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彥也不好判斷小銀和小紅到底誰更出色,但想來應該是小銀更出色一些,因為它有著嘯月銀狼王的血脈,換句話說就是基因更好!

而小紅就不一樣了,李彥不知道它的父母是什麼級別的嘯月銀狼,但想來是嘯月銀狼王的概率實在太低了,再加上這隻嘯月銀狼王見到小銀時的表現,幾乎可以肯定它不會是小紅的老爸了。

不過為什麼這隻嘯月銀狼王竟然允許小紅生存呢?難道是因為剛出生不久,所以沒發現它的異常?要不就是嫌它太小,等到它大一點兒的時候再攆走。李彥這時候也只能這麼想了。

李彥看著在林娜的手心安靜的趴著的小紅,笑了笑說道:「也好,反正這次的收穫這麼大,咱們自己多養一隻也沒什麼。」

這時,小銀忽然沖著小紅叫了起來。聽著叫聲似乎不像是有什麼仇怨,只是隨口打聲招呼似的。

而小紅在聽到小銀的叫聲之後,也轉過頭來看了小銀一眼,沖著它回叫了兩聲,然後就趴在林娜的手心處,繼續睡起覺來。

「嘻嘻,小銀竟然吃癟了,哈哈,一定是看到小美女心動了!」林娜看著小銀忽然笑了起來,有了小紅她就不用老是跑去找小銀玩兒了。

這時,格林頓向艾瑪走了過來。豪雨傭兵團雖然收穫沒有星輝傭兵團這麼大,但他們憑藉多年捕捉魔獸積累的經驗竟然也找到了七隻嘯月銀狼幼崽,比起沃爾納和迪達來要強得多了。如果不是有小銀在的話,他們的收穫肯定更高。能找到七隻嘯月銀狼幼崽也基本上達到了他們來之前的預期了,所以格林頓並沒有顯得有多沮喪。

「艾瑪團長,今天我算是服了,原本我還以為憑藉我們這麼多年積累的經驗,即便不如你們也不會差的太多,沒想到竟然差距這麼大,看來以後我們豪雨傭兵團也應該向你們學習,親自馴養一隻嘯月銀狼幼崽了。」此時星輝傭兵團收穫的嘯月銀狼幼崽都集中放在了一起,格林頓自然一眼就看清楚了。要說心中沒有絲毫嫉妒那是不可能的,不過格林頓畢竟是一位初級劍尊,很快就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語氣平和的和艾瑪聊了起來。

「格林頓團長太客氣了,今天我們是取巧,要說尋找魔獸幼崽的本事還是你們更強!」艾瑪心中非常清楚,要是沒有小銀的話,星輝傭兵團能找到七八隻那就算是吉星高照了,而豪雨傭兵團在和小銀的競爭中還能找到六七隻嘯月銀狼幼崽,已經實屬不易了,專業捕獸隊的稱謂名至實歸。

「哈哈,艾瑪團長,咱們就不要相互誇獎了,我這聽著都覺得不好意思了。」格林頓先是和艾瑪客套了幾句,然後才正色問道:「艾瑪團長,我來就是問問你們還打算在這裡繼續守候嗎?雖然經過咱們兩家的搜索,附近還有嘯月銀狼幼崽的可能性不大,不過畢竟還有那麼一絲的可能,所以我來問問你們的打算。如果你們打算繼續守候的話,那我們就先走一步,如果你們不打算守護,那我們就派兩個人留下來看看還能不能幸運地抓到一隻兩隻的。」

艾瑪沉思了片刻,回答道:「格林頓團長,我們還有其他任務要做,並不打算在這裡守候,如果你們打算派人守著的話,那就守候吧。我們頂多休息一天就會立即啟程的。」

格林頓點了點頭,誠懇地說道:「艾瑪團長,和你們的合作很愉快,希望以後咱們還有再次合作的機會。我就先回去了,祝你們在接下來的冒險中一切順利!」

接著,格林頓又和奧克里曼、李彥分別打了一聲招呼,便又回到豪雨傭兵團的隊伍中,安排守候的人選了。

「團長,咱們怎麼不留下來守候啊?反正也要休息,多休息兩天不算什麼吧?」李彥忽然開口問道。

雖然李彥不認為在小銀親自出馬的情況還會有所遺漏,不過這不代表就要把守候的機會留給豪雨傭兵團,這麼一來搞得好像星輝傭兵團怕了豪雨傭兵團似的。

「咱們的收穫已經夠多的了,沒必要再爭這個機會。如果連這個機會都要爭的話,那豪雨傭兵團會怎麼想?像他們這樣的專業捕獸隊本來就是干這個的,咱們沒必要在這方面和他們斤斤計較,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以後說不定和他們還有合作的機會呢。」艾瑪簡單的回答道。 第276章七彩麝鹿

