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助理的吼聲有點大!

末了還罵了句『神經病』。

季梵明:!!!

某少年生氣的盯著自己的手機,電話已經被掛斷。

從通訊錄中找出自家秘書的電話。

「明天,我要甄不爭對門那家的房子。」

「總裁?」

接通自家總裁電話的某秘書,心情那叫一個激動啊!

因為某助理的原因,某秘書雖然有著好聽的職位,總裁秘書。

可他乾的完全就是個打雜的活兒啊!

「嗯。」

這次沒罵我神經病。

「總裁我知道了!明天一早我就將房產證送到你手中。」

身為單身狗的某秘書,慶幸自己今晚熬夜!

「明天一早到甄不爭家裡找我。」

「好的總裁!」

嗷嗷嗷,總裁住在甄小姐家裡?

甄小姐,未來總裁夫人?

窺探到了自家總裁小心心的某秘書,心中興奮不已。 「這倒也不多,就一個月而已,要是多幾個月肯定不會就只有我一個人來這討了,那些個工人早就把這裡的房頂都給掀了!」

老婦人一臉不甘的樣子,他覺得姚總就是以多欺少,覺得她不敢鬧出什麼事來,所以才這麼囂張。

周安點點頭,然後就看向了姚總,姚總注意到了周安的目光。

一臉笑意地說道:「周先生,你別聽這個人瞎說,工資我都已經發過了,但是這個人還是不滿足,覺得她工作的比別人多,還想要問我多要一點錢,我怎麼可能會答應。」

「那你們沒有這麼做的話,為什麼這麼害怕這個人說點什麼呢?不是應該問心無愧么?」周安問道。

「這個人太不要臉了,還敢威脅我們,聽到你要買我們的廠房,就威脅我們說,要是不給她錢,就在你的面前說我們廠的壞話,我們就只能先答應她,同意把錢給她。」小助理在一旁解釋道。

可惜周安已經不相信他們了,饒是小助理的表情非常認真,就像他說的就是真的一樣。

不過知道了這件事對周安也沒有什麼影響,這個倉庫還是他需要的,他說道:「行了,我簽了吧!不過在這個之前我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周先生你說!」

「兩百萬我可以出,但是我需要你們把拖欠員工的工資全部都給付了。」

「這…這,我不是和你說了么,我沒有拖欠人家什麼錢,我憑什麼還?」

「姚總,你不要激動,和你說實話,我也是一個有腦子的人,我自己也會分析,這個人說的時候我心裡就有一個判斷了,你們認為我會聽你們兩個在這唱雙簧就相信了?」

周安的一番話,說不讓那個姚總驚訝是不可能的,說實話,他在之前的時間裡,一直覺得周安是一個沒有自己見解的人,聽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沒想到這個人還是會思考的。

商賈王妃 「你這麼說的話,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反正我還是那句話,這個事情我沒做過。」

「姚總,我覺得你還是要考慮什麼才是對你最有利的事情,你的廠已經沒有起死回生的可能了,你這廠的位置也沒有什麼優勢,要是我去勞動局舉報你,那你拖欠員工的工資你認為你可以逃的掉嗎?」

「你敢,你要是敢去舉報我,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我會叫別人弄死你。」

「姚總,終於承認了,你欠了別的員工的工資了!」周安沒有在意姚總威脅他的話,反而分析出了這麼一個結果。

姚總看自己氣的不小心說漏了嘴,索性什麼都不管了,說道:「是啊,我確實是欠了那些人的工錢沒有付,但是這又怎麼了?你能拿我怎麼樣呢?」

「那是當然的,你又沒有欠我錢,我確實不能拿你怎麼樣?既然這是你的選擇了,那我就認為你已經拒絕我買你廠的這個計劃了,接下來我就要去一趟勞動局了。」

「你休想!」姚總在一旁吼道。

「你給我過去攔著他,不管用什麼方式,讓他看看我們的厲害,現在社會上的都是一些什麼人啊!真以為自己是正義的天使了,我就讓你們看看你們到底有幾斤幾兩!」

姚總命令他的小助理,直接推了他一把,將他推得我前沖了幾步。

小助理茫然的往後看了他的老闆一眼,姚總理直氣壯地說道:「現在輪到你發揮你的實力的時候了,你不是一直說你打架很厲害的么,讓我見識一下!」

小助理進退兩難,停頓了一下,還是打算往前沖,只聽他說了一句:「好吧,我就讓你看看我的厲害,想當年我打架也是一把手,現在也不會差!」

說完就朝周安沖了過去,周安一看這人就不是一個打架的料,跑的時候甚至連步子都不穩,勾了勾嘴角,在他衝到自己跟前的時候,直接給了他一拳,然後這個人就倒地了。

前後幾乎只有一秒的時間,周安看著臉上已經有一塊發青的小助理,笑著說道:「看來你的打架本領,和你的體重一樣,已經日漸消退了,我完全感覺不出來你以前是一個打架的好手呀!」

