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從宗門出來,主要的目的便是遇到強敵,然後將其斬殺,獲得龐大的經驗。

而在宗門之中所獲得的地方,都是一些強者經常去的地方,只有到達那裡,才能遇到更加牛逼的存在。

就在林凡休息這一刻。

在一處遙遠的時空之中。

一名老者手中一隻晶瑩剔透的仙筆,在一張散發著神輝的布匹上抒寫著。

如果讓一些老一輩的強者看到這老者絕對會驚訝萬分。

這老者赫然便是『聞道天君』的後人。

『聞道天君』或許在天君之中實力最弱的存在,但是天地之間,任何事情都逃脫不了他的眼睛。

真仙候補榜,金仙榜,祖仙榜單,皆是出自『聞道天君』之手。

而後來『聞道天君』隕落之後,將自己領悟的法則融入到了一隻筆中,隨後流傳下去,以供後人抒寫天地之間所發生的事情。

這名老者修為深不可測,此刻看著布匹上的內容,卻是驚訝萬分。

「天地宗宗主候選弟子林凡鎮壓崑崙神宗副宗主天峰靈本命仙器崑崙神山。」 布匹散發著神輝,隨後飄蕩而起,融入到了天地之中。

老者手指微抬,「金仙境,理應上榜。」

在老者面前,一個排名榜單,飄蕩在面前,手中的仙筆微微一劃,去掉第一位,將林凡的名字書寫在上面。

第一:林凡。

可這時,老者眉頭微微一凝,當將這名字書寫在上面的時候,這名字卻淡淡的消散了,彷彿就跟沒有存在一般。

「怪異!」

然而老者哪裡知道林凡是有系統存在,內斂氣息,遮蓋命運,管你是天君後人,還是天君法則凝練而成的仙筆,都書寫不了林凡這個名字。

……。

天地宗高層此刻大驚。

韓君天看了很多次,彷彿很是不相信一般,隨後看著其他幾位副宗主。

「這小子坑了天峰靈的崑崙神山,你們信不信?」韓君天問道,不管他們信不信,反正他是有些不信的。

這天峰靈是崑崙神宗的副宗主,實力超然,尤其是那崑崙神山更是非同凡響,可如今竟然被自己宗門的弟子給坑了。

當神念鏈接天地的時候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韓君天的內心有些震驚也有些憤怒。

他沒想到崑崙神宗竟然真的動手了,可是沒想到這結果卻是讓人大大吃一驚。

如果不是這天地榜單的話,他們還真不敢相信。

周圍的副宗主神色驚駭,同時心中也是大聲笑道,這對他們來說,倒是一個好消息啊。

韓君天手指一點,虛空炸裂,隨後一道元神直接穿透了時間,瞬息之間達到了崑崙神宗上方。

「太兄,此事我已經知道,特意說聲抱歉,這枚仙丹還請送給天峰兄,小輩的事情,咱們老一輩的還是別插手的好,否則落個以大欺小,可就不好了,畢竟天峰兄還是副宗主。」韓君天手指一彈,一枚仙丹散發著光芒,落入到了崑崙神宗的深處。

