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賜心裡其實已經沒有多大興趣了,只要小魚給出了價值,那麼接下來的賭局他就知道自己贏定了,雖然摩尼選中的另一塊價值也很高,但是他們卻又一塊巨大的坑人毛料拉著他們的後腿。

偏偏這時有工作人員將那快巨大原石從攤位那邊運了過來,而摩尼也許是因為第一場失利,想要搬回劣勢,直接決定切這塊巨大原石,這讓李天賜的嘴角人不住翹了翹。

「老弟,我們切哪一塊?雙胞胎嗎?」羅成見到摩尼那邊準備切那塊大原石,眉頭一挑對著李天賜問道。

「隨便那一塊我們都穩贏他的,羅大哥說切哪個就是哪個好了!」李天賜微微一笑說道。

「嘿嘿,那就切這塊吧,這個雙胞胎里說不準也有一挑小魚呢,驚喜就留在最後好了!」羅成一聽李天賜的話,直接放棄切那塊雙胞胎的原石,將另一塊表現很普通的原石搬上切是機。 羅成這邊固定好原石,李天賜就上山在原始石上畫了幾道黑線,一旁的黃鴻遠上前輔助羅成切石,而這時摩尼和吳光華的巨大元石還沒固定好,沒辦法,石頭太大,切石機也需要做一些調整。

「要不要等下他們呢?」羅成在啟動機器,要下刀時突然開口說了一句,臉上帶著一絲壞笑。

「算了,我們先切完,然後看著他們切,能更好的看到他們的表情,一定會很精彩的。」李天賜一旁笑了笑說道。

「天賜,你沒事吧,我看你臉色越來越差呢?」這時一旁更多關注李天賜的蘇雪帶著一絲擔憂對李天賜問道。

「放心,我沒事,就是剛剛觀察原石消耗了一些精力,休息一下就好了!」李天賜對著蘇雪微微一笑,被人關心的感覺就是舒服,連著精神這一下也好了一些。

秦晚晴在一旁本來看到李天賜的臉色也想關心一下,不過在蘇雪關心之後,她就沒有上前,隨後目光看向那一堆碎裂的祖母綠,眼中閃過一絲猶豫,她想要買下這些祖母綠,不過看著李天賜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切石機那邊,暫時也就將這些話放在一旁,準備等一下找機會再說。

切石開始轉動,羅成和黃鴻遠小心的開始切石,一旁的朱老闆也是滿心期待,和李天賜交好之後,這位土豪大老闆可是一心為李天賜著想,他比其他人更喜歡看到李天賜勝利的那一刻。

喀拉!

石頭本來就不大,這一刀很快就切了下去,一層薄薄的石皮應聲掉落。

「天啊,這麼薄的一程就出綠了,不對,是粉色,是粉翠!」

當石皮一掉之後,在黃鴻遠還沒有將切面上的石漿清晰乾淨石,就有眼尖的人發現了什麼,驚呼叫道。

「什麼?粉翠?什麼種水的?要是玻璃種,那可真的發達了!」

人群被第一人的驚呼吸引過來,臉原本守在另一邊等著吳光華這邊切巨石的人都瞬間圍聚過來。

柳城幾人這時都眼巴巴的圍聚到切石機前,等著黃鴻遠將泥漿清洗,然後好辨別種水,心裡都期待著是玻璃種。

黃鴻遠這傢伙看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在自己手上,壞水一冒,故意拖拖拉拉的不洗了,弄得一群人恨的牙根痒痒,紛紛出言催促,最後還是羅成瞪了這貨一眼,才拿著小水管將切面清洗乾淨。

