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沈虞臣可是顏所棲的男朋友。

都不說已經名義結婚了。

目前兩人才開始在一起,只能說是像男女朋友一般的相處。

莫衍書作為跟很多女人打過交道的高情商直男,自然是覺得沈虞臣的做法很不妥。

結果顏所棲說:「是我讓他不要來的。」

霍曲深也道:「桃花,我跟你講,剛剛情況很兇險,小棲棲差點把顏洛雨給掐死了,我都喊不動她,幸好我聰明給沈爺打電話,小棲棲是聽到沈爺的聲音,才重回理智的。」

「原來如此。」莫衍書放心了。

他還以為沈虞臣缺失了,但是沒想到他對顏所棲來說,才是最特別的。

可能沈虞臣一來,顏所棲覺得有了依靠,一見到他,各種委屈襲來,眼淚會直流。

而顏所棲是一個不示弱的女人,肯定不願意看到自己在沈虞臣面前,失控大哭的。

害,顏所棲也是能人,對自己也夠狠。

但如果不夠狠,她也不會像現在這麼的堅強了,也不會是連薄家都可以對上的隱形大佬。

不過……莫衍書忽然想到了什麼,遭了,沈虞臣要發瘋!

莫衍書什麼也沒有表現出來,給霍曲深下了一個任務,就是務必好好照顧顏所棲,霍曲深表示一定會完成任務。

顏所棲比霍曲深想得更多,便問道:「你呢?」

莫衍書知道自己騙不過顏所棲,就道:「你覺得沈總不會擔心你么,我去找他,告訴他你沒事了。」

顏所棲想想也是這樣,點頭:「那好吧。」

莫衍書說完,轉身往外走,才發現還是女裝,當即被氣死了,「霍曲深,這事兒我跟你沒完!」

說完,去更衣室換了西裝,再離開。

莫衍書換衣服的速度也太快了,顏所棲還不忘感嘆:「看來院長大人是真的非常討厭女裝啊。」

其實不是討厭女裝,是莫衍書着急。

而且事實跟莫衍書想的那樣,沈虞臣確實發瘋了。

。《你可能對我的劍有什麼誤解》情況說明 第二天一早約翰幾人一起前往黑水鎮,再交代完事情過後約翰就前往市中心,雷特局長的辦公司。

「進來。」雷特局長的聲音依舊帶着一絲疲倦。

「局長是我。」約翰走進來后說到。

「約翰,坐吧。」這次局長在抽著雪茄,原本能抽一天的雪茄在早上已經抽過半。他精神看上去並不是特別好。

「有什麼消息要彙報嗎?」雷特放下自己的心思然後詢問。

「局長,昨天晚上我的莊園來了一位朋友,他想達成一筆交易。」約翰說起來時的措辭。

「哦?什麼朋友?你們怎麼認識的?他長什麼樣子?」雷特聽到后直接一個三連審問。

「他叫科洛夫,是個冒險家,差不多六十歲,身高差不多190,身材和我差不多,留着大鬍子。他和我在貴格灣認識,當時我在釣魚,他也在。之後我又去了不少次他都在。」對於雷特局長的審問約翰直接描述起了科洛夫的身材外貌。