星輝傭兵團在這裡休息了將近一天的時間,然後便啟程往下一個任務地點走去。

嘯月銀狼幼崽已經抓獲不少,艾瑪不打算再到另外一個嘯月銀狼群的活動地點去了,胖子哈吉的委託已經完美完成,剩下的就是完成其他的任務了。

在胖子哈吉找來的任務委託中,有三個任務是需要同一種魔獸身上的材料或者血液的,由此也能看出胖子哈吉當初在找任務的時候也是經過了精心篩選的,而艾瑪接下來就打算完成這三個任務,然後就直接返回科里安諾城。

雖然手中還有其他幾個任務,不過那些都是尋找藥材、礦石之類的任務,並不是想要完成就能完成的。有時候特意尋找,怎麼找都找不到,有時候不經意的路過卻有可能就發現了需要的材料,主動權並不在星輝傭兵團的手中,再加上這幾個任務沒有時間限制,所以艾瑪便決定一切都看運氣了。

艾瑪打算完成的三個任務,都要從七彩麝鹿身上獲取,所以現在星輝傭兵團的目的地,便是望幽森林中的七彩麝鹿群活動的區域。鹿類魔獸的種類很多,各系的都有,大多數都是中低級魔獸,這次星輝傭兵團要對付的七彩麝鹿便是其中比較難對付的一種。

七彩麝鹿是四級魔獸,風屬性,是群居魔獸,性格溫順,不宜攻擊人,但受到驚嚇時便會給自己釋放風系三級魔法「疾行術」,迅速逃離。不過當它們被激怒時,公鹿便會成群的發起反擊,用它們的堅硬鋒利的鹿角撞向敵人,威脅性非常大,就算是劍尊級別的高手一不小心也很有可能被重傷甚至直接死亡。

七彩麝鹿渾身是寶,魔晶是魔法師的珍品,鹿角能用來打造兵器,身上的呈現七種色彩的鹿皮更是許多貴族夫人小姐們爭相搶購的制衣材料,鹿肉也非常鮮美,在各種魔獸肉中算得上是上品,而鹿茸、鹿骨、鹿血、麝香等都是非常珍貴的藥材,當然,鹿鞭更是所有男性趨之若鶩的絕佳補品。

雖然七彩麝鹿的價值非常高,但想要捕殺卻非常難。它們的警覺性非常高,稍有風吹草動便會集體奔逃,如果它們看到人類或者有威脅性的魔獸靠近時,便會馬上釋放「疾行術」,速度瞬間提高數倍,眨眼間便消失不見了。

想要順利捕殺七彩麝鹿,一定要在它們的周圍設好埋伏,但不能驚動它們,然後派一人故意嚇唬它們一下,它們便會四散而逃,這時候埋伏的人便可以趁機捕殺了。

捕殺的過程看起來似乎很簡單,不過想要順利殺死七彩麝鹿,卻非常困難。雖然提前做好了埋伏,但當七彩麝鹿飛快的從身邊跑過的時候,能不能截下來就是一個難題。而且在捕殺的時候還要注意千萬不能激怒它們,否則一旦成群的公鹿衝撞過來,在「疾行術」的加持下,很少有人能夠躲過去,到時候被團滅了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傭兵行會中也經常會有七彩麝鹿的任務,不過願意完成的傭兵團並不多,除非是那些高級傭兵團,像星輝傭兵團這樣的五級傭兵團在捕殺七彩麝鹿的時候都要小心翼翼的,不敢有絲毫的馬虎。

和七彩麝鹿群的威脅性相比,嘯月銀狼群的威脅簡直是小兒科,雖然都是群居魔獸,但七彩麝鹿能成為四級魔獸可不是白來的。這也是為什麼每年都有大量的嘯月銀狼群被剿滅,但七彩麝鹿群卻鮮有被剿滅的情況發生的主要原因。

殺死一隻兩隻的七彩麝鹿或許不算太難,但想要把整個族群給一網打盡,不要說星輝傭兵團了,恐怕許多六級傭兵團都不一定能夠辦到。

對於捕殺七彩麝鹿,星輝傭兵團的成員還是非常期待的,雖然主要的材料都要拿出去賣掉,但至少鹿肉可以吃個痛快了,這可是不亞於雙尾旗魚的美味啊!就連小銀這個小傢伙,在聽到李彥向它介紹七彩麝鹿的味道的時候,都不禁流出了哈喇子。

高額的回報和鮮美的烤肉刺激著星輝傭兵團的成員迅速向七彩麝鹿群活動的區域趕去,雖然一路上又遇到了不少攔路的魔獸,但都被星輝傭兵團的成員給一一消滅了,也算是多了一筆意外之財。

更為主要的是,在趕路的時候,星輝傭兵團的成員發現了十多種藥材,其中有兩種竟然是非常稀少的種類,屬於那種可遇而不可求的類型。雖然沒有找到任務需要的種類,不過把這些藥材拿回去也能賣一個好價錢,其價值甚至不比嘯月銀狼幼崽低!

