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與雷子軍對望了一眼,默默的點了點頭,出了門。

退到門外,林霄不知道從哪兒搞出一盒煙,已經兩年多沒抽過煙了,這會若不是心煩的要命,絕對不會想起來抽菸,他遞給雷子軍一根說道:“雷叔叔,想不到這郭家勢力這麼大,可以給無辜的老百姓隨便安罪名。”

雷子軍嘆了一口氣說道:“這郭家上三代都是當兵的,到了郭子康這一代更是平步青雲,據說在一次戰役中救了某位高級將領,所以提了軍銜,他倒也爭氣,指揮了幾次戰役全都圓滿的完成了任務,所以事業一飛沖天。我雖然與他同是中將,但背景卻比他差了不是一星半點,人脈更是抵不過了。不過林賢侄倒不用氣餒。呵呵,我有一位老師在上頭頗有些威望,能說上幾句話,只不過當初與他鬧了間隙,多年不曾來往,這次有機會我去拜訪一下吧。”

“這,雷叔叔,這太難爲你了,爲了我們的事_”

雷子軍一擺手慢慢說道:“和你無關,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一直沒去看望他老人家,內心也十分後悔,正好趁此事將心結打開。”

門裏,念哲學搖身一變,化作黑狗,整個身子站在屋子裏,顯得格外的巨大。

郭雷哪裏見過這陣仗,一下子就給嚇蒙了,不停的磕頭作揖:“狗妖大人饒命,狗妖大人饒命。”

念哲學氣的前爪一掃,將郭子雷掀翻在牀上,一腳踏在上面,只聽“咔嚓”一聲,不知道什麼東西斷了。

郭雷的冷汗順着脖梗子往外呼呼的冒,再看念哲學的目光除了恐懼還有驚悚。

“我問一句,你答一句,若是有半句假話,下一次就不是斷肋骨這麼簡單了。”念哲學滿意的看着臉色煞白的郭雷說道。

郭雷忙不迭的點頭。開玩笑,他是郭家小少爺,自小就被寵着慣着,哪裏受過這份洋罪,再說他可不是什麼革命先烈,守口如瓶。

“一週以前被你們抓來的老頭和那小孩被關在哪兒?”念哲學瞪着狗眼兇狠的看着郭雷,狗嘴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彷彿一句話不對立刻撲過來咬斷他的喉嚨。

郭雷嚇得吞嚥了一下口水,聲音細的像只小墳子,“他們,他們被我爺爺帶到北京去了。”

“北京?北京什麼地方?”

“我家在北京北郊有一處十分隱蔽的軍事基地,應該在那吧。”

念哲學將臉湊得越來越近,郭雷躺在牀上嚇得將臉慢慢別到一邊,大氣都不敢喘,直到念哲學的狗嘴距離郭雷只有一鼻尖距離,聽到,“你爺爺找了什麼人在那看着他們?”

郭雷連臉都不敢轉過來,嚇得渾身篩糠,下體慢慢流出一股黃色液體。

“我,我不知道啊,那人穿着黑色的袍子,臉非常白,看樣子是個和你們一樣的修真人士,我只知道爺爺叫他邁克伯爵。”

“MIKE?”

念哲學抽回身子變回人形,想了想。看到郭雷偷偷的看着自己,一聲狗嘯:“吼”,嚇得郭雷雙眼一翻再一次昏了過去。

林霄聽到狗嘯,和雷子軍推門進來,看到躺在牀上像個死人的郭雷問道:“怎麼樣?有結果嗎?”

“嘿嘿,我狗警察出馬哪有失敗的道理,他們在北京北郊,說他們家在那有一處非常隱蔽的軍事基地,而且看守他們的人叫‘邁克伯爵’。”

“伯爵?”

林霄與雷子軍對望一眼,都從對方眼裏看出一絲詫異。

“我對國外的世襲爵位不太瞭解,不過據我所知,他們的爵位是世襲制,從上至下是:公爵、候爵、伯爵、子爵和男爵,最下面的是騎士。而且每一位都有良田百傾,在上層有着極高的地位。若是伯爵,恐怕真的和國外的間諜有所牽連,這件事可不小,我要跟你一同回北京,把這事向上面彙報一下。”

“好!”

林霄三人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將郭雷帶到河底的一處水洞中藏好。到北京來回也要幾天,帶着這個累贅麻煩不說,而且容易突生變化,在沒有見到玄子墨之前,最好還是讓他好好的呆在水裏的好,誰也不會想到,他們的小少爺會被藏在水下千米的地方,若是沒有藻腮,根本就不可能游出來。

“WELCOME TO BEIJING。這是首都機場,三人是要住店還是要旅遊?”一位美女熱情的招呼着林霄三人,當看到身着軍裝的雷子軍時,立刻噤了聲,跑開了。

林霄三人出了機場,看到一輛防彈軍用吉普停在那,裏面跳下來一個小士兵,一個標準的軍禮說道:“報告首長,我是14907號士兵張某某,前來接您。”

雷子軍擺了擺手,轉過頭對林霄說道:“我先去軍區一趟,順便拜訪一下我的老師,你們先去查探,有什麼事就直接打電話給我,說着掏出一個特別的手機,類似對講機,上面沒有按鍵,只有一個1字。”

“按1鍵就可以找到我。”

“好!”

