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山崎海也就成了一年三班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男同。

現在居然有人想要摘桃子。

可惡!

着實可惡!

藤原穗香天生性格內向,察覺到眾人的目光緊張的不行,趕緊一彎腰,抬起身後飛快地往教室外面的走廊上伸手一指:

「山山崎同,五條小姐在找你。」

山崎海一愣,轉頭看向窗外,果然發現了短髮的五條晴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五條晴平時雖然經常接山崎海,但都是在校外面等待,這是她第一次走進峰原高中教室外面的走廊,從窗外打量著那個教室里的穿着校服的少年。

實話,五條晴很懵逼。

她和山崎海共事的這段時間裏,無論是第一次和哥哥五條步一起跟蹤時在便利店被發現,還是後來成為專職聯絡員后對山崎海每天的觀察。

這個少年在她眼裏可以是各種各樣的形象,成熟冷靜,讓人不自覺的就會忘記他的年歲,不自覺的選擇相信和依靠他。

可直到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這一刻,暖黃色的夕陽斜斜地照入教室中,打掃衛生時帶起的灰塵在餘暉中飄蕩,山崎海就那樣坐在那裏和前後座的兩個伸長脖子的同笑吟吟地談笑着。

此時此刻,五條晴才恍然想起來,這個如今是她上司的男人其實只是一個剛上高一的高中生而已,心中不自覺的就感覺眼前的世界有些不真實。

甚至對於自己這次來找山崎海的目的,心中都莫名其妙地湧起了一種古怪的荒謬感,以至於直到山崎海出了教室走到她身旁,懵逼迷糊的五條晴才回過神來

「怎麼了?事情很急嗎?」

山崎海上來開口問道。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他感覺五條晴的職業操守還是不錯的,如果不是急事的話,肯定不會來到教室門口來影響他正常的校園生活。

反應過來的五條晴點了點頭,抬眼越過山崎海的肩膀,看了眼身後的教室,發現幾乎所有人雖然手中干著其他的事情,視線卻明顯都朝着教室窗外兩人這飄啊飄啊。

五條晴不知怎麼的就回憶起了自己的高中時代,不由再次打量了眼眼前頭髮微卷,五官有如雕塑般立體的山崎海,心中不得不承認這樣的少年無論放在哪個時代,都是班級中心的焦點人物啊。

感慨歸感慨,五條晴性格還是開門見山地點頭道,「是的,昨晚你在東京灣」

到這裏,她把聲音壓低了些繼續道,「你昨晚在東京灣斬殺的那個邪神所開闢的石門裂隙,從今天早上開始就變得極度不穩定,中午開始這種情況越來越明顯,現在整個東京調查兵團和第三偵查組以及第9機動隊的精銳都匯聚在那裏防備。」

「這麼大陣仗?」

山崎海有些驚訝地下意識道。

五條晴察覺到山崎海的驚訝並非作假,盯了他一眼,心中頓時有些無奈。

這傢伙似乎真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其實如果東京灣那個石門裂隙和以往的空間裂隙一樣,上面的人也不會那麼緊張,頂多調遣些第三偵查組的精銳就完事了。

可昨晚那是什麼樣的存在?

沒錯,那個邪神是被眼前這個少年斬殺了沒錯,但在歌舞伎町所造成了宛如末日天罰般的火雨,簡直是烙印般銘刻在所有人的顫抖的靈魂深處。

誰想起來都心裏發抖啊。

而當時邪神明顯是想要通過石門裂隙離開海藍星的,那麼也就意味着石門裂隙的世界彼端很可能都是邪神這樣的存在,再加上東京灣上空石門裂隙那明顯異於正常數值的波動,也就意味着那裏可能有很多這樣的傢伙。

午飯之後,現場親自坐鎮的冢原手冶就決定不在等待了,立馬讓山崎海的聯絡員來校接他,以防石門裂隙那邊再出現什麼變故。

山崎海聽了五條晴的話,心中也一陣恍然。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倒也情有可原,他想了想道,「好,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和朋友打個招呼。」

「沒問題。」五條晴點點頭。

山崎海倒也沒磨蹭,回到教室和盛情邀請他加入部的崛部和彥道了聲抱歉,後者雖然對山崎海態度不像是其他人那麼拘謹,但也從新聞報道上知道自己這個同如今可了不得,立馬擺手道不着急。