嘯月銀狼幼崽畢竟只是寵物,價格再高也有一個限度,但這些藥材卻是製作各種煉金藥劑的材料,特別是那兩種珍稀藥材,更是某種煉金藥劑的主材料,價格昂貴。就算是沒有嘯月銀狼幼崽的收穫,光是找到這兩種藥材就不虛此行了。

看著越來越豐富的收穫,所有成員的心情都非常愉悅,這也令枯燥乏味的冒險充滿了歡聲笑語,再加上還有小銀這個調皮鬼時不時的搞出一些鬧劇,更是給星輝傭兵團增添了無數的笑聲。

和小銀不同的是,林娜撫養的小紅就要老實了許多,可能是由於還非常幼小的緣故,它現在每天除了吃,就是在林娜的懷中睡覺,就好像是一個安靜的小寶寶似的。

對於小紅,不但林娜喜愛到了極點,就連艾瑪也非常的喜愛,經常會抱起它逗著玩兒。這時候的艾瑪,在流露出花季少女應有的歡快的同時,又增添了一份母愛的光輝,頓時讓星輝傭兵團的所有年輕男性為之著迷,不過可能是由於長久地處於艾瑪的威嚴之下的緣故,竟然沒有一人敢向艾瑪發起愛情攻勢的,這也令李彥萬分的鄙視。

小銀這段時間對小紅的關注也越發頻繁了,不過在林娜的保護之下,小紅倒是沒有遭到小銀的騷擾,這也令小銀非常的不快。不過它也知道林娜和李彥的關係,所以不敢戲耍林娜,只能跑回李彥身邊訴苦去了。

星輝傭兵團一路上充滿了歡聲笑語,這在以往是不多見的情況,不過當迪達彙報說發現了七彩麝鹿群的蹤跡之後,整個團隊都立即變得嚴肅起來。 第277章李彥的新魔法

別看在路上大家嘻嘻哈哈的不把七彩麝鹿當回事,整天凈惦記著它們身上的肉,可真到了關鍵時刻,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嚴肅的彷彿面對的是生死仇敵似的。

想要捕殺七彩麝鹿群可不容易,以前用來對付嘯月銀狼群的戰術肯定是不行的。要是先弄出一點兒動靜來,恐怕直接就把七彩麝鹿群給驚嚇跑了,到時候追都追不上,哪還談得上捕殺啊。

迪達在前方監視著七彩麝鹿群的動向,而其他幾位管事的人則聚在一起商議著怎麼捕殺七彩麝鹿群。幸好星輝傭兵團只需要捕殺幾隻七彩麝鹿就可以了,不用把它們給一網打盡,否則還真不好辦呢。

看著艾瑪和奧克里曼等人在那裡反反覆復的確認著各種計劃的可行性,李彥感覺自己頭都大了,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要我看,咱們還不如就集中埋伏在一個方位,反正七彩麝鹿受到驚嚇后都會四散逃走的,這二十多隻七彩麝鹿總不會沒有一隻從咱們的埋伏的方向經過吧?」

雖然迪達已經彙報說看到七彩麝鹿群了,並且也大致的數了一下它們的數量,不過大部隊距離七彩麝鹿群還是很遠的,主要是為了怕被七彩麝鹿群給發現了。

剛才艾瑪和奧克里曼等人議論的重點是一旦七彩麝鹿群受驚嚇逃走,大家應該怎麼埋伏,每個方向多少人,由誰帶路的問題,可在李彥看來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反正只要能捕殺一兩隻,湊夠任務需要的材料就行,幹嘛還要那麼興師動眾的?簡單幹脆點不是更好?

「哼!你說的倒是輕鬆,七彩麝鹿的速度簡直快得像風一樣,你怎麼就能保證咱們一定能攔的下它們?萬一從咱們埋伏的方向經過的七彩麝鹿都跑掉了,那咱們豈不是白忙活了?」奧克里曼冷哼了一聲,不屑的說道。作為星輝傭兵團的戰鬥指揮,奧克里曼對於這方面還是非常有自信的,現在聽到李彥竟然質疑自己的戰鬥布置,他心裡能痛快得了那才是怪事。

「嘿嘿,恐怕你們還不知道吧?」李彥神秘的沖著大家笑了一下,然後才得意地說道:「經過我這段時間的努力修鍊,我已經掌握了好幾個新的三級魔法,其中就包括風系的三級魔法『疾行術』!如果大家身上都加持了『疾行術』,那就不用擔心七彩麝鹿會跑掉的問題了吧?」

聽到李彥這麼一說,所有人臉上都露出興奮的表情,就連奧克里曼也不例外。要知道七彩麝鹿最大的倚仗就是它們的速度,如果它們的速度優勢能夠得到抑制,那想要捕殺它們就簡單多了!

