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這種碾壓方式其實就是控制精神力,將發散的精神力凝聚在一塊,從而化作滾滾而動的精神念力衝擊敵人精神海,猶如海浪般翻滾?這就是精神念力的攻擊方式了。

「試試。」黃雲準備一試。

呼呼~

精神空間內,固態土地連連震顫,當即一道道精神力以神秘軌跡發散開,黃雲精神力太過龐大了,這一發散,幾乎籠罩了整個山洞,甚至還在向遠方蔓延。

「凝聚。」黃雲目光一凝,神秘軌跡迅速發生變化,當即那發散開的精神力就慢慢縮回了。

「嗯?回是回來了,卻不是碾壓而回的。」黃雲眉頭一皺,那種碾壓,得是如潮水般翻滾,這才是精神念力的精髓。

「這黑色捲軸上也說了,得一遍遍練習,我雖然能壓縮精神力,想迅速掌握這精神念力卻也不可能。」黃雲搖搖頭,他還是高估自己了,覺得能壓縮精神力,就能做到一切。

「一遍遍試吧,雖然不能迅速掌握,但和別人相比,自己掌握起來肯定更簡單些。」

當即一遍遍開始嘗試。

精神力無形無色,且不帶一絲氣息,但是在精神大師眼中,它卻是洶湧澎湃的,威力非常非常大,這就歸功於精神術了,隨著深入了解精神術,黃雲才慢慢明白了,修鍊一門精神術,根本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的。

一遍遍嘗試,一遍遍失敗,而且精神力消耗極大,往往修鍊一個時辰,就得休息一個時辰,非常難受。

半天時間。

黃雲也才有了一絲進展,釋放的精神力逐漸有了一絲澎湃之力。

「我明白了,終於明白了,原來是用精神海發力,精神師可內視精神海,也能控制精神海,這種精神海發力。。。才是精神術能發揮威力的主要原因。」黃雲猛然站起身,臉上有了一抹喜色。

精神力本身沒有攻擊性,卻因為精神海的發力,產生了攻擊性!!!精神術之所以分了低等,中等,高等三大等級,就是因為精神海發力方式不同,威力自然也就不同了。(未完待續。。) 「精神海發力。」

「每一種精神術,都有一種發力方式。」黃雲目光發亮,這和武技差不多,一門門武技,威力之所以不同,根本原因就是他們發力方式不同,像火龍掌,元力在經脈內運轉一個周天,最後還得正反各運轉一周天。

這就是所謂的發力方式了。

「精神念力的發力方式。」黃雲盤膝坐下,一遍遍翻看著黑色捲軸,仔細領悟著,丹田有空間,精神海也有空間,元力從丹田出發,流往七經八脈,精神力則從精神海出發,直接蔓延出去。

「我精神海可控制精神力,澎湃,洶湧。」黃雲喃喃著。

精神海內部發力,控制著一絲絲精神力,讓它們猶如海浪般上下翻滾。

「嗯?」黃雲眉頭一皺,他感覺精神海像要炸裂了一樣,一陣陣劇痛,黃雲強忍著劇痛,當即一聲爆喝,精神力瞬間籠罩了整個山洞,無形的精神力在山洞內滾滾而動。

「成了。」黃雲大喜。

之前散發的精神力是平靜的,不帶一絲澎湃之力,而現在卻是非常狂暴,波濤般涌動著,而且迅速壓縮,隱隱有了一絲玄妙氣息。

「精神念力,這就是精神念力。」黃雲哈哈大笑。


精神念力可直接衝擊敵人精神海,像黃老之前用精神術攻擊他,可是直接震散了精神區域,甚至他精神海內的精神種子也被波及了,非常可怕。


「有了這精神念力,我才算真正成了一名精神師。」

「不僅僅是武者,可近身戰,還能遠距離釋放精神攻擊。」

「還有虎嘯劍,虎嘯劍訣種種手段在手,蛻變,這是真正的蛻變。」

是。

黃雲從現在開始。才算真正蛻變了,整個大漠內域,也就那五個七級武者能對他產生威脅了,而他現在的修為,僅僅才是一名五級武者。

。。

。。。

黃雲修鍊這精神念力,足足花了一天一夜,此刻已經是第二天了,陽光高照,整個趙氏山都一片祥和。

議事大廳內。

趙傾城揉了揉額頭,一夜的探討。讓她有些疲倦了,幾個族老也是精神不佳。

「我等決定了,舉全族之力滅殺惡族。」一族老上前一步,凝聲道。多少年了,趙氏一直以來都是低等家族,連黃級勢力都算不上,現在有了這機會,他們想拼一把,舉全族之力拚一把。

