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情東方修哲又一次拍拍屁股走人了!

都市異能之元素師 ,柳紅沒有去追過去,不過卻是將東方修哲牢牢記在了心裡。 這註定將會是一個讓人無法平靜的夜晚。


中班C單元的魯能老師與其他幾位老師圍在一起一邊喝著小酒一邊閑聊。

魯能的臉色不是很好,這倒並不是因為他喝多了酒,相反他此時清醒的很。

讓他感到心煩的是因為一件很氣人的事:自己班上的一個宿舍,竟然讓人給砸了,造成一個重傷五個輕傷。

這件事好說不好聽,對於魯能來說就相當於被人打了一巴掌。

雖然大班的實力在那裡擺著,但一想到自己負責的學生竟然這麼不堪一擊,他心中就有氣。

再加上旁邊幾個老師的言語擠兌,更加讓他氣上加氣!

「魯能老師,消消火,這件事都是我的學生挑起的,我在這裡敬你一杯!」說話的是中班B單元的負責導師於常志。

魯能沒有領情,他看得出來於常志是嘴上客套,心裡得意。

「有什麼好得意的,還不是仗著大班的人!」心中十分不服,魯能將酒一飲而盡。

「這件事不能就這樣算了,憑什麼大班的人砸了我班上的宿舍就這樣不了了之了,我以後的面子還往哪擺,就算他們大班重要,可是哪個大班的學生不是從我C班過去的?」越想越氣,魯能一下子站了起來,當即就想找校長給評評理去。

而就在這時,由外面跑進來一個人,氣喘吁吁地道:「魯能老師,你快去看看吧,你們班上的一個學生跑到中班B單元宿舍,把王二山給打了,好像挺嚴重的!」

「你說什麼?」魯能搖晃了一下頭,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王二山?不就是那個罪魁禍首之一么,怎麼,被人給打了,還是我們班的?

「這件事聽起來怎麼就那麼不靠譜呢?」

魯能十分不相信,他們班愛打架的那幾位今天都讓人揍得不輕,又怎麼會去打人?

況且誰有那麼大本事一個人就敢跑到中班B單元去打人?

這件事一定是搞錯了,要不就是故意逗我玩!

「魯能老師,我說的都是真的!」那人見魯能不相信,立即接著說道,「我記得那個學生叫做東方修哲,應該是你的學生沒有錯吧?」

有名有姓,這一下倒是讓魯能遲疑了起來。

難道真有此事?


那個小搗蛋鬼竟然敢一個人到中班B單元去鬧事?

在那位老師的帶領下魯能來到了醫務室,當親眼瞧見王二山的樣子時,他才真的信了。

不過奇怪的是他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笑了起來。

把於常志先前對自己說的那番話又還了回去:「於老師,我們班上的東方修哲就是調皮搗蛋,你別往心裡去,回頭我敬你一杯!」

風水終於輪流轉了,看著於常志那鐵青的一張臉,魯能的心情立馬好了起來。

就在幾人準備回去繼續喝酒的時候,柳紅抱著重傷的王大山由外面跑了進來。

「柳紅老師,這是發生了什麼事?」魯能有些好奇地問。

他現在所想的是,這個王大山不會是因為把自己班上的宿舍給砸了,受到了懲罰吧?

看這一身傷,竟然比他弟弟還慘!

「被人打的!」柳紅簡短地將事情的經過敘說了一遍。

雖然沒有提名也沒有提姓,但是魯能卻是立馬聯想到了東方修哲!

「我的天啊,我是喝多了還是耳背,那可是大班啊!那個小祖宗竟然跑到大班把人打了,還……還是當著柳紅老師的面?」魯能感到大腦一陣麻木。

與他同樣無法接受這件事實的還有一人,校長孟萊克。

瞪著一雙大眼睛,孟萊克吃驚地問道:「你……你再說一遍!」

「校長,還真讓你給猜著了,那個東方修哲真的跑去了大班,而且已經把王大山打成了重傷!」紀律老師一臉驚訝地又敘述了一遍。

如果不是他跑過去親自證實了這件事,也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大班,那是什麼地方,幾乎每個學生都會鬥氣或者魔法,一個才三歲大的小孩,竟然跑到大班鬧事,最後還成功了,這件事光是說出去就不可思議,更別說是聽到這件事的人了。

「這……這怎麼可能?」孟萊克兩眼直勾勾地盯著前方。

他雖然早就覺察出這個東方修哲不是一般的小孩,應該很有潛力,但卻沒有想到竟然可以與大班的學生平分秋色。

難道這小子是繼王俊琪后的又一個天才么?

不,難道說他比王俊琪還要有天分?

「對了!」像是想到了什麼,孟萊克一拍桌子問道,「柳紅老師呢,今天不是她在值班么,她怎麼會放那孩子進入到大班宿舍區?」

「這件事我也沒有搞清楚呢,等一下你親自問她好了!」紀律老師也是一臉的茫然。

[重生]征服娛樂圈 ……

半個小時后,柳紅被叫到了校長室。

兩人不知談了些什麼,一直持續了近一個多時辰才結束談話。

第二天一大早,一個震驚的消息傳出,讓很多老師著實嚇了一跳:

「對東方修哲再一次進行跳級考核!」

「草根啟蒙學校」從建校以來,還從未有過中班學生跳級到大班,就算是被很多老師公認為天才的王俊琪,都是一步一步從中班升到大班的!

