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楓雙眼一瞪,渾然驚醒一般,急忙轉身看向身邊其他修士,就在這時林楓意識再度一個恍惚,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陷入昏迷。

…..

這是一間現代藝術氣息濃厚的房間,微弱的燈光照映而下,緩緩的投射在柔軟的大牀上,牀上躺着一名身纏繃帶的青年,青年長相不算帥氣,面色有些慘白,可是整個人看起來乾淨無比,氣質非凡,這人正是林楓。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林楓感覺自己腦袋疼痛難耐,擡手揉了揉腦袋,眼色朦朧的喝了一口清水,躺在牀上開口喊道:“玲兒。”

聽到呼喊,房門立馬打開,一名女士從屋外走了進來,淡藍色的牛仔褲簡單大氣,卻將長腿的美感展現得淋漓盡致,配以鵝白色的羽絨服,整個人顯得充滿青春活力,滿頭青絲順直而下,恬靜的氣質一覽無遺。

看到林楓甦醒,玲兒立馬跑到牀邊,雙眼泛着水光說到:“你終於醒了,足足躺了半個月時間,醫生都說你已經不行了,可是我不甘心,老天終於開眼讓你醒過來,我….”

說到最後,玲兒沒有了聲音,只是將頭埋在林楓的胸膛上低聲哭泣。

擡手撫摸着玲兒的長髮,林楓慘白麪容滿足的笑了,自小都沒有被人關心過,有此女陪伴,一生足矣。

想到半月前執行的任務,開口說道:“沒想到他們居然已經設計好圈套,也不知道任務有沒有完成。”

這時玲兒回答到:“黑堂教主並沒有被你擊殺,不過也已經身受重傷,在緊急治療中,不過並沒有傳出他被擊殺的消息。”

林楓卻是冷冷一笑說到:“沒事,這個任務有一年的時間,等我養好傷,再度規劃一番,我就不信他還有這般好運。”

聽到林楓這麼說,玲兒並沒有阻攔,林楓心中有些奇怪,不過並未多想。

接下來,林楓就安心養傷。

一個月之後林楓再度渾身是傷的回來,這次居然連黑堂教主都沒有看到,林楓心中驚疑不定,常年在生死邊緣摸爬滾打讓他養成強烈的危險意識,總覺得有陰謀在裏面。

想到陰謀,林楓打算獨自一人養傷,若真有陰謀對付自己,他不想連累到玲兒。

給自己包紮傷口的時候,林楓看到自己胸口上的傷口,總覺得異常熟悉,可就是不能想起來到底什麼時候見過這傷口。

這一次療養又是幾個月時間,療養完成林楓打算再次出手完成任務,時間已經不多。

微笑閻王接手的任務從未有過失手,這一次依然如此。

籌劃好一切,林楓尋找到黑堂教主所在的位置,還未出手,他卻在黑堂教主身邊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玲兒!

轟!

一股沖天怒火在心中誕生,他這一生最爲憎恨的就是背叛與欺騙,現在玲兒出現在這裏,一切都明瞭無比,之前未完成任務並非是自己的過失,而是因爲有人出賣自己。

想到這裏,胸口上的傷痕突然出現在林楓的腦海中,緊接着眼中精光一閃,輕笑着說到:“原來這都只是夢,沒想到這麼真實,前世死的不明不白,這個梗一直擱在心中,沒想這一次居然讓我在夢中消除這梗,足矣。”

隨即看向玲兒說到:“你不是我的夢,而是我的魔。”

輕輕一笑,林楓朝着玲兒奔去…


先滅魔,再完成任務!

….

而在四象城池的宮殿中,林楓額頭汗水深處,一絲濁煙從林楓頭頂冒出,而他的混沌之心、神海和丹田都在發生着巨大變化,四周的靈氣徐徐朝着他的身體匯聚而去。

在夢境中,林楓因爲前世背叛的心境缺陷漸漸被彌補,整個人的狀態也終於完整,在這一刻《盤古煉體術》與《創造》神術飛速在林楓身體中運轉,身體素質無限接近完美,丹田內的靈力也在急速增加着。

….

