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客卿,其實便相當於類似『燕青大師』的地位。

與林氏一族關係交好,擁有『貴賓』的權利,不受族規限制,地位相當之高。

但,如今只有身份令牌。

要成為真正的『客卿』,自己必須先成為星域級強者。

「我選擇第二個。」林風眼眸輕亮,點點頭,「另外,我要求按我『客卿』的身份,禁止任何人進入我所居住的『花園屋』。」花園屋雖為特殊人群而設立,普通武者無法進入,但直系武者並不在其列。

自己所提的要求,只是為以防萬一而已。

「好,答應你。」林臻凝望向林風。

林烮地府邸。

「這老狐狸果然開始行動了。」林烮地把玩著手中的美玉,喃喃而道。

「看來族長對『林風』確實疼愛有加,一而再的為他破例。」林勾茗輕搖羽扇,輕聲道。

林烮地嘴角一劃,冷笑道:「想踩著我的兒子往上爬,這老狐狸未免太小覷人。不過,我忍你一時又如何,看你這兩父子還有什麼花招,要麼不做,要做……」

「林臻,我就要你滿盤皆負!」林烮地眼中白光寒徹。

啪嗒!手中美玉霎時化作一片碎末。

手掌打開,玉碎嘩嘩聲飄落。

(第一更~~)(未完待續。。) 林氏一族,暗潮湧動。

內亂、外爭,永遠都是大家族不變的定律。


但對林風來說,這些都只是過眼雲煙。取得客卿身份之後,林風已是徹底擁有了完整的『自由權』。或許,仍無法享用客卿大多數權力,但僅僅只是『自由』這一項,便已是足夠。

起碼契約所定的這一萬年時間,只要林風願意,便能在花園屋住整整一萬年。

不會有任何人打擾。

七十套原材料。

能夠煉製七十套『琉璃之心』。

但,畢竟這只是九品星寶,最重要的是,因為原材料中用一星中等的『琉璃晶體』代替了一星下等的『琉璃晶體』,故而使得原材料價格直升到1637萬斗靈幣,造價遠遠超出普通九品星寶。

若煉製為『中等』品階,甚至還要虧本。

煉製為『上等』品階,每一個也不過賺取300萬斗靈幣。

煉製七十套,對林風來說一次不失誤,僅僅只能賺得兩億斗靈幣。

對其它武者而言,這已經是一個天文數字,但對林風來說遠遠不夠,因為他要在十天之內——

賺到一套四品星甲。

談何容易!

「必須要想辦法進入『自我狀態』,成功煉製『頂級』品階。」林風眼眸輕爍。

自己唯有煉製出頂級品階的琉璃之心,方才有機會達到目標。


一個頂級品階的琉璃之心,價值4.5億斗靈幣!

遠非2000萬的上等品階所能相比。

「唔,不知有沒有訣竅?」

「還是只能像上次那樣誤打誤撞?」

林風心中暗喃,仔細的回想著上一次的過程。

在羽墨的煉器室中,自己煉製足有兩天一夜。足足煉製四十個『琉璃之心』。

最後,莫名的進入自我狀態之中。

「算了。」

「想再多也沒用。」

「親手嘗試才是正確的路,希望能早點找到那個感覺。」

林風點點頭,心中暗喃。

「呼,吸~~」悠長的深呼吸,林風瞬時使得自己進入煉器的狀態。

火焰隨身。感覺異常的清晰。

腦海中,霎時浮現出『琉璃之心』煉製的一幕一幕。

但這一次,孑然不同!

「好清晰!」

「感覺好深刻。」

「這…是怎麼回事?!」

林風心中大震,腦海中的畫面比以往任何一次更加的清晰。

自我狀態中的自己,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節,就好似在眼前不斷放大。每一個細節、手法,甚至火焰的變化就好似慢動作般在腦海中回放,熟悉的感覺再一次襲來。令得身體心跳加速。

「怦!」「怦!」「怦!」

林風,彷彿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

很清楚,很明亮,心神完全沉浸在那美妙感覺中。

再一次的深深領悟,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領悟的清晰,自如,感覺就好像身臨其境的在煉製『琉璃之心』。林風目不轉睛的緊盯著那光影的煉製,溫故而知新。

這一次。並非『自我狀態』。

而是一種重新的領悟,重新的感覺。理解,深刻學習。

每一處細節,更加的細膩。每一個動作,更加的簡潔,明快,節奏更加準確。就好似普通煉器師和煉器大師。同為煉製一件星寶;一個手法略顯粗糙,就算再怎麼細膩都比不上煉器大師。

如今的林風,便是如此。

深刻的領悟狀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林風的領悟,仍是在不停的繼續。

就算這『琉璃之心』早已煉製了不知多少遍。但如今感悟的卻更加深透。

足足十三個時辰的深刻領悟!

「唰!」林風眼眸錚亮。

精光閃動,充滿極度自信。

「我明白了。」

「所謂的『自我』狀態,發揮出深一層的力量,其實就是精神的亢奮、集中,從而帶動身體潛藏的力量。」

「將原本煉製的細節,更加完善,故而『琉璃之心』煉製,品階會提升。」

「但如今……」

林風嘴角淡然划起,信心十足。

不需要『自我狀態』,自己同樣能夠將『琉璃之心』完美煉製,使它『精細』化。

每一個步驟,每一個動作,自己已是完美掌握!

「烀!」「烀!」雙手火焰蓬然。

林風眼眸粼粼閃光。

煉製,開始!!



林氏一族。

隨著朱雀挑戰賽即將開啟,所有族人無不摩拳擦掌。

這百年一度的大盛事,伴隨著整個朱雀洲目光的彙集,讓每一個人都是期待無比。內城區、外城區,所有虛實空間中,幾乎都是人滿為患,磨練著戰鬥技巧,所有人都渴望勝利。

通過資格賽,再通過外圍賽,闖入預賽!

不止是一個榮耀,更有相當不菲的獎勵,推動著每一個人。

沒有星域級武者的參加,資格賽和外圍賽,誰都有資格獲勝,而闖入預賽的名額更是相當之多。

這,對於每一個武者來說,都是莫大的機緣!

「上一屆,我在外圍賽中功敗垂成,這一屆決不會再敗!」


「百年苦修,就為等今天報仇雪恨!」

「我定要揚名立萬!!!」

……

每一個族人,拼盡全力。

不需要太多的鼓勵,更不需要太多的動員。

因為,這本就是朱雀洲最大的盛事。

林烮地府邸。

「爹,你要替孩兒報仇!」林樊咬牙切齒,身體直顫。

雙眼,蒙著厚厚的紗布,此刻的林樊看起來情緒異常的激動。雙拳緊握。

「報什麼仇?爭風吃醋被人打,臉還嫌丟的不夠?」林烮地眼眸冰冷,哂笑道。

林樊面色通紅,牙齒咬的『咯咯』直響。

卻是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怎麼輸的,只覺意識一崩,便已是失去知覺。

「爹。難道任由那林風逍遙自在,我,我豈非成了笑柄!」林樊氣的渾身發顫,想起這件事在族內被大肆宣揚放大,此刻他『盛名遠播』,林樊便感覺到一股深深的恥辱。


他,從未試過如此丟臉!

「那也是你自找的。」林烮地聲音淡然,「面子是人給的,臉是自己丟的。你要想找回場子。就自己去找林風算賬。要我替你報仇,你不嫌丟人我還嫌臉紅。」

林烮地的聲音,帶著淡淡的失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