“你們小心點。”


“嗯,雷叔叔謝謝你。”

雷子軍笑着擺了擺手,坐上吉普車走遠了。

林霄二人揮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北郊去嗎?”

司機擡眼看了二人一眼,“那麼遠?跑郊區是要加錢的啊。”

“行,沒問題。”林霄二話不說,與念哲學坐上出租車,直奔北郊。

“看您二位是外地來的吧,去北郊幹什麼啊,據我所知那地方鳥不拉屎的,根本就沒人住。”司機從後視鏡一邊觀察,一邊搭着訕。

林霄笑眯眯的看了兩眼司機說道:“你甭管我們去幹什麼,聽老哥這口音是地道的北京人,估計沒有哪兒是你沒去過的吧。”


“那是!”說到這個,司機得意洋洋的仰了仰頭,一副十分驕傲的樣子。

“若是我小劉不知道的地方,那麼全北京的哥就沒人能知道了,想當初我走南闖北,最遠去過金三角,在那還倒騰過黃金,那地方特兇險。”

林霄與念哲學對望一眼,笑了笑問道:“那這北郊你都知道有什麼地方啊?”

司機擡眼看了一下林霄說道:“您也甭套我的話,我這人別的愛好沒有就喜歡錢,只要錢到位,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林霄笑了笑,從兜裏掏出五張紅通通的毛爺爺問道:“這下可以說了吧?”

“嘿嘿,這位小兄弟真爽快,我就喜歡爽快人。這北郊人跡罕至,一個人也沒有,要是說神祕就有一處地方比較神祕。”

“哦?怎麼個神祕法?”

“那處地方十分隱蔽,在密林中。那日還是我車拋錨了,想看看周圍有沒有人可以幫忙,結果走了很遠,透過密林看到深處有一處很高的圍牆,上面還有鐵絲網圍着,看樣子應該是個私人軍事基地的樣子。”

“哦?”林霄聽到這兒,眼睛頓時發出光彩,與念哲學對望了一眼。 “具體在什麼位置?”

“就在……”

林霄二人謝過的士司機,揹着包慢慢向密林深處走去。

“師傅,假如這司機說的不假,那地方應該就是郭家的祕密軍事基地,我們要怎麼進去呢?”

林霄從包裏翻騰了半天,掏出那張人皮面具說道:“你忘了,你師傅會百容訣。我喬裝成郭雷,你就做我的隨行保鏢就好。”

二人走了2個時辰慢慢聽到有人的聲音,撥開密密的樹葉,看到足有20米高的圍牆,上面還有粗粗的鐵絲網圍着,十分隱祕。

對於普通人來說,若是不用狼爪根本就攀不到上面,可對林霄二人來說這簡直太小菜了。

“師傅,我們上!”

“哎,傻帽,我是郭少,不需要爬牆。”

“哦,對對對!”念哲學這纔想起來,二人此次是來潛伏,不是當小偷來的。

守門的士兵全副武裝,指着遠遠走來的林霄二人,拉開了保險栓,指着他們喝道:“什麼人?”

林霄對郭雷已經極爲了解,所以扮演起來也不算困難,更何況自己前世就是個富二代,駕輕就熟了。

“瞎了你的狗眼,連我郭少都不認識了?”林霄仰起鼻孔衝着守門的士兵高喊,那語氣和郭雷一模一樣,倒是把旁邊裝士兵的念哲學唬得一愣一愣的,擦了半天眼睛。

“哦哦哦,原來是小少爺啊,您怎麼來了,您不是在西藏嗎?快隨我進來,老首長今天還唸叨您呢。”

“哼,算你識相,你是哪個排的?我怎麼沒見過你。”

“我是114排二強,還給您開過車,您忘了?”

