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然微微閉上了眼睛,將右手放在佛經之上,筆墨華氣書慢慢運轉開來,在他體內墨元氣的引動之下,從佛經之中吸引出了一團濃厚精純的精神力量,且在這股精神力量之中還有一團更為精純的元氣。

精神力量透過經脈,湧入了李浩然的力量之源中,爾後又流出一部分湧入了識海之中。

那一部分元氣則是流入力量之源后,透過那一條細線,湧入了李浩然腹部的水系元竅之內,滋養著這第二個元竅。

且在這個時候,李浩然從這本書中,感受到了一股胸懷天下,萬民為佛的精神意志,此意志如一顆種子,種在了李浩然的心田,讓他的心中一片安詳,生出了一股膜拜佛陀的衝動。

咔嚓!

然而,這個種子才剛剛發揮一絲的作用,從李浩然體內忽然生出了一股霸氣之意,此意如天,如地,亦如九霄星辰日月,沒有講半分的恩情,直接將李浩然體內的那一顆向佛的種子碾壓破碎,將此中力量化作了霸氣之意的力量。

「呼!好險!」

不多時,李浩然忽地睜開了眼睛,心有餘悸的看了眼手中佛經,喃喃的說著。

而李浩然身前的雲台大師先是眉頭皺起,緊接著舒展眉頭,露出了一抹更為興奮的笑容,抬手之間將束縛紅毛的繩索收起:「不錯!不錯!你竟然是他的傳人,倒是和尚我唐突了!」

「多謝大師抬手!」

李浩然也不敢多說,趕忙拜謝。

前方的紅毛從地上爬起來,厭惡的看了眼雲台大師,趕忙朝著李浩然這邊跑來。


在李浩然身後的齊妙音微微一震,眼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光芒,悄悄一嘆,扭頭看向了身後的濤濤江水。

「哎呀!老和尚,你的腳力可真夠快了,竟然比我還要先一步尋到這個小子,不錯!不錯!」

正待此刻,一個邋遢老道從一側的林中走出,他皮笑肉不笑的看了眼李浩然等人,接著將目光放在了雲台大師的身上。

雲台大師哈哈一笑,也不去看邋遢老道,只是淡淡的說道:「秋邋遢,這一次恐怕你我都要失望了!」

「如何說法?」

秋邋遢被說的一愣,不由問道。

在不遠處的李浩然心頭跳動,眉頭皺起,下意識退後了兩步,扭頭看了眼同樣心懷戒備的齊妙音說道:「等下我帶著你們離開!」

說話之間,他一把拉住了齊妙音的手,且同時間紅毛幻化為甲,覆蓋在了李浩然的身上。

他的舉動自然沒有逃過前方的雲台大師,還有那後來到的秋邋遢,不過兩人都沒有去管李浩然。

「小施主還是小施主!逆龍並不在他的身上!」

雲台大師平靜的說著,可這話卻聽得李浩然心頭震動。

原來他們是為了逆龍而來!

想明白了兩人所謂何事,李浩然心頭輕鬆了許多,可也因此警覺了許多,他心中不由暗暗的猜測:「這老和尚又幾個意思?他這是要幫我么?」

「哼!此事豈能你說是就是,你說不是就不是呢!」

話音落下,秋邋遢身影一動,瞬間來到了李浩然的身前,待李浩然察覺的時候,他已經不能動彈,秋邋遢正肆無忌憚的將他的元氣送入了李浩然的體內。

且李浩然身旁的齊妙音更是無法動彈,一雙美目不斷閃爍,淡淡說道:「道士,你可要想明白了,若是因為一時衝動,壞了他的筋脈,恐怕太昊……」

齊妙音的話並未說完,只是略略一提就不再多言。

話音落下,秋邋遢眼神一動,送入李浩然體內的元氣舒緩了許多。站在眾人身後的雲台大師笑意更濃。

「滾!」

正當秋邋遢將元氣送入李浩然體內靈魂之處的時候,源自於李浩然靈魂之內的一股意念忽然醒來,發出了一聲怒吼。

這股怒吼一出,那秋邋遢送入李浩然體內的元氣轟然斷裂,化作了一道道涓涓細流,全部流入了李浩然的元竅之內。

啪噠!

