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裝出一副慈父的姿態,苦口婆心的說道。

“稟陛下,竇家老太爺在外面求見!”

自以爲已經說服趙寅的李二,還未等鬆口氣,就聽到太監王德的稟報聲。

“他來做什麼?”

聽到這個名字,李二的臉色就是一黑,這個老東西,仗着是太后的親哥哥,總在自己的面前倚老賣老,他來這裏,定然不會有什麼好事。

“陛下,既然您有事,小婿就先告退了。”

在王德稟報完之後,趙寅偷偷的瞄了一眼李二,發現他也正盯着自己看。

頓時,他便明白了李二的用意,所以,他打算溜之大吉。

“站住!你個小王八蛋,闖完禍就想跑?還想讓朕給你擦屁股?敢動彈一步,打斷你的腿!”


李二虎着一張臉,不斷的威脅着。

“宣他進來,我到要看看,他來找朕又爲了什麼?”

狠狠瞪了趙寅一眼後,直接對王德下達了命令。

“嗒!嗒!嗒!”

時間不長,柺杖敲擊在地面的聲音傳了過來,緊接着就是一道悲愴的聲音傳來。

“陛下,當朝駙馬狼子野心,簡直就是無法無天,老朽還請陛下做主。”


老頭呼哧呼哧的走了進來,連君臣之禮都沒有,直接張嘴嚷嚷起來。

“做主?”

李二對於他的無理似乎早已經習慣,只是聽他提到駙馬,這不禁讓他的神情古怪了起來。

“不知道駙馬做了什麼事情,讓您老如此動怒?”

李二明知故問起來,並且,目光不斷的投向不遠處的趙寅。

一看不要緊,看完之後,他氣的差點沒將玉璽砸過去。

只見趙寅就像沒事人一樣,慢條斯理的在一旁吃着點心。

“不僅是駙馬,老朽還要狀告王公公!”

或許是歲數大了,眼神不太好使,竇老太爺根本就沒有發現不遠處的趙寅,而是直接將柺杖指向了王德。

“啊?老太爺,老奴一向都是十分敬重您的,您是不是誤會咱家了?”

一直站在一旁賠笑的王德,頓時嚇了一跳,差點直接跪倒在地面上。

開什麼玩笑?

他就是一個奴才,怎麼可能有膽量得罪皇親國戚?

“嗯?怎麼回事?”

李二有些詫異,一個太監怎麼可能會得罪到他身上?

莫不是這老東西老糊塗了,見誰咬誰?

狀告那個小王八蛋,這個到是不需要去懷疑,因爲這個小王八蛋天天惹是生非,想弄死他的人,多了去了。

可是這個膽小如鼠的太監也能惹事?

這就有點匪夷所思了。 “啓稟陛下,老奴就是要告這個閹人,他與駙馬那小子狗膽包天,假傳聖旨,沆瀣一氣,還請陛下明察,還奉先一個公道!”

也不知道是因爲歲數大了,還是氣的,竇老頭伸出顫巍巍的手指,指着對面的王德。

“竇老太爺,您這可是冤枉死老奴了,老奴在宮裏活了大半輩子,哪會不知道假傳聖旨的厲害啊?老奴可就這一個腦袋!”

聽到竇老太爺的話,王德的臉色唰的一下蒼白起來,這一頂大帽子,差點沒把他給嚇死,直接匍匐在李二的面前,身體哆嗦個不停。

“可有證據?”

李二的臉色微微一變,掃了王德一眼後,這纔將目光落在竇老太爺的身上。

“有啊!陛下,就在上午,老奴再此祈求陛下開恩之時,這個閹人與駙馬去大理寺假傳聖旨,敲詐三人百萬兩銀子!”

“陛下,那個時間,正是老朽與陛下商談之時,老臣也未聽到陛下下旨,您說,他們不是假傳聖旨是什麼?”

“而且,陛下也答應了老臣,會釋放那三個孩子,所以老臣斷定,這其中之事,必然與二人脫不了干係。”

竇老頭義憤填膺的望着王德。

一個奴才,居然狗膽包天,今日定然不會善罷甘休。

“原來是這樣。”

李二頓時恍然,按照這樣的邏輯分析,這個老東西還真的是沒有什麼錯誤。

可是,現在事情擺在了眼前,這道聖旨,他是萬萬不能承認的,否則的話,今後哪裏還會有安生的日子過。

可若是不承認的話,那王德與那小子,豈不是要揹負上假傳聖旨之罪?

“老爺子,說話是要負責的,你確定你這一身的老骨頭,真的能夠扛得住?”

