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我要睡了,睡了就舒服了……葉問龍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腦子開始變得一片空白。

「啊不——」

在他即將最後放棄的時候,一張慈祥的臉龐出現在他的腦海里,那是母親,是母親的臉龐,母親似乎正以鼓勵的目光看著他,孩子,媽媽不在了,你一定要堅強,要照顧好你爸爸……葉問龍心中陡然一聲大喝,整個人清醒了過來。

冥想,冥想母親的樣子,那一幅壁畫早已深深鐫刻在他的腦海之中,每一個線條,甚至是每一根眉毛,眼瞳中的星點,都那麼清晰……劇烈的灼痛,都不能影響到他的本心,他的六感、心神隨著金龍臂的淬鍊,也同樣得到了再一次的提升。

「嗷——」

陡然,一個熟悉的龍吟在他的意識中響徹,他的意識與右臂深處的金龍臂立即生出微妙的聯繫,心靈有了一絲明悟。

原來是這樣!

葉問龍緊閉的雙目陡然睜了開來,他的右手上人頭大小的火岩靈陽晶石此時已然變成了灰色的粉末,葉問龍手一翻,粉末掉落,而後他倏地握拳轟出,一道金色的光芒閃電般的從右臂湧出,經他的拳頭噴吐而出,蓬的一響,拳頭擊在空處,竟然傳來了空氣迸爆之音,房間里的空氣似乎被巨力攪動了起來一般,噗噗聲中,彷彿有一股狂風呼嘯而過,窗帘飛卷,哐當哐當,桌子上的杯子都是劇盪了一下,而其拳頭正擊處前方的牆上,則是多出了一個由火岩靈陽晶石粉末粘成的巨大拳印。

「嗚~~」

葉問龍從床上跳下,右拳緩緩地張開再握起,他明顯的感覺到了右臂中那澎湃的力量。

「哥哥,感覺怎麼樣?」小龍的聲音在他腦海里響起,葉問龍在心裡笑道:「不錯,挺爽的,小龍,金龍臂的淬鍊算是完成了嗎?我現在如果使用金龍臂,能夠達到什麼實力的程度。」


小龍道:「勉強算吧,不過你現在能夠激發的金龍臂力量,最多只有萬分之一,以你現在的體質,全力激發,只能激發一次就會抽空你的體能,如果是只是一般激發,那得看你的激發強度了,這個你可以通過實際測試來定。」