見此,秋邋遢臉色一變,怪異的看了眼李浩然,心有餘悸的說道:「他竟在你的心靈裡面種下了印記,這一次老夫算是被他記住了,我失策了!失策了!」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到來,求收藏!求推薦! 第一百八十一章天地囚牢

話音落下,秋邋遢已經退回到了雲台大師的身旁,他的臉色一片蒼白,方才握著李浩然的手微微顫抖個不停。

嗡!

李浩然體內的嗡鳴聲仍舊不斷,耳朵裡面還回蕩著那個陌生的聲音,這讓他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恐懼。

「誰?給我滾出來!」

此刻,李浩然不斷的在心裏面吼叫著,可方才那個陌生的聲音在發出來以後,就徹底的消失,讓他在也尋不到根源。

啪!

「放輕鬆,沒事的!」

正在李浩然心中生出大恐懼的時候,齊妙音的另外一隻手輕輕拍了拍李浩然的手臂,細語之聲帶著一絲元氣波動,好似海鷗鳴啼,又如夜鶯展翅,更似仙女輕歌。

此聲一出,李浩然被驚擾的心瞬間安靜了下來,心靈源頭生出的大恐懼、大緊張也煙消雲散,他陷入了一種空靈的境界,這一刻無我,無他,無心,僅剩下了一股美妙的感覺。

這種感覺猶如嬰兒在母親懷抱之中,又如寒冬的熱炕頭暖被窩一般,讓李浩然的精神漸漸安定,讓略微沸騰的元氣血液也隨之平復。

「不得了,不得了!這女娃娃傳承非凡,和尚我剛才看走眼了!」

一旁的雲台大師先是一愣,緊接著嘆了口氣,扭頭看著秋邋遢輕聲說著。

秋邋遢也跟著點著頭,眼中閃出了一抹凝重:「現在的年輕可真是了不得啊!這種傳承千年難遇,可眼前咱們卻看到了兩個!走了,走了!留下來只會眼饞,又不敢搶去吃了,真是讓人心頭痒痒……難受啊……」

說著,秋邋遢就要離去。

嗡!

可秋邋遢還未走兩步,只聽空氣中傳來了一聲細微的波動,緊接著一道紫色身影從空中落下,徑直來到了他的身前。

「秋邋遢、老和尚!你們忒不夠朋友,既然找到了人,竟也不告訴我!這就是你們的態度么?」


空中落下之人,輕聲細語的說著,他的目光越是掠過了秋邋遢和雲台大師看向了前方。

只見李浩然正扭頭看來,他在李浩然的眼中看到了一種平靜,一種古井無波般的平靜,這種平靜讓他微微一愣。

「呵呵!原來是親王啊!這一次恐怕要讓你失望了,逆龍並未在這裡!」

秋邋遢停住腳步,詫異的看著到來的夏月河,微微一笑,淡淡的說道。

在秋邋遢身後的雲台大師卻是微微皺眉,扭頭看了眼李浩然兩人,長嘆一聲:「親王,這兩位和我有緣,還請賣給我金剛寺一個面子如何?」

話音落下,夏月河輕輕一笑,搖頭說道:「你代表不了金剛寺!我今日來,就是為了他們兩人!」

說話之間,空氣之中忽然颳起了一股微風,遠處滄瀾江江面之上,江水無風成浪,一層一層的堆積疊加,掀起了四五米高的浪濤。

咔嚓!

緊接著,一股冰寒自地面下不斷的升騰而出,在夏月河將目光又一次放在李浩然和齊妙音身上的時候,自他的腳下一層厚厚的冰面不斷蔓延,眨眼之間已經蔓延到了四五百米之後,將那滄瀾江江面上捲起的浪頭也一併冰凍。

寒冰凍氣衝刺天地,正在李浩然才察覺出寒冷的時候,腳下的冰面上,一團冰霜快速的凝結,竟將他的雙腳瞬間冰凍。

「親王,老和尚的面子不行,那我大千幻變宗宗祠長老的面子你覺得如何呢?」

冰凍之氣凍結了李浩然的經脈,幾乎冰封了他的元竅,正待寒冰將要繼續一步,徹底冰封李浩然的時候,秋邋遢忽然一跺腳,將腳下的寒冰跺的微微一顫,頓時之間蔓延近數里範圍的寒冰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網一般的裂縫。

