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萱聽了書靈的解釋有些生氣,但更多的是心疼。這傻丫頭明明被嚇得厲害,可是卻還想著要將那和尚引走,而不是回來尋求庇護。

「姐姐,你別生氣嘛!我這不是擔心他會發現坤寧宮的異樣嗎?」

書靈委屈的望著書萱說道,「我知道姐姐喜歡清凈,可是如果我將那個和尚引過來了,萬一他對姐姐造成麻煩了怎麼辦?」

「靈兒,你看著我,這些話我只說一次,你給我記好了,」

書萱聽了書靈的解釋,收起了平時那漫不經心的樣子,認真的跟她說道,「我是討厭麻煩,可是我更在乎你們,若果這所謂的清凈是要用你們的命來換,那我寧可不要。」

「姐姐,我知道姐姐對我好,所以我才不想給姐姐惹麻煩,我不想姐姐討厭我。」

書靈一臉感動的看著書萱,說著話眼淚就順著臉蛋流了下來。

「我怎麼會討厭你呢!你又不是故意要去惹麻煩的。」

書萱一邊給書靈擦眼淚,一邊說道,「靈兒,你將那個和尚引到哪裡去了?」

「我是直接將他引到京城在西南方向的那片林子里將他甩掉的。姐姐,你問這個做什麼啊?」

書靈不解的看著書萱。

「當然是給你解決麻煩啦!這個和尚既然住在乾清宮,那他肯定和康熙有關係,這次他發現了你,最後卻沒有找到你,那他肯定會在宮裡再次找你的,為了避免麻煩,我先去將她解決了。」

書萱走到窗口,看著外面說道。

「姐姐,不用了,這次我知道是我實力不足,所以才會被他發現並打傷的,可是既然我能將他甩掉,說明他的實力並不比我高多少,我要閉關修鍊,追上他之後自己去找他報仇。」

書靈拉著書萱的袖子認真的說道。

「真的?你真的能認真的修鍊?」

書萱看著書靈懷疑的說道。

這不能怪書萱不相信她,實在是她有前科,之前每一次說要認真修鍊,可是每次都堅持不了幾天就放棄了,可是就這樣懶懶散散的修鍊,書靈現在的修為也已經在不久前突破了金丹期了。

「姐姐,我這次是認真的。這個和尚讓我明白了實力的重要性,我不可能永遠躲在姐姐身後,以後萬一姐姐不在身邊,那我又要怎麼辦呢?」

「靈兒,你能想到這個姐姐很高興,你的天賦本來就很好,之前我還惋惜你這麼好的天賦卻不認真修鍊,那還真是浪費了,現在你能自己想清楚,那就最好了。」

書萱欣慰的看著書靈,這個小女孩靈魂這一次的刺激終於明白了,這麼說這個和尚的出現也並不是壞事。

「那我這就給白大哥傳音,告訴他你要過去的事。」

「姐姐,不要,我不去找白大哥。」

書萱說著就想拿出傳音符給白無常傳音,可是卻被書靈阻止了。

「靈兒,你不是已經決定要閉關修鍊了嗎?難道現在後悔了?」

書萱皺著眉頭看著書靈問道。

「姐姐,不是的,我只是不去白大哥哥那裡,姐姐不是有一塊養魂玉嗎?我就在那裡面閉關修鍊。」

書靈連忙解釋道。

「可是那片結界里鬼氣比皇宮的靈氣濃郁很多,你若是在那裡修鍊應該會事半功倍的,為什麼非得留在這裡呢?」

書萱疑惑的看著書靈問道。

「姐姐,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直覺告訴我,留在姐姐身邊對我的修鍊才是最有利的。」

書靈說著一臉迷茫的看著書萱。

。m. 「既然如此,那你就留在這裡吧,還有,你把那個和尚的樣貌畫一個給我。」

書萱聽了書靈的解釋,想著她留在自己身邊也不錯,就沒有拒絕她的話。

「姐姐,你要和尚的樣貌做什麼?」

書靈奇怪的問道。

「養魂玉雖然能讓你修鍊更快,可是卻無法好好隱藏你的氣息,你既然要留在皇宮裡,那就得讓那個和尚離開啊!你把他的樣貌給我,我想法子將他引得遠遠的,你就趁著這段時間努力的修鍊。」