不過很快大家的興奮之情就消失了,沃爾納更是苦著臉說道:「即使你給大家加持了『疾行術』,使得大家和七彩麝鹿處於同種狀態之下,但不要忘了七彩麝鹿的速度本身就很快,咱們還是追不上它們啊。」

李彥並沒有因為沃爾納的言論就擺出一副受打擊的樣子來,而是繼續說道:「那如果它們又中了土系三級魔法『遲緩術』呢?」

這回,就連一向鎮定自若的艾瑪也不禁露出驚喜的表情來了。「李彥,你是說你同時也掌握了土系三級魔法『遲緩術』了?」

給七彩麋鹿套上「遲緩術」,這就足以抵消它們身上的「疾行術」了,那它們就只能用普通的速度逃跑,而這時候大家身上加持著「疾行術」,速度就不比它們慢多少了,再加上一個有心埋伏,一個驚惶逃離,有心算無心之下,捕殺幾隻七彩麝鹿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李彥是在科里安諾城中修鍊的時候掌握了這兩種魔法的魔法陣的,不過為了給大家一個驚喜,他當初並沒有說出來,而是一直隱瞞著這個消息,直到大家都絞盡腦汁想計劃的時候才說出來,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看著大家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李彥心中也非常得意。李彥一直以全系法師自居,不過以前大多數時候都是靠著火系魔法來逞威,頂多是在趕路的時候給大家加持一個「風行術」,防禦的時候給大家套上「護體石膚」、「水之盾御」和「光明護罩」,治療的時候給大家加持「治癒術」,不過用的時候並不多,而且這些都是二級魔法,效果有些跟不上大家的需求,再加上後來研究出混合魔法,就更不怎麼使用其他系別的魔法了,全系法師的稱謂也顯得有些不倫不類的。

現在好了,李彥掌握的三級魔法越來越多,對於星輝傭兵團的貢獻也就越發的明顯,全系法師的名頭也算是名至實歸了。

「你小子,掌握了新的魔法怎麼不早說?不會就是為了看我們的笑話吧?」奧克里曼此時的神情有些不善,他可還沒忘了當初李彥害得他聞了金尾香鼬的屁的事呢,要是李彥沒有一個合理的答覆,他不介意好好收拾他一頓。

李彥心中確實是這麼想的,不過當然不敢在這個時候表露出來。「哪能呢,我這幾天不是一直忙著修鍊,就把這件事情給忘了嘛。要不是今天你們在這裡討論埋伏的計劃,我還想不起來呢。」

看著李彥那嬉皮笑臉的樣子,奧克里曼就恨不得在他的臉上踹上一腳,他真是越來越不把自己當一回事兒了!不過看在他這麼大的貢獻的份兒上,奧克里曼決定不和這小子一般見識了。

「哼!你小子還學會了什麼別的魔法,都一塊兒說出來吧,省得你再忘了。」

李彥的臉色立馬就耷拉下來了,他倒是還掌握了一種三級魔法,不過他並不想說出來,嗯,至少是現在還不想說出來。因為他掌握的魔法是光明系的三級魔法「回復術」,算是二級魔法「治癒術」的進階魔法,「回復術」在治療傷勢的時候沒有那麼大的痛苦了,這可不是李彥希望看到的,他還想多看幾次大傢伙在接受「治癒術」的時候那種痛並快樂著的神情呢……

不過在艾瑪明察秋毫的目光之下,李彥不得不如實說了。「我還掌握了光明系的三級魔法『回復術』,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了。」 第278章動手

在李彥差點把老底都交代了之後,大家才放過了他。艾瑪又和奧克里曼等人一起制定了新的計劃,憑藉李彥的「疾行術」和「遲緩術」,艾瑪自信這次埋伏行動至少能夠捕殺一兩隻七彩麝鹿。

艾瑪之所以把目標定得這麼低,主要還是由於李彥釋放「遲緩術」也是需要時間的,從七彩麝鹿衝到李彥的施法範圍內算起,直到它們衝出李彥的施法範圍為止,李彥頂多就能釋放兩次「遲緩術」,這還是李彥在實力有了明顯進步的情況下才能辦到的,換成一個月前的李彥,恐怕連這點都做不到。