「我的臉怎麼了,怎麼這麼痛,不會是已經流血了吧?」小助理沒想到還是一個怕出血的人。

「我看你好著呢,剛才我就當你沒準備好,現在你繼續給我站起來,至少也要給我傷他一根汗毛吧!」姚總在一旁說道。

小助理看現在周圍也沒有其他人,他是明白的自己根本就沒有打人的本領,也不顧自己說這個話很丟人。

說道:「姚總,我真的不行,我就這點本事了,最近這些年都已經退出江湖好多年了,早就比不上當年了,我這樣打下去也不過是以卵擊石。」

「你…虧你還好意思說!」姚總生氣道。

「哈哈,沒想到這個人說話還挺幽默的,本來打你那一拳之後,我的手就痒痒的,想要再打你幾下過過癮,但是現在我覺得不需要了,因為你的幽默讓我打算放了你。」

小助理很明顯的鬆了一口氣,他也不知道周安的實力在哪裡,但是他知道他是比不上人家的。

周安把目光放到了姚總的身上,說道:「你的小助理不行了,你應該比他厲害的吧,那你就自己上,我和你打一場。」

「我憑什麼要和你打,我才沒有這個閑工夫,反正這個廠是我的,我還怕買不掉么?不賣給你的話,我照樣可以賣給別人!」姚總一臉硬氣地說道。

「哦,看來是我的實力讓你害怕了,你要是不賣給我的話,我只能把你這的情況去舉報一下了,不過要是這樣一來的話,你不但要賠你需要賠的錢,而且你的廠可能更要掉價了,到時候只有超低的價格才會賣的出去!」

周安直接把結果說了出來,看了姚總稍顯不自然的臉,說道:「不知道姚總是怎麼想的呢?」

「我說你管著么多閑事幹什麼,直接把廠買去,我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對你沒有任何的影響吧?」 當某秘書第二天一早,帶了早餐和房產證到甄不爭家裡時,他家總裁也才剛剛到。

時間卡的非常好。

「季梵明,有工作就回公司去。」

不爭心裡超生氣的。

可我不說!

想她正睡著美覺,突然有人敲門?

還是早上七點!

我沒罵人就算好脾氣了!

不爭當時氣勢洶洶的走到門口,是準備抬腳一個飛踹的。

哪想竟然是我『傳家寶』?

不爭心中快速的想了一下,踹飛傳家寶后的結果?

Emmm。

忍了!

可面上忍了,心裡還是不忿的。

「爭爭,我沒工作。」

季梵明揚著一張精緻的臉頰看過來,果斷的搖頭否認。

我一個總裁,工作什麼?

就是因為我天天工作,才會找不到媳婦的!

家裡那兩位,可沒少拿這件事兒刺激他。

說他天天腦子裡就只知道工作,媳婦都找不到,沒用!

以前吧,季梵明沒覺得什麼。

反正他是心如止水,隨便家裡那兩位怎麼說。

甚至對他們在自己面前秀恩愛,也是無動於衷。

可是現在!

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

工作是什麼?

不不不。

我沒有工作!

「那他來幹什麼?」

不爭望著睜眼說瞎話的少年,目光落到某秘書的身上。

少年面無表情:「送早飯。」

某秘書連連點頭。

「總裁,我走了。」

某總裁點頭。

趕緊走。

我和爭爭單獨相處的時光,靜默無聲都是好的。

「爭爭,黑米粥還是紅棗粥?」

「黑米。」

「油條還是包子?」

「包子。」

「蘿蔔鹹菜還是黃瓜鹹菜?」

「蘿蔔。」

……

吃完早餐,飯桌上的兩人大眼瞪小眼。

不爭:還不走嗎?

季梵明:爭爭很喜歡看我?

因為……我長得很好看?!

某少年在這一刻無比的慶幸,自己擁有著一副好容顏。

還看?

就這麼喜歡我嗎?

喜歡到,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

季梵明面上保持著冷靜,實則心中早已經樂翻天了。好多小天使在他腦中來回飛舞,吹著喇叭慶祝。

嘴角,漸漸的忍不住上揚了起來,連帶著努力保持著的冷靜的表情,也歡悅了起來。

【叮——】

【男配幸福指數:96%。】

不爭挑眉。

可還是沒忍住。

我已經眼神暗示了無數次。

可『傳家寶』他一點反應都沒有不說,還悄咪咪的漲了幸福指數?

非常之不爽!

「季梵明,你還不走嗎?」

甄不爭開口問道,語氣絕對不算好。

只要不是腦子有病的人,一定能聽出她話中的意思。

可是『情人眼裡出西施』,某少年還真就沒有聽出甄不爭話里的意思。

「爭爭今天要幹什麼?我都陪著你。」

不光今天,以後的每一天都是。

季梵明想到這裡,腦中突然就蹦出了一個詞:夫唱婦隨。

爭爭幹嘛,他就幹嘛。

不爭抿唇:「我想……」

你趕緊滾蛋!

馬不停蹄的那種。

【宿主,冷靜,深呼吸!】

【你一定知道,你這句話說出口后,男配會怎樣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