蘆本雄一還拍了拍山崎海的肩膀,憨憨笑着道,「山崎君,維護東京和平的重任就交給你了,加油啊。」

「加油山崎!」崛部和彥握拳道。

班級里大部分人也都知道山崎海的身份,猜測他很可能有任務,當山崎海在路過班長身邊的時候,班長加藤勝跟着了句「山崎君加油!」

緊接着,班裏的其他人也紛紛握拳加油。

這個時候就連平時羞於和山崎海話的女生,在大家都開口的時候也紛紛混入其中,難得大膽地握著小拳頭對着山崎海喊「山崎君加油!」

實話,山崎海開這倆三個月,除了崛部和彥以及蘆本雄一三人接觸頻繁,對其他人都不怎麼熟悉。

本來以為別人也對他都一樣。

結果沒想到,這會兒居然全班都在喊着他的名字,以至於山崎海跨過夕陽的餘暉走出教室後門的時候,心中還湧起一種莫名的感覺

那種感覺似乎還不錯。

於是他回頭笑着揮了揮手,算作回應,這才跟着五條晴一起離開。

出了校門上車后,五條晴回憶起剛那一幕,有些感慨地對副駕駛正在系安全帶的山崎海笑問道,「嘖嘖,怎麼樣?是不是感覺自己現在肩膀上的責任特別重大?」

「責任嗎?」

山崎海聞言仔細琢磨了一笑,笑着搖頭道,「如果責任來源於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話,那我倒是還真沒這種感覺,我只想對得起調查兵團開給我的工資。」

話音落下,五條晴一腳油門,車子已經飛了出去

東京灣,海上防禦工事。

到了下午四點左右,這裏聚集的人也越來越多,而且大都是一些經常在電視上看到的名人面孔,比如東京的獅子冢原手冶,剛剛突破lv7的大阪府雷神五十嵐凶真,被稱為兵庫縣天狗的伊藤齋

甚至就連京都新一代天劍少年,那個海音寺道場的靦腆少年宇都宮士郎,也被代表京都官方派了過來援助東京。

從早上到下午,眾人凝視着海面上那道愈發不穩定的石門裂隙,心中的不安感也愈發強烈。

可那道石門裂隙就像是一層宣紙後面的猛獸,你能看到它的影子知道它的可怖,卻偏偏遲遲沒有進一步的變化。

等待是讓人焦灼且折磨的。

今天海上防禦工事的眾人開了好幾次碰頭會議,最後冢原手冶通過投票,決定派出最強大的先遣部隊去探索石門裂隙后的世界。

只有隻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真有什麼危險,立馬撤退,但能夠提前探查到情報,總好過在這裏一天天地被動的防禦。

可先遣部隊在組成后,決定這次親自披甲上陣帶隊的冢原手冶卻遲遲沒有宣佈行動,只是從午飯後就站在海面防禦工事上眺望着東京灣那個方向。

似乎在等待着什麼人。

此時眼看暮色落下,在不行動一天就過去了,防禦工事現場的負責人酒德麻美子忍不住代人過來詢問道,「師傅,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不急。」

落日下,老人的背影巍然不動。

酒德麻美子是個急躁性格,見狀忍不住上前一步,想要問出個確切時間,結果卻微微一愣地看到老人的嘴角倏然微微揚起。

「他來了。」

冢原手冶輕聲道。

他來了?

誰來了?

嗡嗡嗡—!

這時,遠處的海面上傳來一陣發動機引擎的轟鳴聲,只見一艘水上機動隊的快艇拖着兩道分開的白練從東京灣方向乘風破浪而來。

快艇的船頭,隱約可以看到一個穿着高中生校服的少年佇立着

7017k 「為了對得起我忠實的粉絲,所以我也不打算隱瞞戀情了,早晚有一天還是會被公開的,那還不如自己公開的好。」

路棉心倒是沒有接觸過真人秀的戀愛節目,但是聽起來好像還有點意思。

她也沒打算讓姚娜一直隱瞞戀情下去,有的時候比起隱瞞戀情,當眾撒糖才是最吸引人眼球的。

「如果你自己覺得有興趣的話,時間安排上面沒有問題就可以跟你的經紀人商量一下,他同意你就去參加,他不同意就算了。」

「我已經跟他商量過了,他覺得是ok的,而且這樣也可以趁機再賺一波流量,我們之前拍的那部戲不是年底就要上映了嗎?這個時候我出來宣傳一下即將上映的新戲不是挺好的嗎?這一季差不多要播出三個月,我們的新戲差不多正好可以跟這個綜藝節目接班,到時候可以為這部戲起到宣傳的作用,也可以讓我自己的人氣和流量更高一點。」