「一個老冒險家?他想和你完成什麼交易?」雷特仔細沉思了一下,像是回憶着什麼。

「他告訴我,他和梅森探長的妻子是筆友,他妻子告訴了他梅森探長的事情。說自己丈夫是被陷害的,然後他就找到了我,想詢問一下能不能讓局長你留梅森探長一命。」約翰說到。

「哦~有意思,那他能提供的代價是什麼?」雷特聽到后玩味的問道。

「格雷爾的消息。」約翰直接說出了他的名字。

聽道這個名字雷特眼神半眯,約翰突然間覺得周身都有中被激光掃描了一邊的感覺。

「有點意思,他說他知道在哪?」雷特的聲音里那一絲疲倦開始消失,反而換上了平常帶着威嚴的上位者口吻。

「他說他需要去確認,但我覺得他應該是知道的,只是要確認一下格雷爾是不是還在哪裏。」約翰直白的說到。

「先帶他來見見我,讓他來跟我談,或許我還認識這位老探險家。」雷特笑着說到。

「他大概倆天後就有消息傳來,但現在我並不知道他在哪裏。」約翰說到。

「那就等倆天後再帶他來,見了面之後我在告訴他我的決定。」雷特沉思了一會兒說到。

「好的,我會轉告他你的條件的,那局長我先去做事了。」約翰點點頭說到。

「嗯,去吧。」

但離開總局的約翰並沒有回到碼頭區,而是前往梅森夫人的旅店。

來到梅森夫人的房間約翰敲了敲門。

「梅森夫人,你在嗎?」

「在的,約翰警長是你嗎?」阿黛爾的聲音從裏面傳出,然後就是一陣腳步聲。

接着門打開了,阿黛爾一身居家服臉色說不上好。

「抱歉夫人,打擾了,但我有一些事情需要確認一下,你忙嗎?」約翰柔聲問道。

「進來吧,約翰警長,我能有什麼事情呢。」阿黛爾勉強露出一個微笑然後邀請約翰進去。

然後約翰就進入了這個豪華大房間,最為旅店最好的房間之一,這裏相當不錯。該有的都有。

約翰在客廳沙發直接坐下,而阿黛爾則為約翰和自己倒了倆杯咖啡。

「約翰警長,請問是什麼事呢?」

「昨天晚上我的家裏來了一位客人,他也算是我的朋友,據他所說他也是你的朋友。」約翰問起了昨天的事情。

「請問他叫什麼呢?」阿黛爾疑惑的問道。

「他是個差不多六十歲的帥氣男人,他說昨天下午收到你的信,請問有這件事嗎?」約翰沒有告訴阿黛爾他的名字而是問道。

「對,昨天下午我有寫信給我的一位筆友,告訴他我丈夫遇見的麻煩,在過去幾年中他告訴過我他認識很多朋友,我想着他能不能試着做點什麼幫一下我的丈夫。他叫科洛夫。」阿黛爾點頭承認了自己昨天的確寫了信。

「他是不是做了什麼不合適的事情?」阿黛爾疑惑道。

「沒有,他沒有做什麼不合適的事,你不用擔憂他。他很好。」約翰寬慰了一下阿黛爾,然後問道。

「那麼夫人,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怎麼認識他的?據他所說他是做什麼。」

「這個~那是五年前,我去聖丹尼斯參加一次慈善聚會,在聚會上認識的。他去過很多地方,他告訴我他是個冒險家。他是個非常善談的人,那次的聊天我們都聊的很愉快,之後幾年裏我們一直都有寫信交流。」阿黛爾並未隱瞞自己的筆友。

「那麼那些信,你有保留嗎?」約翰問道。

「這個~~我丈夫在某方面有點小氣,如果他發現我和其他人寫信聊天他會生氣的,所以,那些信被我藏在了書櫃的小箱子裏。」阿黛爾猶豫了一下然後說到。

「所有的都在?」約翰問道。

「嗯,都在。」阿黛爾回答道。

「打開它需要鑰匙嗎?」約翰問道。

「嗯,需要。」阿黛爾說着從衣兜里拿出一小串鑰匙,接着找出一根,說到這個就是。

約翰不客氣的接過鑰匙。

「約翰警長,能不能不要告訴我丈夫這件事?」阿黛爾看到約翰接過鑰匙后猶豫了一下說到。

約翰看着阿黛爾擔憂的表情,覺得這娘們兒有點被梅森寵壞了,你丈夫都快死了還擔憂他會不會因為你這破事生氣。

「放心,我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梅森探長的。」約翰其實也並不覺得她瞞得過梅森探長。