「好。那就這麼決定了,準備準備,折日前往飄渺一支–菩提山。」趙傾城一點頭。

忽然—

一年輕族人從大廳外衝進來了,臉上有著驚慌之色。

「報。。稟報族長。」年輕族人非常驚慌。吐詞不清。

「慌什麼,在這議事大廳吵吵嚷嚷,成何體統?好好說話。」一族老臉色一沉,喝道。

「是。有四方人馬上山了,我族族人慾阻攔,卻被他們打成重傷。他們非常強勢,正往山上來。」年輕族人吞了口唾沫,道,他是負責監視趙氏山附近動向的族人,也就是暗哨,趙氏山附近一有風吹草動,就是他負責稟報的。

「四方人馬?我去看看。」趙傾城眉頭一皺,身子一閃就從原地消失,她速度太快了,宛如一陣風,而實際上,趙傾城本來就是風系武者,在風元素的感悟上已經到了極深的地步。

嗖嗖~

趙傾城速度飛快,駕馭著風元素在趙氏山上掠行,很快就出現了半山腰,而山腳下,四族族人卻是已經碰頭了,肖氏–肖淵,唐氏–唐川,周氏–周凡,龔氏—龔吟,幾人面對面站著,身後盡皆帶領著一群強者。

這陣容!!

太恐怖了,單單六級武者就有十幾個,其他都是五級武者,另外還藏著幾個大師,或陣法大師,或符籙大師等。

「我等還真是有緣,前幾日才見過面,今天又遇上了。」周凡哈哈一笑,眸光卻泛著冷意,他們這時候來趙氏,目的太明確了,就是為了黃雲而來,極可能大打出手。

「的確有緣。」肖淵淡淡一笑。

「都是為了黃雲而來,沒必要藏著掖著,我龔氏要定黃雲了,誰搶,誰死。」龔吟掃了肖淵三人一眼,森然道,這話一出,四方人馬氣氛頓時沉重起來,一道道武者氣勢轟然爆發,彼此對抗著,交織著,周圍空氣都隱隱凝固了。

黃雲就一個,他們卻有四個家族。

怎麼分?

「說再多也沒用,趙氏山是有防禦大陣的,還是想想怎麼破陣吧,破不了陣,誰也別想得到黃雲。」唐川皺皺眉頭,他是唐磊大哥,也是唐氏家族族長,一身修為非常可怕,和唐磊一樣,他手上也是拿著一乳白色長笛,笛身光澤流轉,很是不凡。

「唐族長說的不錯,我四方先聯合破陣,等把陣法破了再談其他的,如何?」周凡嘿嘿一笑。

五大家族。

族內都有防禦大陣,是歷代傳下來的,一旦啟動了,就算陣法大師也很難破,這也是他們帶陣法大師前來的根本原因。

「好。」

「沒問題,先破陣。」

「就這麼說定了。」

四方人馬暫時聯合了,準備先破趙氏山的防禦大陣,這是趙氏山山腳,周圍多有岩石絕壁,一處岩石后,趙傾城遠遠躲在這,雖然聽不到幾人的聲音,可卻能清晰感應到,這群人個個都殺氣衝天,氣勢可怕,肯定是來者不善。

「為了黃雲而來。」趙傾城臉色大變,嗖~~身子一閃直奔山上而去。

她料到幾大家族不會善罷甘休,卻沒想到這麼快就出手了,還是一同殺來的。

。。

。。。

趙氏山上。

趙傾城駕馭著風元素,速度發揮到了極致,很快就到了山頂上。


「一眾陣法大師聽令,立即前往陣基陣眼所在,布陣,族內危機。速速布家族大陣。」趙傾城聲音急切,夾雜了無盡元力,聲音迅速傳遍整個趙氏山頂,傳進了每個族人耳中。

布陣?還是布家族大陣。

這。。。這。。要知道家族大陣是自古流傳下的,不到家族存亡之際,是不可能布陣的。難道。。。一個個族人,無論年輕族人還是老一輩族人,臉色盡皆變了。

家族怎麼了?

