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白凝目望去,等了一會兒,只見一名走在最前方的邪魅青年帶著十三、四名高手,朝這裡走了過來。

特別是前方那名青年,一眼就吸引住了木白的目光,感覺此人很不簡單。

青年走到兩人身前停下了腳步,淡淡地在木白和修特林身上掃視一眼,不屑一聲冷笑,道:「這種垃圾,殺你們真是髒了我的手。」

言罷,便繼續朝前方那眾位高手和地龍交戰的戰場走去。

木白望著青年離去的背影,直到他們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視線中的時候,木白這才驚覺,自己的后心早已被冷汗浸濕,黏在皮膚上。

「他身後跟著十幾名皇級高手,這人來歷肯不簡單,他是誰?」木白疑惑不解的問道。

修特林搖了搖頭,道:「估計至少是個半神,我也不知道他是從哪兒來的。」

……

深淵上空。各種法術光芒、鬥氣光芒、箭矢攻擊以及魂獸的咆哮聲、爆炸聲等等彙集在一起,整個戰場看上去異常混亂、驚險。

「哦?只剩下這麼點人了?要對付那地龍,還有點難度啊。」

費希爾帶著手下站在偏僻的角落中,隔著近千米的距離,靜靜觀望著上空的戰鬥情況。

那力量對碰所產生的衝擊波,一旦靠近他身前,就好似像是遇到了一堵牆般,根本傷害不到他分毫。 此時,那些高手都在全神貫注的對付地龍,誰都無心留意費希爾,況且費希爾已經收斂了自己的氣息,很少有人能夠察覺到他的存在。

那地龍身體巨大,動輒之間,震動天地,聲勢驚人無比。

如果不是地底洞窟異常巨大的話,早就被震塌了。

……

「地雷破!」

那地龍渾身一震,飛出一片巨大的黑岩,朝周圍那群圍攻自己的強者們衝擊而去。

「小心!」眾位強者一陣驚呼。

那上百道黑岩剛剛來到眾人身前,頓時如炸彈一樣,猛烈地爆炸了。

這股爆炸力量極是驚人,宛如崩裂這空間,直接將整個洞窟震得搖搖欲墜,石壁、地面上出現了無數裂痕。


眾人強者頓時在這一招中隕落一般,連屍體都找不到。

但是,那地龍顯然也不是很少受。之前,它利用土元素開闢出生死門,這兩個禁制陷阱通道,雖然擊殺了不少強者,但對自身也有一定的消耗,現在又用出了兩道禁制級法術攻擊,實力幾乎消耗掉了一半。

況且,那群皇級高手也不簡單,一些實力到了后階的高手,也可以勉強引動出初級禁制攻擊,雖然地龍防禦力強悍無比,可是面對如此多波次的進攻,它身體又巨大,根本無法閃避,只能憑藉強大的身軀硬抗,如此以來自然也受到了一點兒傷害。

……

過了半天時間。

這個洞窟已經快要承受不住這毀天滅地般的攻擊,已經被破壞得滿目蒼夷,連一處完整的地面和石壁都沒有,似乎隨時都可能坍塌。

戰鬥依然在持續。

經過半天的廝殺,那群高手此刻只剩下五、六十人還活著。

但那地龍依舊只是被傷到了點皮毛,這讓眾位強者心中一陣絕望和恐懼,終於深深體會到這地龍的防禦強悍到何種變態的地步了。

「中了上百道初級禁制攻擊,看起來還沒什麼事,換成我的話,恐怕非要重傷不可。」費希爾目光眨也不眨的盯著上空的戰鬥,忍不住驚嘆道。 他雖然也是偽神級的高手,可是也沒把握能夠對付數百名皇級強者的圍攻。

「還是大人英明。等這地龍的實力消耗得差不多時,我們再出手,一定可以幹掉它!」一名男子陰冷笑道。

費希爾哈哈一笑,道:「不管最終結果是哪方勝利,這大地之脈一定是我的!」

……

「前面到底發生什麼事兒了?戰鬥好激烈的樣子。」


死門洞窟內。

蜀黍帶著拜迪正和奧古斯丁一起小心地前行。

前方傳來的戰鬥動靜讓兩人驚心無比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兒了。

這時,拜迪突然露出一臉驚喜之色,道:「蜀黍告訴我,它已經感應到木白大哥的氣息了!快!」

蜀黍立即快速度,如閃電般一個晃眼就奔行了上千米。

奧古斯丁聞言愣了一愣,便見蜀黍和拜迪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眼前。

「喂,等等我啊。」他大喊一聲,立即跟了上去。

……

「好像又有人來了,不過這氣息好奇怪。」修特林秀美一皺。

木白卻是一臉驚喜的望著前方。

轉眼時間,便見蜀黍的身影如一陣風般出現在了自己眼前。

「木白大哥!」拜迪見到木白,顯得高興極了,立即從蜀黍背上跳下來,上前就緊緊抱住了木白。

「怎麼是你一個人來的?其它人呢?」木白也是很高興的問道。

拜迪摸了摸鼻子,嘿嘿笑道:「只有我和奧古斯丁在一起,其它的人都分散了。」

「奧古斯丁?」

「大哥!」

木白剛剛說出這個名字,只見奧古斯丁也飛快的沖了上來。

「大哥!見到你真是太好了!」奧古斯丁無不激動的說道。

木白微微一笑,問道:「你們怎麼會來這裡?」

拜迪道:「我們是在一個鎮子里打聽到地龍洞窟的消息,就想你可能也會來這裡奪那大地之脈,所以就跟過來砰砰運氣,沒想到還真找到你了。」 「是啊。大哥,現在看到你我就放心了。」奧古斯丁也跟著說道。

