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名身材魁梧,氣息強大,宛如小塔一般的漢子盯著楚紅瞪著眼睛咆哮道。

楚紅沒有理會對方,手臂一揮,一道可怕的紅光直接朝著對方打了過去。

「他,是林逸,他是林逸!」

有金光山的小弟瞪著眼睛,激動的尖叫了起來。

「什麼?他竟然是林逸?來人,快,快把他給我抓起來!」

一道道急促的聲音驟然在人群中響起。

「什麼?林逸出現了?」

幾百米之外的強者一聽,也一個個瞪著眼睛急匆匆的朝著楚紅出現的地方而去。

「瑪德,拼了!」

林逸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整個人猛的往前沖了出去,速度快如疾風掠過虛空,悄然落在了七彩毒瘴之內。

「小紅,走!」

林逸激動的咧嘴笑道。

楚紅一聽,化作一道紅光就朝著林逸所在的方向急速而去,速度快的眾人目不暇接,更不用說追趕,阻攔了。

「主人!」

楚紅看著近在咫尺的林逸,那英姿颯爽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得意之色,林逸的實力她也是知曉的,只要能夠進入金這毒瘴之中,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了。

「哼!想走?你可問過老夫?」

一道溫怒的聲音驟然響起。

隨後一面八卦陣盤宛如一張四方形的桌子一般從天而降,直接把楚紅整個人罩住。

「楚紅!」

林逸一看頓時面色驟變,這法寶的級別雖然只是命器級別,可他卻是道家的寶物,蘊含浩然正氣,對於楚紅這樣的怨靈有著非常恐怖的控制作用。

「主人!」

楚紅身不由己,整個人竟然直接被吸入了那陣盤之中。

「刷!」

一名穿著灰色長袍,身高足足有三米的道人轟然落在地上,這方圓百米之內的地面都轟然一震,宛如發生了大地震一般可怕。

「奎山道人?」

周圍無垠森林的強者紛紛發出了一聲驚呼。

「哈哈,林逸你還不給老夫滾出來?」

奎山道人盯著林逸瓮聲瓮氣的大笑道,他那三米高的身高本就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點的視覺衝擊,可跟他身上的氣息相比,簡直都算不得什麼。

因為他的氣息竟然超越了地仙之境。

這可是林逸進入崑崙虛內遇到的最恐怖的強者沒有之一。

「主人,你快走,不要管我!」

八卦陣盤之內,楚紅宛如烈火焚心,焦急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她跟隨林逸很久了,對於林逸的了解程度可以說比韓雨菲,比趙小七,比他所有的女人都要了解,十分清楚,林逸的實力絕對不是這奎山道人的對手。

一旦林逸走出七彩毒瘴,弄不好今天也會死在這裡。

奎山道人聞言,那如銅鈴一般的眸子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在八卦陣盤裡的楚紅,咧嘴宛如驚雷一般咆哮道:「林逸,你小子運氣不錯嘛!竟然能夠有這麼忠心的僕人,你如果不想讓她死在你的面前的話,馬上給老子滾出來。」

「主人,不要啊!」

楚紅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真是聒噪!」

奎山道人眉頭一皺,眼睛猛的一瞪,轟!!!那八卦陣盤之中竟然猛的升起熊熊烈火。

「啊!!!!」

楚紅凄厲的慘叫驟然響徹天地間。

而此時,遠處那些被引走的強者也紛紛回來了,當看到林逸的時候,一個個簡直就像是見到了活寶一樣激動。

姚若天跟姚家一行人此時已經進入了天諭書院,他們再瘋狂也不敢再天諭書院動手啊!

現在,在他們看來,唯一知道這血珀珠在哪裡的可就只有林逸一人了啊!

得到林逸,不亞於是得到了那無比珍貴的血珀珠。

只是當看到身材魁梧,氣息衝天的奎山道人,不少人的臉上卻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凝重之色。

奎山一脈,傳承久遠,個個實力超群,遠不是一般山頭上的人能夠招惹的。

「林逸,你還不出來嗎?」

奎山道人盯著林逸抿嘴,一臉殘忍的冷笑道。

「放了她,我出來!」

林逸咬著槽牙,沉聲說道。 「主人,不要管我!」

楚紅一聽,頓時面色大變,扯著嗓子焦急的喊了起來。

這奎山道人手段詭異,實力強大,一旦林逸真的從七彩毒瘴裡面走出來,到時候,等待他的鐵定是死亡,是痛苦,是絕望,楚紅如何能夠安心呢?