雖然還有其他成員可以稍微攔截一下七彩麝鹿,不過他們能不能成功還不一定,所以艾瑪並沒有把這些計算在內。只有把事情想得更糟,才能儘可能地彌補計劃中的漏洞,而最終的結果或許就會更好。

制定好戰鬥計劃之後,林娜等三位劍客級別的成員便擔負起了負責照看嘯月銀狼幼崽的任務,他們會位於埋伏的地點後方,這樣才能保證既不會影響到戰鬥的進行,自身又不會有太大的威脅。

除了三位劍客級別的成員外,其他成員便立即進入了戰鬥狀態,按照奧克里曼的吩咐在各自小隊的隊長帶領下紛紛進入到指定的埋伏地點,等到有七彩麝鹿衝到他們附近的時候,他們便現身攔截。當然,並不是要求他們真的攔截七彩麝鹿,而是要他們嚇唬逃跑的七彩麝鹿一下,好讓七彩麝鹿能夠稍微減緩一下速度,甚至是改變方向,從其他方向逃跑。

七彩麝鹿在埋伏圈中多停留一會兒,那也就意味著李彥能有更多的時間來釋放魔法,說不定就能多捕殺一隻七彩麝鹿呢。

為了安全起見,奧克里曼也特意叮囑他們,如果七彩麝鹿沒有停下來或者改變方向,那他們就要及時離開七彩麝鹿奔跑的線路,免得被七彩麝鹿給正面撞到。如果是被母七彩麝鹿撞到的話那還好,因為它們頭上沒有鋒利堅硬的鹿角,撞不死人,但如果是公七彩麝鹿的話,那基本上撞一下不死也要沒了大半條命。

等到七彩麝鹿的速度被限制住了,那衝上去戰鬥的成員包括奧克里曼和六位中級劍師,其他的成員只能在一旁搖旗吶喊助助威。而李彥由於要給他們加持「疾行術」,後來面對七彩麝鹿的時候還要釋放「遲緩術」,基本上不可能還有餘力參與進攻了。

從奧克里曼開始安排大家站位開始,李彥就不停地釋放「疾行術」。「疾行術」可是三級魔法,等到李彥給奧克里曼和六位中級劍師全部都加持完「疾行術」后,他剩餘的魔力頂多只能釋放三次「遲緩術」了。這時候多一絲魔力就有可能在關鍵時刻派上用場,李彥不得不在停止釋放魔法后馬上就坐下來恢復魔力,不敢有半點耽擱。

奧克里曼和六位中級劍師先是適應了一下身上有「疾行術」時的感覺,等下攔截捕殺七彩麝鹿的時候,如果他們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速度,那無疑會給戰鬥增添無數的變數,所以沒有人敢有絲毫的大意,都在全力適應目前的狀態。

等到大家都適應的差不多的時候,其餘的人也都按照計劃的位置隱藏好了,這時候,奧克里曼沖著一個偵察小隊的成員做了一個手勢,然後他便悄悄地靠近七彩麝鹿群,準備就近觀察它們的動向。

按照星輝傭兵團的計劃,迪達會在和埋伏地點相反的方位現身,然後嚇跑七彩麝鹿,這麼一來大多數七彩麝鹿逃跑的方向就應該是星輝傭兵團埋伏的地點。雖然也會有一些七彩麝鹿慌亂之下從別的方向逃走,但不影響大局。

這時候所有成員心情都非常緊張,七彩麝鹿可不像嘯月銀狼那樣會主動攻擊大家,它們只知道玩命的逃跑,如果不能在第一時間截下它們,那幾乎就預示著這次行動失敗了。而一旦行動失敗,要想再找到它們可不容易,到時候它們會變得更加謹慎,也更加難以對付了。

過了沒多久,李彥就聽到奧克里曼傳來的信號,知道迪達驚動了七彩麝鹿群。這時候不用奧克里曼提醒,他就已經感覺到地面在微微的顫動了。來不及多想,李彥連忙開始準備「遲緩術」的魔法。

李彥雖然沒有隱藏身形,但他所在的位置卻是艾瑪和奧克里曼特意選擇的一個位置,從這裡很容易就能看到衝過來的七彩麝鹿,而七彩麝鹿卻很難看到他的身影。為了挑這麼一個絕佳的位置,大家可是在附近尋找了半天,這麼做一方面是為了方便李彥給七彩麝鹿釋放魔法,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保護他的安全。