葉問龍道:「那也不錯了。不過我現在空有一身蠻力,卻沒有武技,象昨晚上的戰鬥,如果不是我的六感還算過得去,只怕連躲那黑袍人一掌的機會都沒有。」

小龍嘻嘻笑道:「別急,諾現在好餓耶,哥哥先弄點葯葯來吃。」

「不會吧你又餓了?」葉問龍登時無語。

小龍道:「不是跟你說了么,剛才淬鍊金龍臂只能算是調陰陽,接下來才是填肚子哩。」

「好吧,被你打敗了,怎麼吃法?如果讓我生嚼這些藥草我可不幹。」葉問龍苦著臉道。

小龍嘻嘻笑道:「那倒不必,哥哥你稍等。」

小龍說罷,便是沉默下來,緊接著,他的右手手臂之上,一道道金光迸射而出,金光空中交織凝聚,一個金色的三足爐鼎便即凝成。

「轟」

橙金色的火焰陡然在三足爐鼎中燃起,火焰熊熊,一股子攝人的熱量散發出來。

「這是……」葉問龍再一次被震撼。

小龍的聲音在他腦海里傳來:「金龍臂不僅僅是手臂,還是一個生命小鼎,如今汲取了火岩靈陽晶石,已是具有簡單的淬鍊藥材能力,哥哥你隨意丟一枝藥材進來試試。」

葉問龍點了點頭,拿起那枝四百年的黃精丟進了鼎中。

「嗤」

黃精一入爐,黃的懸浮液便即懸浮於橙金色的火焰之上…… 「嗤嗤嗤嗤……」

黃精中的雜質幾乎瞬間被淬鍊焚灰,只餘下了一滴成年人拇指大小、晶瑩剔透的液體。

「哥哥,吞服了它。」小龍的聲音響起,那滴液體從小鼎中飛了出來,葉問龍嘴一張,便是把那滴黃精能量液吞服而下。

「轟」

強大而精純的能量漫涌開去,緊接著,葉問龍的右臂之中一股強大的吸力湧來,頃刻之間便被完全吸收,沒有給葉問龍留下一星半點。

「好爽,真好吃,太香了……」小龍舒服地嚷嚷著。

「小傢伙啊,你也太絕了吧,一點也不給我留。」葉問龍無語地道。

小龍笑道:「哥哥,這藥材的能量雖然很強大,但卻不適合你直接吸收,給金龍臂吸收剛好合適,然後再以合理的速度反哺合適你的能量給你,有了這些藥材的精華能量,哥哥以後你可以放心大膽的高強度修鍊身體和武技,你修鍊的強度越大,金龍臂的反哺能量也就越多。

「你要知道,你們人類的身體比我們龍族相差了不知道多少倍,想要修鍊龍族的武學,以你哥哥你現在的體質肯定承受不了。但有了這些藥材精華,哥哥你就沒有了後顧之憂,可以放心大膽的修鍊了。」

「龍族武學?」葉問龍又驚又喜。

小龍道:「是啊,吃了剛才的黃精精華,諾已經可以接觸龍靈石的第一層了,裡面有不少黃階武學,哥哥你可以勉強修鍊來著。」

「黃級武學?」葉問龍不解地道。

「龍族武學博大精深,浩瀚無邊,其武學分為四個等級,分別為天、地、玄、黃四階,每一級又分為低級、中級和高級三級,每一個等級的武學適合不同體質的身體修鍊,以哥哥你現在的體質,勉強可以學黃階低級的武學。」小龍解釋道。

「那快拿來我看看。」葉問龍心裡充滿了期待。

「哥哥你別急嘛,先把剩下的藥材都提淬精華給諾吃了再看不遲,諾越吃越餓了。」

「……」葉問龍再次無語。

「嗤」

「好爽,太好吃了,哥哥快,拿那朵火象花……」

「嗤」

「真好吃,哥哥快,那兩枝茯苓……」

……

小龍就象是一個喂不飽的饕餮,不斷催促葉問龍把藥材丟進生命小鼎中提淬,提取出精華之後便讓葉問龍吞服下去,再被金龍臂瘋狂吸收而去,有的時間會長些,有的時間會很短,數十種藥材全被吸收之後,已經到了中午。

「哥哥,按照傲天大人的吩咐,哥哥你可以選擇修鍊兩種黃階武學了。」小龍在葉問龍的期待之中終於開口。

「怎麼選擇?」葉問龍問道。

「哥哥你現在的精神力還太過弱小,看來只能這樣了,你把龍靈石貼放在印堂上。」小龍道。

葉問龍點了點頭,把龍靈石解了下來,緊貼著印堂,一縷光芒從龍靈石中散發出來,葉問龍感覺到腦子一震,他的意識已然進入了一個空間之中。

這是一個房間,也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書房,一眼望去,儘是書架,書架上整齊擺放著一個個捲軸,一個大約五六歲、粉雕玉鑿的小男孩正笑嘻嘻地站在那裡看著他,頭上也有角,讓葉問龍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哥哥,諾們又見面了,怎麼了,你不認識小龍啦?」小男孩跑過來抓著他的手臂搖晃道。

「你……你是小龍,怎麼一下長這麼大了?」葉問龍震驚地道。

「諾不是說了么,諾能夠長大的,但長大需要大量的營養,剛才吃了那些藥材精華,這才勉強長成這樣,不過以後要再長大,需要的營養會更多,而且也長不快了。」小龍說道,說著也不多解釋,拉了葉問龍的手來到一排書架前,指著那些書架道:「哥哥,這兩排捲軸都是黃階的武學,第一二排是拳掌指等白打武學,第三第四排則是兵器武學,哥哥你可以分別在其中各選一種武學修鍊。」

