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方天地,那裡天圓地方,天有雙日,沒有日月星辰的概念,離開天地,便是一片混沌,大神通者開墾混沌,可得各種神材靈寶,壯大己身;

有一處宇宙,混沌如雞子,內蘊一絕世神胎;

有半塊神秘位面,天生沒有位面晶壁,任何人離開自身宇宙,皆可前往,聚集了諸天萬界大部分至強者,號稱眾神殿;

也有一塊夢幻宇宙,不在現在,不在過去,不在未來,僅在一人一念之間,一念花開,一念花滅…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白天凡就是周舟特地準備的人設,承載著周舟的意志,作為他穿梭諸天萬界的先遣軍,充當他的眼睛。

「白天凡,位面浪子,不知其何來,不知其去處,自稱天命主角,為人詼諧瀟洒,不拘小節,有大神通。」

這樣的一個人設,不管去往那個世界,相信都能混得很開。

就算在本土忽悠別人,也絕沒有被拆穿的可能。

「大兄弟,雖然你是外星人,但也是人類種,更是我在這方位面見過的最強的人類,所以有些話我倒是可以跟你說一下。」白天凡吃完雞蛋面,隨手抹了抹嘴巴,準備說一下他對這個世界的看法。

「你說。」李棟心念一動,作傾聽狀。

「你可知道…真正的世界有多大嗎?」

李棟心跳猛地一亂,這是打算自報家門?

「願聞其詳。」

他早就對白天凡的身世產生極大的興趣,在這片浩瀚的星空,真的有不一樣的世界嗎?

「目前各大位面將真正的『大天地』、『大宇宙』、『大自在』統一命名為『諸天萬界』,這個萬界不是一萬個位面的意思,而是代指無窮大。諸天萬界由位面、位面晶壁、虛無組成,每一個位面都包裹在位面晶壁當中,猶如瑰麗多姿的玻璃珠,在虛無當中來回遊盪著。位面與位面之間,極少有相似的存在,有的位面浩瀚無邊,就算你們這方世界的宇宙膨脹到極限,也不過是其滄海一粟;有的位面形如寶塔,下方是地界獄界,上方是太古七重天,層層疊加;有的位面天生就是神祇的國度,那裡所有生命都信仰著同一位生命,將祂奉若至高無上,但這個神明離開了他所在的位面,卻比一個病癆子強不了多少;也有發展到巔峰鼎盛的紀元巨擘級大勢力,鑄造無上仙朝,征伐各大位面,光是本國領土就有十二個位面宇宙,九個位面大陸…」

李棟聽著白天凡的敘述,眼眸中不禁泛起期盼渴望的神采。

他雖然是一隻弱雞,但也是一隻有理想的弱雞。

不知道天外真的有天,他的理想大概是成為道祖佛祖那樣的人物,現在白天凡給他打開一扇新的大門,頓時讓李棟找到了新的目標。

「長生不死又如何?仙道昌盛又如何?比起道友口中那精彩無限的真正『世界』,在下覺得自己這前半輩子,竟然是空活了。」

李棟眼眸中閃爍著靈光,起身朝白天凡深深一揖,對白天凡的稱謂也換成『道友』這個正式的稱呼。

這一揖,敬的不是白天凡,而是他口中的諸天萬界。

「確實是白活了,不然你們這個世界也不會這麼弱,弱到我都憂慮你們會不會一不小心就被別的族群滅掉!」白天凡點頭附和。

李棟臉色頓時大變。

「你們這方位面實在是太弱小了,徒有偌大一個宇宙的資源,文不成,連恆星級宇宙堡壘都造不出來,武不就,除了那位太古遺種外,連個能看上眼的角色都沒有。」白天凡嘴角翹起,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宛如深海里的鯊魚,充滿冰涼的惡意,「知道那本黑暗森林理論的書嗎?沙丁魚之於大海,地球之於宇宙,宇宙之於諸天萬界,整體的食物鏈關係是相仿的,諸天萬界固然精彩,但也十分殘酷,你覺得你們的世界能承受其他位面的入侵嗎?」

