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龍仙院領頭的男子警惕性最高,率先發現莫宇辰,並且出聲提醒身邊的兄弟。

「混蛋,東龍仙院辦事,不想死趕緊滾開。」

另外一名東龍弟子轉身迎著莫宇辰掠去。

然而,被他們圍住的蛟太子明顯不是個簡單的校色。

當他見到有人對東龍仙院的弟子發出攻擊,立即糾纏住那個想要對付莫宇辰的人。

此時,莫宇辰那道帶著一種圓滿之境的法則之力也沒掉鏈子,直接破碎虛空,轟向其中兩名東龍仙院弟子。

「圓滿境界的法則之力,他是天靈仙院的仙將弟子。」

旁邊一個沒被攻擊到的東龍弟子感受到這一劍的威力,忍不住驚呼一聲。

另外一聲也是如此,滿臉慌張地看著領頭之人。

此時,不遠處那個東龍仙院的領頭者也被莫宇辰的強者所震驚。

他不曾想到,東龍仙院竟然還會有人來這個鬼地方。

「小子,你是誰,竟然管我們東龍仙院的閑事。」

領頭男子冷冷地喝道。

「哼……我是誰?」莫宇辰不屑地冷笑一聲。

隨後,他對著另外另個東龍仙院弟子衝去,冷哼道:

「也罷,讓你們死得明白也好。」

魔本為尊 「記住了,今天殺你們的人叫莫宇辰,是天靈仙院的人!」

部長夫人,請息怒 話音剛落,一道璀璨的劍芒炸起,將另外兩人劈成兩半。

得知莫宇辰的名字后,領頭男子心裡一寒。

很明顯,他是聽說過莫宇辰的名頭。

同時,他也知道現在只剩下自己一人,肯定拼不過眼前這兩人。

「很好,天靈仙院莫宇辰。」

「你們兩個給我記住了,如果讓你們活著離開這裡,我彭陽兩個字倒過來寫。」

彭陽此人倒也果斷,他扔下一絕狠話之後,立即轉身逃走,連頭也不回,消失在莫宇辰與蛟太子的視線中。

「哼……本事不怎樣,跑得倒挺快的。」

莫宇辰冷冷地盯著對方消失的方向,不屑的說道。

隨後,他側過臉看向蛟太子,問了一聲:「你剛剛怎麼不出手攔住他。」

「只要你擋住他三個呼吸間,他絕對跑不了。」

「現在倒好,讓他跑回去搬救兵了。」

「恐怕用不了多久,東龍仙院的強者便會趕來了。

對於東龍仙院,莫宇辰還是挺忌憚的。

在進入這裡之前,那副院長曾經就告誡過他,遇見其他仙院的人,千萬別起爭執,特別是東龍仙院的人。

這一次,如果不是因為蛟太子的原因,他真的不打算管。

不過,以莫宇辰的性格,他向來都是斬草除根以絕後患。

可是他最後也沒想到,剛剛距離彭陽不遠的蛟太子見到對方逃跑,竟然傻傻的站在原地,連出手阻攔一下的意思都沒,讓彭陽就這麼輕而易舉地逃跑了。

「噗~」

蛟太子剛要搭話,臉色突然變得通紅,並且噴出一口猩紅的血。

莫宇辰見狀,連忙將其扶住,並且快速的尋找一處較為隱秘的地方。

「莫兄弟,剛才我真的是有心無力。」

「能堅持到你出現,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不然的話,我怎麼可能會讓他逃走……」

蛟太子滿懷歉意地說道。

可是,不等他的話說完,嘴裡一口猩紅地血涌了出來。

莫宇辰朝著他嘴裡彈出一顆療傷藥丸,說道:「你先療傷,其他事先不要管了。」

「我與蛟炎乃是結拜兄弟,不管也不會出手救你。」

「炎弟……他也來天靈大陸了嗎?」

蛟太子聽到莫宇辰口中那兩個字,激動地問道。

但是很快,他嘴裡又開始往外噴血。

他的傷勢實在是太重了,而且又一直被強行壓制著。

今天,如果不是莫宇辰出手的話,他必死無疑。

莫宇辰己見到這一幕,連忙降落哎一顆碎星上面,運功幫助蛟太子壓制傷勢。

但是,就當他們兩人剛剛落在碎星上時,一股驚天刀意衝天而起,帶著一股毀天滅地威勢,席捲整個虛空。

「這顆碎星上竟然還有人在!」

莫宇辰被這冷不丁的刀意嚇了一跳。

不過,他很快也發現,對方不過領悟了一種圓滿境界的法則之力而已,雖然算不錯,但是時機戰鬥力卻沒有他強。

當下,他用自己的靈氣包裹著蛟太子,將其送到遠處安全的地方后,立即施展出自己身上的渡劫職位,如同是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洶湧澎湃地朝著那顆碎星涌去。

