兩道意念隔著無盡遙遠距離,遙遙碰撞。

便是在無敵強者威壓下,他們倆都是界心大陸上的絕世霸主級,南雲國主因為是虛空一脈超級強者,實力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分身眾多,保命逆天。他有些分身都施展『大破界傳送術』去了其他源世界!所以根本殺他不死,這也是他可以將南雲聖宗好處幾乎盡皆掌握在手,而天劍國主則被夏風古國、眾界古國壓榨的原因。

「你們樊氏又要和夏氏、蒼氏爭上一爭了?」南雲國主傳音道,「據我所知,你們已經連續敗了五次了吧?若是再敗,可就是六次!你們樊氏歷史上都沒連續敗過這麼多次吧。」

「怎麼,因為這個,你以為你徒弟就能索要這麼高好處?」撕天大尊聲音透過意念傳遞,「你的想法我很清楚,想要盡量多積攢大功,讓你徒弟將來能夠在我樊氏內換取強大秘傳、強大寶物,我說的可對?」

「對對對。」

南雲國主笑呵呵,「我相信你們會答應的。」

「錯了,哼,我樊氏內部混沌境十層級數的高手便多的很,其中好些都極強,比如一些擅長其他道路的,我也可以幫他們形成『戰刑魔體』,讓他們實力再增,而且在眾多外在國度,也有幾位頗為妖孽的,狠狠栽培下怕也差不了多少。」撕天大尊道。

「哈哈,忘了告訴你,雪鷹他得了虛界幻境秘寶,如今能施展幻境十層級數招數。」南雲國主傳音道。

撕天大尊一愣。

他的意念都沉默了下。

虛界幻境招數?十層級數?那可是針對靈魂,甭管靠秘寶施展多強實力,混沌境強者終究只是混沌境,沒秘寶他們都只能是九層實力。面對十層級數的幻境秘寶,直接針對靈魂……幾乎是橫掃!除非極個別在靈魂上本身有超強造詣的方才有望抵抗。

可是!

如果單純虛界幻境十層招數,只能說東伯雪鷹在混沌境中近乎無敵!

那麼,配合上正面戰鬥強橫無比的『五相封禁術』,那就是真無敵了!

或許歷史上,有極為妖孽的混沌境能與此刻的東伯雪鷹一比,可那等絕世妖孽都早成宇宙神了!即便是東伯雪鷹,成宇宙神的日子也不會太遠……而現如今,沒成宇宙神的混沌境,在撕天大尊看來,怕也難尋敵手啊。

「一個絕對能勝的。」撕天大尊真心動了,「好一個應山雪鷹,練成混沌境近乎無敵的『五相封禁術』就罷了,又掌握了同樣近乎無敵的虛界幻境十層級數招數,這等天資悟性,他將來肯定能成就宇宙神,一旦成就積累下底蘊,實力便絕不亞於火炤國國主他們,嗯,提前給與上客卿身份也沒什麼!既然絕對能勝,為之付出一萬大功,也沒什麼。」

一萬大功,對樊氏的確不在乎。

可家大業大也不能浪費,他們內部也會經過諸多判定的,要判定『值不值』。

顯然僅僅掌握五相封禁術的應山雪鷹不值,可現在,值了!

「南雲兄,原來還藏了這一秘密,好,這事我便允了。」撕天大尊說道,如今樊氏內暫時是撕天大尊在主事,畢竟實力強不代表管理家族也厲害,在大尊者當中,撕天大尊的確是善於統領手下,善於主事的。

……

飛雪城,王府,花園中。

樊天寵和東伯雪鷹吃喝聊著。

「雪鷹老弟,咱們也是兄弟,我就勸你,差不多行了。以樊氏的脾氣,你要求高了,一怒下便是連原先給我的條件都會撤掉,直接轉而邀請其他高手,這界心大陸適合的高手還是有些的。」樊天寵勸說著,忽然他表情一愣。

他得到了師傅傳訊:「可以答應他,帶他來國都吧。」

樊天寵愣愣看著眼前的東伯雪鷹。

「怎麼了?」東伯雪鷹道。

「竟然答應了?」樊天寵驚愕萬分看著東伯雪鷹,「怎麼會答應。」

東伯雪鷹一笑。

「難怪你敢提這要求,背後有南雲國主在謀划對吧?」樊天寵起身,「我是不管南雲國主和我師傅他們一個個有什麼交易,既然他們答應了,那我就帶你去我夏風國都,如果沒什麼事,我們現在就出發?」

「好。」東伯雪鷹點頭,「那就出發吧。」

**

第三更到,番茄第四更還在寫中,大家明早可以看。

*(未完待續。) 夏風國都,城門巍峨。

一豪奢車輦直接飛入城門,車輦上的『樊』標誌顯然代表了車輦主人的身份,在夏風國都還沒誰敢冒充樊氏,城門的守衛都不敢阻攔,任憑這豪奢車輦浩浩蕩蕩飛了進去。

車輦上有侍女以及一眾護衛簇擁四周,東伯雪鷹和樊天寵則是坐在那。

「我夏風國都,雖然界心大陸有寥寥數城可以與它一比,可單論城池之大,夏風國都卻算已經是界心大陸第一了!」樊天寵顯然以夏風古國為傲,在那敘說著。

東伯雪鷹也聆聽著。

論城池之大,夏風國都的確是第一。

因為實力比之略強一籌的眾界古國的五祖,按照東伯雪鷹如今知道的情報,那都是投胎轉世來到界心大陸的,原本並非界心大陸生命。因為來自不同源世界,雖然抱團形成眾界古國,可他們內部關係卻並不緊密。

連城池,都有五座祖城。

「看,那條風華街,儘是享樂之地。」樊天寵遙指遠處一處,那裡建築個個新奇,流光溢彩很是奪目,便是遙遙看著都隱隱受到誘惑。

車輦飛行在夏風國都高空,看似緩慢,實則介紹一處后,很快就瞬移繼續前進。

一處處介紹……

東伯雪鷹也讚歎,不愧是夏風國都,真是無奇不有!甚至這裡買賣奴隸都形成了一個大坊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