奎山道人聞言,滿是橫肉的臉上浮現了一抹鄙夷的冷笑,盯著林逸說道:「你現在可沒有什麼資格跟我講條件,自己滾出來,把血珀珠的事情交代清楚,說不定道人我心情好還能夠放你們一馬,否則,你們兩個都要永世不得超生。」

林逸眸光閃爍了一下,隨後咬著槽牙往朝著外面走去,正如奎山道人所言,他沒有談判的資格,楚紅跟了他這麼久,幾乎如同親人一般,他若是就此轉身離開,他的良心恐怕會不安,這一身的修為恐怕也就廢了。

「主人……不要出來,不要出來啊!」

楚紅仰天悲呼,眼淚宛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嘩嘩的落下,盯著林逸哀嚎道。

「哈哈,好,林逸我倒是沒有想到,你竟然如此講義氣,為了一個僕人都甘願冒險。」

奎山道人見狀,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恭喜道人了啊!」

「賀喜道人了啊!」

周圍無垠森林的強者,紛紛上前抱拳,討好的笑道。

這血珀珠在這七彩毒瘴之內,如果能夠知道地點,肯定會方便許多,一旦得到這至寶,奎山道人的實力恐怕會暴漲,到時候,他們想要再巴結也來不及了啊!

倒不如趁著現在,好好的巴結一翻,反正,他們也沒有實力從奎山道人手中搶走林逸。

「你過來,我只告訴你一人!」

林逸眼眸無神,盯著奎山道人平靜的說道。

奎山道人聞言,眉頭微微一皺,眼中閃過一絲警惕之色,不過看了一眼八卦陣盤中的楚紅之後,還是微微頷首,邁開那如同樹榦一般粗壯有力的雙腿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小子,你可不要偷奸耍滑啊!你這天龍之境的實力,在老子面前根本不堪一擊,我隨時都能夠弄死你的。」

奎山道人咧嘴威脅到,隨後把耳朵附在了林逸的面前。

林逸見狀,咧嘴邪魅一笑,嘴巴緩緩蠕動。

周圍的強者一個個都是眼睛瞪的圓鼓鼓的,激動的盯著林逸,畢竟唇語也不是什麼高深的學問,懂得這東西的人可不在少數啊!

只是他們除了能夠看的懂林逸的第一句話之外,後面林逸嘴唇微動,他們竟然無法解讀,這可把眾人急壞了。

「瑪德,那血珀珠到底在七彩毒瘴那個位置,你能不能大點聲音?」

奎山道人皺著眉頭,聲如洪鐘一般盯著林逸呵斥道,實在是林逸的聲音太小,他根本聽不清楚啊!

林逸見狀冷漠一笑,聲音驟然高了一個分唄,咆哮道:「那血珀珠在……」

奎山道人一看,頓時面色大變,急忙捂住了林逸的嘴巴,一臉尷尬的訕笑道:「你小子瘋了啊!我是說讓你對我的聲音稍微大一點,我聽不清楚啊!」

「真是麻煩!」

林逸不爽的抱怨了一句,隨後再度湊到了奎山道人的耳邊說道:「那血珀珠乃是人間至寶,他就藏在我說的那個地方,你記住了,一定要儘快取走,否則,一旦落入別人的手裡,我可不管了啊!」

「小子,你是不是找事兒?到底是那個地方你說清楚啊?」

奎山道人銅鈴一般的眼睛盯著林逸不滿的呵斥道。

「我去,我都已經跟你說了好幾次,等會兒他們知道了,別怪我啊!」

林逸一臉無奈,指著周圍的強者,無奈的抱怨道。

奎山道人一聽,不禁眉頭微微一皺,咧嘴有些尷尬的看著周圍的無垠森林強者笑道:「諸位,還請後退三百米啊! 逆天小毒妃 這可是老子自己搞到手的跟你們沒有關係,不要自找不痛快啊!」

眾人一聽面色微微一變,神情顯得有些尷尬了。

這奎山道人的實力,在無垠森林之中都屬於比較頂尖兒的存在了,如果發飆的話,他們還真的擋不住,只是就這麼錯過有關血珀珠的消息,卻也讓他們有點不甘心啊!

