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野對莫西山的懷疑從來就沒減少過,跟隨在莫西山身後。默運玄黃道印,暗自查探著周圍的情況。

方野發現,隨著他們的深入,他們所經歷的殺機也越來越多,而且周圍的虛空中也有一種越來越強的大勢,給他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方野望著莫西山,心中暗自琢磨著,反正這傢伙就在這裡。只要盯緊了這傢伙,就算是遇到危險。也可以化險為夷。


有個枯瘦老者皺著眉頭道:「我說莫道友,我們這前進道路真的正確嗎?這都走出上千里地了,遇到的危機是越來越多,卻連任何寶物都沒有看到,你不會記錯了吧?」

莫西山皺了皺眉頭,清冷的道;「極道紫光存在的地方。自然是危機四伏,你以為極道紫光是那麼容易得到的嗎?如果不相信我,你們也沒必要跟著我了!」


一個身材微胖的尊主站出來打圓場道:「莫道友也別生氣,我們若是不相信你,就不會跟你過來了。剛才古道友也只是隨口一說。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那姓古的老者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眼中的警惕之色更加濃郁了。

莫西山的臉色微微好看了一些,這才道:「這裡距離目的地也不遠了,大家也不用心急。」

行了半個時辰之後,那個姓古的老者忽然驚喜的叫了出來:「不死草!真的有不死草!」

在古姓老者話語出口的時候,其他人也都看到了前方不遠處的不死草,足有三株之多,輕輕搖曳著,氤氳出一股股神秘的不死之力。

方野時刻在關注著莫西山,這莫西山在見到不死草的時候,神情微不可查的放鬆了一些,令得方野警惕萬分,順手碰了下小黑,讓小黑也警惕了起來。

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此處就是莫西山所言的目的地,以三株不死草為誘餌,將眾人引到了這裡,還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打算。


見到真的有不死草存在,那個古姓老者第一時間就沖了上去。

在古姓老者剛剛衝到不死草周圍的時候,虛空中突兀的湧現出一道強烈的殺機。

那古姓老者慌忙祭出一個銅鐘將自己罩住,這個銅鐘是個天階高級靈器,散發出一股股沉凝的力量將他守護在內。

令人震驚的是,這種防禦在這道突兀出現的殺機面前彷彿紙糊的似的,銅鐘直接裂成了兩半,連那個古姓老者也被撕為兩半。

濃郁的鮮血漸漸滲入到紫黑色石頭之中,那古姓老者更是以看得見的速度枯萎著,僅僅片刻,就只剩下了一堆枯骨。

眾人都感到有些頭皮發麻,古姓老者的修為也達到了尊主初期的境界,卻連一下都未能抵擋住,就被那道濃烈殺機給輕易斬了,換做是他們話,估計也好不到哪裡去。

總裁的誘人交易

這道殺機雖然還比不上萬象神尊道場中的那些殺機,但是也相去不遠了,就算是君王境界的強者碰上,也是非死即傷。

方野隱隱有些猜測,或許這不死魔山也是某位神靈的道場!

只是這不死魔山與萬象神尊的道場有些不同,產生了異變,完全沒有了那種神靈道場所擁有的濃郁靈氣和道韻,剩下的僅僅是無盡的殺機。

或許正因為此處神靈道場並不完整,所以那迸發的殺機威力才這麼小,真要是跟萬象神尊的道場一樣,那就算是聖賢來了,也出不去!

方野功聚雙眼,觀看著周圍的虛空大勢,果然發現一些特殊。

那三株不死草所在的位置,就是一個天然的天地殺陣,只要靠近那裡,所有人都要飲恨當場!

「不死草這種寶物就在眼前,我們卻得不到,真令人不甘心啊!」那個大鬍子滿臉的遺憾,眼神中充滿了不甘。

另外有個中年大漢忽然道:「就算是可以靠近,這裡的不死草就只有三株,我們怎麼分啊?」

那個身材微胖的老者冷笑道:「還能怎麼分?誰得到了是誰的!就算有人將三株不死草一起得到,那也是人家本事大!」

莫西山點頭道:「理當如此,誰的本事大誰就應該得到,這種提議,我沒意見!」

其他人也都沒意見,方野自然也沒有意見,就方野看來,想要得到這三株不死草,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好!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我就來試試!」那個身材微胖的老者張口出聲,手中多了一條七彩斑斕的繩索,揚手祭了出去。