「唉!」

一個玉石商人在看清切面的翡翠之後,先是嘆氣了一聲。

「怎麼回事?難道種水很差嗎?那可真是可惜了,哪怕是芙蓉種也好啊!」

玉石商人的一聲嘆息,讓後面看不到的人頓時都心裡一沉,以為這翡翠是最低級的豆青種,豆跟著惋惜起來。

就在這時,柳城也看清了那原石切面,稍微鑒定了一下之後,就轉頭對著那個嘆息的玉石商人埋怨道;「老牛你沒事瞎嘆息什麼,這明明是高冰種啊!」

「咳咳,我也沒說別的啊,只是感覺不是玻璃種,有一點惋惜罷了!」那玉石商人咳了兩聲有些尷尬說道。

「呼!這傢伙真是可惡,明明是高冰種,讓他弄的還以為是豆青種呢,高冰種的粉翠,要是裡面全是翡翠的話,那也值老了錢了啊!」

後面圍觀的人群聽到柳城和玉石商的對話后,頓時有人叫嚷起來,高冰種也是高級翡翠了,雖然不如玻璃種,但是品種好的話,一樣價值不低。

「快切,繼續切啊,我感覺這個可能是滿翠!」

喧鬧之後,頓時有人開始催促,這塊原石接近籃球大小,要是都這樣只有一層石皮的話,那就是滿翠,雖然不可能是他們的,但是也都急著過過眼癮。

這邊的情況,摩尼和吳光華自然也都聽到了,吳光華的表情一陣擔憂,摩尼也狠狠皺眉,表情掙扎了一番之後忍住沒有過去觀看,轉身專心的矯正這巨大原石,也準備開始下刀切石。

羅成這邊是一團喜氣,在眾人的催促下雞西切石,原石不大,切的速度也很快,換來一面一刀切下去,依舊薄薄一層之後,就露出了粉色翡翠,讓圍觀人的呼吸都跟著急促起來,這兩刀下去,已經有把分之六十的可能是滿翠了。

「兄弟,這塊原石我出手吧,我現在就給七百萬,你們可以繼續切,結束對賭,切完之後無論長或者垮都是我的,怎麼樣?」

因為知道是對賭,所以之前沒人對那粉碎的祖母綠出價,現在終於有人忍不住開始出價了,顯然是想先下手為強,給出的價格很高。

「不賣,一切都等賭局結束之後再說。」李天賜在一旁很是乾脆的說了一句,就算是要賣,他也會先考慮秦婉晴,畢竟秦婉晴是自己的朋友,有能力關照一下時,李天賜自然要關照朋友。

羅成在聽到有人出價時微微停了一下,不過很快聽到李天賜的話以後就微微一笑,繼續切石,而這時一旁的摩尼和吳光華才固定好巨石,選好位置畫上黑線,啟動機器開始緩緩切割下去。

摩尼這一刀就將巨大原石切掉了三分之一,可惜,一刀下去切面顯示的只有白花花的石頭,一點翡翠的影子都沒看到。

「摩尼,這……」吳光華看著巨石切面,表情一陣懊惱,看摩尼。

「慌什麼,才第一刀而已,這原石內肯定有高級翡翠,我們繼續!」摩尼瞪了一眼吳光華,然後調整切刀位置再次下刀。

「真的是滿翠!這麼大一塊高冰種的粉翠,比一般的玻璃種都要值錢了吧?」

當摩尼這邊剛剛開始切第二刀時,李天賜這邊的翡翠已經徹底被掏了出來,整塊翡翠外形十分圓,體積足有足球大小,托在羅成手裡,淡粉顏色十分勻稱美麗。

「一千八百萬,只低不高!」柳城在上前看過幾眼后,直接給出了自己心裡的價位,其餘幾個玉石商都跟著狠狠點頭,一個個眼中都帶著火熱,幾人都在這時打起了主意,想著等一下,一定要把這塊翡翠收下來!

「天賜,我想和你商量點事,你看……」這時秦婉情終於也忍不住了,臉上帶著一絲為難神情開口,不過她的話沒說完,就被李天賜淡淡一笑打斷道:「婉晴姐你不用說了,你放心,只要你有意,我想賣的翡翠都不會賣給別人,我們先看看熱鬧,等事情結束了再說。」

「謝謝你天賜,那就等一下再說吧!」秦婉晴見李天賜直接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又這樣變態,頓時放鬆下來,帶著一絲感激對李天賜說道。

「出綠了,哈哈,這麼大的一片綠,還是玻璃種!我們贏定了!」

就在李天賜和秦婉說話的時候,摩尼的第二刀也終於切完,而負責澆水輔佐的吳光華在石皮掉下后急切的清洗切面,隨後就驚喜的大叫起來,一瞬間就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狗屎運,老弟我們過去看看!」羅成聽到吳光華的叫聲,臉色為微微一變,對著李天賜說道。

「我就不過去了,他們很快就會哭了。」李天賜微笑著搖頭,那塊巨大原石他已經探查過,沒人比他更清楚裡面的情況,現在圍聚的人太多,他可不願意受累擠過去,等著最後結果就好了。

