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一進門就看見一個好久沒見的黑色身影正坐在他的床上閉目養神。

「你怎麼來了?怎麼知道我在狼族啊?」

秦壽走到自己的床邊一下子張在了床上,完全沒有把男孩當成個客人。

對方聽到他的聲音才緩慢地睜開眼睛,然後很不屑地看向他。

「我怎麼就不能來了!你不是我的老大嘛!我還不得跟著你!」

「臭小子!這個時候才承認我的領導身份!不過倒是還不算晚!」

他臭罵了一句男孩,表情卻是十分的享受,無論是真是假,這種奉承的話他可從來都不嫌多。

暮瞳無奈地搖了搖頭,不過片刻后他像是想起了什麼,皺著眉頭看向秦壽。

「對了?沫沫去哪兒了?為什麼我一直都沒有看到她?」

他好奇地問了一句。

「哦!這件事就說來話長了,她現在在虎族呢!」

秦壽漫不經心地答道,卻並沒有打算詳細地告訴他。

「什麼?在虎族?她自己嗎!」

但是暮瞳卻沒有像他這麼的淡定,聽了他的話后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竟然很不像他的站了起來,還用比平常說話大了幾十個分貝的聲音反問道。

秦壽被他這一嗓子嚇得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目不轉睛地瞪著對方。

「幹什麼這麼大驚小怪的!不就是她自己在那兒嘛!」

他十分好奇暮瞳為什麼會對虎族這麼敏感,還是他……

看著男孩突然變得憂心忡忡的那張臉,秦壽突然腦袋裡有了個想法。

「嗯?我說你小子不會是對沫沫有什麼不良的居心吧!」

他現在十分懷疑眼前的這個傢伙對小狐狸有什麼不軌的念頭,所以便一臉狐疑地追問了一句。

「我才沒有你那麼居心不良呢!」

不過得到的卻是一個沒把他氣得半死的答案。

「你!」

但最後他也只能指著他無話可說,誰讓對方偏偏說中了他的心思呢。

兩個大男人就這麼尷尬地坐了幾分鐘,暮瞳依舊是一副深思加上憂慮的表情,秦壽則是瞪著他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半晌,他終於忍不住了,尤其是不知道暮瞳在擔心個什麼鬼。

「我說到底怎麼了你能不能把話說清楚啊!這麼拐彎抹角的很容易急死人的!」

只見暮瞳聽了他的話,看了他幾眼,最後還是猶豫著開了口。

「你知不知道虎族族長不簡單啊?」

他小心翼翼地問秦壽,異色的雙眸一動不動地盯著他的臉,似乎是想從他的臉上看出點什麼來。

秦壽又被他的這個表情給搞蒙圈了,不過還是很配合地回答了。

「有什麼啊!不就是個變化莫測、反覆無常外加經常陰晴不定的傢伙嗎!」

「你沒發現他有什麼秘密嗎?」

聽了他的答案暮瞳感覺並不滿意,接著試探著問了一句。

「秘密?難不成他有什麼不為外界知道的癖好嘛?快說來聽聽!」

對方這句話直接把秦壽八卦的天性給激發出來了,趕緊湊上前去。

不過暮瞳只是很無語地看了他一眼。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覺得沫沫一個人在那裡不太安全,至於秘密嘛……我這不是在問你嘛!」

他很淡定地對秦壽說了一句,說得話卻總覺得有隱瞞,但是一聽到小狐狸會有危險,秦壽也就忽略了暮瞳的不正常。

「你說什麼?不安全?為什麼啊?難道那個老東西會吃了她嗎!」

他一聲尖叫反問道,但男孩像是知道他會是這個反應一樣,竟然絲毫沒有被嚇到。

「那怎麼辦我現在也救不了她啊!」

這下秦壽急的直撓頭,自己的任務一半還沒有完成呢他怎麼走得掉呢!

重點是暮瞳這個傢伙說話支支吾吾的也不說清楚,萬一小狐狸真的出了什麼事的話……

這個問題想到這裡直接被秦壽給PASS過去了!

