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他的人,那是絕對沒問題的。

上了車,「咱們去后海!」

「好嘞,您坐穩了!」

一腳油出去,引擎轟鳴。

車一路飆到后海,沈安安下了車就往裡跑。

小店的門開著。

沈安安一腳邁進去,卻被喝止住。

「站住!先別進來!」

卓楓站在房間中央,面色嚴肅。

沈安安剛剛給他電話打了一半,根本沒說清楚,他竟然可以猜測到是南辛出事,果然是干刑警的,腦袋靈活。

房間里,一片狼藉。

尤其是陸南辛那操作台上,更是被翻的亂七八糟。

沈安安心慌,卻又不得不讓自己鎮定,「你看到南辛了嗎?」

。「竟然請動皇祖。」夏無爭這等封王血脈,都能感覺到骨子裡的親近,他的眼中同樣炙熱。

「夏津手裡還有這等底牌,真的要翻身了?」

「不可能,夏皇詔,封王起,夏皇不可能打自己的臉偏袒那夏津的,不過夏皇金令確實可以保他一命。」

各方大人物也看著。

金色的人影漂浮在那裡

《我得到了地府禮包》第四十八章賭你兩百年 現在胡亥可是滿門心思想著掙錢!

商業街剛剛辦起來,他跟許姑娘之前也是漸入佳境。一切都在朝著好的地方發展,結果現在出現了幾個攪屎棍!

他胡亥一直都是欺負別人的主,什麼時候被別人欺負過?

陳勝滿臉尷尬的望著眼前的城防軍,他本身就無比的機靈。對方的意思很明顯,他給出的東西填不飽對方的胃口。今天要是不想付出一點代價,估計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官爺,有什麼話都好說。您別說這裡有反賊呀,這不是把我們這些人的飯碗給砸了嗎?」陳勝立刻擺低姿態說道。

他聽到這樣的話都火大,奈何對方是官府的人。

沒辦法,形勢比人強。現在他能做的只有裝孫子,等到他們羽翼豐滿之後,到時候再找這群王八蛋算賬也不遲!

「你算老幾啊?居然敢對我發號施令,你不想活了是吧?」

眼前這個城防軍,似乎被對方誇的有些飄飄然。他像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權威,反手把腰間的配刀拔了出來!

刀鋒直指陳勝!

遠處的吳廣看到這一幕,他也是忍不住了!

他滿懷怒氣的沖了上來,而在此刻,胡亥就已經走到了眾人的面前。

他看著場上一圈,那些來自於外地的商人,現在嚇得夠嗆。大家都只是想來咸陽城掙點錢而已,誰想到竟然會跟反賊扯上關係呢。

「你是城防軍的?」胡亥板著臉看了對方一眼。

「沒錯,你又是誰?」

為首的城防軍絲毫沒有怯懦,這裡可是他們的地盤。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都認識,眼前這個小子來充什麼大尾巴狼?

「我現在奉勸你們一句,如果還想要吃這行飯,就老老實實的滾遠一點!」胡亥相當不客氣的說道。

他自己就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在老爹那裡都沒有受到多少的委屈,難道這幾個下人想幹什麼嗎?

「喲嘿!看你毛都沒長齊,沒想到口氣還不小!」城防軍壓根沒有將胡亥放在眼中。隨便來個年輕人,就想把他們給嚇住,真當他們是嚇唬他的是吧?

胡亥氣得青筋直跳!

他這樣也管不了那麼多,掏出了父皇贈予自己的令牌!

這可是證明他皇子身份的憑證!

金黃色的令牌拿出來,胡亥原本以為對方會老老實實的退下,可是他看到眼前幾人的表情沒什麼變化。

「你拿塊這樣的破牌子嚇唬誰呢?我根本就不認識上面的字,你跟我念念這上面是什麼?」

胡亥聽到對方的話,整個人都快要鬱悶的吐血了!

這幫傢伙沒腦子也就算了,更可恨的是居然還沒文化!

胡亥真想曝光自己的真實身份,可是秦漢還在遠處看著,他總不能夠直接說自己是大秦帝國的皇子吧。

「這是我父親給我的令牌,我父親是當今丞相李斯,你現在明白了嗎?」胡亥說出這句話,眼前幾人的表情頓時就變化了一下。

不會吧?