「李小友似乎一點不擔心啊?」秦婉晴身邊的王大師看著李天賜驚異道。

「呵呵,我早就看過那巨石,他們會輸的很慘的!」李天賜再次一笑。

「哈哈,那我們等一下再切,等著看他們如何哭!」羅成對李天賜是極度相信,聽完他的話,哈哈一笑,也沒有擠著過去,就陪在李天賜旁邊等著人群中傳遞出來的消息。

「天啊,這麼大一片翠,而且還是玻璃種,這得值多少錢啊!」圍觀人群有靠近裡面的,這時也看清了那巨大原石的切面,忍不住一陣驚呼。

摩尼這時臉上也帶著一絲得意和驚喜,從這個切面來看,這原石裡面的情況有超出自己預計的趨勢啊。

人群鼎沸,都看著那切面眼紅不已,翡翠的品種並不稀奇,只是普通的綠翠,但是卻是玻璃種,加上顯露出來的面積足有臉盆大小,這可就有些恐怖,如果裡面翡翠能延續下去,那麼這麼大一塊玻璃種,幾千萬的價值都擋不住,要知道翡翠哪怕每大一公分,價值都是翻倍增長的!

「好了,繼續吧!」摩尼在享受了一下圍觀人群的驚嘆之後,開始繼續切石。

這塊原石確實夠大,切起來也十分緩慢,不過這時卻沒有人顯得不耐煩,都是滿含期待的等著,心裡都盼著能切出一塊巨大的玻璃種,也好滿足一下他們的眼福,以後也能多個談資。

呲呲呲……切石機刀片切割原石的聲音異常刺耳,足足幾分鐘,才將第三刀切完,咔嚓一聲,一塊厚厚的石皮應聲掉落,吳光華連忙拿著水管沖洗切面。

「啊?怎麼會這樣?」

當切面清洗乾淨,吳光華頓時驚呼一聲,帶著濃濃的懊惱之色。

「天啊,這麼密集的裂紋,怎麼會這樣,外面根本看不到一絲綹啊,這不科學啊!」距離最近的圍觀者,這時也看到了這個切面,雖然還有翡翠被切出,但是那翡翠上密集的裂紋缺讓人震驚。

「該死,是暗綹!」摩尼這時也看到這情況,帶著無限懊惱的叫了一聲。 暗綹,顧名思義就是隱蔽在表皮之內的綹,絕對是坑死人的東西,明綹破壞力就很強,但是暗綹的破壞力比明綹更是強了數倍。

這一瞬間,摩尼的心就沉到了谷底,他在發現是暗綹時,就知道,這一塊賭石,自己賭垮了,要知道這巨大原石可是花費了他和吳光華近千萬的,而眼前的情景,除非裡面有一半的翡翠沒有被破壞才有的賺,但是在暗綹之下,這可能性為零。

「摩尼,這怎麼辦?」 結婚,不可能 吳光華像是剛剛吃過大便一般,帶著懊惱再次對摩尼問道。

「切!」摩尼一咬牙說了一個字,說完啟動切刀,根本沒有再按照之前的畫線切,而是直接從原石中間位置下刀,讓吳光華和圍觀人群都心裡一震,摩尼這樣的一刀下去,如果裡面還有好翡翠也會被切廢了。

沒有任何顧忌的一刀切的就快了很多,片刻后,絕大原石被一分為二,而看過切面之後,在場所有人都沉默了,裂紋,依舊是密集的裂紋!

摩尼臉色更加陰沉,二話不說繼續切石,足足過去十幾分鐘,巨大原石就被切的七零八落,而讓人惋惜和無語的是,整塊原石內,竟然只有薄薄一層翡翠是完好的,也就是最開始人們看到的那個切面,至於裡面,完全都是粉碎性的翡翠,雖然都是玻璃種,但是沒有一塊能用……或許能挑出一些豆粒大小的翡翠,打磨手鏈吧!