李棟稍微想了一下那個畫面,整張臉都白了,神念魂魄彷彿徹底被凍結,完全停止思考,差點沒聽到白天凡接下來的話。

「如果是人類種的位面勢力入侵,倒也沒什麼,任何一個能發展到佔領其他位面的位面級勢力,只要是同一類種的異位面族群,不管是猴子進化的、上帝捏的、女媧泥捏的、盤古精血化的,他們都能拿出難以言喻的胸襟與氣魄,接納包容。就算這方位面被佔領了,這裡的人類也不會遭受多大苦難。但如果…入侵的是另一個物種的位面勢力呢?」

「會怎樣?」

「看情況,諸天萬界中有仙秦王朝、五星聯邦位面戰線等橫跨無數位面的紀元巨擘,其他物種的實力同樣不弱,人類的整體排名差不多在三百多位起伏,還沒有那種『殺我一人,遠征位面』的霸氣,並不足以被其他物種忌憚。比較溫和的物種會把人類當成奴隸,比較極端的物種會直接清除,若是遇到肉食主義者,說不定會變成畜牲,總之是不可能出現和平共處的情況。」

李棟面色很不好看。

任誰被別人稱他有可能變成家畜,隨隨便便等待其他物種進食,他都不會有好臉色。

「只能這樣嗎?難道我們沒有一絲反抗的機會?」

李棟天生就不是一個認命的人,否則他也不會助其父治理岷江,又親自下水征伐山精水怪,庇佑一世安康。

白天凡嘲笑道:「怎麼反抗?能夠入侵其他位面的大勢力,至少有位面級的超凡存在或者夢幻科技,你知道什麼是位面級?一隻手,橫掃半個位面,一滴血,玷污天地規則,一發位面褶皺彈,可以讓三維位面變成二次元,你告訴我,你拿什麼反抗?你憑什麼反抗?誰給你勇氣反抗?」

李棟深吸一口氣,直直望著白天凡:「既然如此,你來這裡又是為了什麼!」

「我來這裡,也沒別的目的,純粹是路過虛無的時候,突然發現這裡有個野生的沒人發現過的位面,所以進來看看。」白天凡吹了個口哨,漫不經心道:「發現這裡有人類的時候,我也震驚了,明明這顆星球是如此的生機勃勃,寄居在星球表面的人類竟然只有遷躍級的力量,畢竟是同族,就順手幫一把咯,建個羅生堂將諸天萬界的東西拿來這裡兜售,給地球人類一個變強的機會。不過你也不要期待太多,我最多給你們賣軍火,不接受雇傭兵業務,想要自保或者崛起,只能靠你們這方位面的人類,包括你這個外星人類。」 距銀河星系二十七個星雲島的逸仙星系,有一顆鍾靈毓秀的星球,六百年前從地球離開的仙佛二道,通過星空之門穿越而來,在這顆星球紮根定居,將其命名為逸仙星。