而凝結在李浩然身上的冰凍之氣,似乎被什麼東西干擾了一般,轉瞬之間消失於虛無,而冰凍了李浩然雙腿的寒冰也跟著出現了一絲絲的裂縫。

這個過程之中,齊妙音始終都在握著李浩然的手,她的手段已經用盡,在無逃跑的手段,此刻她沒有別的想法,只是在想若是死時,能有一人陪伴在黃泉路上走上一走也算是一件美事。

「謝謝你了!」

李浩然因冰凍之氣而徹底醒來,他扭頭看著齊妙音微微一笑,感激的說道。

方才若沒有齊妙音幫他,恐怕他的武道之心已經徹底的崩潰,自己不僅會修為全失,且還會變成一個廢人,日後再無踏足武道的可能。

「嗯?秋邋遢,你這是要和我為敵么?」

夏月河臉色微微變化,扭頭看著破了他寒冰之力的秋邋遢,身上散發出了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這股氣勢讓人心驚膽戰,好似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一般。

狂猛的氣勢帶著濃濃血氣衝天而起,夏月河周身血氣所凝聚的是一方天地大印,血色的大印才剛剛升空,這蔓延數里的寒冰轟然碎裂,盡數消失於虛無,緊接著一片綠色交織的藤蔓不斷蔓延,竟然將周圍的樹林一同聯繫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張鋪天蓋地的大網,將所有人都籠罩在了內中。

「天地囚籠!……夏月河,你這是要將我們一併都抓走么?」

雲台大師臉色一變,沉聲一喝,頓時間交織在他腳下的藤蔓寸寸斷裂,緊接著一道金色的佛光從他的身上衝天而起,將天正在蔓延的藤蔓沖開了一道口子。

嗡!

同時間,秋邋遢手中青光一幻,一柄劍氣自他的手中飛射出來,徑直朝著李浩然和齊妙音飛射而去。

「嗯?」

李浩然看著飛射而來的劍光臉色一變,正要躲避之時,只覺雙腳一顫,他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在他和齊妙音周圍正有兩根藤蔓不斷的纏繞著他們,讓他們無法動彈分毫。

噌!

劍光眨眼飛來,自李浩然和齊妙音的雙腿之間飛過,帶起了一團青色光芒,更將困住李浩然和齊妙音的藤蔓斬斷。

「多謝!」

李浩然脫困的瞬間,先是一愣,緊接著拱手對著遠處的秋邋遢一禮。

強大的威壓讓他有一種站在大海浪濤之中的感覺,那種螞蟻面對大海的渺小,讓李浩然提不起半點的勇氣去出手,可他面對如此威壓,仍舊是站直了身體。

轟!

話音還未落下,在他們身後傳來了一聲轟鳴,緊接著一股水汽撲面而來,讓李浩然精神一震。

「快走!老夫和和尚可不是這個怪物的對手,晚了你們就自己留下來吧!」

正待李浩然剛剛拉著齊妙音踉蹌著走了兩步之後,在他的耳邊傳來了秋邋遢的一句話。

聽到此話,李浩然也不敢猶豫,一把拉住齊妙音,心神一動,直接施展了水遁。


嘩啦!

一團水光自這天地囚牢之中泛起,緊接著就在周圍無數藤條朝著漸漸消失的李浩然兩人攻擊之時,李浩然和齊妙音雙雙消失,僅留下了一灘水漬。

「該死!」

始終關注這邊的夏月河臉色一變,猛然爆喝一聲,囚牢裡面的所有藤蔓,化作了無數尖銳的利刃,朝著秋邋遢和雲台和尚攻擊過去。

雲台和尚見李浩然水遁離去,也不願在此糾纏,微微一笑,周身的佛光猛然一顫,緊接著在他背後浮現了一道佛像,這道佛像無面無相,在出現的瞬間猛然睜開了眼睛。

佛眼之中兩團火光衝天而起,將雲台大師頭頂上的藤蔓燒破了一個大洞,接著雲台大師一躍而起,在無數藤條將要刺中他的瞬間逃離了出去。

嗡!

也在這個時候,秋邋遢雙手一抱,身形一幻,化作了無數團影子。

待夏月河控制著藤條刺穿了整個囚牢的影子之時,才發現秋邋遢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

「哼!今日你們惹到了本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