「謝謝你,約翰警長。」

「夫人,那我就打擾你休息了。你保重。」客套完后約翰就離開了這裏,徑直朝着梅森被查封的房子走去。

哪裏已經被圍了起來,還貼上了禁止入內的標記。

約翰當然沒有什麼忌諱,直接推開了門,然後找到了那個書櫃的小箱子,但箱子不出意外的被打開了裏面什麼都沒有。

然後約翰就前往負責這件案子的左恩探長家的住處。

左恩探長這個人的確囂張,靠着這幾年四處抓捕賞金排行榜上的強盜明目張膽的在黑水鎮購買了一處豪宅。

他正值事業巔峰,所以他也沒空結婚生子什麼的,不過聽說這傢伙私生子不少。而且都是別人在幫他養兒子老婆。

而那些帽子油光發亮的傢伙大概率也不敢來找左恩的麻煩。

所以這傢伙活得是真的滋潤。

來到左恩家的門口敲了敲門,不一會兒就聽到了腳步下樓的聲音。

「誰?」推開門的是那天把槍和尼克對峙的傢伙,約翰記得他叫扎克。

「約翰警長,你有什麼事情嗎?」扎克見到是約翰然後問道。

「左恩探長在家嗎?我找他有點事情。」約翰說完就往裏面走,好傢夥,裝修還十分華麗。

「扎克?誰來找我?」左恩囂張的聲音從二樓傳來。

「是約翰警長,他說有事情想和你談談。」扎克也回應了左恩。

「約翰?」然後就是下樓聲。

接着赤裸著上身,腰間圍着一條圍巾的左恩就出現在了樓梯口。

「啊~約翰探長。好久不見,來我這裏有什麼事情嗎?」左恩朝着一樓的沙發上走去,順手還邀請了約翰入座,其間還揮手讓扎克拿了一瓶威士忌和倆個杯子過來。

「約翰探長,來喝一杯,這可是聖丹尼斯城的好東西。」左恩給倆人倒滿然後舉杯說到。

約翰也舉起了杯子和他碰了一杯,然後小喝了一口。

「約翰探長,所以到底是什麼事情?」左恩一口悶完后詢問。

「梅森家裏書櫃後面有個小箱子,裏面有一些信,你拿了嗎?」約翰開門見山的說到。

「拿了,都是一些沒什麼屁用的雜亂交談。怎麼約翰警長,你要看看嗎?」左恩大大咧咧的說到。

「的確需要,如果你不介意的話。」約翰點點頭。

「沒事,我放哪了?我想想。啊~扎克去我房間柜子裏,把那些信拿來交給約翰警長,是全部!」左恩半躺在沙發上對着扎克吩咐道。

「我都看過了,大概就是一些,普通的聊天信,沒什麼特殊的,但如果約翰警長你喜歡就那去看看,反正又什麼用。」左恩解釋了一下裏面的內容。

「謝謝。」約翰看着滿不在乎的左恩說到。

「哈哈,客氣,其實我覺得約翰探長你還是很合得來的,那天純粹是因為公事的原因。希望約翰警長不要怪我語氣不好,我在這個人是個大老粗,別見怪。」左恩笑呵呵的說到。

不知道因為什麼,約翰覺得左恩似乎有點熱情。

不一會兒扎克就拿着幾十封信走了下來用了個紙箱子裝着。

「約翰警長,這是你要的信。」扎克說到。

「謝謝。」約翰抬手接過,然後對倆人說到。

「左恩探長,謝謝你的幫助,我就不打擾了。」

「客氣,有空來我這玩,隨時歡迎你。」左恩拜拜手,笑着說到。

等到約翰離開房子,左恩收斂了笑容。

「頭,這傢伙要那些信來幹什麼?」扎克問道。

「鬼知道,我聽說他好像也是個神槍手來着,那麼年輕,權力又大以後見到他機靈點,別怕,但也別得罪他,這種充滿正義感的傢伙,軟硬不吃,最難纏。」左恩抿抿嘴,吩咐了一句手下。

「是的,頭。」扎克點點頭。

而離開這裏的約翰帶着這一堆信就回到了自己的管轄區。 在聽完波賽西的講解后,海明威和紫珍珠兩人總算是明白了這第三考核的含義是什麼,竟然就是要讓他們在這兩根沉銀柱上承受這怒浪絕境中海浪的衝擊。也就是所謂的潮汐煉體!

只不過海明威的考核內容和紫珍珠有些不一樣,不僅需要堅持更久的時間。而且還不限制完成時間,完成的標準也完全由海神評判。

海明威總覺得這一關自己想要過關,所花費的時間恐怕不會短。甚至可能會遠遠超過自己的想像。不過他也不至於怕了,不就是考驗嗎,來吧!

「那現在就開始吧。珍珠,你不要勉強,如果實在堅持不下去就說一聲。」海明威先是沖着紫珍珠溫聲說着,最後再轉頭衝波賽西道:「麻煩您了,前輩。」

波賽西沒有說話,幽藍深邃的美眸里看不出什麼異常。只是心中看他對她如此溫柔,對自己卻叫前輩,有些酸溜溜的……

很快,藍光化為兩股,分別圍繞上了兩人的身體,下一刻,光芒閃動之中,兩人只覺得身體一輕,已經飄然而下,各自落向了一根沉銀柱。

灰色的沉銀柱上亮起一道銀光,海明威只覺得身體一緊,整個人已經貼合在沉銀柱那十字的位置上。上面的五個沉銀環同時扣住了他的身體。分別扣在脖子,腰間,雙腳以及兩個手腕處。將他整個人牢牢的固定在沉銀柱上。紫珍珠的情況也和他一樣,兩人就像在受刑的囚犯一樣。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絕對會誤會。

伴隨着波賽西收回的雙手,藍光漸漸褪去,一股莫名的壓力也隨之瀰漫於兩人心間。回想起先前驚濤拍岸的場景,多少也有些緊張。

沒有了波賽西的能量限制,兩人腳下的海水開始沸騰起來,五十米,看上去很高的高度,可隨着海浪奔涌,下方的海水已經距離開始距離他們越來越近了。

海浪衝擊岸邊岩石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時間不長,一個巨大的海浪已經撲面而來,上升到了與兩人等同的高度。

轟然巨響中,帶着滔天的氣勢,海浪重擊在兩人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