玲兒、黑堂教主一衆被林楓輕鬆擊殺,對着虛空做懷抱狀,輕聲嘆到:“地球,有緣再見。”

身體一掙扎,林楓從夢中醒來。

牆壁滿掛獸骨、獸皮,在門楣上也有一隻飛鹿頭骨釘着,這正林楓在楓樹村的家中。


睡一覺醒來,林楓感覺渾身清爽,正要起牀舒展一番的時候,獸蹄拍打地面的聲音傳響,還夾雜這一聲聲獸吼,久居狩獵隊伍中的林楓自然聽得出這是巖牛的吼聲。

“巖牛速度快且皮糙肉厚,我楓樹村雖有三兩頭,可定然不會發出這般密集的拍打之聲,難道是…匪賊!”


匪賊經常會出山欺負弱小的村莊,在林楓的記憶中,因爲有自己父親林飛龍的存在,楓樹村從來沒有遭受過匪賊的洗劫,難道發生了什麼大事?

彈身一起,飛身出房屋。

噠噠噠!

巖牛呼嘯聲傳來,林楓剛踏出院門,便被三人一把抓住按在巖牛上,朝着楓樹村廣場走去,那裏正是蠻神殿堂。

憑着武者實力的林楓在三人的束縛中根本不能動彈,心中想到大事不妙了。

來到廣場,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林楓的眼中。

村長爺爺、林衛、林山、張虎、李彪、二狗子、劉大嬸….

楓樹村所有人都被聚集在廣場中,不過都已經是階下囚,渾身是傷,根本動彈不得,而在廣場正中央,一座鮮血淋漓的木架上掛着一顆頭顱,雖然血跡滿布,可是林楓卻認得,那正是自己的父親林飛龍。

“父親!”看到這一幕,林楓嘶聲大吼,淚水不停的從眼眶中流出,想要掙脫束縛去父親的身邊,可是卻被匪賊牢牢的控制住,根本不能動彈。

鐺鐺鐺!

還有一人在對戰兇惡的匪賊….

孃親!

這人正是風蘭,風蘭此刻也渾身是傷,鮮血染遍衣裳,她現在正被七八人團團圍攻,看着林楓也被抓來,風蘭眼中淚花閃現。

滿臉淚水的林楓驚恐的搖頭,奮力一擺,掙脫束縛,狠狠的跪在地上,對着風蘭不停的磕頭喊道:“孃親,鬆手吧,您鬥不過他們的!”

砰砰砰!

額頭在地板上留下一塊塊血跡,可是風蘭卻是根本停不下來。

隨即大聲喊道:“楓兒,不要害怕,我和父親一直陪着你!”

噗嗤!

風蘭一招失手,一柄鋼刀尋找到破綻,直直的刺進風蘭的心臟。

鋼刀快速抽出,傷口鮮血不止,風蘭雙眼漸漸模糊,輕聲說道:“楓兒,我們一直都陪着你,無論何時何地!”

砰!

風蘭的屍體直直的癱倒在地上,了無生息。

“娘!!!”

林楓歇斯底里的狂吼,眼中血絲瞬間冒出,雙眼變得通紅,眼淚也鮮紅如血,白齒將嘴脣已經咬破,鮮血從牙縫中冒出來,猶如一隻深淵惡鬼,滿臉的經脈震動,化作一條條烏黑的蚯蚓,醜陋不堪。

….

四象城池的宮殿中。

林楓渾身戾氣瀰漫,雙眼變得通紅,面龐的經脈漸漸變得烏黑,與楓樹村的林楓一模一樣。

“林楓,林楓…快快醒來!”

看到林楓變成這個模樣,萬化老人焦急不堪,通過神魂傳遞也沒能將林楓召喚醒來。

….

戾氣從林楓身體中漫延出來,眼中失去了理智,唯有看向林飛龍的頭顱和風蘭的屍體會有一絲痛苦的神色出現。

林楓雙眼閃着紅光站立起來,環顧四周,此刻他猶如一頭野獸,嗜血、無性!

看到林楓變得這副模樣,剛纔制服林楓的三人閃身就要再次制服林楓,林楓眼中無神,面色更是沒有表情,站立原地不動,只是雙臂同時出擊,手掌做爪狀,對着其中二人猛然抓去。

噗、噗!