方野敏銳的看到,莫西山的眼睛中閃過一道譏諷的笑容,一閃而沒。

七彩繩索如一條靈蛇般竄出,只是在七彩繩索剛剛靠近不死草的時候,又有一道璀璨的殺機突兀的出現,

那道殺機霸道無匹,直接將七彩繩索斬成了一道道碎片,而且還順著七彩繩索竄了出來。

那個身材微胖的老者趕緊扔出了手中的繩索,並且切斷了繩索與自身的聯繫,那道殺機將整條繩索都崩碎成片,又再次消散於虛空中。

「好霸道的殺機!」那個身材微胖的老者臉色蒼白,顯然剛才強行切斷與那根繩索的聯繫,讓他也多少受到了些損傷。

其他幾人也都嘗試了下,沒有任何人成功。

那地方有神陣守護,就算神陣已經不全,也不是他們可以挑釁的,方野連嘗試都沒有嘗試,小黑自然也沒有嘗試。

剛才想要將自己的孫女許配給方野的那個老者忽然道:「不死草周圍有超強的陣法守護,既然不死草能夠被我們發現,就說明那個陣法已經殘缺了,只要找到陣眼攻擊,將大陣的力量消耗乾淨,那我們就可以得到裡面的不死草了。」

莫西山頷首道:「我對於陣法倒是有些研究,大家稍等片刻,我看看陣眼在何方。」

說完,莫西山在一旁推演了片刻,不時地打出一道道符文,又拿出一根根陣旗打入到周圍的紫黑色山石之中。

半晌之後,莫西山指著其中一個方向,道:「就是那裡了!」

莫西山說完,直接祭出一柄玉尺,猛然轟擊在一處虛空處。

玉尺在虛空中就發出一陣轟鳴聲,不死草附近竄出一道道殺機,交織成片,將那片虛空都淹沒其中,卻並未衝出來。

他這種攻擊就是要將殺機都激發出來,只要將這裡的殺機消耗乾淨,這處大陣也就相當於破去了。

方野心中微微有些驚訝,他暗自動用玄黃道印,倒也看了出來,莫西山所指引的地方,還真的就是陣眼所在。(未完待續……) 「不錯,那裡確實是陣眼所在!張某對陣法也有所涉獵,對於莫道友的陣法修為深感敬佩!」莫西山找到陣眼,那個要把孫女許配給方野的老者也暗自點了點頭,顯然對於陣法也有些了解。

其他人看到莫西山的攻擊有用,也都紛紛效仿,各自祭出飛劍長槍等物,照著莫西山所指引的那處陣眼攻擊。

方野也祭出那柄逆鱗天刀,隨著眾人一起,朝著那處陣眼攻擊著。

不過方野卻也明白,想要將這處大陣破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他剛才已經用玄黃道印看清楚了,這處大陣與整個不死魔山都聯繫在一起,只要不死魔山還存在,這處大陣就無法毀去。