書萱跟書靈解釋自己這樣做的原因。

「好的,姐姐等我一下。」

書靈拿出一塊留影玉,很快的就將和尚的樣貌記錄到了玉佩上,遞給了書萱,「姐姐,給你。」

書萱將留影玉收起來,再將養魂玉拿出來了,書靈見了便化作一道青煙飄到了玉佩裡面。

「小白,別睡了,快醒醒。」

書萱將玉佩收好,走到一旁睡得正香的小白身邊,將她叫醒。

「主人,什麼事啊?天不是還沒亮嗎?」

小白伸出白嫩的小手揉了揉眼睛,一副沒睡醒的樣子看著書萱。

「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先在房間里給我看著,不要讓人發現了。」

書萱對這小白交代道。

「主人要出去玩兒嗎?要去哪裡啊?帶我一起去好不好?」

小白一聽說要出去,精神立馬就好了,興奮的對書萱說道。

「不是出去玩,我是有正事要辦。」

書萱看著孩子氣的小白,慢慢的跟她解釋道,「可是我出去的事不能讓別人知道了,所以小白你要留在這裡幫我掩飾,下次有機會我再帶你出去玩啊!」

「這樣啊!」

一聽說不能去玩了,小白那興奮的小臉一下就垮下來了,不過還是拍著胸脯保證道,「主人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幫主人做好掩飾,不會讓人發現主人不在的。」

「嗯,我一定會很快回來的。」

書萱說著,還是有些不放心,拿出一塊玉佩交給小白,「這個你拿著,這上面我留了一道神念,若是有什麼情況,就捏碎它,我能感應到的。」

「好的,主人。」

小白接過玉佩點了點頭。

「那我就先走了,你一定要小心。」

書萱說完就從窗戶那裡跳了出去,一個閃身就消失在了皇宮。



「書萱,這麼久沒見,你都長成大姑娘了,你們一家不是都搬到京城去了嗎?這次到這裡來有什麼事嗎?」

書萱離開皇宮一路飛行,很快就到了黑白無常常住的那結界里。

剛進了結界,就看見白無常站在那裡。

白無常看見了書萱開心的問道。

「白大哥,我到這裡是有事想請你幫忙的。」

書萱想到自己來這裡的目的,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白無常,一開始沒有想那麼多,只想著想法子將打傷書靈的和尚引來,而這裡的鬼氣這麼濃郁,是一個可以利用的地方,卻忘記了黑白無常兩鬼一直在這裡修鍊,自己這樣做就相當於在人家的家裡搞事情。

「書萱妹子有什麼事就直說吧!有什麼能幫的上忙的,我們絕不推辭。況且這些年妹子也幫了我們哥兩個不少的忙,也該是我們回報你的時候了。」

白無常爽快的說道。

「白大哥,我這事可能有點麻煩,我…」

「行了,書萱妹子,有什麼話就直接說,你這樣扭扭捏捏的做什麼?」

看著書萱那樣子,白無常沒好氣的打斷了她的話。

「白大哥,是這樣的,書靈她…」

書萱慢慢的將書靈遇到的事給白無常說了一遍,「所以我想著這裡的鬼氣那麼濃郁,想在這裡弄出點動靜將他引過來,再困他在這裡,讓他沒時間去找麻煩。」

「就為這事兒啊!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呢,讓你這麼彆扭的!」

白無常聽了書萱的話不以為然的說道。

「可是這樣一來,你們這個地方就暴露出去了,你們以後可能就無法在這裡修鍊了。」

書萱不解得看著白無常,不明白他為什麼那樣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書萱妹子,其實你不來,我也打算去找你的。」

「找我?有什麼事嗎?」

書萱不解的看著白無常說道。

「其實前幾天我和老黑都發現自己的修為已經到達瓶頸了,想出去尋找突破的機緣,可是老黑覺得這片地域能形成一個結界,必然是有理由的,所以我們就決定在離開之前,仔細的探查一下這片地域的秘密。」

白無常神秘的對書萱說道。

「那你們查到什麼了嗎?」

書萱好奇的問。

「當然啦,經過幾天的探查老黑髮現,這片林子很有可能鏈接著一個遺迹,而遺迹的入口就在這附近,這裡的鬼氣都是從遺迹的出口逸散出來的。現在我們正在尋找遺迹入口,興許在遺迹裡面能找到突破的機緣。」