考核的內容更是讓人心驚,竟然是讓即將到「迷幻魔武學院」深造的王俊琪與東方修哲進行一場公平的實戰!

瘋了,校長一定是瘋了!

護國公

王俊琪是誰?

那可是「草根啟蒙學校」百年難見的天才,受柳紅老師的傳授,已經初步掌握了近戰法師的要領,能夠瞬發一到二級土系魔法!


相比較,東方修哲不過是才進校沒多久的三歲小娃而已,前一次僥倖通過了梁博老師的跳級推薦,可是這一次他的對手可是王俊琪,不可能再出現上一次那麼幸運了!

這將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鬥!(在這些老師的心中是這麼認為的。)

雖然他們無法理解校長這樣決定的用意,但卻很期待這場屬於王俊琪的個人表演秀!

然而,卻只有孟萊克校長和柳紅老師兩人知道,這將是一場天才與神童之間的較量! 清晨,陽光透過山頭緩緩露出半張火紅的臉,預示著新的一天又是一個好天氣。

伸了個懶腰,東方修哲抬頭望了望藍天中飄浮著的白雲,俊俏的小臉卻是皺著眉頭。

他今天起得很早,確切地說他昨晚基本上沒怎麼睡覺。

腦中思索著昨日見到的那個值班女老師,越想越覺得這個女人不簡單,想不透像「草根啟蒙學校」這種不見經傳的小地方怎麼會有這麼一號人物?

如果感覺沒有錯,那個女人的實力竟然在自己父親之上。

這是多麼令人震驚的一件事,擁有如此實力的人,竟然窩在這裡,豈不是太大材小用了?

東方修哲記得那幫孩子稱呼她為「柳紅老師」,難道說她是大班的授課老師?

這裡進行的真的是啟蒙教育么,以那個柳紅的實力,她足可以到一些大的魔武學院去,留在這麼一個窮酸的小地方,她到底圖什麼呢?

搖搖頭,東方修哲實在是想不透。

話又說回來,這大班與中班之間的差距還真是天壤之別啊!

如果不是親自到大班的宿舍區走了一遭,還真不知道大班的宿舍竟然那樣雅緻,環境不但衛生且四周又有茂密的植被,宿舍內空間寬敞明亮,不遠處還有一個人工湖,當真是有樹有水好住處,讓人看了直羨慕。

「看了這個學校也就大班還算過得去。」

嘴角露出一抹弧度,東方修哲竟然笑了,他現在越來越對這個大班感興趣了。

他很想知道大班的學生每個月都進入到樹林里做些什麼,不會是去打獵吧?

想到那日見到的籠中老虎,東方修哲又是一陣輕笑。

思緒似乎有些飄遠了,不過很快便又從新拉回到了柳紅身上。

「那個女人她應該是個火系魔法師!」

想到昨晚的情景,東方修哲可以肯定這個結論。

原本以為魔法不如鬥氣,尤其是在正面交鋒的時候,可是見識了昨天柳紅釋放的魔法——「火牆」之後,他徹底改變了看法。

火系魔法與帶火屬性的鬥氣有什麼區別?

這個問題東方修哲以前不只一次思索過,並且拿東方家族的「烈炎鬥氣」與魔法師的火系魔法做對比,一直到現在終於有了一個可以說服自己的答案:

兩者雖同為火焰,然而卻有著「質」的區別!

魔法釋放的火焰溫度極高,雖然當時的柳紅沒有認真,但對於能量十分敏感的東方修哲來說還是可以察覺到這點的。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如果柳紅認真的話,火焰的溫度將會瞬間將人烤成干!

而帶火屬性的鬥氣就不同了,雖然也能釋放火焰,但那只是普通火焰,溫度有限,而且火焰的形狀非常單一,遠沒有魔法的靈活多變。

總的來說:

魔法是火屬性傷害為主;鬥氣則是火屬性傷害為輔。

雖然想明白了這一點,但東方修哲卻無法想通柳紅在施展「幽冥探知」時的火焰到底是什麼?

直覺告訴自己,那火焰很奇特,不似一般的魔法波動。那火焰好似可以通過感受周圍熱能量進而探查周圍的情況,就像蛇類捕獵時吐出的信子。

如果不是當時靈機一動使用了一張「隱氣符」,東方修哲都不確定自己的行蹤會不會被發現?

「好神秘的女人!看來以後可以不用那麼無聊了!」東方修哲暗自思忖,殊不知他身上的秘密絕不比任何人少!

更不知道的是,柳紅也對他產生了好奇……

太陽漸漸高升,鳥兒在樹枝上歡快地叫著。

這個時間正是各班學生洗漱的時間。

令人詫異地是,很多學生竟然集結著向著一個方向走去,像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即將發生。

東方修哲卻是表情平淡,依舊懶洋洋地斜靠在樹榦上,腦子裡不知在想些什麼開心事,笑得像只小狐狸。

正在這時,魯能老師一臉焦急地找了過來,那表情分明就是直奔東方修哲。

真難為他竟然可以找到這裡來。

「你小子怎麼還在這裡坐著?」先喘了一口氣,魯能沒好氣地接著說道,「聽好了,等一下你與王俊琪戰鬥時一定要記著馬上認輸!聽好了,要馬上認輸,就像你上一次那樣!」

抬起頭,東方修哲怔怔地看著他,完全被這沒頭沒腦的話給搞糊塗了。

戰鬥?

王俊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