難道這商業街背後的主人是丞相大人嗎?

他們壓根沒有聽到任何的消息。

按照正常的道理來說,如果丞相大人想要置辦這樣的產業,他們一定會得到上頭的通知才對。

如今卻沒有任何的通知傳來,莫非眼前這小子是在說謊話嗎?

「哼!」

「你這個不知死活的蠢貨!居然還敢冒充丞相大人的兒子!簡直是罪加一等!」

城防軍可不相信,丞相大人的兒子是他們能夠隨意碰見的嗎?

「呵呵……」

胡亥真的被這幾個蠢貨給氣笑了。

王離剛想著來商業街幫忙,他就看到了場上紛亂的局面。

身為武侯大人的兒子,咸陽城內部所有軍事勢力的大小官員他可都見過的。畢竟武侯大人是兵家之首,城防軍的最高首領也只不過是武侯大人弟子的弟子而已……

「喲,怎麼這麼熱鬧呢?」

王離直接湊了過來。

這幾個人自然是認識王離的,對方一出現,他們的表情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王家少爺,武侯之子!

這個身份還不夠顯貴嗎?

「王公子,我接到了長官的調令,說這裡有反賊出沒,所以現在特地來排查一下。」為首的城防軍認真說道。

「反賊在哪裡?我怎麼不知道這裡有反賊?」

王離裝作好奇的模樣,掃視了場上一圈。

「眼前的這個男子很有可能就是反賊,他剛才竟然謊稱自己是丞相大人之子,當真是其心可誅!」

王離順著對方的目光看去,看到了氣的滿臉通紅的公子胡亥。

乖乖!

這幾個傢伙慘了!

真正的丞相大人之子,在他的面前屁都不是!

這一位可是當今聖上的寶貝兒子!

「額……你們搞錯了。他真的是當今丞相李斯之子……」王離臉上露出了尷尬的微笑。他知道漢公子在附近,所以自然不能夠拆穿公子胡亥的真實身份。

「啊!!!」

這幾位城防軍徹底慌了!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他們平時養成了囂張跋扈的習慣,動不動就想著朝那些商人敲一筆。今天又來施展老本行,可沒想到這次卻踢到了鐵板。

「你們真的非常的不錯!」

胡亥臉上掛著冰冷的笑容,一雙眼睛也是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幾個人,彷彿要將對方的樣貌記在自己的腦海深處。

「本公子活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到你們這麼別開生面的評價。」

幾位城防軍頓時知道大事不妙。

丞相李斯,那一位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李家的勢力有多麼的恐怖,自然不用多說。除了少數幾個家族能夠與其相提並論,其他的人在他們面前又算得了什麼呢?

「我等該死!還請李公子恕罪!」

幾個防衛軍立刻嚇得跪在了地上……

對方勢力之強超乎了他們的想象,要是李丞相的兒子真的想對他們出手,殺死他們比碾死螞蟻還簡單!

「你們剛才可不是這樣說的,我可是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怎麼感覺幾位官爺下手啊?」胡亥不斷的冷笑著。

他剛才當真是氣的夠嗆!

現在對方一句輕飄飄的恕罪就想要逃過他的懲罰,怎麼可能?

幾個城防軍跪在地上不敢說話,大家都知道自己捅破了天。

「你們四個人站起來,狠狠的打對方五十個耳光。一定要用力,否則的話就去死吧!」

胡亥相當直接的說。

秦漢在遠處看著也是眉頭直跳,這就是官二代的威風嗎?

不過對方的做事風格很合乎他的口味,之前這四個城防軍做的太過分了。現在小施懲戒,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可幫不了你們,李家公子的話就放在這裡了。如果你們想要跟李家對著乾的話,現在可以直接離開。」王離聳了聳肩膀。

對方這樣做純粹是咎由自取。

他也沒打算替這幾個傢伙贖罪。

更何況他也不想跟公子胡亥對著干,對方身份尊貴,他也只是家臣之子而已……

四個人緩緩的站了起來,身體好像都在顫抖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