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錚拿起酒瓶,直接「咕咚咕咚」地灌下一大口,任憑酒漬在嘴角滑落,只是用手隨意的抹了一把。

「痛快。」

對於林錚的爽快,張耿也忍不住地讚歎一聲。

「來,兄弟們,再來。」

這裡的酒都是劣質酒,分外的苦澀,然而此刻眾人喝下,卻絲毫沒有在意,不時發出一陣讚歎,顯然是無比興奮。

酒過三巡,眾人也漸漸放開,彼此間也都稱兄道弟。

林錚酒量只是一般而已,此刻臉上已經有一絲潮紅,然而他的頭腦卻保持著高度的清醒。

「張學長。」林錚伸手一拍張耿,俯身說道。

武者生性豪爽,幾杯酒下來,彼此也都熟絡起來,特別對於強者分外尊重,林錚單獨一人斬殺蠻狼王的事迹,讓張耿不由刮目相看,心裡也有交好的跡象。

「林學弟,有什麼事,儘管說。」

對於林錚,張耿不得不佩服,此刻見到對方好像有話要說,也放下了酒杯,開口問道。

「不知萬仞峰,是怎麼去的?」

「學院內給的地圖,根本沒有標註。」

林錚頓了頓,輕聲開口問道。

「萬仞峰?」

「你要去萬仞峰?」

聞言,張耿不由有些詫異地轉過頭,直視著林錚開口說道,聲音都不由提高了幾分。

旁邊的眾人,也聽到了張耿的聲音,呼啦一聲不約而同地轉過頭,直視著林錚,眼中也有些不可思議。

「怎麼了?」

「我這裡有一味葯,需要去萬仞峰採摘。」

望著眾人都有些詫異的表情,林錚卻是眉頭一皺,有些奇怪的說道。

張耿的神色也變得有些精彩起來,隨手拿起酒杯,咕咚一聲喝下一大口酒,開口說道:「你知道,萬仞峰么?」

此時,他也不等林錚開口,繼續搖搖頭開始說道,「你的實力,的確是出眾。」

「但也僅限於同輩人而已。」

「如果要去萬仞峰的話,必死無疑。」

說到最後,張耿不由搖搖頭,神情顯得有些惋惜起來。

「為何?」林錚聞言,也有些詫異地出聲說道。

張耿輕嘆一聲,繼續說道,「萬仞峰,那裡面即便是最低的妖獸,也是二級的。」

「即便我們去,也需要組成武者小隊,才能前往。」

「你一個人,那可是必死無疑!」

「你要采什麼葯,竟然要去萬仞峰?」

說到最後,對於林錚想要採集的藥材,張耿心中也有些好奇起來。

「碧炎花。」

林錚頓了頓之後,最後緩緩開口說道。

「嘶……」

「這個……」

「竟然是碧炎花?」

隨著林錚這一句話落下,在場的無論是張耿,亦或是其他幾人,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此刻,眾人看著林錚的目光,也都有些怪異起來。

「難怪,難怪。」

「如果是碧炎花的話,也只能去那裡採摘了。」

說到最後,張耿長呼一口氣,恍然大悟。

「要去那裡的話,只能跟隨武者小隊前往。」張耿開始分析道。

「張哥,赤血小隊,不是最近正打算去那裡么?」

「他們老大赤血,也剛好在這裡,你看。」

旁邊一名灰袍男子此刻湊上前,手指著某個方向,對著張耿說道。

「嗯?」

「赤血?」

張耿聞言一愣,順著手勢所指,目光直視過去,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喜色。

順著眾人手指所向,林錚的轉過頭,看到約莫在距離數丈開外的一桌上,有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衣著獸皮,上面沾滿著血跡,正在自斟自飲。

「來,我幫你介紹介紹。」

當見到那一名男子的時候,張耿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意,對林錚開口說道。

林錚的目光也一直在那身材魁梧的男子身上打量著,聽到張耿的話之後,也長身而起,向著前方走去。

「赤血大哥。」

走進后,張耿開始介紹雙方。當聽到林錚以煉體境四重的實力,就能單獨將一群蠻狼滅殺,特別最後還將蠻狼王給擊殺的消息后,那魁梧男子的眼中也閃過一絲詫異。

「二級妖獸?」

「就憑他?」

顯然,對於張耿所言,赤血也有些不可思議。

任憑誰都不會相信,眼前這名年紀輕輕的少年,竟然能夠獨自面對蠻狼群,到最後甚至能將蠻狼王都給擊殺了?

