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他們保持了蚩尤子孫的高貴和出類拔萃,歷代蚩尤子孫,尋找著復國的機會。

許風腦海,出現這些畫面。可他們又因為何事開始動起來呢?許風迷惑不解。


他想到伊尹也欲言又止。

難道真的天下要發生啥事,這些有特殊才能的人領悟到了,或者感應到了,他們出來影響下結果?

如果天下會變,那是如何變呢,會發生商湯王代替夏桀那樣大事嗎?可是,天生玄鳥,降而生商,又有哪個家族有如此天命呢?

許風正要想,他聽到夢兒嘆息一聲,「許風,想你和我說話,你又一直閉關。可是,有你比沒你好,那我就這樣想你吧!」

許風一陣的激動。

「我在你身邊的,我來看你了!夢兒!」許風悄悄說道。

夢兒開始沒聽到,突然,她一陣喜悅,她四處看了看。

「是我幻聽嗎?」夢兒說道。

「不是,我在藏經閣里,我是用千里眼看你!」許風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夢兒笑了。

「我也會,過幾日我就會了!」夢兒笑著說。

「是呀,這是學院的二十四級要求的,你一定能學會的!」許風說道。

「也不一定,很多法術我聽說不是每個人都能學會的。那個等級也是一個大致等級。低等級學不會的,不代表高等級學不會。」夢兒說道。

「是呀,你一定行的!」許風笑了。

不過這時,許風耳邊傳來師父的話,「該休息了,許風!功能不能一次用太多,你記得了!」


許風點點頭,「夢兒,下次來看你,不能說話太多!」

「好的,我等你,我會去你那裡看你的!」夢兒說道。

當許風睜開眼睛,師父又不在了。

許風苦笑一聲,無所不在的師父啊。不過如果沒有他無所不在智慧,又如何會有大商百姓這幾百年安定生活呢。

至於以後,師父說看自己,是如何個看法呢?自己會保國保民嗎?

許風有些不解。

睡覺,許風躺了下去,這小屋後面就是床,被子啥的都齊備。每當他想要啥的時候,都會出現。

沐浴更衣啥的,都不是問題,他總是在一個天池之上沐浴溫泉,不過不能自由來去倒是,因為這些都得師父來安排。

許風盼望著,自己儘快功夫提高,那些高山大海,絕境荒原,自己可以隨時去來。

這天,許風在藏經閣,他在啟動通靈功法狀態里,突然想到自己母親。

這時,在他眼前,出現良姬樣子。

「娘!」許風有些哽咽了,已經快兩年,許風沒想到自己還能看到娘。

他以為,自從自己將她掩埋后,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許風,你現在功夫進步了,你師父是個了不起的人,娘為你高興,你以後會成了不起的人的。」良姬微笑著說。

只是在微笑背後,許風看到娘的淚水。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娘,風兒只想永遠看到娘!」許風淚水湧出。