太乾天一手將丹藥抓在手中,心中怒火衝天。

仙丹之中的丹靈,哀嚎著,瞬息之間,被捏的粉碎,化為一團濃烈的靈氣融入到了虛空深處。

「可惡的韓君天。」太乾天心中憤怒,這件事情對崑崙神宗的影響很大。

這件事情已經被韓君天知道,太乾天想要斬殺林凡,也得好好考慮一番了。

親自動手基本已經不可能。

韓君天已經注意崑崙神宗的動靜,只要他行動,韓君天自然會緊跟其後。

現在跟天地宗撕破臉皮還未到時候,如果老祖們,能夠成為天君,第一個便是要鎮壓天地宗。

如今的天峰靈已經在崑崙神宗深處,借住崑崙神宗的療傷仙器修補體內的損傷,沒有個百年時間,恐怕不可能恢復過來。

這對崑崙神宗的確是一個打擊。

而運轉療傷仙器所需要的丹藥,也是一個恐怖的海量,這一次為了一名天地宗弟子,可說是損失重大啊。

……。

此時,林凡早已經離開了原先所在的地方。

他現在所要去的地方,赫然就是無盡大陸比較有名的一個險境,那個險境傳聞是某個老怪隕落,所留下的秘境。

對於這些什麼老怪,林凡那是嗤之以鼻,非常反感,主要是被七聖老狗給弄噁心了。

不過他對丹藥,仙器什麼的並不在意,只要有人給自己斬殺便已經足夠了。

而那種險境,自然會有很多強者前去,自己只要低調一點,基本就不會有任何事情。

遁入虛空之中,轉眼之間,便是萬里之外。

這一次跟崑崙神宗的仇,算是徹底的結下來了,以後遇到崑崙神宗的弟子,定然是先下手為強。

既然結下樑子,便不需要有任何顧忌了。

過了許久,前方一座城池引起了林凡的注意。

根據從宗門之中得知,這座城池,全部都是武者,他們在秘境之中得到的東西,都會在這裡交易。

當進入這城池之後,林凡心中微微一驚,果然不凡。

真仙境,玄仙境,金仙境並不少。

行走在街道上,周圍的武者們,吆喝著,販賣著各種東西。

而這時,一陣吵雜聲響起。

「龍金飛,你言而無信,說好共同進入秘境之中,我為你們抵擋那些傀儡,你們拿寶,現在竟然只給我這些垃圾。」一名男子厲聲道,眼中閃爍著無窮怒色,但彷彿又是在忌憚對方的實力,而不敢動手。

林凡倒是好奇了,隨後看了一眼,剎那之間,眼中閃爍著精光。

在那幾個人之前,一名男子腰間所懸挂的赫然便是崑崙神宗宗主候選的令牌。

崑崙神宗宗主候選弟子龍金飛身邊的幾人開口道,「你是誰,我們根本不認識你,你一個區區金仙高階,有何資格跟我們進入秘境之中,你可知道他是崑崙神宗宗主候選。」一名男子說道。

龍金飛傲然的站在那裡,對於眼前這男子,並沒有放在心上。

周圍一些武者心中一凝,對於崑崙神宗宗主候選的身份,自然是有些畏懼。

崑崙神宗可是大宗,豈是他們所能所能對抗的。

「哼,算是我瞎了眼,竟然會相信你們,崑崙神宗宗主候選也不過如此。」那男子怒哼了一聲,轉身準備離開,這一次算是坑了,而且對方的實力要比他高的太多,就算是硬拼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站住。」

這時,龍金飛開口了,隨後目光看向這名男子,「你說崑崙神宗宗主候選不過如此,既然如此,那就看看到底如何。」

這一刻,龍金飛動了殺意。

而那男子頓時大驚,「龍金飛,你別太過分了,你別仗著自己誰崑崙神宗宗主候選,就可以這樣,從今以後,還有誰敢跟你合作進入秘境。」

龍金飛冷笑一聲,「這倒是無需你操心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光芒閃爍。

龍金飛面色大變,雙目一轉,可當反應過來的時候,有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兄弟,你是崑崙神宗的宗主候選嘛?」林凡瞬息之間,出現在龍金飛的面前,笑著問道。

「好快。」龍金飛心中大驚,隨後微微露出一絲笑容,「是,你是?」

林凡燦爛的笑了,隨後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

噗嗤!

電光火石之間,林凡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柄匕首,直接捅進了龍金飛的肚子里。

一下。

二下。

三下。

龍金飛睜大了眼睛,彷彿是不敢置信一般。

……。

捅完之後,林凡拍了拍龍金飛的肩膀,光不溜秋瞬間施展開來,將龍金飛身上的東西全部收刮,一具沒穿衣服的屍體,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林凡頭都沒轉,徑直的朝著前面走去。

這一刻,現場一片安靜,彷彿所有人都傻眼了一般。 一絲不掛的身軀,站在天地之間,肚子上幾道傷口,觸目驚心,鮮血四溢,強悍的劍意充斥在龍金飛的體內,將其生機滅絕,尤其是胯下的小鳥,隨風搖擺。

龍金飛還有一絲神識,他的腦海一片空白,自己竟然被人給捅死了。

轟!