至少以他們的實力無法毀去,如果真的來了一尊神靈,那這種大陣也不算什麼了。

「轟隆隆!」

大道轟鳴,虛空震蕩,一道道殺機迸發,交織成一片又一片的神網,在不死草周圍咆哮著,卻也不衝出了。

攻擊了半天之後, 左氏春秋(貴妃左氏傳) ,讓眾人都有些不耐煩了。

莫西山停止了攻擊,皺眉道:「這個大陣有一種源源不絕的力量,我們破壞的速度還沒這個大陣恢復的速度快。」

那個張姓老者點頭道:「的確有一股磅礴的能量不斷的在補充著此處大陣,除非我們能夠一擊破掉這個大陣,否則的話,就算我們攻擊一年,也無法將這個大陣毀去。」


莫西山忽然道:「對了,我倒是想起了個陣法,七星煉神大陣。我們恰好是七個人,組成這個大陣之後,攻擊力提升絕不止七倍,想來倒是可以一試。」

「那就試試吧!」大鬍子首先贊同。

其他人也都沒意見,方野對於七星煉神大陣也算是非常熟悉了,更加沒有意見。

莫西山當即就吩咐了起來:「張道友。天權位!李道友,玉衡位……方道友,天璇位!風道友,天璣位!我來天樞位!」

他說的風道友,自然就是小黑,方野介紹的是小黑前世的名字,風情。

隨著莫西山的聲音落下,眾人一個個的也都踏上了各自的方位,輪到方野的時候。方野忽然道:「莫道友,我對於這七星煉神大陣也有些熟悉,不如我們換換,讓我來天樞位吧。」

莫西山的瞳孔微微縮了縮,淡笑道:「方兄說笑了,這次可是我們七人一起的合作,你如果當做兒戲的話,我們七人或許都要完蛋!你可不能拿著大家的性命來開玩笑啊!」

聽到莫西山所言。那個身材微胖的老者附和道:「是啊,這裡是不死魔山。 神醫狂妻很逆天 !」

方野冷冷的掃了他一眼,沉喝道:「閉嘴,你們都要被人賣了,還在這裡給人數錢?」

那個身材微胖的老者臉色非常難看,不悅的道:「方道友,你是怎麼說話呢?動用七星煉神大陣之後。或許真的可以破開此處的大陣,難道你不相信莫道友不成?」

莫西山的臉色微微變了變,故作鎮定的道:「方兄,你可不能含血噴人,來到這裡。可是大家自願的,我可沒有強迫大家!」

方野冷笑道:「那好,你來我的天璇位,我就相信你!」

莫西山臉色難看,有些為難的道:「方兄,你真的想讓大家萬劫不復不成?」

那幾個尊主也都臉色變幻不定,不知道該聽誰的。

方野目光直視莫西山,冷冷的道:「七星煉神大陣,我閉著眼睛都能知道具體的運行軌跡,這傢伙布置出來的陣法我還不知道是什麼陣法,但絕對不是什麼七星煉神大陣!」

那個張姓老者仔細打量了四周一番,忽然臉色大變的從原地沖了出來,大聲道:「這是七星噬魂大陣!方道友和風道友真的站定位置之後,我們就與已經死去的古道友一起組成了這個邪陣,莫西山絲毫不受影響,他所在的方位就可以控制我們所有人!這是獻祭大陣!大家趕緊離開!」

還未等他說完,莫西山就冷笑道:「現在才明白,遲了!你們都給真魔大人獻祭吧!」

莫西山話音未落,就揚手在身前打出十幾道陣旗,張姓老者剛剛離開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給推了回來,無法動彈。

其他幾個尊主也都被禁錮在自己的方位上,拼盡全力也無法動彈。

在這種時候,那個身材微胖的老者滿臉驚駭,想到剛才自己還在幫著莫西山說話,現在莫西山卻要將他們都獻祭了,讓他心中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方野也感到虛空中有一股磅礴的力道朝著自己擠壓了過來,小黑也在一旁苦苦抵擋著。

方野默運玄黃道印,看清了四周虛空大勢的弱點,手中的逆鱗天刀劃破虛空,斬在了虛空大勢最弱的地方。

「轟!」

一聲浩大的轟鳴聲過後,方野從那股力道中脫離了出來。

方野再次舞動手中的逆鱗天刀,斬破虛空,將小黑的束縛也劈開,小黑也從裡面沖了出來。


「方野,這次算你命大!」莫西山厲吼一聲,全身毛孔中就開始冒出一股股濃郁的魔光,一塊塊鱗片迅速從皮膚中生長了出來,轉眼間就變成了一個邪異俊朗的魔族。

「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你果然是個魔族!」方野冷哼一聲,手中逆鱗天刀斬向附近的虛空中,將那個張姓老者又解救了出來。

莫西山身上透出一股磅礴的威壓,一股世界之力在四周凝聚而成,強行向著剩下幾人壓了過去。

「方道友,救我!」那個身材微胖的老者向著方野求救。

「嘭!」

這傢伙還沒堅持片刻,就被一股難以匹敵的力道給擠壓成了碎渣,身上的血液如流水般的灌入到了紫黑色石頭之中,只剩下一堆失去了威能的骸骨。

剩下幾個人在同一時間全部殞命,被莫西山完成了血祭。

這莫西山竟然是個君王境界的高手!