「傻孩子,萬事萬物都是有規律的,娘的命運如此。只是我從不後悔認識你爹,從不後悔生了你,你以後一定要出人投地。」良姬笑著。

慢慢的,她的光影在減弱。

「娘,你不要走!」許風喊著。

「傻孩子,今日你我一見,已經很難得,以後有機會再見吧!」良姬的光影慢慢成了素的黑白,再慢慢地,她的光影消失。

許風眼前,還是藏經閣四壁。

許風看著四壁,突然,他心裡一陣滿足。

自己能再次看到娘,不就是因為學了法術嗎?如果自己不學法術,是看不到娘的,也許自己學得更好,就可以再看到娘了。

許風懷著欣喜,繼續刻苦打坐和練習。

只是他過了很久才知道,生死相隔,陰陽異途。要看到娘一次,需要付出很多,不光是時間,還有功力。

更多的,還有一種叫做緣法的東西。

通靈大法掌握之後,許風專門修習了招魂法術。

雖然自己感知到了陰魂,可那不是自己專門招魂來的。

「許風,招魂之術是這樣,一般的陰魂在七天之內,依然盤旋在死亡地,不管是在外面枉死,戰死,他們和正常在家裡死的人一樣,都會在死亡地盤旋。

在這七天之內,如有法術的人,一喚就可以實現陰陽見面。


如果死去的這人陽壽還有,身體沒被破壞,就可以讓他們還魂,重新活過來。

一般很多戰死者,都可以讓他們活過來,就是用這個大法。

可是在七天之後,四四九天之中,就需要消耗很大能量將他們招魂而來。

如果要他們死而還魂,更需要很大功力。

至於七七四十九天之後,那就要上九天下黃泉,才能將人找到帶回來相見。至於能不能還魂,那就要取決更多東西,基本上很難!」伊尹說道。

許風點點頭,招魂一術,如果用在戰爭,就是找回自己最優秀戰士魂魄,實現戰鬥力恢復。

許風回想和總結,千里眼,千里耳,最簡單用處可看到敵人在說啥,計劃啥。通靈大法可感知一切危險,知道很多特殊事情。

這些都是非常有用法術,只是具體到了戰場,用哪個法術,那就得看魔法書的水平和臨場機智。

「走吧,我們去實際練習下!」伊尹說道。

「去練習招魂?」許風問道。

「是!」伊尹說。

許風心裡一絲好奇,他從小在山林長大,很多怪物他都看到過。

怪獸,怪鳥,怪人,都見到過。

他曾經看到的怪獸,人身獸頭,還有些是獸身人頭。

有些怪鳥也是,人頭鳥身,三個頭一個身,這樣的怪鳥他也見過。

他還見過一些奇怪的人,那些人站立起來像人,可是他們全身都有紅毛,頭髮很長。

村子的叫他們野人。

野人,許風想,也許我們祖先在很多年前,也是野人。唯一的區別就是,我們祖先當年運氣好,沒有更加先進人類在他們之前。

所以我們沒被當做怪物,生長繁衍到了現在。還能建立國家,彼此聯合或者爭鬥。

許風也曾在山裡見過人家說的幽魂。

良姬曾讓他在一個墳堆里打坐練功。那個村子墳堆很多,看得出來,是一個歷史很久村子。

許風記得,那天晚上,在那墳堆里,看到好多綠色東西在自己眼前晃動。

有些甚至是圍繞自己身體不斷山下遊走。

可許風記得自己當時不害怕,他依然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清晨之後,雞鳴了,那些綠色東西消失了。

許風回家后,看到了娘讚許的眼神,他心裡無限滿足。他知道,娘要的是自己膽大。自己做到了,所以娘很欣慰。

這時,要去山林里招魂,不知道師父給自己出一個啥樣題。想來是一個簡單的吧?

他應該是找個才死不到七日身體讓自己去找回魂魄來還魂。

許風跟著師父出了門,此刻已是晚上子時。

他們很快來到一個荒山。當許風睜開眼睛,一隻不知名大鳥叫了一聲。

聲音凄厲,好像一個小孩在哭。

這樣的冬夜,在荒野里行走,實在不是一件舒適事情,可想到這是練功,許風興緻還是很高。

他們來到了一個村子,這村子有幾十個屋子,那些屋子都很簡單,都是泥土木板稻草搭建成的。

許風跟著伊尹來到了村口一間比較大屋子旁邊的一個小屋子。

許風知道,那間比較大的屋子一定是個神殿,因為大門是開啟的,估計神目如炬正看著塵世。

許風跟著伊尹來到了那個神殿旁邊小屋子。

還沒進去,許風就看到了裡面有很多桌子,桌子上,躺著幾個,那幾個人都好像沒有呼吸。

許風知道,這是村裡收斂死者地方。

一般村裡人死了,大家會熱鬧給他辦個喪事,然後埋了。

可是那些行走在路上突然死了的人,大家都不知道他家在哪裡。大家都會把他們放在這個屋子裡,等他的家人來認領。

一般情況,這樣屍體放個三五日,在趕集場上說一下,一個村子傳一個村子,其他相鄰村子里死者家屬都會趕來認領。

不過也有例外,那些做小生意的,行走各個村子收購販賣東西,他們有時死了,大家都不知道他家在那裡。

這樣的話他的屍體會在村子里放很久。

不過這也是在冬天,如果是夏天,村裡會很快處理掉。

此刻,伊尹帶許風來這裡,意思一目了然。

他帶著許風來到了一個新死的人面前。

「你看,這具屍體,他是因為走路太急,突然疾病發作而死。他的家人沒有任何信息。我看他也可憐,你檢查下,看能不能給他還魂!」伊尹說道。

許風看著這個人,他的手伸了過去,他覺得奇怪,這人的身體還是溫熱。

借著月光,許風看到這個人是三十歲男子,衣著比較光艷,面目比較端莊。

許風想,這樣一個人死於非命,的確不應該,應該用法力把他救活。

許風上前,他掐了下這個人的人中,然後切住這人的脈搏,他略有力的捏了下他脈搏。

他用手掌在這人胸口敲拍幾下。

這人身體好像動了一下,許風知道,有救!這樣好表現,這人一定還可以救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