「後面那些呢?」葉問龍目光投向後方的書架。

小龍笑道:「第五到第七排書架是玄階的武學,以哥哥你現在的體質和精神力,還走不進去,如果強行闖進去,會受傷的。」

「原來如此。」葉問龍點了點頭道:「那白打武學又是什麼?」

小龍解釋道:「白打指的是空手打鬥,亦即僅恃空拳,不持器物。」

小龍說著,從第一排書架上拿起一卷捲軸遞給葉問龍道:「這裡有介紹,你自己看吧。」

葉問龍接過,將其打了開來,卻是一卷關於白打武學的系統介紹。捲軸中稱,白打為諸藝之首。而且要學習其他器械,其用法均不出「劈、剁、扎、拿、滑、壓」等六字訣,要想使此六字功夫運用融通,精妙入化,必先於白打痛下功夫,白打是一切技擊的來源,均由拳中化去,由熟生巧,變化無窮,因之白打為武學的根基。

而白打武學,則是以拳術為基礎,所以白打泛指的是拳術,但卻又衍生出許多的武學來,其中包含了足、膝、臀、肩、背、肘、掌、拳、指、頭在內,所以有拳術精深者周身均是拳頭的說法。「因既其練就一身功夫,則無處不可以當拳用也,即一鼓大腹之勁,亦足頂人橫飛去,甚者震亡。」

白打在技術上固然是拳套的活用,但其內涵則包括了功力之施展,所以武學行家常稱「練拳不練功、到老一場空」,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練拳要領,重在訓練手、眼、身、心、步的聯合動作,而其運用方式,有打、踢、點、拿、跌等。至於練功,說的是強練體質,凝鍊元力,元力越深,功力也就越深,達到極致,刀槍不入水火不浸,上天入地,無所不能。初學武學者,必須拳術和工夫同練並進,以拳術為用,以工夫為體,兩者缺一,不足以言武學。

更進一步,就是無論何門拳術武學,都不離「上下左右前後渾然一勁」的秘訣。以「精、氣、神」為內三合,「手、眼、身」為外三合,是為**,始可以克敵制勝。動手要老辣,意志要和緩。攻擊要「准、穩、狠」,應敵要「顧、伴、定」,此六字互用,始可以穩操勝算;

所謂「進打中、退打肢」,「手似兩扇門,全憑腿打人」,要詣提示於動手時毋忘用腿,於攻擊上身時,毋忘攻其下肢的要訣。腳不可站死,要鬆動靈活,手不在出呆力,重在用之技巧;苟不注意一手一足之熟練,並常作實地對打練習,到後來必將勞而少功。故謂欲使功夫臻於「巧、妙、化、虛、神」的境界,須以熟字為基礎。俗說「拳打千遍,身手自然」,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這一捲軸,說的雖然都是武學的基礎,但卻為葉問龍打開了一扇通入武學的大門,瞬間便是深深吸引住了他。

「哥哥,你看完了?」小龍見的葉問龍合上了捲軸,這才問道。

「看完了,原來修鍊武學,還有這麼多講究。」葉問龍感嘆道。

小龍笑道:「這些都只是入門,是最淺顯的道理,但卻是一切武學的基礎。哥哥你要想明白這些道理,可以在修鍊中慢慢去領悟,現在你可以選擇白打武學和兵器武學了。不過小龍建議你,在白打武學沒有達到一定火候之前,最好先不要修鍊太深入的兵器武學。」

