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之城。

無論是修士,還是天人族們,都對突然出現的黑暗驚懼,不明白出現啥事,有的甚至悲觀地以為世界末日來了。

正在追擊天神的嫦娥,看到自己的月亮都被黑暗籠罩,而且與月亮的聯繫都被切斷了,粉嫩精巧的嘴角輕輕撅起:「哼,真是粗暴的傢伙,黑夜沒有了月亮的點綴,會很單調的呢,怎麼就不懂呢?」

九州界,萬靈仙宗領地。

小紅花抬起頭,若有所思:「主人……」

中線戰場領域。

實力已經縱橫無敵的大地天神,看到位於黑暗中心的安林后,完全沒有了進攻的念頭。它有一種強烈的預感,若是現在它對安林出手,將會遭受無比恐怖的反噬,甚至有可能身死道消!

它不能打擾天道辦事。

天道,正在給安林封神! 安林正處於一個很奇特的狀態。

他睜開雙瞳,發現自己的眼睛沒有了眼白,都變成了墨色的眼珠子,視野更是一片漆黑,彷彿什麼都看不到了。

但是,他感覺自己又能夠感知萬物。

彷彿天地間的一切,只要他想要去了解,都能感知得到。

他能看到許小蘭正朝他投去擔憂的目光,他能夠看到朋友夥伴們在風原州浴血奮戰,他能夠看到光明天神正用光子解析他的黑暗狀態。

這是什麼感覺……

好奇怪的感覺啊……

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非要形容的話,倒有一個詞比較貼切。

那就是,無所不能!

但有一個前提。

那就是他必須放棄,捨棄作為人類過往的一切,斬斷與他有過契約的獸寵僕人,斬斷他與相識之人的一切記憶,融入整個天地,成為天道!

「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真的是很誘惑人的力量啊……」

安林喃喃開口,語氣平淡且縹緲。

天地因為他的話語,變了顏色,整個黑暗蒼穹都跟著顫了顫。

他現在能夠體會到那種感覺,掌控一切,超脫生命層次的感覺,那種感覺十分美妙,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因此雀躍著,它們都渴求著永遠保持那種天道狀態,這是一種究極進化,是一種絕對的升華!

安林做出變成天道的選擇,似乎是最正確的。

合作交往:僞淑女槓上冷情總裁 「最正確的選擇嗎?」

「成為天道的確很美妙……」

天地突然變得很安靜。

尋常返虛巔峰大能渡劫合道,哪一個不是驚天動地,但到了安林這裡,卻格外地安靜,天地的一切都是靜默的,都在等著安林做一個決定。

那個決定,彷彿就是決定安林渡劫成功與否的關鍵。

「但是啊……」

安林笑了,笑容中透著的是傲絕蒼穹的不羈:「憑什麼要我捨棄了過往的一切才能成為天道?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已經成年了,我……」

「全都要!!!」

安林的聲音落下,整個天地,都陷入了短暫的靜默。

這個答案,讓天道都停滯了瞬間。

大地天神和海洋天神都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那個白衣男子。

這個安林……

瘋了嗎?!

哪裡來的自信啊?

真特么敢選啊!!

許小蘭若有所感,看著遠處的黑暗,露出一抹清麗絕俗的笑靨。

轟隆隆!

黑暗靜謐的蒼穹,第一次傳來宛如爆雷般的聲音。就像是蒼穹的怒火,要降臨在那個身形單薄的男子身上。

安林雙臂張開,對著蒼穹大吼。

「來吧!無論什麼劫難,我都能扛!」

天空繼續轟鳴,威壓越來越強烈。

可以看得出來,它非常的憤怒。天道要封神,結果安林竟然拒絕了,這怎麼能不發怒?

黑暗突然裂開,一個黑暗神印從裂開的部位出現,宛如天雷般轟然落下,在安林的身上炸裂開來!

「天罰降臨了!」海洋天神驚呼一聲。

大地天神雙眼一亮,心中想著這麼惹惱天,肯定會被反噬吧,就算對方是黑暗天神也是如此。

豪門誘愛,總裁別太壞 安林最好就這樣被反噬而隕落,省得它如此麻煩。

能量炸裂間,安林的慘叫聲也爆發出來,那聲音充滿了痛苦和難耐,聽得大地天神彷彿聽到了仙音,格外的舒服爽快。

但聽著聽著,就有點不對勁了,這聲音怎麼還有點……爽?

大地天神再次將目光轉到安林身上,然後發生對方的身後出現了一道漆黑的神印,正釋放著極其恐怖的威能。

「怎麼可能……他把神印吸收了?」

就在這時,又是一聲驚天轟鳴,又有一道神印撕裂黑暗落下,彎曲分叉的模樣,就跟天雷差不多似的,狠狠砸落在安林的拳頭上。

落堂春 痛苦帶著爽快的聲音再次從安林的口中出現。

緊接著,他的拳頭上又出現一個由黑色線條構成的奇異神印,然後他散發的氣勢又強悍了幾分……

轟隆!!

神印繼續落下,砸在他的胸口,然後又留在了他的身上,讓他的實力又暴漲了幾分……

大地天神看得是目瞪口呆。

它覺得,事情的發展好像跟它想象的不太一樣?

說好的觸怒天道,降下神罰呢?

現在這個神印狂轟濫炸,哪裡像懲罰敵人的樣子了?

這分明就是資敵啊,是在幫助安林變強啊!

或許是自己也是天道至高權柄的原因,跟天道好歹還有些聯繫,大地天神在冥冥之中,突然明白了天道的真正想法。

安林竟然敢獅子大開口,人類身份也要,天道力量也要。

那天道就讓他嘗嘗,全都要到底是什麼感覺!!