短暫的千分之一秒剎那間,龍金飛轟然倒地,雙目逐漸失去了神色。

周圍武者,驚駭萬分。

「啊,死了,他死了。」

「他是崑崙神宗宗主候選弟子啊,那個人竟然將其捅死了,這是要出大事了啊。」

陪伴在龍金飛身邊的那些人,看到這一幕,也都傻傻的站在原地,彷彿獃滯了一般。

跟龍金飛發生矛盾的那個人,也是一臉驚駭,隨後立馬撤退,這是出大事了,絕對不能在這裡逗留,否則會被連累到的。

尤其是龍金飛身為崑崙神宗宗主候選弟子,如今不僅被人捅死,還赤身躺在那裡,簡直丟盡了崑崙神宗的臉啊。

如果崑崙神宗知道的話,絕對是要發狂。

「叮,恭喜斬殺祖仙初階強者。」

「叮,恭喜經驗增加……。」

「叮,獲得儲物戒指。」

「叮,恭喜獲得下品仙器,天火神槍。」

收穫還是很不錯的,竟然還有一件下品仙器,不過這些對林凡來說,倒是沒有什麼用處。

打開儲物戒指瞧了瞧,果斷很是不錯,有不少丹藥,就連下品仙丹,也不在少數。

林凡悠閑的朝前走去,周圍的武者再看到林凡的時候,也都畏懼的散開了。

狠人,這真的是一個狠人啊。

林凡左右瞧了瞧,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這人生運氣有時候實在是太好了,隨便路過一個城池,就能遇到崑崙神宗的弟子,如果是以前的話,他肯定不會要對方的小命,但是現在嘛,崑崙神宗上下都想乾死自己,自己還跟他們友好啥,老子天不怕地不怕,遇到了就是干,管他在崑崙神宗有什麼地位呢。

一把拿出龍金飛儲物戒指里的丹藥,就是塞進嘴裡,嘎嘣脆,香甜可口,而且這丹藥的數量還真不少,看來這龍金飛在秘境之中收貨不少啊。

「叮,恭喜服用下品仙丹。」

「叮,恭喜服用下品仙丹。」

……。

經驗嘩啦啦的漲幅著,當然這些經驗自然是沒有捅人來的快了。

崑崙神宗宗主候選弟子,果真太好殺了,而且一個個都還特別的富有,不得不說這又是一個發財致富的好辦法。

他倒是希望,各個宗門都跟自己有仇,然後自己直接開始強殺,這一波強殺下來,恐怕不得了啊。

口齒留香,仙丹的味道果真很棒,非同一般啊。

這時,前方一個攤位賣吃的東西,林凡上前,想要詢問一下價格,可是那老闆看到林凡,又看了看遠方視線之中的一具屍體,直接連攤位都不要了,拔腿就跑,能跑多遠跑多遠。

周圍所有人都知道這個人是個瘋子,連崑崙神宗宗主候選弟子都敢殺,這是要拚命啊。

「無趣。」林凡感覺時間差不多了,應該離開這裡了。

鬼知道崑崙神宗那邊的人會不會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這要是知道的話,直接過來強殺自己該怎麼辦?

可就在這個時候,林凡停下腳步,轉過頭,「你們跟著我幹什麼?」

一直跟隨在龍金飛身邊的那幾個人,鬼鬼祟祟的跟著林凡,彷彿是想知道林凡的去路,然後好高密一般。

那幾人一愣,面色有一絲驚恐之色,「沒有,我們沒有跟著你。」

這時,林凡直接將天火神槍取了出來,一團烈焰熊熊燃燒,虛空都開始扭曲了起來。

幾人一看,頓時嚇的一臉慘白,隨後害怕的慘叫著,「不要殺我們,不要殺我們。」

一眨眼功夫,這群傢伙直接溜之大吉,跑的沒影了。

林凡呵呵一聲,繼續前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