林霄毫不緊張的斜瞥了一眼這個二強笑道:“我每天要見的人太多了,哪能全記住?一個臭開車的還讓我記住,真是可笑。”

那士兵點頭哈腰一點脾氣也沒有,主要平時郭少的脾氣也大,不講理慣了,從來都是他說一不二,就連老首長有時候拿他也沒有辦法,何況他們這些名不經傳的小人物了。


“那個,郭少,我給紅樓的門衛打過招呼了,您直接去原來住的那二樓就行,我還要去看門,就不送您過去了啊。”

林霄恨不得他趕緊走,不在意的點了點頭說道:“行行行,趕緊走吧,我認得路。”

二強一邊向門口走,一邊摸着腦袋,“這小少爺怎麼單槍匹馬的回北京了,就帶了一個人,真夠能作的。不過這脾氣還是那麼臭,我可侍侯不了這主,還是走吧。”

林霄見那士兵走遠,慢慢向裏面走去,只見這軍事基地修建的並不大,左邊是步兵操練場,右側是個實地打靶場,裏面還有坦克1輛,幻影戰機1架,看樣子,最裏面的應該是軍火庫,不知道里面有多少武器。

“乖乖,師傅,這郭老頭藏貨可不少啊。”

“是啊,這還只是地面看得見的,那些看不見的,指不定有多少,這麼多武器就算滅掉東歐一個小國都綽綽有餘了。”

“他們究竟要幹什麼?難道真的要叛變?”

林霄搖了搖頭沒有說話,遠遠的看到紅色的小樓前面站着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他微笑着望着自己,儘管看起來人畜無害,可一身的霸氣和氣場還是透露出他的身份。

“爺爺,我的好爺爺。”林霄像個被嬌寵的世家公子,極爲傲嬌的跑過去,一頭撲在郭子康的懷裏。

“雷兒,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說要在那邊釣大魚嗎?”

“我想爺爺了,就回來了。”林霄撒起謊臉不紅心不跳。

“回來好,回來就好,讓爺爺看看有沒有胖一點。”郭子康捧起林霄的臉,非常仔細的左右端詳起來。

不得不說“百容訣”雖然看似雞肋,可易容之術常人根本就發現不了。雖然這面具是貼上去的,但與皮膚完全融合在一起,就算是扒也扒不下來,除非你懂得“百容訣”心法口訣,才能讓它自動脫落。

最重要的還有一點,“百容訣”雖然可以改變一個人的相貌,就連他的聲音也會跟着發生改變,若是一般的易容術,恐怕無法做到這一點,而且有法眼神通的人也無法識破,非常厲害。

郭子康看了半天,摟着郭雷的腦袋問道:“唉,雷兒,你瘦多了,都怪那個林霄,你放心,爺爺一定爲你報仇,今天就幫你斃死一個。”

林霄聽到這兒,臉色不變的笑道:“爺爺,你都說是爲我報仇了,既然我都回來了,我要親自審問他們,我要一個一個的折磨他們,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郭子康聽到這“哈哈哈哈哈”的大笑起來,“好,我們雷兒說什麼就是什麼。”

“爺爺,那個瑤仙兒我不喜歡,你幫我把她趕走,身材太扁,脾氣也不好,這樣的人要是嫁到咱們家,非給我戴綠帽子不可。”

“哈哈哈哈,當初可是你一見人家就粘上去的哦,才幾天功夫怎麼又不喜歡了?”

“當初是當初,當初看她挺清新的,誰知道這幾天越管越寬,不許我這樣,不許我那樣,簡直比我老媽還煩,這要是真娶回家來,我哪還有地位?”

“哈哈哈哈哈,你呀!”郭子康掃了一下“假郭雷”的鼻子,寵溺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了,你大老遠的回來,趕緊休息一下,有什麼時候事等晚上吃飯再說吧。”

“嗯,謝謝爺爺,對了,我新請了一個保鏢,念念過來。”林霄向念哲學招手。

念哲學當聽到林霄叫他念唸的時候,差點沒吐嘍,“拜託,師傅,你起個這麼孃的名字是要鬧哪樣?”心中雖然一萬個草泥馬飛過,人還是走了過來。

“叫人。”

“首長好。”念哲學到底也是警校出身,對禮節十分熟悉,一個標準的軍禮打上去像模像樣兒。

“呵呵,好,嗯,看起來是個底子不錯的人。你曾經是幹什麼的?”

郭子康帶着一大家子人,若是沒有幾分警惕之心早就被人掀下馬了,雖然是自己的小孫子帶回來的人,但他也不可能完全放心。

“報告首長,我一直在國外,給東歐一個小國的王子當保鏢,剛剛回國。”念哲學也知道郭子康手能通天,既然國內不能瞎編,就編點國外的吧。

“哦?東歐哪個國家?”

“額,報告首長,做我們這一行的人不能泄露主子的一切資料,不管是之前的,還是之後的。”

“嗯,好好好!”郭子康拍了拍手,對念哲學的回答極爲滿意。

念哲學也是沒辦法,你問我是哪個國家,我還得現編,我就直接裝傻充愣,反正這幫人都不願意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老底。

“念念是吧,你好好保護我孫子,若是他有一絲差池,那_”郭子康鷹一樣的眼睛“唰”的一下射過來,瞅得念哲學冷汗直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