路棉心看著姚娜笑的,有些意味不明。

姚娜被他看得有些毛骨悚然,「你幹嘛用這種眼神看我啊?該不會這麼會一會兒你就決定愛上我了吧,我告訴你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不吃你這一套,你別打算潛規則我,難不成你希望這個戀愛節目是我帶著你去嗎?」

「你想得美,我也不喜歡女人的好不好?」

「對對對,在你心裡永遠喜歡的人就只有喬夜宸一個對吧?」

提到喬夜宸,路棉心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見,「誰說我只喜歡他一個的?你別哪壺不開提哪壺行不行?我又不是非他不可。」

姚娜擺明了就是看穿路棉心,其實她也是一個特別簡單的人,尤其在感情方面,好像除了看喬夜宸的眼神有所不一樣之外,看其他所有的男人都好像無性別似的,即便外表再光鮮亮麗的小鮮肉,在她面前好像都是普通人一樣。

「是嗎?別讓我看穿了你,如果你真的誰都可以的話,也不至於這麼多年來都沒有談過男朋友吧,孩子都這麼大了,你也可以找個人幫你分擔一下了,更何況長時間不談戀愛,不結婚的女人會變得枯萎的,而且你做的是這種藝術類的工作,總歸生活是需要愛情的滋潤的,我可不想看著你整天愁眉苦臉的樣子。」

「我哪有愁眉苦臉,我覺得我生活挺美好的,誰說生活一定要有愛情才能夠變得滋潤呢,我有孩子也一樣挺滋潤的,而且我也有你們這些好朋友陪著,我也可以一起出去吃飯,一起逛街,一起做很多事情啊!別說的好像我離了男人就不能活一樣。」

姚娜都懶得說她了,每次說她就有一大堆理由等著她。

「我是把你當朋友才這麼說的,我真的希望你可以以後放開自己擁抱世界,而不是一直活在自己那個陰暗的小角落裡,如果你心裡還有喬夜宸,那就嘗試爭取一下,如果沒有了那就換人啊,對我來說這是很簡單的選擇題,這個世界上還真沒有誰離不開誰的。」

路棉心的眼神漸漸的暗淡了下去,「你說的這些我當然都懂,只可惜我還是做不到。原本我是打算跟他嘗試開始的,但是沒想到他的母親突然回來了,只可惜我不是她心裡的兒媳婦。」

紫筆文學 一夜好夢,天剛蒙蒙亮,夏蓁蓁伸了個懶腰,看見寒風還在熟睡著。

夏蓁蓁想著好幾天沒給他做早膳了,便輕手輕腳地想去廚房。她堪比短路機器人的動作,寒風這才沒有被影響。

來到廚房,見清風已經在喝稀飯了。

清風:「姐姐怎麼今天起這麼早?」

夏蓁蓁:「醒得早,清風幫我管理寒珍樓辛苦了。」

清風:「姐姐哪裡的話,姐姐這般信任我,我當然不能讓姐姐失望。」

夏蓁蓁:「寒珍樓這幾日試營業,你替我多留意客人的喜好,最受歡迎的菜式記得多留意。等我把生辰的事情忙完,我會去你接手替你分擔的。只不過店比較多,大多數時候還得靠清風你。」

清風:「姐姐放心。姐姐說的打蛋器我已經讓人製作好了,待會兒我讓春香姐姐帶著。」

夏蓁蓁怕寒風進宮時辰耽誤,便簡單做了兩碗荷包蛋燜面便就端去了房間。

夏蓁蓁推門關門的聲音驚醒了寒風,寒風見她端著兩碗熱氣騰騰的面,心裡一陣溫暖。

寒風坐在凳子上,拉過夏蓁蓁,頭靠在她的糰子處,「蓁兒以後不必起這麼早,早上我可以隨便應付的。」

夏蓁蓁:「沒關係,也是我今天醒得早,吃吧…」

夏蓁蓁吃了兩口,便抵著下巴看著寒風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