他一看旁邊幾乎和他同樣著急的暮瞳,心裡立刻有了個主意。

他壞笑著對男孩開口說道。

「我說沫沫的暮瞳哥哥,既然我現在抽不開身並且你還這麼關心她的話,能不能請你替我走一趟啊!」 第273章:重回虎族

就這樣,秦壽用了半威脅半忽悠的方式終於讓暮瞳答應他去虎族幫他照應小狐狸沫沫。

雖然暮瞳是個名副其實的虎妖,不過現在他的身份可是和秦壽一樣,都是個偽裝的狐狸,這個身份呢說起來也成為了他被說服的一個重要的因素。

因為作為一個虎妖來說,他可實在不想再回到虎族的老窩了。

至於原因嘛!估計只有暮瞳自己知道。

不過現在他也不打算正大光明地進去看沫沫,準備繼續用夜行的方式。

這個想法正是在他來虎族的路上盤算好的。

此時正是夜深人靜,虎族又像以前一樣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之中,但這已經是暮瞳早就習慣了的。

他在虎族大樓外變成一陣黑煙然後悄無聲息地鑽進了門縫中,可悲的是進去之後也不能夠現出真身,雖然裡面一個妖都沒有,但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以妖氣的形態在這棟建築里穿梭。

接下里的問題就是找到沫沫住在那個房間然後確定她平安無事,那他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暮瞳一邊計劃一邊穿梭與各個房間尋找小狐狸的身影,在路過那些個散落在地上的玩偶時他突然有一種心有餘悸的感覺。

想著小時候看到的那一幕,感覺到此時他的妖氣都能冰凍地下三尺了。

咦?怎麼沒有啊?

經過一番大肆的搜查之後竟然沒有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暮瞳不由得有些心慌,這萬一給秦壽帶回去的是個悲傷的消息,那估計他到時候絕對會以驚天動地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

這麼想著他趕緊搖了搖頭接著向樓上竄去。

最後,無奈找遍了所有客房之後的暮瞳終於還是來到了他最不想來到的地方,也就是虎妖的房間所在的最高的一層。

他在走廊的一頭確定裡面沒有什麼動靜才恢復了真身,當然還是一隻假的狐妖的身份,小心翼翼地往裡走。

檢查了幾個房間之後依舊是沒有什麼發現,正當他猶豫著要不要繼續深入進去的時候,卻聽到從最裡面的房間傳來細微的聲響。

他躡手躡腳地走過去,雖然他是個妖,不過他也沒有透視眼,只能趴在門上聽著裡面的動靜。

只聽裡面窸窸窣窣地不知道什麼東西發出來的,暮瞳皺著眉頭把耳朵貼的再近一點試圖聽得更清楚一些。

「嚶嚶嚶!」

嗯?哭聲?等到他完全把耳朵貼在門上之後,終於聽到了裡面出來的像是一個女孩微弱地哭聲。

等等!女孩!難道是……

這麼一想暮瞳突然一陣心驚,想要立刻推開門進去拯救他以為的小狐狸沫沫。

但他又轉念一想,萬一不是的話那自己豈不是露餡了?

就這麼猶豫之間,暮瞳突然聽到裡面的聲音似乎更大了!這下他就更加著急了,這對於一直以來都很淡定的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個煎熬。

一想起沫沫被虐的身影再加上秦壽要把他吃了一樣的表情,他最終還是選擇進去,但是當然不能以真身了!

