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秦凡便是縱身一躍,來到了這洞窟之外,而後在空中穩穩站定,

秦凡朝著下方密林深處大喝道:「張皓,何在,」

此時,秦凡背負雙手,滿臉的從容閑適,

秦凡的大喝聲傳出未過多久,下方密林之中便是出現一陣異常響動,

隨即,那劍宗張皓的身影便是直接現身而出,

「少主,屬下在,」

然後,劍宗張皓伏低身體報到后,便是在秦凡的身後站定不動,

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

秦凡對此只能搖了搖頭,

奴神訣作為傳說中靈魂控制中的無上秘技,強調對被控者的絕對控制,

雖然這劍宗張皓在宗門之內也是被當做鳳毛麟角的天才存在,

但是此時卻在秦凡的面前卻是擺出一副卑躬屈膝的奴僕模樣,

可想而知,這靈魂控制秘技奴神訣的可怕,

秦凡心中卻是本能的相當不喜這種奴僕關係,其眉頭一皺,

旋即,秦凡身形一轉,便是對著身後的張皓命令道:「張皓,收起那副奴僕的模樣,今後不論在人前與否,都遵照你原本樣子,聽明白了麽,」


劍宗張皓聽到秦凡這般說,其身軀卻是不自覺微微顫抖了一番,顯然很是激動,

「是,少主,」

張皓的眼神亦然一陣失神,不過瞬間便是又重新恢復清明,身體挺起猶如利劍,而後微微跨前一步和秦凡並排站定,

緊接著,一股劍意也是自張皓的身體之中蓬勃散發而出,

這看得一旁的秦凡輕輕地點點頭,

隨後,秦凡便是不再多言,

「紫翼,要出發了,」

吼吼吼……

突然間,密林中一聲暴吼響起,卻見到那紫翼血雷虎撲展著紫色雙翼朝著秦凡所在的方向疾馳而來,

其隱隱約約間散發而出的氣息都是讓林間萬獸臣服,有些低級魔獸甚至都趴伏在地瑟瑟發抖,顯得驚恐無比,

秦凡在感受到那紫翼血雷虎散發而出的強悍氣息,其心中發出一聲輕咦,暗忖道:「咦,竟然同自己一般有所突破,短短一個月左右,它便是突破到了魔獸七級四重之境的修為,」

「唉,紫翼不愧是變異的魔獸,而且,在天靈池秘境吞噬過那域外魔祖的精神印記的存在,」

隨即,秦凡便是轉為釋然和高興,

畢竟,自從紫翼血雷虎煉化了那域外魔祖的精神印記后,其吸收凝練天地靈力的速度連秦凡都是自嘆不如,讚嘆不已,

導讀:本章出現的人物有秦凡,張皓, 然而,最為詭異的是,這紫翼血雷虎竟然能夠吸收其它低級魔獸體內的源氣為己所用,

雖說僅僅限於低級魔獸,

但這是多麼逆天的天賦,

突然,秦凡朝著張皓詢問道:「張皓,你可清楚前往中州中州府城的具體路線,」

秦凡此次要前往的自然是他的唯一目標中州的中州府城,

但是起初秦凡卻是只知那中州在天靈山脈的西南方向,而具體方位卻是並不清楚,

秦凡亦然打算到時候再在半途尋找武者詢問,

對於這劍宗的張皓,秦凡卻是不太抱希望,

雖然張皓來自中州劍宗,但是中州劍宗來天靈山脈的路線和天靈山脈去中州府城的路線是兩回事兒,

因此,秦凡估計這中州劍宗張皓對於知道天靈山脈去中州府城的行進路線的可能性怕是微乎其微,

聞言,張皓恭敬的回復道:「少主,屬下知道,」

「因為,屬下在半年前來這天靈池秘境的時候,去過中州府城拜訪過我張氏家族中的一位長輩……」

極品合租仙醫 ,

不過,這樣也好倒是省去了秦凡問路的過程,

秦凡定了定神,便是同張皓騎乘上紫翼血雷虎,

然後,紫翼血雷虎按照那劍宗張皓所指方向疾馳而去,速度用風馳電掣來形容亦然絲毫不為過,

……

時間飛速流逝,如此在空中整整飛行了大約七天,

秦凡與張皓終於是來到了這中州的中州府城的城門不遠處,

旋即,紫翼血雷虎降下身形,穩穩停在離那中州府城的城門十里之外,