白無常一臉得意的說道。

「你將這件事情告訴我,難道就不怕我知道了以後,搶了你們的機緣嗎?」

書萱看著白無常問道。

「書萱妹子,你想太多了吧!機緣這種事還是要看緣分的,是我的你搶不走,不是我的我也拿不到。只要是公平競爭,不背地裡耍手段害人,就沒有關係,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我相信書萱妹子的人品。」

白無常對此倒是看得挺開的。

「轟隆隆…」

一人一鬼正說著話,遠方突然傳來一陣巨大的響聲,地面也好像是受到什麼衝擊一樣,不停的晃動。

「一定是老黑髮現什麼了?我們趕緊過去。」

白無常見狀,對書萱說了一句,便往黑無常那裡飛過去了,書萱也不慌不忙的跟上,雖然對這所謂的遺迹沒有多大的興趣,可是能見識一下也是不錯的。

「老黑,你那邊怎麼樣了?找到入口了嗎?」

書萱還沒走到,遠遠的就聽到了白無常的聲音,可是卻一直沒聽到黑無常的回話。

「這不應該啊?就算黑無常平時話比較少,可是也不會在白無常發問的時候,也不回答的啊?難道出什麼事了?」

書萱想著,急忙加快了速度朝著白無常的方向趕去。

當書萱趕到了地方,就看見兩人不知道看到了什麼,獃獃的站在那裡。

。m. 「你們怎麼了?這是…」

書萱看到兩鬼那奇怪的反應,也走上前去,眼前的景象讓書萱奇怪的發出了聲音。

只見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玄奧的陣法,陣法的紋路上還閃著奇異的光,只不過中間有幾處光華斷掉了。

在斷掉的地方隱隱有鬼氣和靈氣溢出,這應該就是這個地方形成的原因了,可是就這樣一個莫名的陣法,應該也不至於讓黑白無常兩鬼這麼驚訝吧?而且到現在竟然還沒有回過神來?

書萱看著兩鬼的樣子,怕他們有什麼發現,便沒敢打擾他們,便想蹲下來仔細看一下這個陣法。

「噗!」

書萱還沒來得及蹲下,就看到黑白無常好像被什麼攻擊到了一樣,嘴裡噴出一口鮮血,整個鬼就倒飛了出去。

「白大哥,你們怎麼了?」

書萱朝著他們跑過去,擔心的問道。

「咳咳…書萱妹子,我們沒事兒。」

白無常咳嗽了兩聲,一邊和書萱說話,一邊伸手抹去了嘴角的血跡。

「真的沒事兒?」

書萱用懷疑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兩人,不相信的問道。

「我們真的沒事兒,就是受了點輕傷。」

白無常說道。

「剛剛你們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受傷的?我並沒有發現這裡有什麼異樣啊?」

由於剛才的意外來得太快,書萱根本沒有注意到攻擊的力量是從什麼地方發出來的。

「你看到剛才的那個陣法了嗎?我和老黑一看到那個陣法就被吸引住了心神,想要仔細的看一下那個陣法,可是誰知道那個陣法居然能吸收神識,幸好老黑髮覺了這個陣法的異樣,這才掙脫了出來。」

白無常這時還有些后怕,若不是由於他和黑無常從修鍊開始便一直在一起,所修鍊的功法也是屬於互補的,所以兩個人在一起時,精神力之間會有所增強,否則這次可沒那麼容易從這個奇怪的陣法中解脫出來。

「陣法的問題?」

書萱喃喃的重複了一句,就想往陣法那邊走去。

「書萱妹子,你可別過去,這陣法邪門兒的很。」

白無常看到書萱往陣法那邊走,趕緊攔住了她。

「白大哥,你放心吧,我不是那麼莽撞的人,有你們的提醒,我不會用神識去查看的。」

「妹子,這個陣法邪門兒的很。你看到它就會不由自主的用神識去查看!」

白無常還是有些不放心。

「白大哥,你就放心吧!你們之前是沒有防備,所以才會被傷到的。我就過去看一眼,用玉簡將它先記錄下來,再慢慢研究。」

書萱回過頭對著白無常笑了笑,說道。

「那就好,不過你千萬要小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