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鞭催馬,陽光之下三匹駿馬的如飛奔出,絕塵而去。

就這樣,又花了一個月,三人又來到了這黃騰河邊。

不過這一次是沒遇到黃騰四煞,但是黃騰六煞的名字卻傳遍周圍,所以現在這附近都是一片太平。

所以這黃騰四煞估計是到更遠的地方去消滅罪惡了。

觀河水蒼莽,直到今日,聶凌張嘯依舊記得第一次看到黃騰河的感覺,心潮再次澎湃不已,久久無語。

「這河水真是渾濁,難不成上游的人全都拉稀了,才將這河水弄得這般污穢!」

本來看著黃騰河激動不已,話都說不出來的兩人立時皺眉,再也澎湃不起來了。

「瘋丫頭,我說你能不能不要整天這樣,大煞風景!」

聶凌也抱怨說道:「小霜!女孩子說話要文雅一些!」

古凝霜不以為然,說道:「管他呢,我開心就好,姑奶奶可不理會這些。」

「好好好!」

兩人都說不過她,也只能就此作罷。

「胖子!小凌,我們接下來去哪裡?」

兩個小青年對視一眼,齊聲說道:「閑雲洞!」 三四月的初春時分,冰雪早就融化了,只是這黃騰河依舊奔騰,而這幾天,天淅瀝淅瀝的竟然開始下去春雨起來。

絲絲縷縷散於春風之中,酥酪一般的細密且滋潤。

看完鵝毛大雪飄揚天地,再看萬千銀絲垂落……

冬去春來,好像風景年年都是如此,楊奴實在是不解,這什麼風景有什麼好看的。

不過他依稀記得主人說過的話,風景如何視乎看風景的人心情如何,視乎跟何人看風景。

以前他是念念不忘一人,只怕現在又多了兩個牽挂的人。

「楊奴,今天晚飯吃什麼呢?」

爽朗的聲音響起來,虞怪人就是如此,不管心裡想的是什麼,表情卻依舊是一副風輕雲淡,甚至是玩世不恭的模樣。

「百合排骨煲,琵琶豆腐,還有一個雞湯!」

「嗯!就這三個?」

「哦?」

楊奴反問:「難道主人今天食慾大佳,老奴大可再做一些。」

「哈哈!」

虞怪人搖著一把摺扇,笑道:「這倒不是,只是今天晚上多了人吃飯而已?」

「多了人吃飯?」

楊奴疑惑,「一直不都是我們兩個人吃飯么,小凌小嘯他們也走了。」

說道這裡楊奴臉上的褶子一扯,驚道:「難不成他們要回來了?」

「果然聰明!不信你聽!」

楊奴激動地探出神識,果然那洶湧的河水之上有兩股異常熟悉的氣息,不是張嘯聶凌又是哪個?

