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真是一個廢物!這決鬥可是由你發起的,居然在決鬥的時候逃跑?看來整個萊恩大陸也只有你才做得出來!哈哈哈~”

這一下,不光是麻子臉,就連周圍看熱鬧的人羣也發出一陣陣的鬨笑聲。

在決鬥中逃跑,這可是萊恩大陸上公認的恥辱了。

逃跑中的王澤也聽到了周圍人的嘲笑聲。

他停下腳步,忽然想到了什麼。

“等等,老子既然是穿越者,那肯定是身負異能,或者刀槍不入啊~”


“哼哼~”

自認爲想通了關鍵的王澤不再逃跑,而是挽起袖子準備用王八拳教訓一下這個追着自己戳的麻子臉。

“恩?怎麼已經認命了嗎?”

麻子臉收劍豎在自己身前,想看看這個私生子準備如何反擊。

我們可憐的王澤能怎麼反擊?當然是掄着王八拳攻過去了。

“粗鄙!”

麻子臉冷哼了一聲,手中細劍閃電般刺出!

“噗~”

“咦?”

愣愣的王澤發現,自己的左臂已經被對方的細劍一劍貫穿!

“啊!”

王澤有點懵,自己不是穿越者嗎?說好的刀槍不入呢?說好的天賦異稟呢?這特麼確定不是坑爹嗎!?

可惡的麻子臉在一劍刺穿王澤肩膀之後,還故意轉動劍身,讓王澤發出一陣陣淒厲的慘叫聲。

終於,王澤被激怒了,他以前打架就靠着股子狠勁!

此刻的他忽然伸手抓住了麻子臉的胳膊,緊跟着一腦袋撞了過去,直接命中了對方的鼻樑。

“砰!”

麻子臉的面門被這一下頭槌撞了個七葷八素。

鼻血活着一顆碎牙一起落在了地上,就連手裏的細劍也因此脫手。

他身後跑出兩名全副武裝的護衛來,急忙將麻子臉攙扶住。

“唔…混蛋!你…你…你竟敢讓我高貴的菲利普公爵流血?你今天死定了!給我殺了他!”

麻子臉捂着自己的鼻子,用無比狠毒的眼神瞪着王澤,下達了必殺令!

王澤的腦門此刻也見了血,再加上他左臂的傷口,此刻的他外表看上去頗爲狼狽。

“媽的…這什麼鬼穿越…剛穿過來就要死了嗎?…”

王澤由於失血過多有些頭暈。

搖搖晃晃的他只看到那兩名護衛已經抽出了腰間的長劍,並一左一右向他逼來。


“住手!”

這時,一道清脆的喊聲及時的制止了那兩名護衛。

看熱鬧的人羣向兩側分開,一隊皇宮侍衛小跑着將這些人向後隔離。

緊跟着,一位有着一頭漂亮金色捲髮的少女提着裙子跑了過來。

在她身後,則跟着霍爾格公國的現任國王,尼羅戈·霍爾格三世。

“菲利普!你在做什麼?!他不管怎麼說也是你的弟弟!你難道要當衆殺了他嗎?”

囂張的麻子臉菲利普在看到國王親臨之後,終於悻悻的低下了頭。

“父王…這場決鬥是這個私生…恩..是這傢伙主動提出的!您看,他還撞掉了我的一顆牙!”

“夠了菲利普!你剛剛差點就殺了你的弟弟!我命令你馬上回到自己的封地去,馬上!”

國王憤怒的衝着麻子臉怒吼,這讓後者覺得很沒面子。

但自己的父王都已經發怒了,他就算有一百個不願意也不能違背。

“是的…我的父王…”

麻子臉菲利普躬身向後退去,但一雙怨毒的眼睛卻死死盯着王澤不放。

王澤所穿越的這具身體名叫克洛澤,是這個霍爾格公國出了名的“三廢”私生子。

所謂“三廢”,就是魔力廢、武技廢、智商廢。

不過也許正是因爲如此,他才能在皇城的眼皮子底下活到16歲。

由於失血而暈乎乎的王澤做了一個夢,他夢到自己在逛超市,可偌大的超市卻只有他一個人。

就在他準備撕開一袋零食的時候,卻忽然聽到有人在呼喚自己。

“王子殿下只是失血過多,身體並無大礙,他只需稍作休息就可痊癒,我的王。”

皇宮寢室裏,剛剛爲王澤療完傷的宮廷牧師正在對國王覆命。

而我們可憐的王澤現在就躺在柔軟的大牀上,身邊還有個金髮美女在照看着他。

“啊?克洛澤哥哥,你醒啦?”

