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個王樂瑤臊的滿臉通紅,扔下扇子就跑。

楊磊好笑的打斷母親意猶未盡的話頭,「行啦行啦,你們怎麼有空過來的?」

他母親氣不打一處來,「你扔下我們就不管了,再不來,你還認不認這一家人了。」

「認,怎麼能不認,我是那樣的人?」

「你好意思說,你瞧瞧你住的這大院子,好傢夥,比咱們老家的還大,咋不說也讓我們住住來着?」

「這就冤枉我啦,我也給你們準備了。」

「嗯?」

「也是四合院,你們啊,就別惦記我這一畝三分地兒了,我這兒有重要作用呢,」楊磊一邊擦汗一邊道:「正好過去看看,看看你們喜歡哪一個。」

「我跟你開玩笑的——」

「我可沒跟你們開玩笑,」楊磊當然沒開玩笑,他真買了一套四合院。

不過走的是中介。

中介效率高啊,錢給夠了,那些人會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務,託人情雖然省錢,但效率這塊就別指望了。

李雨欣?

他慫。

能不招惹絕對不招惹。

所以他前幾天就找過中介,委託中介給踅摸一個院子,毛坯可以,簡裝的可以,拎包入住的也可以,需要推到重蓋的老院子也可以,面積不求太大,二三百平就行,當然如果很大也無所謂,但必須在二環以內,手續必須清晰完整。

昨天中介連打幾個電話,說是找到好幾套符合要求的,問他什麼時候有空過去看看。

所以,他母親來的正好。

給中介回電話,十五分鐘后,只見過一面的美女經理開車趕到,一進門就「哇喔」一聲,「楊先生,您這院子好大啊,也好漂亮,我沒記錯的話,好像是一局乾的活兒,春天才交付,您這是買下來了?」 明月當空,葉天緩緩睜開眼睛,只見自己趴在努特身上,在林中快速穿梭。

「我們跑了多久?」

「一天一夜這群傢伙,不知道為什麼,無論我怎麼躲藏,他們都能準確無誤的追蹤到我們。」

「肯定是你身上被安倍仙偷偷安裝了追蹤器……等會,你怎麼是女人聲音……」

看著身下香汗淋漓,不停趕路的努特,發出不可置信的驚呼。

「我本來就是女孩,只不過父親怕我在外面吃虧,所以讓我喬裝打扮成男孩,而且我也不叫努特,我叫憐星。」

憐星說完,停下腳步,放下葉天,一屁股坐在樹下,手捂小腹不停湧出鮮血的刀傷,重重喘著粗氣。

葉天略微尷尬的對憐星道:「那個你……」

「我怎麼,是不是看我是女孩就瞧不起人?」

「不是,我是想說……」

「我的修為是繼承來的,不是自己修鍊的。」

「我不是說這個,而是……」

葉天指著憐星屁股:「你坐在一坨屎上了。」

「啊!好噁心!」

憐星驚聲尖叫,一個激靈跳起來多高,果然在她之前坐著的地方,有一坨顏色發白,新鮮的糞便。

憐星噁心的不知所措,當場就想脫下自己的褲子,但想到自己還被人追殺,葉天也在眼前,故此作罷。

但還是連連跺腳,怒罵道:「到底是誰這麼沒公德心,竟然隨地大小便。」

葉天沒有回答,而是虛弱的走到糞便旁仔細觀瞧。

憐星沒好氣對葉天呵斥道:「你變態是啊,竟然近距離觀察粑粑……」

「女人就是女人,頭髮長見識短,你把頭轉過去。」

「我轉頭幹嘛……」

沒等憐星說完,便看到葉天開始寬衣解帶,開始鳥尿尿……

「你真是變態,沒想到你堂堂地下勢力的King,冥王殿之主,夜天子竟然如此不堪。」

憐星俏臉紅到了脖頸,用手捂住眼睛,對葉天怒罵道。

葉天提上褲子,對憐星道:「想不想活。」

「誰願意死?當然想活。」

「想活就在我剛剛尿過的地方尿,按照現在這個摸樣,不管我們怎麼逃,他們都會找到我們,我總不能把你扒光吧?所以只能反擊!」

憐星嘟著嘴,拒絕的道:「反擊就是尿尿?我不尿!」

「相信我!」

見葉天嚴肅的表情不像撒謊,憐星狐疑的道:「那你先說為什麼要在你尿過的地方如廁,如果你不能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打死我也不尿。」