大地天神受到了二次打擊。

整個偉岸的身軀都檸檬精起來。

「為何,為何天會如此偏愛黑暗?」

「一個敢要,一個真敢給,天道到底是怎麼了?」

大地天神神色有些恍惚。

海洋天神更加震驚,幾乎都陷入深深自我懷疑中了。

怎麼回事?安林不是靠犧牲生命,才獲得黑暗力量的嗎?怎麼現在還能變強,而且看起來好像是突破?

他之前用的黑暗之力難不成是他的常規力量?

海洋天神被自己的猜測嚇到了?

安林怎麼會那麼強,明明就是不完整的黑暗權柄啊!!

而且現在還要變得更加強大,還有誰能夠治得了他了?

海洋天神慌得一匹,又不能做些什麼,只好偷偷對著安林傳音:「安林兄弟加油,安全的事情不用擔心,我海洋就算豁出性命,也會護你周全!」

安林沒有理會海洋天神的話語,他正努力吸收每一個黑暗神印的力量,他感覺到自己的黑暗神道正在完善,正在登上新的巔峰!

一個個落下的神印,就是天道泛意識的賜福。

尋常返虛巔峰大能邁出最後一步,在神道獲得天地大道認可之後,就算成功合道。但是安林呢,他壓根不需要天道的認可。

他就是天!

路要自己走,只要他認可自己就行!

這種特立獨行,本該遭受天譴的做法,不僅沒讓安林遭遇災難,反而獲得了一個個強大的神印。

是的,天在給安林封神,這些神印就是封神的基石!

半個時辰后。

安林融合了數之不盡的黑暗神印,這些神印交融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混沌漩渦在身後,生生不息地運轉著。

他雙眸睜開,眼瞳再次恢復黑白分明的模樣,嘴唇輕輕開啟。

「從今往後……」

「我就是黑暗。」

「我安林就是至高權柄天神!!!」

話音回蕩在整個大陸,回蕩在億萬眾生的耳中。

「太黑了。」

安林伸手對著天空輕輕一揮,波及億萬里,讓無數生靈擔憂恐懼的黑暗天幕,在他揮手的瞬間全部消散!

這一刻,安林封神黑暗,成功邁入合道境!! 億萬眾生都聽到了安林的話語,然後他們都震驚了。

就算是有心理準備的中線破天幫聯軍們,都是十分震驚的。

「安林宗主竟然親口承認了?」

「這……這就是官宣身份了吧?!」

「不過這全世界一起廣播的方式,還真是有安林宗主的風範啊。」

「安神牛逼!安神無敵!!」

破天幫聯軍還是十分崇敬安林的,聽到這個消息是欣喜居多。

剛剛大勝而歸的西海聯盟幾千萬生靈,就十分的震駭了。

「什麼?我們的大靠山安林,竟然是黑暗天神?」

「哼!肯定是假的,之前騙我們說是超雷天神,現在又說是黑暗天神,真當我們那麼好騙嗎?」

「整個天地的黑暗都是他的,這次假不了……」

「怎麼辦,突然有些慌了,那可是黑暗天神啊!一聽名稱就很邪惡,我們怎麼就跟了他呢?」

「光明天神聽起來很正義,那你去跟她唄?看她會不會先弄死你。」

「……」

一個容貌清麗,肌膚水嫩瑩白的美人魚,趴在彩色泡泡上,仰望著天空,面露崇拜和期待:「安老大果然是黑暗天神,這下好了,小弟是水天神,老大是黑暗天神,感覺更搭了呢……」

想到這裡,這位人魚公主的臉頰就是一片緋紅,默默用纖秀白皙的雙手捂住了發燙的臉蛋。

東線九州聯軍。

「咱們的天庭戰神,竟然是黑暗天神?」

「卧槽!修仙能變成天啊?」

「胡說,人家本來就是天,現在只不過是恢復身份罷了!」

「怪不得安林戰神連天劫都能控制,原來就是他自家的天雷……」

「看來安林戰神那邊戰得很激烈啊,竟然到了自爆身份的地步,我懷疑他又變強了很多。」

「哈哈哈……這是天庭之幸,這是人族之幸,敵人有至高權柄,我們也有!本帝現在很高興啊!」

眾人經過短暫呆愕之後,都是陷入了狂喜之中。

他們大部分人都非常相信安林,知道安林就算是黑暗天神,也不會背叛他們,畢竟,安林曾經做過的事,曾經為人族付出的努力,他們都看在眼裡,記在心中。這就是一種絕對的認同感和歸屬感。

「怎麼會,至高權柄天神怎麼會站在人類的這一邊?不,這一定是假的!」鼻青臉腫的因果天神,滿是不解和憤怒地大叫著。

正在逃跑的烏嵐天神,探出了腦袋,清秀的臉蛋上,雙瞳有著亮色。

此刻,在萬靈仙宗。

四九仙宗的眾成員已經嗨起來了。

「握草!安哥是黑暗天神,我不就是至高權柄天神的第一坐騎,威風啊,汪!」大白搖晃著雪白大尾興奮道。

「主人力拔山兮氣蓋世,踏破雲霄傲無雙,斬天滅天破天,死在他手裡的天神一雙翅膀都數不過來了,真沒想到他自己都是天神……」

雪斬天揮動著雪白小翼,幽幽感慨:「這可咋辦呢,我雪斬天,發誓斬遍九重天,所有的天都要滅掉,但主人也是天啊,這可真是四字成語,四字成語,四字成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