七彩麝鹿奔跑起來速度飛快,衝撞到人身上形成的撞擊力也非常巨大,劍師級別的人都不一定能扛得住,更不要說李彥這個細皮嫩肉的魔法師了。哪怕是被母七彩麝鹿給撞一下,李彥都得小命不保,更不要說是那些長著長長的鋒利堅硬的鹿角的公七彩麝鹿了,李彥要是被它們給撞到,能保一個全屍就不錯了。

李彥剛剛準備好「遲緩術」的魔法陣,便看到一隻七彩麝鹿進入了他的施法範圍,不過這是一隻母七彩麝鹿,不符合星輝傭兵團的要求,所以李彥並沒有馬上就釋放「遲緩術」。

胖子哈吉帶來的三個和七彩麝鹿有關的任務中,一個是需求鹿茸的,一個是需求鹿血的,還有一個是需求麝香的,這三份任務中,有兩份都是和公七彩麝鹿有關的,所以星輝傭兵團在商議戰鬥計劃的時候特別提醒李彥一定要給公七彩麝鹿釋放「遲緩術」,千萬不能錯了。

七彩麝鹿中只有公七彩麝鹿才會有角和麝香,母七彩麝香是沒有角和麝香的。星輝傭兵團來捕殺七彩麝鹿主要就是為了完成任務,所以一切都是以任務需求為前提。

等到第二隻七彩麝鹿出現在李彥眼中的時候,他眼睛一亮,飛快的把已經準備好的「遲緩術」釋放了出去。 第279章小心

第二隻進入到李彥的視線中的七彩麝鹿是一隻公七彩麝鹿,而且從它的角的形狀來看,這隻七彩麝鹿的年齡不大,正是採集鹿茸的最佳時間。

七彩麝鹿的角在還沒有變得堅固之前,便叫做鹿茸,是許多煉金藥劑中經常要用到的材料。但當七彩麝鹿的角變堅固之後,就不是鹿茸了,雖然這時候依然有藥效,但和鹿茸比起來就差得遠了。而且變得堅固的鹿角也不容易製作煉金藥劑,通常都是用來製作兵器的,所以一隻剛剛成年但鹿角還沒長全變堅固的七彩麝鹿才是星輝傭兵團的主要目標。

七彩麝鹿的身型不大,成年七彩麝鹿的體型看起來也就一米五六左右的身高,體長也不過兩三米,在所有魔獸中算是中小型的魔獸。

這隻顯然是剛成年不久的公七彩麝鹿,鹿角也就只有半米長,正是鹿茸品質最好的時間段。而鹿角變的堅固鋒利的時候,差不多有一米多長,成年人手臂那麼粗,看起來非常的壯觀。

李彥在釋放「遲緩術」的時候,已經提前做了預判,大約判斷出「遲緩術」和七彩麝鹿相遇的地點和時間,然後在「遲緩術」飛行的途中稍加引導便能命中七彩麝鹿。

如果不提前做出預判,只是對準正在奔跑的七彩麝鹿釋放「遲緩術」的話,等到「遲緩術」飛到目的地的時候,七彩麝鹿早就跑到遠處去了。

預判可以說是所有魔法師都要掌握的一門技巧,特別是在和人類的戰鬥中,如果魔法師不懂得預判,那基本上不能對對手造成任何威脅。許多學院在教導魔法師的時候,就著重指出了預判的重要性,並且要求所有學員都要努力練習預判的能力。

李彥雖然沒進入學院系統的學習過,但從各種魔法典籍中也知道了預判的重要性,所以他平時也沒少練習預判的本領,星輝傭兵團的不少成員都被李彥拉著當過陪練。

「遲緩術」在李彥的引導下,非常準確的擊中了飛奔著的七彩麝鹿,轉眼間七彩麝鹿的速度就變的慢了下來,不過在李彥眼中,這個速度依然非常快。

就在李彥的「遲緩術」擊中七彩麝鹿的時候,奧克里曼已經一個箭步沖了上來,毫不猶豫地舉起手中長劍向七彩麝鹿砍去。

李彥沒有功夫欣賞奧克里曼和七彩麝鹿的對戰,在看到這隻七彩麝鹿因為中了「遲緩術」而變慢之後,他便再次準備起「遲緩術」來。

僅僅是這麼一眨眼的功夫,大部分七彩麝鹿已經從李彥的身邊經過了,雖然還沒出施法範圍,但以這樣的速度,估計根本不用多長時間,它們就能跑出施法範圍了。

等到李彥的第二個「遲緩術」準備好的時候,前方已經沒有七彩麝鹿在進入了,不得已之下李彥只能回頭看向身後。幸好這時候還有幾隻七彩麝鹿仍舊在施法範圍之內,李彥不敢猶豫,盯住一隻公七彩麝鹿便把「遲緩術」釋放了出去。