「剛剛你坐到的是狗屎,我在附近也看到了不少狗屎,說明這裡有鬣狗群。」

「鬣狗群,那和我們有什麼關係?你也不是鬣狗女王,能夠指揮鬣狗戰鬥。」

「有關係,哺乳動物在驚嚇過度時,都會小便失禁,所以尿液對獵食動物來說,是一種吸引,而且男女尿液融合氣味更大,別問我怎麼知道的,要臉……」

「你是想說把鬣狗群吸引來?可那樣我們也逃不掉啊……」

「鬣狗不會上樹,但忍者可以,我們只要上樹躲起來就好。」

「好吧,那我相信你,但如果你敢騙我,看我不咬死你!」

憐星對葉天威脅的晃了晃拳頭,走到樹下臉紅的道:「你…你把頭轉過去,另外堵上耳朵。」

「大姐,時間緊迫,還有人追殺我們呢,而且都是江湖兒女,不拘小節!」

「轉過身,堵住耳朵!」

「好吧,真是事多,看來你爸讓你喬庄成男性是正確的決定。」、

葉天嘟嘟囔囔的轉過身,用手捂住耳朵。

雖然經脈俱斷,丹田受損,用不出真氣,但葉天本身的修為境界還在,就算堵住耳朵也能清晰聽到,身後寬衣解帶,小溪潺潺的美妙聲樂……

沒過多久,憐星聲音響起:「下一步怎麼辦?」

葉天取出早已準備好的丹藥,點燃之後丟在尿液上。

「這是續命丹,也叫假死丹,點燃之後可以散發出腐肉的味道,對於鬣狗這種食腐動物來說,十分具有誘惑。」

葉天說完,又在自己手腕上劃出一道傷口,將血液灑遍四周,這才與憐星爬上附近一棵三人環抱的大樹上。

沒過多久,一名名神道宗忍者,武士,陰陽師以及帝國大兵追趕過來。

「目標已經停止移動,絕對就藏在這附近!」

「奮鬥尋找,如果發現目標不要動手,直接發出信號。」

「明白。」

颯~颯~

就在這時,四周的灌木叢中發出一陣陣輕響。

「我的屁股!」

一名帝國大兵驚聲尖叫,只見一道黑影閃過,從灌木叢中竄出一條大狗,咬住大兵屁股轉身就跑。

所有人借著月色,可以清晰看到,大兵的腸子被大狗叼著大腸頭,硬生生從肚子里拽了出來。

嘔~

這樣噁心的一幕,讓樹上趴著的憐星差點吐了出來。

一旁葉天吧嗒吧嗒嘴,沒有被眼前景象所驚,畢竟這場面自己見得太多了,林獒因為從小被鬣狗撿走養大,可以說他前半生活的就是一條狗。

就算之後被自己雙胞胎兄弟林歡找到,帶回桃花源,但從小養成狗的習慣還是沒有改變,打架就喜歡拽敵人腸子……

隨著大兵『揚腸而去』數只鬣狗跑出來,開始分食大兵還沒涼透的屍體。

嘎~嘎~嘎~

刺耳的鬣狗叫聲響起,上百隻牙齒不齊,表情猥瑣,圓溜溜的眼睛看著神道宗眾高手,閃爍貪婪的慾望。

「該死的畜生!」

其他大兵見自己同伴被咬死分食,憤怒的舉槍便打。

槍口火蛇噴涌,一隻只鬣狗中彈倒地,發出痛苦的哀嚎,四肢不停的抽動。

嘎~嘎~嘎~一條比其它鬣狗大兩三圈的鬣狗跳出來,口中發出刺耳的叫聲。

嘎~嘎~

緊接著從四面八方傳來無數鬣狗叫聲回應。

數百條鬣狗從四面八方衝出來,在女王的指揮下不畏死亡,張開血盆大口朝向眾人咬去。

「不好,我們激怒的鬣狗群!」

一名武士揮刀將撲向自己的鬣狗斬斷後,與神道宗眾人對視一眼,互相點了點頭,縱身飛躍,跳上身旁的大樹,留下二十多名背靠背不停勾動扳機的帝國大兵們。

其實如果神道宗眾高手完全無不懼怕鬣狗,但如此多的鬣狗,也會讓他們有所傷亡。

他們的任務就是追殺葉天與憐星,至於帝國大兵的死活和他們沒有關係,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為了一群暫時合作,毫不相干的人受傷,犯不上……。 遮天世界,無始鐘敲響,震動天下。

無數強者,破空而走,紛紛趕往紫山。

但相對於整個龐大的人口基數,簡直九牛一毛。

剩餘的人,激動情緒無法宣洩下,乾脆全部湧入公共聊天頻道。

頓時引得,其他世界,人人側目,萬萬沒有想到,遮天世界並非黑馬,而是頭黑龍!

「寧戰大成聖體,永不見無始!我無始大帝,就是這麼強!」

「黑暗動亂來臨,無始鍾波定乾坤!無始大帝,永遠的神!」

「仙路盡頭誰為峰,一見無始道成空!無始大帝,無形裝逼最致命!」

遮天世界,像是過年般,熱鬧非凡,連帶著整個公共聊天頻道都多了許多喜慶之意。

看的其他世界的人,倒吸一口涼氣的同時,差點說出鬥氣世界的經典名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