「唉!可惜了,這樣的一堆翡翠碎塊,最多能值二百萬吧!」這時柳城帶著濃濃的惋惜之色開口,一塊這麼好的翡翠廢了,他也是心中惋惜不已。

「這可是玻璃種,而且這麼多,就值二百萬?你……」

「吳少別說了,柳總已經給的算是高價了,這局我們又輸了」摩尼打斷吳光華的話說道。

「哈哈哈,一千萬買了一堆碎玉,笑死我了,現在你們已經被我們落下將近兩千萬了,還剩最後一塊,我看還是不用比了,你們直接認輸吧!」

這時圍觀的人微微散開了一些,羅成帶著黃鴻遠擠了過來,看著一堆碎裂不成樣子的翡翠,羅成直接得意的大笑起來!

「混蛋,還有一塊呢,你們的得意什麼,也許我們最後一塊能切出龍石種呢,拳頭大的一塊就完爆你們!」吳光華被羅成氣的身體發抖,指著羅成大吼道。

場面一靜,隨後是羅成更加肆意的大笑:「笑死我了,還龍石種,你以為那是大白菜啊,還是你以為自己金口玉言,隨便一句話就能把翡翠變成龍石種?看來你還不死心啊,那我們繼續吧!」

對於吳光華的話,不但羅成和圍觀的人不信,就連摩尼也微微搖頭,龍石種?那可是比玻璃種還稀少數倍的頂級翡翠,一年能一道一次都是運氣了。

摩尼現在其實已經對後面的對賭徹底失去了信心,雖然自信最後一塊會有翡翠,但是卻沒有信心再勝過李天賜了,畢竟現在差距已經十分大。

「請讓一下!」

就在這時,圍觀人群的後方傳來一道聲音,讓后免得人微微有些不滿,不過在看清來人之後,頓時都客氣的招呼,人後紛紛閃開道路。

「劉會長,烏哈大師,你們來了!」柳城這時看到來人,連忙帶著身旁的幾名玉石商人上前客氣的招呼了一聲。

來人是兩名老者,年紀都在六十左右,劉會長是一名身材消瘦膚色微白的老者,而那烏哈大師同樣消瘦,不過膚色微黑,額下還留著一縷鬍鬚,看五官和華人多少有些差別。

「師傅,您來了!」摩尼這時看到烏哈,也連忙離開切石機,上前恭敬的對著烏哈招呼,他雖然在很品行方面差勁,但是對自己這個師傅卻是很尊敬,或則說有些懼怕。

雙方招呼了一番,劉會長對著柳城問道;「剛剛聽說這裡切出來天然雕刻的翡翠,在哪裡,誰切出來的?」

「哦,在那邊的年輕人,是一條小魚,我帶您過去。」柳城對著劉老說完,帶著幾人走向李天賜,人群再次分開一挑直通到李天賜那邊的道路。

李天賜步子到什麼時候弄來一把椅子,正坐在椅子上休息,雖然看到那邊人群有異動,但是卻沒有注意,直到柳城帶著劉會長和烏哈幾人走過來,李天賜才站起身。

「劉老,這位就是那塊翡翠的主人李天賜,李兄弟,這位是我們大會的會長劉老,這位是緬邊的賭石大師烏哈大師,他們來是想看一眼那個翡翠小魚。」柳城一到近前,就對李晨次和劉會長介紹了一下,然後說明來意。

「哦,劉會長好,翡翠小魚就在這裡,您請看吧!」李天賜對劉會長很是客氣的招呼了一聲,直接將收起來的翡翠小魚取出來遞給劉會長,而一旁的烏哈,李天賜只是微微點了點頭,沒有出聲招呼,在李天賜看來,能教出摩尼這樣品行不良的徒弟,這師傅應該也不是什麼磊落之人。

劉會長在看到李天賜取出那條黑色的翡翠小魚,連忙從衣兜內取出一副白手套,帶在手上之後才小心翼翼的接了過來,左右翻看了好一陣之後,才長長出了一口氣嘆道;「鬼斧神工,絕對的鬼斧神工啊!烏哈大師你也看看吧!」

劉會長感嘆之後,將翡翠小魚遞給烏哈。

「不用了,剛剛我已經看過了,確實是件好東西,大自然的饋贈,鬼斧神工不為過!」烏哈沒有接小魚,說完話之後看向李天賜道;「年輕人,這小魚有沒有出售的打算,我可以給你三千萬!」

「天啊,三千萬?就這麼大的一塊小翡翠?就算龍石種也不過如此了吧?」

聽到烏哈要收購者小黑魚,並且給出三千萬的價格,旁觀的人群再次沸騰起來,小魚只有小拇指大小,就算是頂級中的頂級,顧忌也就這樣的價值了。

圍觀人群驚嘆,但是有幾個人卻表現的比較正常,劉會長和柳城就沒有感覺這個價格多離譜,小魚的質地其實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個天然的雕刻!