此時逸仙星正處於白晝,兩顆明亮的恆星高掛天穹,極西之地,茫茫雲海中,數座雪峰破雲而出,參差傲立於雲海之上,彷彿海上仙山,壯麗而飄渺。

這裡是仙佛文明的中興之地,亦是逸仙星最大的地脈聚集點,享有著世間最為神聖浩大的靈氣,更坐落著重新崛起的新崑崙。

雲海之上,一座座宏偉壯闊的仙宮玉闕林立在山巒之間。

仙氣繚繞,飛虹極光,仙鶴起舞,宛若天宮。

玉帝沒有坐在自己的位置,而是在玄天殿里不斷邁步走動,雙手倒負背後,臉上露出難以決絕的猶豫。

除了他以外,宮殿里還站著好幾位同等級別的大佬,南極長生大帝、紫微星帝、西王母、燃燈佛、彌勒佛,更有一名年輕道士與魁梧和尚,坐在玄天殿正中央。

兩人圍繞著一面古樸銅鏡,念念有詞,神情前所未有的專註。

西王母瞧了瞧道士和和尚,又望向走來走去的玉帝,一臉嫌棄:「昊天,你能不能消停點,別走來走去的。」

玉帝站住腳步,看了一眼西王母,微微一嘆,揉了揉自己的鼻樑。

在場的修士,除了道佛二祖,都是天仙級大能(天位境四重),早已塑就無暇仙體,外貌自然不會有多麼衰老,但在玉帝的臉上,卻留有深邃的歲月痕迹。

他的眼眸明亮,卻帶著飽經滄桑的深邃,他的五官清癯,卻多了幾分無情歲月的痕迹。

「星空之門那邊的故土也不知道出現什麼變故,二郎傳遞完那條神念后再無消息,玄天鑒也毫無反應,我很擔心。」

作為道法一脈名義上的頭號大佬,玉帝不比其他三個疏懶的天仙,兢兢業業主持新崑崙的一應事務,秉持著強烈的責任感。

「昊天,莫要擔憂。」年輕道士轉頭寬慰玉帝,「吉人自有天相,我給二郎算過一卦,天相顯示,二郎此行有驚無險。」

玉帝臉色一松。

「你算的是逸仙星的天,還是故土的天?」魁梧和尚當著好多人的面,拆道士的台。

「小小細節,就不要太在乎了。」年輕道士臉皮堪比仙寶,一點慚愧都沒有。

玉帝臉色頓時鐵青。

「玄天鑒道友沒有問題,所以應該是二郎那邊出了意外,困在他口中說的『異位面大佬』的巢穴里,裡面應該還設有禁制,一經發動,便能隔絕內外,所以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辛苦二位老師。」在場的天仙大能紛紛向道佛二祖致謝。

「屁事都沒幹成,有什麼辛苦。」年輕道士開口道:「關於這件事,你們有什麼想法,都說出來。」

李棟發了一條預警性質的神念后,玄天鑒就與故土那邊的仿品失去聯繫,不管怎麼看,都不像好事。

紫微星帝皺著眉頭:「星空之門還需要多久才能啟動?」

「至少三個月。」道士道,「還必須是我等齊心合力,日夜祭煉,才能將時間縮到最短。」

星空之門受損,就算是道士和尚也沒辦法,他們是仙,但不能為所欲為。

紫微星帝沉默不語。

以二郎英烈無畏的性格,能讓他穿出『在線等,挺急的』這樣急促的求援神念,不難看出他的處境有多危險。

三個月…三個月都夠那個『異位面大佬』把二郎打殺乾淨,再把哮天犬做成狗肉火鍋。

「降龍那邊沒有別的消息傳過來嗎?」

燃燈佛苦笑道:「玄天鑒仿品只有一件,降龍身上…」

一時間,玄天殿內所有人都陷入沉默。

任他們法力滔天,現在也只能隔空眺望,無力援助。

西王母看了眾人一圈,絕美的臉頰上掛起一抹冷笑:「不就是二郎出了一點小事嘛,有什麼好擔心。修行之路本就是一條坎坷大道,沒有披荊斬棘、勇猛精進的決心,能成什麼事!」

「瑤池,別鬧了,現在我們應該考慮如何援助二郎,而不是在這裡爭吵」

「回歸故土,本就難以預料,就算出現什麼兇險也是正常,既然二郎遇到了劫,那就是他活該的,若是渡不過這劫,只能怪他自己本事不濟,你我隔著星空彼岸,遠水救不了近火,又何來憂慮?」

「所以就不救嗎?」

「你們一生當中,遇到過多少次貌似不可逾越的兇險與阻難,難道你們那個時候有人救你們了?我也擔心二郎,但我更加相信他,活著,是他本事,死了,是他命歹,你們想救人沒問題,但有句話你們可別忘了。」

紫微還沒說完,西王母立刻打斷他的話,一雙銳利狹長的細眸環顧全場,突然爆發出來的霸氣令眾人嘖嘖稱奇。

「自己的路,只有自己走出來!」

不愧是從上古存活至今的先天精靈,老牌魔神。

特別是道士還有和尚,兩人摸著鼻子,一個比一個尷尬。

這股一往無前的氣勢,他們曾經擁有,後來逐漸磨滅掉,唯有西王母一直秉持著初心。

看樣子,她的修為似乎要有所突破。

「恭喜道…」

「恭喜個屁,趕緊去修星空之門,順便挑個人關注玄天鑒,隨時彙報最新情況。」

西王母大發雌威,三兩下就把所有人轟出去,就連道士和尚都沒漏過。

真正的修行者之間,只有得道先後,不存在地位高低。

所以道祖開創仙道體系,按理來說應該是始祖,但其他人除了喊他一聲老師外,基本就把他當成普通道友。

敬畏?那是不存在的。

西王母走在最後面,監督著其他人離開,正準備跨出大門,突然回頭,厲聲喝道:「玄天鑒,你還躺在那裡作甚?裝死?」

平躺在桌子上的玄天鑒猛然一抖,慢悠悠的浮起來,朝門口飄動,一飄三停,一副頹廢無力的模樣。

西王母見狀,鳳眉倒豎,遙遙伸手一抓,隔空調動靈氣,強行把玄天鑒攝入手中:「讓你拖拉,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玄天鑒剛落入西王母的玉掌,突然一明一暗,散發出蒙蒙清光,這反應…連上信號了?