木白搖了搖頭,現在所面對的局面,可要比在天恆大陸複雜和困難得多啊。

修特林好奇的在拜迪和奧古斯丁身上掃了兩眼,通過木白的記憶,她頓時認出了兩人身邊,也沒多問什麼。

倒是拜迪和奧古斯丁他們兩人這才驚訝的發現,原來木白身邊還站著一位女子。奧古斯丁指著修特林,對木白問道:「大哥,她是誰啊?」

木白道:「我介紹一下,這位是修特林小姐。」

「哦。」兩人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修特林噗哧一笑,望著拜迪道:「你這傢伙才只有四星級的實力,就敢來羅奧大陸,還真是佩服你的勇氣啊。」

「這……個……這……」拜迪被說得一陣臉紅,不要意思極了。

「嘭!」

突地。

一道巨大氣流衝擊捲來。

「小心!」

木白臉色大變,旋即釋放出守護神魂,將眾人保護在內。

修特林也意識到這氣流的恐怖,拿出一張十級魂符,召喚出了一道水系法陣,形成一道四方形的水壁,將眾人保護在其中。

「轟隆!」

此時,整個洞窟再也承受不住這恐怖的戰鬥衝擊,開始大片大片的塌方了。

無數巨石砸下,只是幾個轉眼,就將所有人都掩埋了。

……

地龍洞窟外。

只見那原本低矮的黑岩山,衝起一道七彩交織的光柱以後,整個山峰轟然破碎,開始倒塌了。

滾滾濃煙瀰漫而起……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切重新歸於平靜。


驀地。

那倒塌的山峰廢墟間,整個炸開,地龍那巨大的身子從地底衝天而起,盤旋在半空,顯得無比憤怒,口中怒吼連連,幾乎萬裡外的人都能夠聽道。

「人類!就憑你們的力量也敢搶走我所守護的大地之脈,簡直是痴心妄想。」地龍不屑道。

每一類天材地寶,都會有力量強大的神獸在守衛,想要搶奪過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隨後,十幾道身影從那沖開亂石,飛到了地龍四周站立。

地龍沒有急著動手,在和那剩下的十幾名強者對峙。


那十幾名強者,看上去都受了不輕的傷,身子在半空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反觀那地龍,卻是只被傷到了點皮毛,這些強者見后,心中隱隱有了逃走的念頭。

五百多名強者,幾乎都命喪在這地龍手中,現在只剩下十幾人了,根本沒有一點勝算。

但他們不知道,地龍經過一番大戰,已經沒剩下多少攻擊力量了,只是本體防禦依然很高而已。

「媽的!老子不幹了,你們自己慢慢玩吧。」一名強者怒罵一句,身影一晃,瞬間就消失在了半空。

「這傢伙居然跑了。」眾人一愣,看那地龍也沒有急著動手的意思,他們還在猶豫。

突然。五道如刀般的血色光芒劃破長空,只是一個眨眼,所有強者的身體都被撕裂成了數截,死前連驚叫聲都來不及喊出。

「嗯?又是你這傢伙!」地龍話聲一沉,目光死死盯著前方。

只見費希爾身子站在一頭體型巨大,樣貌猙獰的魂獸背上。

這魂獸脖子巨長,面部只有一張狼牙大嘴,嘴角邊不斷滴著噁心的饞液,渾身披著一層漆黑光滑的皮膚,氣勢十分強大。

……

「嘭!」亂石衝起。

灰頭土臉的木白等人,身子跳躍到半空后,緩緩落在了腳下的亂石堆。


「你們都沒事吧?」木白望著身邊的修特林等人問道。

「呼呼……剛才好險啊,差點兒就那石頭砸死了。」修特林喘了口大氣,心有餘悸道。

「吼!」

蜀黍那雙圓溜溜的血紅眸子,頗為不安的盯著空中,暴躁的咆哮一聲。

奧古斯丁吃驚的盯著地龍身前的那隻巨獸,問道:「大哥,那是什麼魔獸?」

修特林皺眉道:「這大陸只有魂獸,沒有魔獸存在。看來騎在這神獸身上的傢伙,就是費希爾了。」 「什麼?你確定?」木白臉色一變,目頓時閃過一絲殺機。

修特林點了點頭,道:「他的神獸,是傳說中的凶神『吞噬』,可以吞噬天地一切萬物,是半神級。」

「原來如此,看來這一切都是費希爾那傢伙事先安排好的。」木白嘴角突然掛起一絲冷笑,道:「這樣正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