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生一看這兩人都醉成這樣了,哪裏敢去叫酒。

蘇沐雪又不在,便趕緊找到了劉萍。

「劉助理,江先生喝醉了,還要酒呢。」服務生道。

「要什麼酒,你別管了,我去找他們。」劉萍道。

蘇沐雪臨走的時候吩咐過,江寒酒量不好,還有腸胃病,不能多喝。如果倆人還要,讓她自行決斷。

蘇總這是把球踢給她了。

劉萍瞪着高跟進了包間,手指在門上用力叩了叩:「兩位,我們要上班了,喝的差不多了就走吧。」

「你,你個娘們說啥呢,我兄弟江……寒,可是你們蘇總的男人,你敢趕我們走。」

「沒錯,當我不存在嗎,信不信我……我開除你。」

陳志飛與江寒兩個醉鬼登時不幹了。

「開除也不能喝,公司有明文規定,上班期間任何人不得喝酒。」

「江先生,你既然是蘇總的男人,就更要維護公司的秩序,不能搗亂。」劉萍義正言辭道。

「我,我不跟你說話,叫大劉來,我要見大劉。」江寒紅着眼道。

「見誰也不行。」

「要麼你們別喝了,要麼你們打我一頓,踩着我出去。」劉萍扶了扶黑框眼鏡,堵在大門口。

「這臭娘們有點意思,老四,我,我喜歡她。」

「我就要她了……」

陳志飛嘿嘿傻笑着,往劉萍撲了過去。

劉萍接住他的手,發力一摔,陳志飛就來了狗啃屎飛了出去,趴在地上哼哼著爬不起來了:「老四,她,她打我……」

她練過跆拳道,一點基本防身術還是懂的。

「嗯?」

江寒也是迷迷糊糊的,也想去搬劉萍的肩膀。

劉萍可不敢打他,端起桌上涼了的茶水,照着江寒臉上潑了過去。

噗!

江寒被這麼一潑,打了個顫,清醒了許多。

「江先生,公司幾千人呢,你別在這耍酒瘋了行嗎?」劉萍煩透這些愛喝酒的傢伙了。

「是,是!」

江寒一抹臉,連忙運足能量,清除了酒勁。

他知道這個小秘書向來能幹又潑辣,再者,他知道自己的酒品不咋的,連忙扶起陳志飛。

「老四,你告訴這娘們,我,我就要她了。」陳志飛仍是傻登登的沖劉萍傻笑。

「你要我,我還不要你呢,臭二流子。」劉萍懶的搭理他。

「劉助理,別,別告訴蘇總,我們走了。」

江寒尷尬的笑了笑,扶著陳志飛快速跑了。

他把陳志飛安頓進了附近的酒店。

然後,回到蘇沐雪的辦公室,沖了個涼,換好衣服上了天台。

「小言。」

江寒召喚道。

藍光一閃,溫言飄了出來:「主人,有何吩咐。」

「幫我找一個叫張順東的人,隴西省……一米八五左右的個,黑臉蛋,很強壯。」江寒絞盡腦汁的回憶老大的特徵。

「主人,這個簡單。」

溫言手一揮,旁邊的電子藍屏嘀嘀不斷的滾動着,很快,隴西省十幾個符合特徵,叫張順東的全翻了出來。

江寒一張張的划著看,很快確定了其中一張照片資料:「就是他,我想知道他現在的具體位置。」

溫言搖了搖頭:「主人,一級基地,要想隨時定位一個人,除非他在雲海,否則超出範圍,系統沒有這個許可權。」

「哎,我倒是忘了。」

「把他的地址給我,我回頭自己找去吧。」江寒道。

溫言很快把資料輸入了過來。

江寒交代了幾句,下了天台。

剛回到了蘇沐雪的辦公室,蘇沐雪抱着胳膊冷眼堵在電梯門口盯着他。

「媳婦,你沒事吧。」江寒感覺到一股濃烈的殺氣。

「我不是你媳婦。」蘇沐雪氣呼呼的返身回到客廳,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是,我不該違反規定,耍酒瘋,下不為例,下不為例。」江寒上前想握她的手。