楊奴喜出望外,「回來了回來了!總算是回來了!」

霸情總裁宅女妻 然後他又說道:「不過主人,你有沒有探到另一股氣息,彷彿有第三個人的存在,莫非他們將那什麼沛菡也帶過來了,哈哈!這下子可就熱鬧了,我去做飯了!」

虞怪人也是嘴角含笑,說道:「你個老定西,就是待那兩小子如此好!平日里不見得如此積極。」

……

而張嘯聶凌還有古凝霜三人這時候,已然飛過了黃騰河,要不是要等等修為低的古凝霜,只怕速度會更加快。

「喂!我記得你們說過,你們的本領都是從那什麼虞怪人那裡修鍊得來的咯?」

兩人一面往前,一面回答說道:「什麼怪不怪的,瘋丫頭你待會可不要這麼叫,那可是我們沒拜師之前的叫法,不然你就給我乖乖回家去。」

聶凌也說道:「師父跟楊爺爺他們都是很好的人,所以小霜你說話也不要太過隨意。」

「哦!」

古凝霜輕「哦」一聲,說道:「為何你們碰到的都是這些世外高人,我又不傻,自然不能對這些世外高人太過失禮。本姑娘有分寸的了。」

對於這個,聶凌是不會懷疑的,早前在南海派的時候,連南海神尼都被她哄得如此高心,自然不用再囑太多了。

「真想快些見到這世外高人啊!」

聶凌說道:「那我們快些就是!」

「好!」

「全速前進!」

盜墓筆記 ……

「師父!楊爺爺!我們回來了!」

張嘯大喊道:「哈哈楊爺爺,我已經聞到飯菜的香味了!」

轉眼過後,他們就出現在那張黃花梨木的大門邊上,齊聲喝道:「我們回來了!」

「呼」、「呼」

等待他們的不是慈祥的楊爺爺的飯菜,也不是虞怪人一直掛在臉上的笑容,而是兩道勁疾無比的罡風!

兩道罡風猛地飛來,彷彿有意識一般,緊緊地鎖定兩人,迅疾無比呼嘯飛去!

「錚」、「鏗」

還好兩人反應很快,勁風一來,立時祭出武器,剎那之間,光彩流轉,炫目之極!

「好小子!又來咯!」

虞怪人一聲輕喝,手腕一翻,然後一個旋轉,手中的摺扇脫手飛出。

摺扇旋轉飛到兩人都頭頂位置,卻依舊保持極快的速度旋轉著,而隨著它每一次旋轉都「嘶嘶」作響,源源不斷的勁氣洶湧衝出。

無影無形的氣,或是熾熱無比,或是冰寒刺骨,有的重逾萬鈞、有的輕靈攝魂……

每一股氣都是極強的殺招,如此氣勢登場就讓後面的古凝霜驚駭不已,這神秘怪人果然厲害,小小的一把摺扇就能使出如此強橫的攻擊。

古凝霜能躲,兩個小青年可躲不了,張嘯目光變得凝重無比,悍勇氣勢威風得很!

聶凌手持龍淵寶劍,劍走輕靈,姿態俊逸優美。

天空之中鏗鏘之聲絡繹不絕,各色光芒閃耀,照亮黑夜!

足足打了一炷香的功夫,兩個小青年打得是衣衫濕透,那摺扇射出的勁氣有增無減!

再打下去,只怕就抵擋不住了。

「好了!吃飯了!」

楊奴慈祥的聲音一響起來,張嘯聶凌又是精神一振,手中武器洶洶勢道,虎虎生風再次舞動。

兩人齊聲喊道:「楊爺爺!」

「吃飯咯!」

虞怪人慵懶的聲音傳出,這就將空中循轉的摺扇收了回去。

兩人也收回武器,一抹腦門的汗水,這就往上飛去。

「楊爺爺!」

兩人一入門就看到楊奴端著一大鍋東西走出來,張嘯說道:「這定是野參湯,這老母雞估計也有三年以上了。」

楊奴眉開眼笑,說道:「還是你的鼻子靈,好了叫你的朋友也進來吧!」

對於這個,兩人也不覺得奇怪,而且楊奴話一說完,古凝霜就緩緩的出現在洞口,向楊奴行了一禮,問好說道:「見過楊爺爺!」

哪知道楊奴一看到古凝霜抬頭,一張俏麗的臉蛋一出現,頓時就目瞪口呆,半晌也沒有回應一句。

「你不是沛菡,主人!」

楊奴張口就說出這句話,讓三個小輩都雲里霧裡。

慵懶的虞怪人也是在古凝霜開口的一剎那,猛地回頭,亦是一驚,不過很快就恢復過去了,又快步走到桌子坐好。

「喲!楊爺爺,你怎麼知道她不是沛菡!」

古凝霜一想,還沒介紹自己呢,就又十分恭敬地說道:「小女子姓古,名凝霜,一路上都聽這兩小子說他們的師父還有楊爺爺有多麼神乎其神,今日一見才知他們所言非虛,楊爺爺這氣色看起來肯定不超過五十歲……」

