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野一聽,頓時對鐵大刀產生了興趣,

這鐵大刀絕對是一名絕世天才,而且鍾情於煉製寶刀,專精一門,說不定以後真能夠煉製出神級寶刀,

遇到這樣的人才,拓跋野第一想法就是招攬他,

只是,劍仙宗下了命令,而且對鐵大刀也是勢在必得,

他去招攬鐵大刀的話,就相當於得罪了劍仙宗,

這裡是劍仙宗的地盤,得罪劍仙宗肯定沒好果子吃,


他要是真帶走鐵大刀,那麼事情比殺了段飛嚴重萬倍不止,到時候,劍仙宗肯定會追查到底,要奪回鐵大刀,要不然顏面何存, 姚小燕把殘局交給爺爺,聽到蹦的一聲,逃離現場,一溜煙功夫,從後門直接離開。

黑子的腳印深深烙印在門上,姚老爺子從未有過的緊張,他怒罵自己太過縱容她,裝作若無其事,笑容乾巴巴,「習先生,大駕光臨,小屋蓬蓽生輝呢。」

習俊梟席捲著波浪而來,眼神里充斥蝕骨的光芒,眉毛冷冽地豎著,不好惹的對象,黑子跟在身後,一臉嚴肅,如同黑臉張飛,他替老大開口,「姚先生,真是什麼樣的人帶出什麼樣的後代。」

姚先生依舊笑笑,他假裝心胸開闊,無所謂他人的數落,出來打拚數十載,什麼樣的話沒聽過。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如果是來談合作的,我非常樂意。」

黑子將資料放在他面前,一張張呈現給他看,外加一個視頻。

姚老先生愣愣,彷彿一切都無關他事,「這一切我都不知情。」

習俊梟才緩緩開口,每一字每一句都讓人滲得慌,「一句不知情就可以撇得一乾二淨。」

就像暴風雨來臨的前夕,姚老先生仗著自己年老,老臉苦著,使勁擠出兩滴眼淚,辯駁著,「不是的,都是我管教不好,我一定讓小燕登門賠禮道歉。」

習俊梟也是看著他的老臉才會過來洽談,不然,按平常的性格,他早就將姚小燕丟在千里之外。

他每一句話都很有力量,「事已至此,多說無益,我告知一聲,要麼將姚小燕交上來,要麼讓她滾出國,二選一。另外,不會有任何一家材料公司會供應給你。」姚老先生無力辯駁,沒有供應商就意味著宣布破產,剩下的唯獨只有孫女一人,他不知道習俊梟會如何懲治她,為了保住她,他必須帶姚小燕離開,頻頻點頭,「是,是。」

老臉蒼白無力,心臟薄弱,瞬間感覺更加老了,白花花的頭髮增添悲傷。

習俊梟冷哼,眼神毫無憐憫,甩手直接走掉,屹立不倒的身影漸行漸遠,整個人坐在椅子上,大喊姚小燕,「小燕~」

人影已經見不著了,捂住隱隱作痛的頭,姚小燕沒有聽到在場的談話,她知道現在見他,肯定會大發雷霆的,便離開,她打聽到雛雯雯在醫院,便悄無聲息地去到那兒,有人守護在她身邊,本來還想說一番話打擊她,讓她自動離開,她就可以乘虛而入。突然肩膀後面出現一雙手,緊緊拍了下,欲要尖叫,卻被捂住嘴。

纖細的手在眼下,她腦子轉得快,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的,女人悄悄地附在她耳邊,「你不出聲,我就放手。」

姚小燕點點頭,看到那錐子臉,有點熟悉,像是哪裡見過,可是臉很浮腫,沒有彈性,鬆鬆垮垮,眼角也只有浮腫。

姚小燕捂住嘴巴,想起她是誰了,還沒說來得及出口,就被她迅速拉進女廁所。姚小燕恍然間,想要掙扎,被阻止了,聲音抖顫,她認識她,她在報紙上見過,是習俊梟的前女友——韓在熙,雖然浮腫的臉,到她的五官還是清楚可見的,她害怕倒退兩步,驚訝地說,「你…你不是死了嗎?」

韓在熙嗤笑,「大難不死就是讓我回來報復的,可是我的臉已經毀了,浸泡水裡太久都成這樣,我這口氣下不了,雛雯雯那個賤…婢,假裝新娘騙取習俊梟的心,害我今時今日這樣的,我要她雙倍奉還。」

姚小燕放鬆心情,在這個道上她們是志同道合,她想知道能有什麼方法弄垮這個眼中釘,便問道:「我也很討厭她,恨不得立刻消失,那你會傷害習俊梟嗎?」

韓在熙已經對他死心了,當然不會那麼輕易放過他,她也知道她對習俊梟有意思,並假裝成員之美,「你放心,我看得出你喜歡習俊梟,我不會傷害他,畢竟曾經相愛過,我現在這個樣子已經不能跟他一起了,到時候讓雛雯雯離開,以你的姿色和才幹才足以配得上他。」