「僥倖而已。」

林錚也不辯解,只是微微頷首,輕聲說道。

武者以實力為尊,要想獲得別人的尊重,你也必須拿出一定的實力來。

這,便是武者的世界,也是武者的處事方式。

「好!」

「若真如此的話,赤血小隊,非常歡迎你的加入。」

赤血為人也極為豪爽,聽到林錚不卑不亢,只是微微點頭,他也不由讚歎一聲,開口說道。 「那就多謝赤血大哥了!」

聽到此言,林錚臉上一喜,緊接著躬身說道,態度無比恭敬。

雖然只是第一次見,但對於赤血的實力,他的心中還是有些相信的。

「哈哈!」

「來,喝酒。」

赤血大笑出聲,舉起了手中的酒杯,大笑著開口說道。

林錚同時舉起酒杯,此刻心情自然也極好。

「喝!」

兩人彼此舉杯,各自灌下了一大口,張耿在一旁,臉上也露出一絲興奮的神色。

很快,彼此雙方在張耿的介紹下,都已經熟絡起來。

通過簡單的介紹,林錚知道赤血的實力,約莫在煉體境七重左右,而整個赤血小隊,總計有五人。

「來,鐵子,這邊。」

忽然間,赤血開口說道,舉起手示意道。

一群人走進來,為首的是一名約莫二十多歲的男子,渾身上下透著精悍的氣息,步履行走間,有種兇悍的氣息在不自覺地釋放出來。

同時在身後,還有三道人影,兩女一男。

「赤血老大。」

那四人前來,走進之後,都紛紛打著招呼,同時舉起酒杯,猛地灌下一口酒,就連那兩名女子也同樣大口喝酒。

「來,認識一下。」

「這是林錚學弟,新加入的。」

「這一次一起去萬仞峰。」

當所有人都來齊后,赤血指著林錚對著眾人開口說道。

「萬仞峰,這小子去?」

「他行么?」

「咯咯咯……」

當先那名叫鐵子的男子,還有另外的兩名女子,目光落在林錚的身上,不由輕笑出聲,顯然有些不敢相信。

「小弟弟,你多大了?」

「萬仞峰,可不是那麼好玩的。」

一名女子湊近來,約莫二十多歲,衣著青紗,卻沾滿著幾分的鮮血,手中握著一把長弓,湊近林錚開口說道。

林錚只是拿起酒杯,慢慢喝了一口,赤血也不急,相互給林錚介紹。

領頭那名男子叫鐵子,手持重鎚,體型龐大,就好像一頭棕熊一樣。兩名女子,湊近林錚眼前的那名叫青珊,是一名弓箭手,而另外那名身著黃色輕紗的則叫周琳,武器是一把長劍。

走在最後面的那名白衣男子,名為呂未,武器是雙刀,話不多,但眼神卻極為凌冽,就好像是一條毒蛇般,令人感到莫名的心悸。

「你們可別小看了他!」赤血示意眾人全部坐下來,對著他們開口說道。

緊接著,赤血將林錚單獨一人斬殺蠻狼群的事迹給眾人一說,頓時四人都有些驚訝地盯著林錚。

「單獨一人,對抗蠻狼群。」

「而且還在有蠻狼王指揮的前提下?」

說道這裡,鐵子,青珊,周琳,呂末等四人的神色都變得有些奇怪起來,轉過頭緊盯著林錚,神色帶著幾分的驚訝。

顯然,這個消息太過震撼,即便赤血小隊的人,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赤血同張耿兩人不約而同地點點頭,而林錚卻是神色鎮定地坐在那裡,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

「好!」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倒也是一大助力。」

「就是怕這小子,有些言不符實啊!」

「如果是那樣的話,就麻煩了。」

鐵子的語氣顯得有些低沉,到最後聲音逐漸變得低聲了起來,顯然是不願意看到他所說的這個結果。

其餘三人也齊齊注視過來,目光落在林錚的身上。

「諸位可以放心。」

「雖然那一次是僥倖獲勝。」

「但是我自己,也有些把握。」

林錚語氣無比堅定,聲音擲地有聲,在這片緩緩響起。

「好!」

赤血放下手中的酒杯,不由讚歎出聲。

「既然如此,那便出發!」

赤血抬起放在一旁的血色長刀,嘩啦一聲站起來。

「走!」

鐵子等四人早已按捺不住,紛紛站起身來,神色也顯得無比激動。

見到眾人準備離去,張耿卻是告退而去,很快重新回到先前那一桌。

「張哥,這小子,能行么?」

就張耿走進后,一名灰袍人有些詫異地開口,不由開口問道。

「若真有那實力的話,去萬仞峰,也不是不行。」

「赤血小隊,他們的實力,可不是虛的。」

張耿重新坐回去,抬眼盯著走出去的赤血等人,他的臉上也漸漸浮現出了一絲笑意。

「看著吧!」

「這小子,不簡單。」

張耿喃喃自語道,他的神色也變得有些驚詫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