若是換了其他人,定是受用得很,但是楊奴卻依舊一副目瞪口呆,彷彿見到了什麼不該見到的東西一樣,沉吟了半晌才說道:「哦!哦!哪裡有什麼神不神的,古大小姐見笑了。」

楊奴的態度十分的恭敬,那模樣就好像是對著虞怪人,眼眶泛淚的,奇怪得很。

察言觀色的張嘯自然能察覺到這微妙的表情,雖然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現在氣氛如此尷尬。

他不得不出來打哈哈說道:「楊爺爺,我們也就四個多月沒見面而已,至於一見面就來淚灑當場嗎?」

楊奴這才終於將奇怪的表情收了起來,說道:「好了!誰知道你們這麼快就回來了,簡直就是浪費我那天的眼淚!不說了不說了,快帶你的朋友洗手吃飯吧。」

聶凌也說道:「小霜,來我們這邊走,洗手吃飯,我楊爺爺做的飯可好吃了!」

古凝霜之前也的確有過異樣的感覺,不過大大咧咧的她心想,興許這世外高人就是如此。

所以自然也不會太在意,就跟聶凌張嘯他們洗手準備吃飯去了。 一開始吃飯的時候,古凝霜還有些拘謹,後來慢慢地發現這兩個所謂的隱士高人真的跟張嘯聶凌說的那樣,隨和得很。

就一個普通小老頭,跟一個普通的中年書士一樣。

而楊奴也一個勁地叫古凝霜多吃一點,那般溺愛簡直比兩個小青年還有過分。

「楊爺爺,你燒的菜真是好吃,可比那死胖子好一百倍一千倍都不止!」

「哎呀!」

古凝霜一下子沒注意,吐口就說出「死胖子」三個字,空氣一下子就變得十分安靜了,氣氛登時尷尬起來了。

「哈哈哈哈!」

虞怪人撫掌大笑,說道:「以前是小凌這般喚你,後來小凌也不這樣叫了。沒想到今天又聽到這三個字了,哈哈!」

楊奴也是慈祥地說道:「沒事,朋友之間開開玩笑沒什麼問題的,這說明你們感情深厚!」

「誰跟他/她有感情!」

兩人異口同聲說著,虞怪人跟楊奴又是一笑。

「以前他們兩個也經常這樣,你看現在他們的感情多好啊!」

「哈哈哈!」

張嘯雖然也有些窘迫,可看到古凝霜的臉蛋都染起紅霞了,就趕緊說道:「師父,你們知道我們為什麼這麼快回來嗎?」

「知道的!」

虞怪人舉起酒杯喝了一口,這就說道:「為師猜測那個喚作沛菡的姑娘應該是往這邊走來了!不然你們會這麼好心來看望我們?」

張嘯臉色一紅,有些尷尬。

古凝霜也恢復過來了,「虞神人真是神,真可謂是神人不出門,盡知天下事啊!」

「什麼神不神的!喚我虞伯伯就是了。」

最後這一句語氣好像還有些溫柔平和,一點也不像他平日的作風。

可是不管兩人如何吃驚,古凝霜一樂,甜甜地說道:「還是叫虞叔叔好了,不然可將你叫老了,我爹爹年紀可比你大多了。」

說著,不知為何虞怪人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怒色。

楊奴又給古凝霜添了一碗湯,說道:「這野人蔘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這湯可補了,多喝點多喝點!」

古凝霜微微一笑,「嗯!謝謝楊爺爺!」

這一幕直叫兩個小青年咋舌不已,甚至還有一絲的妒忌的意思。

張嘯心想,這丫頭果然是有些本事,居然能將自己的師父還有楊爺爺在這麼多時間內都……

算了算了!反正這鬼靈精就是如此,還是說正事吧。

「小凌,我們跟師父喝一杯!」

聶凌拿起酒壺給虞怪人添滿,說道:「來!我們師徒三個走一個!」

「叮鈴」一聲,三人同時喝盡。

虞怪人就說道:「說吧,有什麼事要求師父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