而聽到烏哈一開口就要收購自己的小黑魚,李天賜微微楞了一下,隨後就搖了搖頭道;「不好意思,你給的價格太低了,我不會賣的!」

「李天賜,你說什麼?三千萬你還想嫌少?你還想要多少?師傅,這傢伙就是看你誠心想買,故意抬價!」摩尼在一旁聽到李天賜的話,不等烏哈說話,他就叫嚷起來。

「五千萬!」烏哈沒有理會摩尼的叫嚷,目光淡然的看著李天賜,直接又加了兩千萬。

所有人都到底了一口冷氣,就連李天賜這次都微微頓了一下,不過最後還是搖了搖頭道;「還是等一下再說吧,我認為我這小魚還有增值的空間!」

「年輕人,們不要太貪心了,你可要問問別人,誰會出這麼搞得價格買他,除了我!」烏哈顯然是認為李天賜還不滿意價格,心裡頓時很不痛快,說話時語氣也多了一絲冰冷。

李天賜看了一眼烏哈,沒有在搭理他,轉頭看向摩尼道;「我們的賭局還沒結束,或者是你心中就認輸嗎?如果不認輸,那就繼續。」

「對,我兄弟的翡翠不會賣給你們,趕緊完成賭局才是正事,本少還等著有人跪地學狗叫呢!」落成這是來到李天賜身旁,看著迷你師徒說道。

「什麼?你們竟然是這樣的賭約?」聽到羅成的話,烏哈神情微微一變,說話是看向一旁的摩尼,似乎在等著他確認。

劉會長在這是也眉頭微微一皺,賭石對賭很常見,但是這樣侮辱人的賭注卻是不多見,這賭注在他看來實在有些過分了,目光看向李天賜時,也多了一分不喜。

「這,是的!」摩尼猶豫了一下之後,對著烏哈點了點頭。

「哼,簡直欺人太甚,這樣的賭注竟然能提出來,我看這賭局作罷吧!」烏哈聽到摩尼的確認,頓時憤怒異常,對著李天賜就吼了起來。

「喂,老傢伙你叫什麼叫?本來看你是賭石大師本少還有點敬重,沒想到卻是個部分青紅皂白的老混蛋啊,你就知道賭約不好,但是你就不完呢問是誰先提出來的?」黃鴻遠這時也躥了過來,看著烏哈鄙視道,本來他確實比較佩服賭石厲害的人,但是著烏哈的表現實在讓他這個紈絝有些看不爽了,一開口就把老傢伙叫了出來。

「嗯?你是什麼東西,敢對我這樣說話?賭約不是你們提出來的,難道還是……」烏哈被黃鴻遠的話氣的暴跳如雷,說道最後時才反應過來,目光不由的再次看向摩尼和吳光華。

「是。是我們先提出來下跪認輸的,不過學狗叫是他們說的!」摩尼知道事情瞞不住,在烏哈看過來時就連忙低頭說道。

「你……哼,簡直胡鬧,不管誰提出來的,這場賭約作罷,跟我回去!」烏哈在聽完摩尼的話之後,神情變幻了一陣,然後再次提出廢掉賭約,並且準備直接帶著摩尼離開。

「慢著,就算你是這貨的師傅,也沒有資格說什麼就是說什麼吧?人可以走,但是賭約要旅行之後才可以!」李天賜這時見烏哈竟然這樣,頓時劍眉一挑,直接走了兩步攔在烏哈和摩尼的深淺。

而羅成和黃鴻遠還有朱老闆也都是異常惱怒,甚至連蘇雪秦晚晴都看不過去,一起跟著李天賜幾人將去路堵住。 「你想怎麼樣?」

見到李天賜竟然將自己攔住,烏哈大師的表情更加陰沉。

「我想怎麼樣?我剛剛說的已經很清楚了,讓你的寶貝徒弟履行賭約!」李天賜也冷著臉說道,心裡越發感覺這烏哈大師有些不要臉,明顯是在耍賴,竟然還問自己想怎麼樣。

「李天賜,這事我看還是算了吧,年輕人打打鬧鬧,不要鬧的這麼嚴重,讓摩尼和吳少給你們道個歉,就算了吧!」

這時那劉會長也弄明白了情況,知道不是李天賜幾人提出的那賭約,對李天賜的厭惡消失,不過這時他還是要顧忌烏哈大師和吳光華的面子,猶豫了一下之後才上前準備說和。

「劉老頭,你最好別管這事,要管你也給本少保持公平,否則本少對你也不客氣!」羅成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看到劉會長竟然準備和稀泥,明顯有偏向摩尼和吳光華的意思,頓時陰沉著臉開口。