姚小燕聽到讚美和對自己有利的條件,心貿然一動,握手言和,「好,那我叫你在熙姐吧。」

韓在熙閃過一絲計謀得逞之色,被她忽略了,沒有多想。

她悄悄在她耳邊說著自己計劃,廁所里埋藏她們的陰險毒辣,蛇鼠一窩,囂張氣焰不斷上揚,相互之間有了照應,做事情起來事半功倍,韓在熙扯動嘴角,又離成功近了一步。

而姚小燕渾然不知爺爺的產業不保,姚老爺子四處派人找她,要她出國,姚家正四面楚歌,一團糟,傭人員工各自尋找下一家,不再留下來幫助這個空殼。

半夜三更,黑夜裡寧謐靜人,醫院都是淡淡的呼吸聲和打鼾聲,幾個值班護士卻兢兢業業守在崗位,來回巡視每個房間,習俊梟得知雛雯雯醒來,只想見一面,路過的護士認出他,悄悄說道,「病人睡下了,明早再來看望吧。」


他平靜地說,「嗯,我坐在這兒等,快天亮了。」

他不眠不休,透過門外的玻璃窗看到躺在床上的人兒,側睡著背對著門,一抹身影顯得格外嬌小,恨不得緊緊摟在懷裡。一旁李婉兒趴在床邊,雙手做枕,本來坐在病床邊的應該是他,他默默地看著窗外,心裡說了一句,『抱歉,雯雯,我會一直守護你的。』

門外有張木凳子,獨孤地被晾在一邊,她便席凳而做坐,靜靜等待天明。清晨,陽光猛烈地照射進來,風和日麗,雛雯雯伸了個懶腰,一覺睡得很好,白凈的臉上綻放光彩,沐浴著日光浴,心想:今天肯定有美好的事情發生。

李婉兒隨後也被她的移動喚醒,深深打了個哈欠,用手捂著,雛雯雯恢復元氣,嗓音甜美,露著深深的梨渦,「婉兒,早。」

習俊梟透過玻璃看到陽光噴洒在她臉上,那麼可人,手不自覺地扭動門柄,兩人紛紛看向門口,深情款款的眼睛對視著,李婉兒識相地退了出去,免得打擾他們溫和。

雛雯雯率先開口,彷彿一切煙消雲散,「梟哥哥,你來了。」

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一下擁抱住她,一個擁抱的解釋勝過千言萬語,他附在她耳邊,溫柔如他,在她面前,他特別容易融化,變得另外一個自己,輕輕訴說衷腸,「雯雯,很內疚,沒有保護好你的心。」

雛雯雯在習俊梟手臂上咬了一口,深深的牙印,他忍住疼痛讓她咬,毫不反抗,她久久鬆開口,看著自己烙下的牙印,似乎狠過頭,有些許血絲滲出,她抬起頭告訴他,「這樣我們扯平了,你就不用內疚了,而且你沒有劈腿啊,我相信你。」

習俊梟凝視這天真無邪的小臉,手捧著,「雯雯,我愛你。」

說完便要拉近兩人臉上的距離,雛雯雯手捂住自己的臉,「別,我沒刷牙。」

習俊梟發出爽朗的笑聲,「哈哈哈,沒關係,我也沒有。」

雛雯雯皺著臉,做出很嫌棄的模樣,手掌使勁推開,「走開走開,好臭。」

他硬要將自己的鬍渣在她臉上劃過,惹得她咯咯笑,不斷求饒,她的弱點就是怕癢,只要抓痒痒就會受不了,甚至淚水也溢出來,他才停下作怪的手,她環顧四周白色的窗帘白色的牆,略帶藥水味,就想回家了,突然徵求他意見,「梟哥哥,我想出院了,我根本沒事。」

這也是習俊梟心結,他一定要確保她身上的安全,無論是否有心臟病,讓他花費一切都在所不辭。

他寬慰道,「沒事,我們留下來觀察下情況,做個全身檢查。」

雛雯雯不明白,嘴巴微微敞開,無辜地眼睛看著他明亮的黑眸,彷彿問他為什麼?他被看得心虛,卻依舊淡定說著,「我們都要做個婚前檢查,注意些什麼問題,才可以生出健健康康的BB不是嗎?聽話。」

雛雯雯聽到BB二字,臉上浮現紅暈,卻有點疑惑,心想,之前梟哥哥還說太早了,多享受下二人世界呢,卻沒有說破,聽從他的安排。

他特意讓在德的博士醫生連夜趕來,唯獨他的醫術是他最信得過的,果不其然,德醫生的速度很快,親自為她做了詳細的檢查,李婉兒一直陪伴左右,等候消息,心裡默念了幾千幾百次阿彌陀佛,希望佛保佑平安。

習俊梟將醫生帶到私人室內,結果的好壞,他不想那麼快讓她知道,一口流利的德語交流,德醫生熱情地拍著他的肩,他們算是老相識了,從未見過他那麼緊張,他沒有一絲惋惜難道看不出來嗎?