當「遲緩術」擊中這隻七彩麝鹿的時候,它差點就跑出了李彥的施法範圍,而這也驚得李彥冒出一身冷汗。

施法範圍是魔法師釋放魔法的最遠距離,一旦超過這個距離的話,那魔法師和魔法之間就再也沒有聯繫了,而魔法也會漸漸消散,即使這個時候擊中了目標,但由於已經出了魔法師的施法範圍,魔法的威力也會減弱很多。所以通常情況下,魔法師釋放魔法的時候都會嚴格控制在施法範圍內,除非是那種威力巨大無比的魔法才能不受這個限制,不過那基本上都是禁咒級別的魔法,只有法聖、法神才能釋放。

當確認自己的第二個「遲緩術」擊中目標,並且六位中級劍師已經衝過去把它圍了起來的時候,李彥才有閑心看看周圍的情況。這時李彥忽然看到在不遠處,埃里克斯等人正在和一隻公七彩麝鹿糾纏著,這一情況也令李彥大感意外。

埃里克斯等人的實力都是初級劍師,他們的任務就是攔截公七彩麝鹿,不過奧克里曼特別叮囑過他們,一旦七彩麝鹿衝到面前還沒有停下來的時候,他們一定要及時躲開,以免受傷。

霸道總裁控妻成癮 現在埃里克斯等人的情況是他們把一隻看起來剛成年不久的公七彩麝鹿給圍了起來,每當這隻七彩麝鹿調轉方向準備逃跑的時候,在它的面前都會有一個人站出來,然後擺出各種姿勢來嚇唬它,這就使得這隻七彩麝鹿只能選擇換一個方向逃跑,不過那個方向也同樣有人在等著它呢。

李彥沒想到埃里克斯他們竟然還能困住一隻七彩麝鹿,不過這麼一來很容易把這隻七彩麝鹿給激怒,到時候他們可就危險了。李彥來不及多想,趕忙準備起第三個「遲緩術」來,爭取在這隻七彩麝鹿被激怒前抵消掉它身上的「疾行術」,也算是幫埃里克斯他們一把。

當李彥再次準備好「遲緩術」的時候,那隻七彩麝鹿已經被埃里克斯等人給逼的快要發怒了。李彥可不敢耽擱,連忙把「遲緩術」釋放了出去。這隻七彩麝鹿被埃里克斯等人給困住了,倒是不需要預判,所以李彥稍微控制了一下,「遲緩術」便順利地落在七彩麝鹿的身上。

釋放完三次「遲緩術」之後,李彥連忙檢查了一下自己體內的魔力,看看還能不能再釋放一些攻擊性的魔法,不過令他感到遺憾的是,他體內剩下的魔力頂多只能釋放一個二級魔法。

七彩麝鹿怎麼說都是四級魔獸,想要用二級魔法來擊傷它根本就不現實,除非魔法正好擊中它的弱點部位,不過以七彩麝鹿的速度,李彥可沒有把握能夠準確的擊中它的弱點部位。

這時,這隻被埃里克斯他們戲耍了半天的七彩麝鹿似乎是憤怒了,它先是仰天長叫了一聲,然後便低下頭去,把它那非常柔軟的鹿茸對準前方,便義無反顧的沖了出去。雖然它身上的「疾行術」被「遲緩術」給抵消掉了,不過它的速度依然很快,眨眼間便來到了攔截在它面前的人身前。

李彥看到這個情形,忍不住大聲喊道:「埃里克斯,小心!」 第280章有驚無險

此時站在已經進入憤怒狀態中的七彩麝鹿面前的正是埃里克斯,從他驚訝、不知所措的表情來看,顯然他也沒想到七彩麝鹿竟然會選擇從自己這份方向突圍,這讓他一時間根本就來不及做出反應,只能直愣愣的看著七彩麝鹿向他沖了過來。

好在李彥的喊聲及時傳進了埃里克斯的耳中,也正是因為這個聲音才使得他如夢方醒,然後下意識的向旁邊閃了一下。

如果是全盛狀態下的七彩麝鹿,那埃里克斯肯定連躲閃的動作都做不出來就會被撞的倒飛出去,至於還能不能有口氣那就要聽天由命了。不過這隻七彩麝鹿畢竟中了李彥的「遲緩術」,這足以抵消掉它身上的「疾行術」,所以它只能發揮出平常的速度來,再加上它又是原地啟動,這麼短的距離內根本不能把速度提到最快,所以這才讓埃里克斯有驚無險的躲了過去。