被攻擊的二人沒想到林楓這麼幹脆就將自己身體抓穿。

ωωω▲ Tтkan▲ ¢O

二人來沒來得及多想,林楓倒是直接收回手臂,在兩隻手掌中都握着一顆血淋淋的心臟,還在緩緩跳動。

手指用力,心臟被捏得稀碎,林楓最後居然將捏碎的心臟放進自己口中,很美味的嚼食起來。

三人中最後存活的那人看着林楓這番模樣,整個面色蒼白,嚇得渾身發抖,看着林楓又要朝自己走來,心中的恐懼讓他奮力朝着林楓踢出一腳。

砰!


林楓被一腳踢開,肚皮直接被一腳踢破,隱隱能看到血肉中的臟腑,不過他似乎根本不知道什麼是疼痛,朝着踢開自己的人飛馳而去,一拳將其腦袋打碎。

沒有停歇,林楓在擊殺這人之後,再次朝着圍攻風蘭的七八人走去,威勢沖天,可是大家都知道,林楓現在不過是在消耗自己的精元,這樣的狀態不會堅持太長時間,所以衆人都選擇暫時避開林楓,等待林楓耗盡精元的那一刻。

….

站立在宮殿中的林楓滿臉慘白,死氣瀰漫在林楓整個身體上,萬化老人施展各種喚醒之術都不曾能將其喚醒,更加不知道林楓到底經歷了什麼。

這樣下去,恐怕遲早耗盡精元死去。

…..

“哈哈,你就算是殺了我們,你父母也已經死透,更何況你根本殺不了我們。”看着一臉死氣的林楓胡亂攻擊,賊匪們哈哈大笑。

林楓充耳不聞,心中只有一個字,殺!

時間慢慢過去,林楓氣息愈加微弱,行走速度也越來越緩慢,他清楚的感受到死神就在自己身後跟着,只要自己倒下去,恐怕會被立馬吸走魂魄。

視線慢慢模糊,腿腳變得毫無力氣。


在宮殿中的林楓也搖搖晃晃,似乎馬上就要摔倒。

隨着林楓自身的狀態慢慢消弱,丹田中與林楓同根的小樹似乎也跟着受傷,萎靡不振,不能在關鍵時刻幫助林楓,《盤古煉體術》與《創造》神術也在這個時候減速運轉,全憑自主運轉恢復林楓的狀態。

滴!

就在意識散渙的時候,林楓感受到一滴清水散落在自己的意識上,整個人的意識瞬間清明許多,眼中的一切也漸漸清晰。 在四象城池中的宮殿中。

一隻雕刻有青龍的玉佩從乾坤袋中飄出,輕輕貼近林楓的額頭,閃出微弱的光芒。

這正是林楓之前得到的青龍使者玉佩,沒想到在這個時候會出手相助林楓。

在青龍玉佩出現的時候,林楓慢慢變得清晰。

….

楓樹村廣場中。

林楓剛清晰過來,便有一人聲音傳出:“喲,清醒了嗎?可惜你現在已經耗盡精元,離死不遠矣。”

聞聲看去,林楓發現說話之人正賊匪頭子,此刻饒有興趣的看着自己。

林楓雙眼微眯,看着賊匪頭子,咳了一聲說到:“你就是被鎮壓在宮殿之下的邪物!”

賊匪頭子手一招,四周人物、楓樹村都消失得無影無蹤,連他自己也消失不見,滿場只有林楓一人獨立。

這時從空中傳來賊匪頭子哈哈笑聲:“邪物?鎮壓?我不過是藉助陣法吸收天地氣運罷了,當年我靈智未生,靠本能行事,卻被人類束縛至此,那人卻沒有料想到這四象城池乃是鎮壓氣運之物,我在進入陣法後不僅沒有被鎮壓,反而匯聚無盡的‘養料’促進我生靈,所以我纔會在短時間內生靈。”

賊匪頭子口中的那人定然是大禹無疑了,沒想到佈置的一番陣法最後讓這邪物撿了便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