金髮美女名叫蘇迪,正是霍爾格三世最寵愛的**。

在國王衆多的子女中,也只有蘇迪跟克洛澤這個私生子關係不錯。

霍爾格三世坐到牀邊,面有愧色的看着自己這個小兒子。

“我可憐的孩子…這都怪父王…我對不起你那去世的母親,我沒能照顧好你…”

老國王伸手握住王澤的手,有些抱歉道:“孩子…你已經16歲了,本來我已經爲你準備好了一塊不錯的封地…可是…菲利普皇后卻將那塊封地搶先賜給了她的兒子…”

國王口中的菲利普皇后就是剛剛那位麻子臉的生母,也是菲利普公國國王的女兒。

由於霍爾格公國軍事力量相對薄弱,因此就算是霍爾格三世這位國王,也不敢太過忤逆那位皇后的話。

王澤試了試自己被細劍貫穿的手臂,發現只是隱隱有些疼痛,卻根本不影響活動。

而就在這時,皇宮寢室的房門卻被粗暴的推開。

“砰!”

國王正要發作,卻發現是自己那位菲利普皇后…

“哼!國王陛下,大臣們都等着您去召開會議,您怎麼還在這裏?”

這位皇后趾高氣昂的仰着頭,顴骨高聳、下巴尖尖,活像白雪公主她後媽。

“皇后…克洛澤已經16歲了,我正要爲他挑選一塊封地…”

她冷着眼睛瞥了躺在牀上的克洛澤一眼,開口道:“挑選封地的事就不勞陛下費心了,我已經爲他選好了,就在鷹澗峽谷邊上。”

聽到“鷹澗峽谷”這個名字,霍爾格三世和蘇迪同是一愣。

“鷹澗峽谷?母后!…”

蘇迪站起身正準備和皇后理論,卻被這位在霍爾格公國比國王還權威的皇后瞪了一眼。


“這裏什麼時候輪到公主說話了?鷹澗峽谷怎麼了?那裏土地肥沃,樹木茂盛,不正是塊難得的寶地嗎?”

蘇迪不敢忤逆皇后,只能悻悻然的重又坐了回去。

可霍爾格三世卻忍不住開口道:“鷹澗峽谷不行!那裏太危險了!”

“呃…父王…”


這時,一直躺在牀上的王澤忽然開口了。

“父王豈是你能叫的?要叫陛下!”

菲利普皇后眼睛一瞪,這一聲吼嚇了王澤一跳。

“呃…陛下,就那裏把,那裏挺好的,我願意去。”

王澤心道我嘞個乖乖,自己要是不趕快點離開這裏,恐怕分分鐘就要被眼前這個女人搞死!

封地什麼的再危險也是自己說了算吧?可在這裏他確定自己的處境要比這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要危險!

“可是克洛澤…”

“行了我的陛下!他自己都已經答應了,我看要是身體沒事今日就啓程往封地去吧!”

皇后粗暴的打斷了國王的話,霍爾格三世這個國王當到這個份上也是夠悲催的。

王澤急忙拉住還準備說話的霍爾格三世,輕聲道:“陛下,您不是還有個會議麼?趕快去吧,我真的不要緊。”

說實話,王澤挺同情這位國王的。

最重要的是,這位國王對自己的那份關心做不得假,這也讓他小小感動了一下。

“那….你先好好休息,至於出發去封地的時間…你不用着急。”

霍爾格三世看事情已經板上釘釘,自己再多說什麼也影響不大,這就重重嘆了口氣出去了。

皇后臨走之時意味深長的看了王澤一眼,看的後者渾身一個激靈。

“看來我還是現在就走吧…要不然今天晚上恐怕就走不了了…”

王澤從那個眼神裏看到了威脅,**裸的威脅!

當然王澤知道,這種宮廷裏的門道也就那麼回事了,無非就是皇后要爲自己的兒子掃平將來登基的障礙等等。

雖然自己的身份是一位私生子,但是按照這位皇后的尿性來看,絕對是寧可錯殺也絕不漏殺的狠角色。

“克洛澤哥哥,你真的要去那塊封地?那裏距離魔林荒淵很近的,而魔林荒淵裏的魔物衆多,你根本應付不來!太危險了!”

金髮蘇迪看到國王和王后都走遠了,這才一臉焦急的問出了口。


王澤坐起身,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那什麼深淵危不危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現在就很危險!你也不用勸我了,我要即刻出發前往封地!” “我可憐的孩子…你…真的連午飯都不吃就要啓程了嗎?”

皇宮門口,霍爾格三世一臉憂愁的看着王澤,他不明白自己這個兒子爲什麼這麼着急要走,甚至連午飯都不吃了。

“呃…父王,我已經對自己的封地迫不及待了~您放心吧,我應付的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