雖然沒被七彩麝鹿正面撞上,不過他在側身的時候,還是不可避免的被七彩麝鹿的鹿角給劃到了。由於這隻七彩麝鹿剛成年沒多久的時間,它的鹿角還不堅硬鋒利,所以劃在埃里克斯的身上並沒有太大的危險,只不過在他胸口給劃出一道血琳琳的口子來。雖然這道傷口看上去怪嚇人的,但頂多只是劃破了皮而已,並不會要了埃里克斯的命。

這時,一道身影忽然從眾人身後閃現出來,他先是看了看埃里克斯的傷勢,確定沒問題后才繼續向七彩麝鹿逃跑的方向追了過去。

李彥在後面看得非常清楚,這道身影是奧克里曼,他應該是解決了第一隻七彩麝鹿,發現這裡竟然又攔下了一隻,所以才馬上趕過來的。李彥轉頭看向第一個中了「遲緩術」的那隻七彩麝鹿,發現它並沒有死去,只不過四肢好像被奧克里曼給敲斷了,所以只能趴在地上發出一陣略帶凄涼的叫聲。

七彩麝鹿的鹿血採集也是有講究的,必須要在七彩麝鹿還沒有死亡的時候採集才具有藥效,如果等到七彩麝鹿已經咽氣了,那時候的鹿血的藥效就會消散一大半,不值錢了。

現在戰鬥還沒有結束,奧克里曼沒有時間直接採集鹿血,所以才會選擇把它的四肢給打斷,等到戰鬥結束后再慢慢採集鹿血。

此時身上加持著「疾行術」的奧克里曼速度明顯要比只能以普通速度奔跑的七彩麝鹿快了不少,沒等它跑出大家的視線範圍的時候,奧克里曼就已經追上了去,並且馬上戰鬥起來。

在奧克里曼的攻擊之下,這隻剛剛成年還沒有多少戰鬥經驗的七彩麝鹿便全面處於下風了,奧克里曼隨時有能力殺死它,不過可能是為了等下採集鹿血的時候方便一些,所以他並沒有直接殺死它,而是選擇像第一隻七彩麝鹿那樣打斷它的四肢。

這時候李彥已經跑到埃里克斯的身旁了,他看著埃里克斯胸口那道恐怖的傷痕,皺著眉頭問道:「怎麼樣,傷得嚴不嚴重?用不用我治療一下?」

埃里克斯此時躺在地上,周圍圍了一圈關心他的傷勢的成員,雖然胸口火辣辣的,不過他還是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來,彷彿這隻不過是一件小事情似的。「沒事兒,我就是被刮破了一層皮,不礙事的!」

說完,埃里克斯特意看了李彥一眼,著重的說道:「這點小傷就不用治療了,回頭我自己上點傷葯就行。」

雖然現在胸口很疼,不過和「治癒術」治療傷勢的時候那種深入骨髓的疼比起來就不算什麼了,埃里克斯可不想再親身體驗一下那種恨不得找塊石頭一頭撞死的感覺。

李彥有些不甘心的又打量了一下埃里克斯的傷勢,發現真就是被刮破了一層皮,之所以看起來這麼猙獰恐怖,主要還是因為七彩麝鹿的鹿角現在還非常的鈍,劃到人身上的時候不像刀劍那樣能輕易的破開皮膚,所以才會搞得血肉模糊的樣子。

李彥失望的嘆了一口氣,又不能欣賞埃里克斯被「治癒術」給搞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姿態了。

「既然你沒事,那就好好包紮一下吧,我去別處看看情況。」李彥輕輕的拍了拍埃里克斯的肩膀,然後手臂好像是無意識的碰觸到埃里克斯的傷口,疼得他忍不住大聲叫喚起來。

「靠!李彥你是故意的吧?我跟你沒完!」埃里克斯一邊咧著嘴不住的抽氣,一邊忍不住大聲罵了起來。

不過李彥此時已經欣欣然走向別處去了,埃里克斯罵得再凶也影響不到他。小樣!叫你不接受我的治療,活該!

這時候,沃爾納等六位中級劍師也已經順利把他們圍攻的七彩麝鹿給殺死了。他們可沒有奧克里曼只打斷七彩麝鹿的四肢卻不殺死它的本事,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著想,還是直接殺死比較實在。

當李彥走過來的時候,他們正在收拾七彩麝鹿的屍體呢,鹿茸、鹿血、鹿骨、麝香、鹿肉……都分門別類的放好,雖然大家達不到庖丁解牛的水平,不過在李彥看來也非常出色了,不比一般的屠夫差多少。

七彩麝鹿看起來不大,不過採集的材料卻擺了好幾堆,特別是大骨架更是快有一人來高了。

李彥暗自捉摸著這些材料的分量,估計光是這一隻七彩麝鹿身上的材料就夠三個任務的需要了,剩下的那兩隻七彩麝鹿的材料完全就是一筆意外之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