下一刻,玄天鑒綻放出強烈的光芒,靈氣波動十分劇烈。

無精打采走在前頭的眾仙佛瞬間打起精神,倏地一聲,圍到西王母身邊。

「玄天鑒有動靜。」「難道是二郎脫困了?」「好強烈的神念,二郎是有什麼話要說嗎?」「希望不是噩耗。」

眾仙佛嘰嘰喳喳討論了一會兒,玄天鑒終於將所有神念接收完畢,每個人上前一摸,然後退回去,閉上眼睛查閱神念內的信息。

不到片刻,整個玄天殿都炸了。

年輕道士瞪大眼睛,滿臉痴獃;魁梧和尚張著嘴巴,口水都快留下來。

李棟傳過來的訊息,宛如九九八十一道九天罡風,瞬間將他們的世界觀吹得七零八落。 人外有人,天外真的有天?

所有仙佛眼中浩瀚無邊,窮盡一生都無法徹底探索的宇宙,竟然是一顆『玻璃球』?

『大羅金仙』只不過是井底之蛙,真正的強者,一隻手就可以橫掃半個宇宙?

位面之外,還有無數的世界,無數的種族,有強有弱,有人類也有異類,有善也有惡…

玄天殿內所有人都很激動,他們的身軀激烈顫抖。

那不是畏懼。

是嚮往!

未知總是讓人覺得恐懼,但若無勇猛精進的無畏決絕,他們也修不成仙佛大道。

西王母最先笑了出來,她本是驚艷絕美的女子,此刻一笑,聲若銀鈴,悅耳動人,細細的眼眸子盈著笑意,更添得幾分風情:「沒想到二郎竟獲得如此天大的機緣,早知如此,我該讓玄女爭上一爭,說不定這偌大的機緣就落在我瑤池仙宮的人身上。」

年輕道士突然長嘆「多年前離開故土,如今想來,是我李聃錯了。」

魁梧和尚搖頭:「阿彌陀佛,錯的只有你一個么?我們不也支持你的做法,若無星空之門的鑄造,若無舉霞飛升逸仙星,六百年靈氣枯竭,你我真的能熬得過去?」

凡人總是得隴望蜀,卻不知道自己撿了芝麻丟了瓜。

當年那個決定是眾多仙佛共同決定的,既然做出了決定,就不該猶豫或者後悔。

再厲害的大能,也煉製不出後悔葯。

總裁敢離婚試試 李聃開口問道:「昊天、燃燈、紫微…你們怎麼看。」

玉帝沉吟一陣子,一邊整理思路,一邊緩緩開口:「首先還是二郎,二郎手裡有玄天鑒仿品,可以隨時跟我們交流,諸位若有疑問,也可通過二郎詢問那位自稱異位面浪子的白天凡。」

「不錯。」「昊天說得對。」「說不定我們還能從那人身上弄到異世界的功法秘籍,互相參照借鑒。」「附議。」

「其次是星空之門的修復,不管我們最後打算如何,星空之門都必須修復完善,進可回歸故土,退…也能再找一顆新的星球,遠離是非之地。」

玉帝說到最後一點,眼中閃過一縷寒芒。

其他人聽到后,除了西王母外,都陷入思索,隨後也紛紛贊成。

「準備後路嗎?」「昊天這話不好聽,但是實在。」

玉帝臉色不變:「最後是降龍!」

彌勒佛納悶了:「這關降龍什麼事,我們都聯繫不上降龍,誰知道他在哪裡,能有什麼作為?」

玉帝看了彌勒佛一眼,笑容富有深意:「我們不知道,二郎知道,我們聯繫不上,二郎未必不行。」

「明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