就在李二有些不知所措之時,趙寅突然走了過來,不斷打量着這個連站都站不穩的老頭。

“大膽?你是何人?”

老頭仔細的觀察了來人,在確定不認識後,發出一聲厲喝。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眼前之人,絕對不是太子,也不是他曾經所見過的那些皇子,所以他此時的臉色很難看。

“我就是你要狀告的駙馬!”

趙寅悠悠開口,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

“駙……”

竇老爺子的眼珠子差點沒有飛出去,他做夢都沒有想到,眼前之人,就是那個膽大妄爲的正主。

“哼!我還以爲駙馬有什麼了不起的,原來就是這麼一個德行,假傳聖旨,坑害奉先他們百萬兩銀子,今天有陛下做主,哪怕是拼了這條老命,我也要將你拿下。”


“陛下,根據老臣的調查,這個孽障自從來到這裏,不禁污了整個朝堂的風氣,還肆意妄爲,甚至藐視皇權,此等傷風敗俗之人,簡直是人人得而誅之……”

一個毛頭小子,怎麼可能入得了他的法眼,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後,竇老爺子舌吐蓮花,將趙寅貶低的分文不值。

“老傢伙,如果我說,聖旨是真的?你將如何?”

趙寅本來不想辯解,因爲現代的言語用在古代之人的身上,尤其是這個走路都需要扶的老東西,他真怕兩句話不對付,直接送他歸西。

到那個時候,他可就是,黃泥巴掉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

可現在沒辦法,陛下已經將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顯然要求助的。

聽明白事情的經過後,王德到是鬆了口氣,恭敬的退到一旁看起了熱鬧。

開玩笑!

聖旨誰敢假傳?

只不過是陛下當着他的面,不好意思承認罷了!

“黃口小兒,在這裏胡說八道,你可有證據證明你所言非虛?”

竇老爺子吹鬍子瞪眼,不斷用柺杖敲擊着地面,顯然是被趙寅給氣的不輕。

與此同時,他還時不時的用眼角的餘光去看李二,在發現他並沒有替那小子辯解的意思。

所以,他現在更加確定,這小子在這睜眼睛說瞎話。

“老爺子,我觀你歲數不小了吧?”

然而,趙寅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話鋒一轉,問起了老頭的年齡。

“什麼意思?”

老頭有些懵逼,完全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沒事,我就是隨口問問,做到一個心中有數。”

“我口直心快,向來是有啥說啥,從來不會拐彎抹角,所以先給您提個醒。”

“再一個,我看您老年事已高,我真怕給您氣出一個好歹來,得不償失。”

“如果您年歲較大,我說話會盡量收斂一點,只會讓您的火氣爆發出來,絕對不會有生命危險,這一點我向您保證!”

趙寅一臉正色的說着,而後還拍拍自己的胸膛,證明自己是一個君子。

一番話,聽的李二嘴角直抽抽。

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這個小王八蛋居然會用這樣的手段去對付這個糟老頭。

果然是應了一句話,惡人自有惡人磨!

“放肆,你這是大逆不道……!老朽今日定要將你彈劾進大理寺!”

聽到趙寅的話後,竇老爺子差點一口氣沒上來。

“又要彈劾?不知您老可知道規矩?”

趙寅雙手環抱在胸前,上下打量着老頭,戲虐的說道。

而此時的李二,則像是沒事兒人似的,喝着茶水,饒有興趣的看着二人吵!

重生乞丐皇后

若是都依着他,則相安無事,如若不然就要一頭撞死!

李二拿這老頭實在沒辦法,誰讓他是自己親舅舅!

若是真的治了老頭的罪,不但會揹負罵名,還會遭百姓的唾棄,說自己是昏君,暴君!

他雖然把自己的兩個親兄弟殺了,但也是形勢所迫,若不殺他們,他們就會殺了自己,而且皇位對他也是遙遙無期!

但這老頭對皇位根本沒有影響,若是殺了,對他來說只能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所以,他最怕聽見這老頭來。

但今天有人替他出氣,李二心裏都快樂開花了,不但不勸架反而還喝茶看起了熱鬧!

“老爺子,稍安勿躁,我這還沒說正事呢,皇上就快要給您請御醫了,這我要是說了,御醫要是不在這,就您這身體……!”

老頭對趙寅惡言相向,趙寅非但沒生氣,反倒還擔心他的身體!

但趙寅越是這樣老頭聽了就越生氣! “小兔崽子,你說什麼,我確是行將就木之人,但也輪不到你在這咒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