趁著血祭眾人的時候,莫西山化出一道大手,將三株不死草都收攏在手心,一下子帶了出來。

或許是因為血祭的緣故,不死草周圍的那些殺機沒有絲毫的動作,就算是沒有感應到那隻巨大光手似的。

聽到莫西山所言,那個身材微胖的老者附和道:「是啊,這裡是不死魔山,方道友千萬別逞能!」

方野冷冷的掃了他一眼,沉喝道:「閉嘴,你們都要被人賣了,還在這裡給人數錢?」

那個身材微胖的老者臉色非常難看,不悅的道:「方道友,你是怎麼說話呢?動用七星煉神大陣之後,或許真的可以破開此處的大陣,難道你不相信莫道友不成?」

莫西山的臉色微微變了變,故作鎮定的道:「方兄,你可不能含血噴人,來到這裡,可是大家自願的,我可沒有強迫大家!」

方野冷笑道:「那好,你來我的天璇位,我就相信你!」

莫西山臉色難看,有些為難的道:「方兄,你真的想讓大家萬劫不復不成?」

那幾個尊主也都臉色變幻不定,不知道該聽誰的。

方野目光直視莫西山,冷冷的道:「七星煉神大陣,我閉著眼睛都能知道具體的運行軌跡,這傢伙布置出來的陣法我還不知道是什麼陣法,但絕對不是什麼七星煉神大陣!」

那個張姓老者仔細打量了四周一番,忽然臉色大變的從原地沖了出來,大聲道:「這是七星噬魂大陣!方道友和風道友真的站定位置之後,我們就與已經死去的古道友一起組成了這個邪陣,莫西山絲毫不受影響,他所在的方位就可以控制我們所有人!這是獻祭大陣!大家趕緊離開!」

還未等他說完,莫西山就冷笑道:「現在才明白,遲了!你們都給真魔大人獻祭吧!」

莫西山話音未落,就揚手在身前打出十幾道陣旗,張姓老者剛剛離開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給推了回來,無法動彈。

其他幾個尊主也都被禁錮在自己的方位上,拼盡全力也無法動彈。

在這種時候,那個身材微胖的老者滿臉驚駭,想到剛才自己還在幫著莫西山說話,現在莫西山卻要將他們都獻祭了,讓他心中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方野也感到虛空中有一股磅礴的力道朝著自己擠壓了過來,小黑也在一旁苦苦抵擋著。

方野默運玄黃道印,看清了四周虛空大勢的弱點,手中的逆鱗天刀劃破虛空,斬在了虛空大勢最弱的地方。

「轟!」

一聲浩大的轟鳴聲過後,方野從那股力道中脫離了出來。

方野再次舞動手中的逆鱗天刀,斬破虛空,將小黑的束縛也劈開,小黑也從裡面沖了出來。

「方野,這次算你命大!」莫西山厲吼一聲,全身毛孔中就開始冒出一股股濃郁的魔光,一塊塊鱗片迅速從皮膚中生長了出來,轉眼間就變成了一個邪異俊朗的魔族。

「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你果然是個魔族!」方野冷哼一聲,手中逆鱗天刀斬向附近的虛空中,將那個張姓老者又解救了出來。(未完待續。。) 神域牢籠,對於神域眾人來說是個悲哀,但也算是一種保護。

在神域牢籠自動衰弱之前,魔族的一些至強者也無法進入到神域之中。

只有那些修為相對來說較低的魔族,所受到的阻力也更小,才能夠進入到神域之中。

莫西山只是個君王初期的魔族,又在此處企圖釋放出黃泉真魔,既然被方野遇上了,方野就沒打算放過他!

聽到莫西山說起魔族已經對自己下了必殺令,方野也不怎麼在乎,絲毫不讓的道:「你魔族對我下了必殺令,我還對你們魔族下了必殺令呢。對於你們魔族,我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一雙!受死吧!」

方野說完,擎著逆鱗天刀就沖了出去,帶動一股浩瀚的領域之力,照著莫西山當頭劈下。

莫西山冷笑一聲,抬手朝著四周打出十幾道陣旗,方野就感到一股沛然大勢阻擋在身前。

莫西山在陣法上的造詣極深,不然也不可能敢動手破除黃泉真魔的封印。

方野從四周的虛空中感應到一股磅礴的世界之力,感覺如同陷入到了泥沼之中,他身周的領域都開始出現一道道的裂痕。

方野雖驚不亂,默運玄黃道印,很快就看清了虛空大勢的弱點所在,逆鱗天刀徑直朝著虛空大勢的弱點所在劈斬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