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的頭顱飛離身體,鮮血爆射,陳天帶着一顆死不瞑目的腦袋返回萬鼎城。

……

第二日。

萬鼎城公然反抗楚雲帝國的消息傳了出去,不到十日就傳遍了楚雲帝國的所有疆域。

舉國譁然。


接着,李英那死不瞑目的頭顱被掛在萬鼎城的城頭上,顯示決心和強大。

二皇子樑超未死的消息也一併傳開,尤其是手握兵權的各大城主全都默然,不知在想些什麼。

就在樑超和董文昌準備排兵佈陣主動出擊的時候,陳天反倒輕鬆了,對於軍事他是一竅不通。

同時,董文昌派出去許多使者策反周邊的各大城主,這些城主顯然兵力不足,但加起來也有十萬餘人。

使者陸續歸來,有數座城池答應匡扶大梁,也有幾位城主殺了使者,表示對楚雲王朝的忠心。

對於這些瑣事,陳天沒心情理會,這些日子他一直在郊外的一個庭院內清修。

一年的廝殺讓他的實力飛速增長,現在急需穩固一番。

“幽寒古經,仙法運氣…..”

金色氣血直衝雲霄,高達數千丈,全身金光流轉,黑髮如瀑,如一尊戰神。

數個時辰後。

陳天的心情變得極好,準備洗個澡好好休息一下,但緊接着眉頭微蹙起來。

“真不消停,兩位虛靈境修士前來,看來是邵元睿想要試探一番了。”

這兩人雖然隱藏了氣機,但奈何如今陳天感知力非凡,虛靈境強者根本無法瞞住他。

陳天輕笑兩聲,腳踏玄冥步法,一步邁出便是千丈開外。

萬鼎城外。

陳天似笑非笑的攔下兩名中年人。

“你就是幫助樑超復國的修士?”其中一人神色陰冷道。

“算是吧。”

“念你修行不易,儘快滾回你的宗門修行,這裏的水太深了,就憑你也敢跟我們作對?”

陳天淡淡一笑:“聽說邵元睿麾下有兩名玄天境修士,不知是真是假?”

“既然知道有兩位前輩坐鎮我們楚雲帝國,還不快滾。”

另一人神色輕蔑,低聲喝道。

陳天聽到這話無疑證明了猜想,這不止謀反那麼簡單。

轟!

陳天一步跨出,天地都在顫抖,一股雄渾的威勢籠罩下來,有氣吞萬里如虎的威壓,震懾寰宇。

“什麼!”

這兩人登時臉色大變,驚恐欲絕起來。

因爲他們感覺到陳天不過是靈元境修士而已,然而那股氣勢卻是能比肩玄天境強者,深不可測。

“你,你究竟是誰?”

其中一人顫聲問道。

“就憑你們,還不配知道。”

陳天冷笑,果斷出手,龍皇訣六大殺招合一,一拳擊出,化作滾滾洪流,形成一條黃金真龍,四周虛空瞬間崩塌,大地陷落。

兩人露出絕望之色,這樣的戰力遠遠超過他們,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

“轟!”

兩人倒飛出去,鮮血橫空,全身骨骼斷裂,肌膚炸開。

刷!

兩個被昏迷的大漢被陳天大手一揮,捲起一陣狂風,身影一閃,來到軍營前,便扔進了樑超的賬內。

閒庭信步的走進去。

“尊者!”

“陳大哥!”

樑超和董文昌同時一怔,兩人還在商討出兵一事,見陳天走來,頓時起身恭敬問候。

陳天笑着擺手道:“這兩個人也是邵元睿的將軍之一,被我擒住了,正好可以拿來祭旗。”

樑超頓時一驚,露出後怕之色,若不是有陳天坐鎮,恐怕還沒出兵就會全軍覆沒了。

凡人界的軍隊在修士眼中和螻蟻沒什麼區別,兩大虛靈境修士就足以橫掃千軍。


十萬兵馬恐怕會頃刻間全軍覆沒。

…… “多謝陳大哥出手相救,否則小弟別說復國,就連能不能活過今天都是問題。”樑超心有餘悸。


陳天笑道:“南域小修士衆多,以利誘之,倒是能招納不少,雖然比不過邵元睿的將軍,但也能擋住他的七十二戰王。”

樑超眼前一亮,但隨即苦笑起來:“我現在不過是個落魄皇子,宗派修士哪裏會被我輕易說服。”