蘇沐雪躲開,沒好氣道:「你跟二哥喝酒是應該的,我生氣是另外一檔事。你自己打開新聞娛樂版快瞧瞧,你幹了什麼好事。」

江寒打開雲海新聞APP,點進娛樂版塊:「某二線方姓明星,深夜與小鮮肉密會,擁抱接吻,疑似戀情曝光。」

上面還附有狗仔拍的幾張圖片。

女明星姓方,臉上打着馬賽克,不用看江寒也知道那是方夢婕。

而男的,則沒這待遇了,一張帥氣無比的臉蛋,可不正是江寒。

其中一張正是方夢婕傾斜身子,親吻江寒的臉頰,抓拍的非常到位。

。 顏落盈很是得意。

到底自己獲得了勝利,婚期定下,顏落盈懸著的心也算是放下了。

馬車停在蘇文家門口,顏落盈下了車。

剛好碰到蘇長青出來,她趕緊乖巧上前打招呼:「蘇伯伯好。」

蘇長青強行擠出笑容,說道:「落盈啊,陛下旨意已經下了,以後還得麻煩你多管束著點蘇文。」

顏落盈笑道:「蘇伯伯說的哪裡話,他是一家之主,還得他做主才是。」

蘇長青搖頭道:「這小子一天天沒個正行,你還是多把把關吧。」

說完,蘇長青便上車離開,凝霜捧著一個個大大的酒罈跑了出來。

「老爺!還是把酒帶回去吧,少爺的一番心意!」

凝霜一邊說,一邊把酒罈放到了蘇長青車上。

蘇長青看著這酒,無奈搖搖頭,自己兒子這東西啊,怕是有點扎手。

不過他老蘇收的扎手的東西多了,也不在乎這一件。

要不…叫上吳困虎喝頓酒?…給他添添堵,樂呵樂呵?蘇長青腦海中閃過這個想法….

馬車駛離,凝霜看向顏落盈,心中暗暗嘆息。

這位以後就是後院之主了。

不管怎麼說,從名義上來說是這樣的。

「顏小姐可是要見少爺?」凝霜問道。

顏落盈點了點頭。

凝霜笑道:「那您稍後,我去通稟一聲。」

再怎麼說,顏落盈還沒過門,依舊是外人,凝霜是不會壞了規矩的。

顏落盈並無異議,若是凝霜真的向她諂媚,她反而會感到不爽。

凝霜去到會客廳,蘇文坐在椅子上,不知在琢磨些什麼。

「少爺,顏落盈來了。」

聽到這個名字,蘇文嘆了口氣,事已至此,還能說什麼呢?

「讓她進來吧。」

顏落盈進了會客廳,兩人相見,顏落盈笑道:「蘇大人別來無恙啊,最近您這名聲可是京都人人畏懼呢。」

這話倒是不假,在官員之中,現在秘影衛已經有了足夠的震懾力。

誰也不想秘影衛找到自己身上。

而蘇文作為秘影衛指揮使,這段時間極為活躍,也導致不少人對他心生畏懼。

蘇文看了她一眼,道:「你不會是來跟我說這個的吧?」

顏落盈笑道:「當然不是,只是來見見我未來的相公。」

出乎顏落盈預料,蘇文似乎並沒有什麼抗拒,反而張開手臂,笑道:「來,讓相公抱抱!」

顏落盈一下子紅了臉,這傢伙是怎麼回事?

其實蘇文的想法很簡單,反正抗拒不了,顏落盈又不是什麼醜女,那還客氣個der啊。

實際上,大部分男人也都是這樣,只要說足夠好看,也並不是那麼難以接受。

但顏落盈可不是蘇文,嘴上跟蘇文嗆嗆兩句還行,要真是動真格的,顏落盈還是有些放不開。

「這還沒…沒..成親呢。」顏落盈羞紅了臉,結結巴巴說道。

「就這?」蘇文面現嘲諷。

顏落盈不服道:「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不守禮啊!」

「那你還嫁?」

蘇文的話,讓顏落盈陷入了沉默。

「誰叫我喜歡上了你呢,工匠坊也是你和陛下提出的吧?」顏落盈問道。

蘇文有些詫異:「你怎麼知道?」

顏落盈笑道:「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這又不是隱秘的事情,總有人傳出來。很多被抓的孩子都挺恨你呢。」

蘇文半躺在椅子上,不在乎道:「他們恨不恨我無所謂,恨我的人多了去了。」

看著蘇文玩世不恭的樣子,顏落盈嘆了口氣,當她去看孩子,從孩子口中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她也很震驚。

她清楚的記得那些孩子滿臉怨恨的說道:「我們聽這裡的大人們說了,都是那個蘇文,嫌我們擋路礙事,才建議陛下把我們抓了進來。每日跟著學習手藝,顏姐姐你能帶我們走嗎?」

在這些孩子心中,讓他們學東西,關著他們,就是最大的惡!

可是在顏落盈眼中,這卻是另一面的蘇文。

隱藏在那囂張跋扈下面的一些東西。

顏落盈看著蘇文認真說道:「我很慶幸,我的賜婚對象是你。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是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改變想法的,最起碼我們將要成親,成為最親近的人,這是改變不了的事情。」

「既成夫妻,總要共同進退才是。」

蘇文搖頭道:「放心,沒有那麼不喜歡,畢竟我是顏控,好看的我都喜歡…博愛如我.大愛無疆啊..」

顏落盈無奈了,這人真是像蘇長青說的,就是沒個正行,自己這麼認真的表白,卻換來這麼一句。

你倒是應付一下也行啊。

兩人又閑聊了一會,倒像是好朋友,隨即顏落盈起身告辭,蘇文也陷入了迷茫。

一直以來,他和趙婉柔,吳沐雨之間曖昧不清。

難道就真的這麼斷了?

心中卻又不舍!

可是不斷,又當如何?

蘇文不知道,即便他有系統,也終究不是全知全能。

————————————————————————————————————-——

秘影衛大牢中,最近抓進來的人很多,姚古被判了個滿門抄斬,因為他還有謀刺朝廷命官的情節,加上查來查去又查出幾條命案。幾個外室不算做家人,給放了,蘇文也履行承諾,一人給了一筆銀錢,算是立功獎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