這東西就好比是彩票一等獎的號碼啊!誰要是搞到手,那隨時都可以成為無垠森林,乃是整個崑崙虛的高富帥啊!

為了這東西拚命都是值得的,否則哪裡會有這麼多人來七彩毒瘴呢?

「恩?你們都想死不成?」

奎山道人見自己都開口了,眾人竟然還不退下,這面色頓時就陰沉下去了,一股厚重,磅礴的威壓驟然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猛的朝著四周擴散。

眾人一被那恐怖的威壓所覆蓋,頓時個個面色大變,急匆匆的朝著後方倒退,這種程度的威壓,甚至能夠傷害到他們的經脈,心境。

「不入流的東西,非要逼著道爺我罵人,等會兒沒有我的命令,你們不準上前啊!」

奎山道人兇巴巴的怒吼道。

眾人眸光閃爍了一下,一個個低著頭,簡直就像是做錯事的小學生一般,哪裡還敢說半句廢話呢?

「好了,你再給老子繼續說,要是這次我還聽不清楚,我就先殺了這小怨靈,而後再殺了你!」

奎山道人一臉不爽的盯著林逸威脅到,隨後再度把自己的耳朵湊了上去。

「靈魂絞殺!」

林逸眸光一寒,瞪著眼睛怒吼道,隨後,也不管這神魂攻擊是否起了作用,逍遙遊的身法在一瞬間被施展到了極致,整個人直接朝著那八卦陣盤沖了過去。

軒轅劍驟然出現在在手中,心劍瞬間注入軒轅劍之中,亮起刺目寒光,狠狠的斬在了八卦陣盤之上。

「嘣!」

一道讓人牙齒一顫的可怕悶響聲驟然響起。

八卦陣盤的一角直接被軒轅劍斬的崩飛了出去。

「小紅走!」

林逸焦急萬分的怒吼道,地仙之境他不怕,甚至可以斬了對方,這奎山道人卻不在這個範圍內啊!

這傢伙的實力超凡脫俗,已經超越了地仙之境,便是強悍如他,此時也沒有絲毫的勝算啊! 正遭受著非人痛苦的楚紅一看,哪裡還敢遲疑呢,身形一晃,整個人就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消失在了陣盤內,落入了林逸的識海之中。

「你個螻蟻,竟然敢忽悠老子?」

奎山道人眼睛怒瞪,宛如被激怒的巨靈神一般,盯著林逸憤怒的咆哮道。

「道人,你不要信口雌黃啊!血珀珠的位置老子已經告訴你了,你現在是不是想要殺人滅口?」

林逸急速後退,盯著奎山道人一臉憤怒的呵斥道。

「老子弄死你!」

奎山道人暴怒,心念一動,那被林逸斬掉一個角的八卦陣盤就猛的釋放出可怕刺目的白光。

「給老子把他們兩個人都砸成碎片!」

奎山道人指著林逸憤怒的呵斥道。

「咻!」

刺耳的厲嘯驟然響起。

那八卦陣盤簡直猶如離玄之箭一般朝著林逸砸了過去。

同時身材偉岸,力大無窮的奎山道人也一步跨出,踩的山搖地動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好快的速度,超越地仙之境,竟然恐怖如斯嘛!」

林逸面色驟變,體內十成的力量保留了三分,揮出了手中的軒轅劍,硬碰硬他是沒有一點活路的,唯一的機會便是遁走,進入這七彩毒瘴之中,藉助毒瘴之內的天然環境為自己贏得一線生機。

下一秒。

八卦陣盤就到了林逸的面前,跟軒轅劍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砰!」

一聲巨響,彷彿天河傾塌一般,林逸的氣血在瞬間就像是開水一般沸騰了起來。

他知道這八卦陣盤不一般,畢竟他的軒轅劍在全力一擊之下都沒能一次把這東西劈開,可他做夢也想不到,這八卦陣盤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

此時,他全身的經脈竟然瞬間寸寸斷裂開來,整個人更是無力的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小子,吃老子一掌!」

奎山道人怒吼,那蒲扇大小的手掌猛的從天而降,狠狠的落在林逸的身上。

「砰!」

又是一股偉岸到了極致的力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