“殿下萬不能這麼說,只要我們接連打下幾座城池,與邵元睿形成對持局面,到時候微臣會爲殿下四處尋找修士壯大我們的軍隊。”

董文昌笑道。

樑超點頭:“一切有勞董叔叔了。”

陳天笑了笑,他現在可不只是想幫樑超復國了,現在他想要搞清楚楚雲帝國背後究竟有什麼,能讓兩位玄天境修士出手。

這裏必然有其他隱情。

半個月後。

樑超在萬鼎城起兵,殺楚雲帝國兩大將軍祭旗,天下震驚,許多人都在戰慄。

楚雲帝國二十位將軍的可怕衆所周知,那都是能呼風喚雨的尊者啊,然而樑超竟能斬殺,這說明他的軍隊必然也有修士,這讓許多搖擺不定的城主都惶恐不已,擔心樑超的軍隊會隨時攻進來。

戰火,一度間席捲整個楚雲帝國。

樑超麾下的十萬大梁軍團三個月內連破數十座城池,剛剛建立不久的楚雲帝國瞬間失去了一半的疆域。

楚雲帝國也曾派出許多武道強者和低階修士襲殺樑超,但迎接他們的是一道絢麗的劍光,如銀河倒掛,擊殺千人。

無數人看到這幕場景,楚雲帝國的將士全部膽寒,而樑超麾下軍團高呼戰神,大梁無敵!

攻下數十座城池後,樑超開始放慢腳步,整頓現有的疆土,接着更改國號,名‘梁氏帝國’。

陳天被封爲護國上師,連樑超見到都要行禮。

對於這個封號,陳天無所謂,便坦然接受。

……

距離梁氏帝國數十萬裏外的一座宮殿內。

一位老者身穿官服,精神健碩,一言不發的聽着探子們傳來的情報。

這便是楚雲帝國的丞相邵元睿,曾經是大梁朝的相爺,如今是楚雲王朝的丞相。

在一年前,配合楚雲王朝,發動兵變,屠戮梁氏一族,霸佔皇城。

“知道了,退下吧。”

“是。”

探子退下後,他眼中寒芒微閃,嘆息一聲:“兩位尊者還不出手嗎?若是大梁城被奪,你們的計劃也要失敗了。”

嗡嗡!

空氣中泛起一陣漣漪,一位身材修長,白衣獵獵的青年男子詭異的憑空出現。

若陳天見到這個年輕男子,必會大感吃驚。

這正是在南海小島上,陳天曾聽別人說過的陰陽教的燕旭。

陰陽教是南域的頂級大教,不弱於仙聖劍宗,而燕旭是最可怕的天驕之一,與雷戰齊名。

燕旭彷彿年歲並不大,身上氣息純淨,白衣黑髮,有着出塵的氣質,眼眸極爲深邃。

“上仙,您怎麼親自來了?”

邵元睿連忙起身,恭敬地彎腰行禮。

燕旭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掃視一圈後,說道:“你在心疼你那些死去的將士,還是覺得辛苦謀奪的江山即將消失而不甘呢?”

“自然是經營一輩子的權力,小人哪捨得放手啊。”邵元睿毫不猶豫的道。

“呵呵,你且放心。我已經派人去襲殺那位修士了,今晚你就可以起兵反擊,收回失地了。”

邵元睿大喜,跪拜道:“多謝上仙相救!”

“究竟是誰,是出於巧合,還是故意與我爲敵?”

燕旭眼中寒芒爆閃。

隨即光芒一閃,燕旭消失在原地,隱匿虛空中。

……

樑超以雷霆手段創建了梁氏帝國,吸引了不少周邊小門派的注意。

董文昌長袖善舞,與許多門派談成合作意向,只要這些門派修士相助,梁氏帝國會完全爲他們提供糧食、金錢、同時招募人才。

萬鼎城。

深夜,繁星閃爍。

新建成的王宮內大宴四方,宴請各個門派的代表,這些全都是南域不入流的門派,幾乎沒什麼底蘊,能有一個虛靈境強者坐鎮就不錯了。

總共有八個門派願意幫助梁氏帝國,條件也不是太苛刻,董文昌和樑超同意後,便把各派代表帶到了萬鼎城。

大殿上。

樑超身穿皇袍,端坐在龍椅上,身後有宮女服侍,左右兩側則是各派代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