葉問龍點了點頭道:「我明白,打好基礎,循序漸進才是王道。」

看了剛才關於白打武學的捲軸,他也是明白了不可操之過急的道理。當下,在小龍的指點下,他開始選擇自己的第一套武技。

「風刃拳,黃階中級武學,修鍊有成,出拳如風,風如刃,拳風可傷敵。」

「鐵柱拳,黃階低級武學,修鍊有成,拳如鐵石,可斷臂粗精鐵。」

「天羅指,黃階高級武學,修鍊有成,指可穿鐵。」

「落葉掌,黃階中級武學……」

……

每一卷捲軸的下面都有關於此套武學的介紹,葉問龍一樣樣的看過去,雖則幾乎每一樣都讓他心動不已,但他目前只有一次選擇的機會,所以他只能盡量壓制著內心的渴望,尋找最讓自己心動的白打武學。

「就是它了!」走到第二排的中間之時,葉問龍終於看到了讓他內心激動不已的武學:

豆爆拳,黃階高級武學,修鍊有成,短拳寸爆,威力驚人。

「嗯,怎麼打不開?」葉問龍想要打開捲軸的時候,卻發現根本打不開。

小龍笑道:「哥哥,你以為龍族武學是街上的大白菜呀,隨便什麼人都打得開?這武學捲軸與先前的捲軸不同,這是禁咒捲軸,如果沒有得到龍族認可,任何人都打不開,如果強行打開,捲軸便會開啟自毀程序,打開了也看不到內容。」

「那我要怎麼樣才能打開?」葉問龍問道。


小龍道:「哥哥你已經得到認可,等你帶出去之後,滴一滴鮮血在上面即可,捲軸打開,捲軸上的內容便會自動烙入你的腦海里,然後捲軸又會自動回到書架上。而哥哥你則是可以慢慢參悟修鍊。得到捲軸內容之後,哥哥你可以在這裡先修鍊,然後再身體力行。」 葉問龍奇道:「在這裡修鍊?我進來的可只是意念啊,怎麼修鍊?」


小龍道:「難道你沒有發現,你在這裡的感覺其實跟在外面沒什麼兩樣嗎?」

葉問龍揮舞了一下拳腳,發現還真跟在外面沒什麼兩樣,當下奇道:「是啊,怎麼會這樣?」

小龍道:「其實這裡才是傲天大人留下的最寶貴的東西,因為這個空間叫做武意空間。」

「武意空間?小龍,你說說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葉問龍道。


小龍道:「所謂武意空間,指的是在這個空間之中,你意念所化的實體,乃是武意真身的靈體,與你的身體感官一樣的同時,凝聚的武意更是被放大到極至,以武意真身修鍊武學,可不是事半功倍那麼簡單,而是一事十功之效。」

「一事十功之效?什麼意思?」葉問龍隱隱猜到什麼,心裡滿是期待。

「一事十功,意思是說,你在這裡修鍊一遍所領悟的武學,將會是在外面修鍊十遍的收穫。當然,這只是指在對武學武意方面的領悟,你要想把修鍊的武學充分發揮出來,最後還是要靠你真正的身體去發揮。」小龍道。

葉問龍喜道:「如果是這樣,那就真是太好了。」

「哼,你也不要太得意。」小龍嗤鼻一哼道,「所謂有所得必有所出,凡事必是利弊參半為理。在這裡,你修鍊武學的速度雖然是在外面的十倍甚至數十倍以上,但是在現實中,你想要讓身體跟上武學的領悟之道,必將會承受十倍甚至數十倍於平時的巨大壓力,那將是非常痛苦的事。」

「哦?」葉問龍想起先前淬鍊金龍臂的痛苦經歷,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不過想到十倍以上的修鍊速度,他的眼睛還是赤熱起來,咬牙道:「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夠hold得住。」

小龍這才笑道:「那就好,哥哥你現在可以選擇兵器武學了,選好之後,諾也要開始睡覺啦。」

「兵器武學我先不選可以吧?」葉問龍想不了想,「等我認為可以修鍊之後再選擇。」

「可以的,在許可權內,哥哥你什麼時候選都可的。」小龍笑道。

「退出。」葉問龍點了點頭,拿著豆爆拳的捲軸,心念一動,意識便是從龍靈石的空間中退了出來,而他的手上,憑空出現了一卷捲軸。

割開手指,一滴鮮血滴在捲軸之上。

「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