……

(本章完) 很快,在莫宇辰傾力的爆發下,刀芒直接被莫宇辰的威勢碾碎。

那刀芒的主人也在這個時候受到重創,噴出一口鮮血。

「六重渡劫之威,不知閣下是哪個仙院的仙種弟子,在下乃是東龍仙院的人。」

碎星上的武者見識到莫宇辰的厲害,恐懼地報出家門,希望對方能看在東龍仙院的威名上,放他一馬。

不然的話,與仙種弟子過招,他絕對是有死無生。

「東龍仙院?」

「哼……那正好!」

莫宇辰一聽到對方家門,當即冷哼一聲,直接劈出一劍。

而且,還是夾帶一道圓滿法則之力的一劍,半分情面都不給。

那可憐的東龍仙院弟子,還沒來得及求饒,已經被莫宇辰的劍氣轟成碎屑。

解決完之後,他隨手一招,帶著遠處的蛟太子落到那顆碎星上。

然而,當他著陸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這顆碎星上面還有一個隱匿陣法,如果從外邊看,沒有一點手段還真看不出來。

「奇了怪了,這東龍仙院的傢伙在這裡布陣幹什麼?」

「難道他在是害怕被仇家發現?」

莫宇辰內心奇怪地暗想道。

不過很快,他便將這個想法摒棄。

要知道,東龍仙院的人重來都是橫行霸道的主,他們若是有仇家的話,早就發信號糾結同門了,哪裡還會自己躲在這裡。

當下,莫宇辰帶著蛟太子直接進入這座大陣,並沒有壞掉。

因為正好他需要一個不容易被人發現的地方幫蛟太子療傷,這裡正好成了他們的療傷之地。

「我的乖乖,這裡面怎麼會有如此濃厚的靈氣。」

一踏入陣法的範圍,莫宇辰發現這裡的靈氣竟然濃郁得都化成水了。

而且還足足有膝蓋那麼深。

這樣怪異的一幕,讓見多識廣的他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眸。

而此時,旁邊的蛟太子也是直愣愣地看著眼前這一幕,連眨眼的時間都沒有。

他驚喜的說道:「莫兄,你真的是運氣逆天啊。」

「隨便帶我來一顆碎星都能遇見一條靈脈,而且還是中品靈脈。」

「看來,這一次我的傷勢很快就能得到回復了。」

到了這個時候,莫宇辰自然也發現了碎星內部的異樣。

同時,他也終於知道,那個東龍仙院的弟子為什麼要在這裡布置陣法。

原來,對方是在這裡發現了一條靈脈,所以見到他們到來才會那麼激動的發出攻擊。

此刻莫宇辰越想越興奮。

他沒想到,自己剛剛來到這裡,就能遇到一條中品靈脈。

難道他的氣運真的強到出門就能遇見寶馬?

「莫兄,不知道那澎陽這次會帶多少人來報仇。」

「我現在傷勢太重,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回復。」

「不過你放心,我這傷勢損耗不了多少靈脈能量。」

「你在我療傷的期間也可以嘗試收服靈脈來提升修為。」

「我看得出來,你的天賦不凡,但是修為境界卻不怎樣。」

「你可能不知道,在這個地方,修為太低可是要吃大虧的。」

蛟炎好心說道。

「我知道,你儘快回復傷勢吧!」

「靈脈收服不著急,我先替你護法。」

莫宇辰淡淡地點了點頭,應道。

蛟太子聞言,並不多說廢話,直接盤膝而坐,催動功法吸收靈脈之力。

他比莫宇辰他們早一步進入天靈仙院,在修為境界方面,已經達到了渡劫境六重巔峰。

而且,他也擁有了一道圓滿境的法則之力。

如此實力,在天靈仙院的仙將級別弟子中,可以說是屬於中等層次了。

而莫宇辰雖然的修為境界只是渡劫境四重初期。

不過現在有這條靈脈,他的修為或許可以提升一重,最少也能讓他達到渡劫境四重巔峰。

「也不知道我體內的劍胎能不能抗住一條中品靈脈的能量。」

「如果扛得住的話,那我的實力也能在短時間內得到突破。」

莫宇辰心中有些忐忑的想道。

事實上,靈脈也有等級高低之分。

這些等級分別為,下品,中品,上品,王品,皇品,帝品。

雖然這條靈脈只是中品靈脈,但是如果放在天靈大陸那些帝域中,也足以讓這個帝域人才輩出了。

像是遺落之地的武者為什麼最高只能修鍊的化神境?

還不就是因為那裡的氣運很差,而且沒有靈脈鎮壓。

所以自然也不會出什麼修為驚天動地的巨擘。

現在,莫宇辰雖然說已經突破到渡劫境,但是一條中品靈脈也足以讓他的修為暴漲一截了。

不過,天靈大陸還沒有人想莫宇辰這樣敗家,打算一口氣將一條中品靈脈吞了。

如果是皇城其他人,他們肯定會將這條靈脈待會家族,這樣可以讓更多人得到提升。

或許說,這就是超級天才的修鍊方式吧。

他也唯有這樣,才能夠讓自己的實力快速暴漲。

畢竟莫宇辰他沒有後台撐腰,什麼都得靠自己。

所以,他就算想與別人共享這些資源也做不到。

「看來,這暴亂星域的資源也沒有枯竭嘛。」

「而且看起來,這裡的危險係數並不大,挺適合我修鍊的。」

「只要這一次我的實力能得到提升,那下一次去天魔封地應該不會受阻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