打消他的疑慮,「一切正常,沒有心臟病,就是比較薄弱,被腦袋控制而已。」

習俊梟呼了口氣,重燃希望,終於露出一點喜悅之色,「非常感謝。」

德醫生大手一拍,學著中國話,略有點滑稽,與眾不同的腔調,「什麼加什麼等於什麼嘛?我們是朋友。」

習俊梟淡淡一笑,「朋友。」

兩人走出私人內室,鬆了口氣,馬上告知所有人。 第八百八十三章風波起


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拓跋野沒有馬上出面,

還要聯合劍仙宗對付聖宗,當然不能跟劍仙宗鬧得不愉快,

尤其是搶奪人才,絕對是犯了大忌,

不過,劍仙宗的招數很陰損,這樣招攬人才也不對,估計是劍仙宗下面的人做的,高層並不知道,

不管是什麼宗派,招攬人才,大多是以優厚的待遇來招攬,不會使用下三濫的招數,何況,劍仙宗自喻為名門正派,更加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他也沒有離開太遠,而是在不遠處觀察鐵大刀,

鐵大刀神色剛毅,絕對不是那種輕易屈服的人,

這樣的人,往往喜歡鑽牛角尖,拓跋野怕很難說服他跟自己離開,

圍觀的人,大部分都知道情況,當然不會跟鐵大刀進行交易,不知道情況的,聽周圍那些人議論,也不敢去惹禍上身,

很快,天黑了,

人群慢慢散去,街道上的行人也少了,

拓跋野留意到,竟然有人在監視鐵大刀,

看到沒有人了,鐵大刀明顯有些失望,然後拿起大刀回到了一個破爛的煉器作坊,

作坊裡面沒有其他人,就鐵大刀獨自一人,

監視的人很放鬆,沒有一直盯著,估計監視的時間長了,有些疲憊,

拓跋野決定去見見鐵大刀,他飄然進入了煉器作坊,

「這位貴客,你需要煉製什麼樣的寶刀,」鐵大刀語氣有些生硬,明顯不擅長交際,

這可以理解,大多數天才都不擅長其他方面的事情,

「鐵大刀,你想不想擺脫眼前的局面,」拓跋野問道,

「你想招攬我,沒興趣,」鐵大刀語氣更加生硬了,

拓跋野笑道:「我確實希望能夠帶你離開這個地方,看到一個絕世煉器天才被這樣消磨得差不多了,我真是於心不忍,」

「你以為你是誰啊,真當自己是天器城的城主龍辰了,」鐵大刀很不客氣,

拓跋野頓時苦笑起來,他不能暴露身份,只有想其他辦法了,

「我當然不可能是龍辰城主,不過煉器方面,我至少還走在你的前面,要不要試試,」

「你,要是你煉製出的大刀比我的好,我跟你離開,」鐵大刀很乾脆,

這點有些出乎拓跋野的意料之外,他想了想,說道:「好,你這裡有沒有隱秘一點的地方,我馬上進行煉器,」

「去我閉關的地方,那些監視我的人沒辦法查看到裡面的情況,」鐵大刀說道,

拓跋野跟鐵大刀進入了一個密室,密室是用特殊材料建成的,神識力量無法穿透,

拓跋野也不客套,直接開始煉器,

他煉製出的雷神狂刀,雖然沒有品級,可威力堪比八品仙器,

所以,他煉製寶刀絕對是比較拿手的,他煉製的速度非常快,不到五天時間,一把五品仙器寶刀出爐,

看到真正的五品仙器寶刀,鐵大刀動容了,

「真是想不到,你如此年輕,竟然是五品仙器大師,」鐵大刀震驚道,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據我所知,聖仙界最厲害的年輕仙器師就是軒宇,你不會是他吧,」

「你看我像嗎,」拓跋野反問道,

鐵大刀嘆道:「我又沒有見過軒宇,我怎麼知道你像不像,」


「鐵大刀,跟我離開吧,」拓跋野說道,

「沒問題,讓我收拾一下,」

「有什麼可收拾的,外面有人監視,我們越快離開越好,」拓跋野說道,

鐵大刀想了想,說道:「好,我們馬上離開,」

「鐵大刀,你進入我的仙府,這樣就神不知鬼不覺了,我的仙府裡面,我會給你提供大量仙材,你可以慢慢煉器,」拓跋野說道,

「謝謝,」鐵大刀感激道,

他的仙材早就用光了,有劍仙宗的打壓,他沒辦法交易仙材,已經很長時間沒辦法煉器了,要是有足夠的仙材,他早就成為真正的四品仙器大師了,

拓跋野沒有多說,把鐵大刀收入幽冥仙府之中,然後給他準備大量仙材,這才離開仙府,

外面監視的人還在,但不是很用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