於是乎他再次變成一團黑煙進入了房間內,卻看到了小狐狸坐在房間的一腳背對著門口不知道在幹什麼,不過可以確定剛才的哭聲就是她發出來的。

暮瞳環視了一下四周沒有其他的妖,重點是那個虎族族長不在,所以他便立刻現了真身,迫不及待的走到女孩的身後叫了一聲。

「沫沫!」

只見聽到了聲音的小狐狸瞬間轉過身來,但是臉上的東西卻把暮瞳嚇得直接直接坐到了地上。

男孩看著沫沫那張血淋淋的嘴巴正在努力的嚼著什麼,甚至還有類似肉的東西露在嘴巴外面,他差點沒嚇個半死。

而剛才他聽到的哭聲竟然是小狐狸品味美食的十分享受的聲音。

「咦?暮瞳哥哥你怎麼來了?」

女孩看到暮瞳之後直接興奮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卻也沒耽誤嘴上的活動。

眼看著女孩就要激動地過來抓暮瞳的身子,他趕緊從地上竄起來後退了幾步,但是並沒有回答沫沫的問題。

「沫沫你在幹什麼啊?不會是在……吃夜宵吧!」

「賓果!答對了!因為沫沫肚子好餓哦!」

女孩一邊說一邊接著大快朵頤,還不忘了朝暮瞳揮動一下手裡的美味。

「咕咚!」

暮瞳無奈的搖了搖頭,順便很配合地吞了吞口水看上卻就像真的想吃一樣,不過他現在除了感覺到無語之外可並沒有什麼食慾。

「暮瞳哥哥你是來看沫沫的嘛?還是來陪沫沫的?」

女孩一邊吃一邊開口問他,臉上是又激動又期待。

「額……對啊!我是來看看你在這住的好不好,有沒有受欺負什麼的。」

暮瞳敷衍著回到了一句,但看對方的樣子,這個問題顯然不需要他操心了。

「哦!這樣啊!好吧!我還以為哥哥你沒有人陪所以來找沫沫的呢!」

「呵呵!」

他最好是有這麼無聊愛干這種深入虎穴的事情,不過說到這兒。

「沫沫,你怎麼自己在這裡啊?沒有虎族的人和你在一起嗎?」

他這才覺得奇怪,怎麼小狐狸會一個人在這裡吃東西呢!如果沒記錯的話這裡明明就是族長的房間才是。

他抬起頭又仔細地打量了一下這個屋子,和他記憶中的那個房間一模一樣,但是族長卻不在這裡。

就在他感覺到十分奇怪的時候,沫沫指著他的身後很自然地說了一句。

「沒有啊!有小虎陪著我呢!喏!」

看著女孩的手勢,暮瞳突然感覺到時候的汗毛都要豎起來了!

搞什麼鬼啊!難道從剛才他進來之後對方就一直站在他的身後嘛?可是這屋子明明就沒有其他的妖了啊!

他這麼想著隨即轉過頭去,果然看見了一個幾乎只到了他腰的小虎正一臉詭異地盯著他。

「額……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要闖進來的,只不過是來看看沫沫。」

暮瞳對眼前的這個小傢伙是又好奇又害怕,因為他完全不知道對方是個什麼角色,他從來沒有再虎族見到過這個傢伙。

但是小虎只是和他的目光交接了短短的兩秒鐘,便繞過他走向了沫沫。

嗯?個子挺矮但還挺高冷,暮瞳對這個名叫小虎的小妖瞬間感覺到更加好奇了,眼睛不由得跟隨他也轉過身去。

但對方卻背對他說了一句。

「我知道啊!你是來看小狐狸會不會被我們虎妖吃掉的!」 第274章:給我講故事

此時在虎妖的這個房間里,暮瞳有些尷尬地看著走向小狐狸的那個小小的身影,他總覺得這個背影看起來很熟悉,可是腦子裡卻怎麼也找不到有關這個名叫小虎的記憶。

而且剛才似乎對方一下子就看出了他的心思,居然毫不掩飾地說了出來。

於是乎他就只能愣在原地,不知道該做什麼好。

沫沫還在那邊繼續享受她的宵夜,根本沒有注意到這邊的變化,等到小虎轉過身來和男孩對視了一秒鐘后終於開口說了一句。

「你這個小子居然還知道回來!我還以為你是想離開虎族永遠不回來了呢!」

只見小虎似乎一臉的不高興,語氣顯得十分不快。

暮瞳聽了對方說話的語氣又感覺到一絲莫名的熟悉,但還是好奇地問了一句。

「嗯?你認識我?你知道我是誰?」

剛剛還表現得像一個長輩一樣的小虎聽了他的話突然變得有點不知所措,像是不小心說錯了什麼一樣。

「額……我不認識你,我是聽族長說的。」

「族長?那你是……」

暮瞳皺著眉頭看著他,接著追問道。

「哦,我是他的秘書!」

「秘書?」

什麼時候族長有個秘書了?他怎麼不知道?暮瞳在心裡默默嘀咕著,而且這個族長怎麼這麼八卦還和別人聊起他的事情來了!

男孩想了半天也沒能發現個所以然,小虎看著他一副陷入深思的表情,臉上也稍稍變了顏色,趕緊打斷了對方的思路。

「族長說了,既然來了那就都是客人,所以你可以留下來正好和我們做個伴!」

小虎一改剛才小大人說話的語氣,變成了和他身高一般的年齡的孩子一樣。讓暮瞳感覺他的語氣就像是撒嬌一樣。

他依舊是不明所以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因為他可真的沒有打算留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