「你……」劉會長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叫自己劉老頭,要知道他除了是這次大會的會長,實際身份確實青聲珠寶協會的會長,也算是半官方的身份,整個省份的珠寶商那個見到他都是恭恭敬敬的,沒想到被一個年輕人這樣稱呼,頓時也是氣的不輕。

「我什麼我,你這明顯有些偏幫,就要做好被罵的準備!」羅成一撇嘴說道。

「劉老!」這時柳城上前兩步,附在劉會長的耳旁說了兩句什麼。

「啊?這……」劉會長聽了柳城的耳語,表情微微一變,目光看了一眼黃鴻遠,隨後又看向羅成,眼中閃過一絲猶豫,最後皺了皺眉對著柳城點了點頭,然後走向烏哈道;「烏哈大師,這事我看還是讓年輕人自己解決吧!」

「劉會長,你這是什麼意思?」烏哈聽了劉會長的話,眉頭狠狠一皺,這劉會長剛剛明明還在幫自己,可這一轉眼就明顯的『叛變』了?

「就是字面意思,烏哈大師,事情是摩尼和吳光華引起的,既然輸了賭約,那就認賭服輸吧,我們還是不要干預比較好!」劉會長心裡明顯有了決定,所以這時即使知道會得罪烏哈和吳光華,他也沒有什麼猶豫。

烏哈看著劉會長,冷靜了一下之後,眉頭狠狠皺起,他也不傻,知道劉會長既然這樣的反常,一定有什麼原因,目光掃視過李天賜幾人,沉吟了一下道;「想讓我徒弟下跪學狗叫,這我絕對不能答應,不過畢竟是摩尼輸了,我也不耍賴,這樣吧,既然你們是賭石挑起的事端,那我們就在來賭一場,你們贏了,我給你們五千萬,輸了的話,賭約取消,並且將那個翡翠小魚交給我!」

「呸,你也太不要臉了,明明我們已經贏了,為什麼還要和你賭?再賭的話你們贏了不但免去學狗叫,還能得到翡翠小魚,怎麼什麼好事都讓你們佔去了?」羅成一聽烏哈的話,頓時呸了一聲,鄙視著烏哈說道。

「就是,你們說賭就跟你賭?你以為你是誰啊?」黃鴻遠也跟著在一旁幫腔,朱老闆也是跟著點頭。

李天賜和蘇雪還有秦晚晴都沒有說話,不過臉上都帶著鄙視,顯然李天賜也沒想過繼續和這烏哈對賭。

「一個億,只要你們和我對賭,我輸了一個億就是你們的,贏了只要撤掉你們和摩尼的賭約就可以了!」烏哈見落成暨人如此反應,表情又是一番掙扎,最後一咬牙說道,他之所以這樣,完全是對自己有絕對信心,而且一旦摩尼下跪學狗叫,也關係著他的面子問題,所以無論如何他也不會讓摩尼和吳光華履行著賭約的。

先婚後愛:總裁快走開 聽到烏哈竟然拿一個億來對賭,並且也不再提翡翠小魚,羅成和黃鴻遠都目光一亮,兩人對視一眼卻沒有出聲,而是目光看向了李天賜,畢竟對賭的主角是李天賜。

李天賜這時越被烏哈這大手筆驚了一下,一個億啊,雖然李天賜感覺自己以後肯定能賺到這些,但是眼前這一個億來的卻是如此輕鬆,似乎唾手可得同一般,而自己輸了似乎沒有什麼損失,者買賣似乎真的很值得啊!

見李天賜有些猶豫,一旁的蘇雪輕輕拉了一下李天賜。

「怎麼了蘇雪,你有什麼意見嗎?」李天賜看向蘇雪問道。

「和他賭,我相信你,不過怎麼賭要我們說了算!」蘇雪淡淡的開口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