每個人都在暗暗猜測,同時一個個族人盡皆趕往部族大廳,部族大廳。部族禁地,歇息之所這三大建築位於山巔之上,家族大陣將這三大建築籠罩在內,一旦布置了家族大陣,就不可能穿過陣法了。

山洞前。

黃雲正修鍊著精神念力,他在努力克服疼痛感,散發精神念力時,精神海非常疼痛,需要克服。而這時,趙傾城那焦急嘹亮的聲音傳來了。

「家族危機?」黃雲一愣。

「這時候出現危機,難道是。。。」黃雲臉色一變,他也明白。惡族的消息太重要了,那四大家族不可能善罷甘休。

「欠了黃老那麼大的人情,趙氏出現了危機,我怎麼能坐視不理。而且這危機還是因我而起。」黃雲目光閃爍,當即往部落大廳趕去,以他現在的實力。還是能幫上些忙的。

。。。

很快,一個個族人都聚集在了部族大廳,而趙氏兩名陣法大師,則分別處於家族大陣陣基,陣眼位置,手上拿著一古老權杖,裡面元力爆涌,古老權杖也出現了耀眼光芒,他們在激活大陣的陣眼,陣基。

欲開啟大陣。

家族大陣是一巨大陣法,起碼七級陣法大師才能布置出,激活起來非常麻煩,兩人臉色沉重,手上古老權杖連連揮動,這陣法權杖很是神奇,每一次揮動,都能帶動周圍範圍內的大片元力,投射進陣眼,陣基內。

議事廳。


趙傾城,黃老等一眾老一輩,正聚集起來緊急相商。

「究竟怎麼回事?怎麼忽然要布置家族大陣?」有族老臉色凝重,這樣問道。

「四大家族殺上山了,多半是為黃雲而來。」趙傾城眉頭緊皺。

「什麼?四大家族一同殺來了?」眾人驚呼,這。。這。。。四大家族,各個都底蘊深厚,隨便一個都不得了,現在卻聯合殺上了趙氏山。

「處境非常不妙。」趙傾城嘆息,她料到了這一天,卻根本沒料到四大家族這麼迅速,直接跨界傳送而來。

「現在怎麼辦?他們聯手,我們根本不是對手。」黃老搖頭,差距太大了,要知道僅僅其中一個家族,就能和趙氏對著幹了,更不用說四個了。

「有家族大陣,倒也無需太擔心,拖一天是一天,總能想到辦法的。」趙傾城這樣安慰道,然而她明白得很,四大家族聯手,家族大陣極有可能被破,只是時間問題。

大廳外。

一人影從遠處衝來了,徑直入了大廳內,正是趕過來的黃雲。

「怎麼回事?」黃雲氣喘吁吁,直接問道。

趙氏家族一個個老人都非常善良,對他沒有惡意,這些日子,他在趙氏感受到了家的感覺,心中的急迫不低於任何人,而且他欠了黃老人情,他黃雲從來就不喜歡欠人人情。

「是四大家族,殺上了趙氏山。」趙傾城說道。

「他們聯手?」黃雲臉色一變。

「嗯,形勢非常危急。」趙傾城點點頭。

「我離開這吧,他們肯定是為我而來,只要我離開了,他們自會離去。」黃雲直接道。

幾乎同時,周圍空氣中,隱隱多出了一種壓抑氣息,黃雲明顯感覺到,頭頂上空,一絲絲玄妙之力出現了,將趙氏部族大廳,部族禁地團團圍住了,就像一個防護罩。

「走不了了,家族大陣已經激活,外人進不來,裡面的人也出不去。」趙傾城嘆息一聲。就算沒有激活,她也不可能任黃雲離開,惡族的消息太重要了,關係到門派點,不到最後一刻她是不會放棄的。

黃雲眉頭一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