隨後,紫翼血雷虎化作袖珍形魔獸趴伏在秦凡左肩側,睜著雙眸環視四周,一副極度乖巧可愛模樣,

緊接著,秦凡出聲說道:「張皓,我們走吧,」

「嗯,還是先去那中州府城的傭兵工會再說……」

說完,秦凡揮了揮衣袖便是領著身後的劍宗張皓朝那不遠處的中州府城的城門緩步走去,

秦凡行走之間,顧盼生風,霸氣外露,

此時,秦凡的望著不遠處高大的城牆也流露出嚮往之色,

畢竟,那蠻虛帝國的帝都府城和中州府的府城相比,就猶如螢火與烈陽爭輝,

中州府城乃是中州各大勢力縱橫交錯,共同統治下的大型城池之一,其南北長一千多里,東西也有八百餘里,流動人口近一億,

而且,中州府城強者無數,煉聖之境的武者隨處可見,

其城主據傳更是煉神之境強者,那等強者的實力無法想象,

即便是九重巔峰煉聖之境的強者,其揮手也可滅殺一大群吧,

此時,通往中州府城內有幾十條大道,秦凡走得這條路的人並不是很多,

秦凡抬頭望向不遠處的城牆,雖然看不清樣子,

但是在十裡外,秦凡還能感覺到雄偉,

誰敢想象真到了眼前這中州府城的城牆會有多大,

十里,

……

八里,

……

五里,

……


中州府城在秦凡的眼裡不斷變大、變大,

當秦凡走到距離中州府城一兩里的時候,前方視野之內儘是高大雄偉的城牆了,

因為,你的眼睛能看到範圍之內的事物全部被城牆阻擋起來,周圍的人密密麻麻才真的看出中州府城的繁華,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秦凡相距城門口不足百米,遠處的古樸的精銅大門足有二十幾丈高,寬約十餘丈,幾十個人並排進城都不顯得擁擠,

城牆高度足有六七十丈,清一色的巨型青銅石壘砌而成,每塊兒青銅石長度超過九丈之距,

「嗯,這麼一大塊兒青銅石不下萬斤之重吧,什麼人有這種本事,」

秦凡在心中感嘆,喃語道:「估計,唯有老師那等強者可以湮滅整個中州府城吧,」

轉眼間,秦凡便來到了城門口,


秦凡站在城下抬頭望去,高大的城牆就像是直插入雲霄之中,人站在牆腳下好似弱小的螻蟻,

凜冽的風從城牆上呼嘯而過留不下一絲痕迹,那巨型青銅石彷彿來自遠古的凶獸給人陣陣心靈上的壓力,

詮釋著自己的無可匹敵和城牆下人類武者的渺小可欺,

秦凡也清楚,現在的自己還只是剛剛踏入六重煉尊之境的武者,

萬事都得低調行事,

……

此時,見到一身武者裝扮的秦凡和張皓兩人朝著自己緩步駛來,

而那中州府城的城門守衛也是恭敬低下頭顱,做出一個『請』的姿勢,頗顯彬彬有禮,

秦凡卻是懂得規矩,上前繳納了二十枚中品靈石過後,便是朝著那府城內門走去,而那城門守衛也不開口阻攔,任由其前往,

然而,剛一進城的秦凡便是被中州府城的繁華所吸引,那青銅石石板鋪成的道路足有三四十丈寬,車馬轔轔,人流如梭,

此時,道路兩旁店肆林立,大紅燈籠高高掛起,

薄暮的夕陽餘暉映撒在那紅牆磚瓦之上,雲霧裊裊,勾勒出一番人間真滋味,

秦凡在心中微微感嘆道:「好繁華啊……」

常言道:一城繁華半城煙,

而中州府城倒是佩得上『一城繁華半城煙,多少世人醉里仙』的美名,

這便是對中州府城最好的描述吧,

秦凡鑒於上次進入帝都府城的經驗,車閑路熟的來到了那些販賣武技功訣煉器等各種材料的小廝攤販處,

「唉,」

不過,秦凡這次卻是搖了搖頭,在心中低嘆了口氣,

雖然這中州府城所販賣的武技功訣等,要比那蠻虛帝國的帝都府城所販賣的要高出一個檔次,

但是這些所謂寶物對秦凡的吸引力,卻是不知為何大大降低了不少,

對此,秦凡也只能夠無奈搖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