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江湖事江湖了,禍不及家人,這是江湖上的規矩,一般人都會遵守這個規矩的。

但這次,雖然林凡還不知道到底是誰想下手對付自己,但不管是誰,他都絕對不會輕饒!

看到林凡走出來,韋宗仁馬上就問:「怎麼樣?」

「有人要對天生天養下手!」林凡冷著臉說。

韋宗仁吃了一驚,連忙追問下去,林凡將自己占卜到的信息跟他說了一遍,韋宗仁頓時又驚又怒,說道:「我想,這事跟司馬家肯定脫不了關係!不行,今晚我們去那邊的時候,一定要看好他們兩個,別讓那些混蛋得手了!」

林凡皺著眉頭,說道:「如果我參加了比賽,就無法照顧到他們的安全,所以,你必須保證,一定不能讓他們出事!」

韋宗仁點了點頭,說道:「我一會就調一隊保鏢來,讓他們負責天生他們的安全,以我們韋家的保鏢力度,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

「你們的保鏢水平怎麼樣?」林凡卻有點不放心地問,有了上官家的教訓,他對保鏢的素質了你抱太大希望了。

「都是退下來的特種兵,水平在深城保鏢隊伍中,應該算是最上層的!」韋宗仁傲然說道。

「我跟你說,我感覺到對方會很強,所以,必須確保他們的安全。一隊有多少人?」林凡問道。

「十八個,分三班守著,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了。」韋宗仁鄭重地說。

林凡仔細想了一下,如果是守在這個別墅里,十八個人差不多了,再加上這裡的保安,除非對方出去大批人手,而且還能保證警察不趕來,否則他們是不可能得手的。

「好,這樣我就放心了!」他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韋宗仁的提議。

「老大,我有點奇怪,他們難道真是為了你那兩塊翡翠而來?那兩塊翡翠雖然昂貴,但他們在明知道你跟我的關係之後,還敢下手的話,就不會是簡單的問題了!」韋宗仁皺眉說道。

「我倒覺得很正常,畢竟是價值五億的東西,不是五千萬,更不是五百萬,讓人動心再正常不過了!你想一下,五億是那麼容易賺的么?別說一個人,就算是一個大集團,一年下來也未必能賺這麼多!所以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話是非常有道理的,有些人為了錢,可是什麼也顧不上的!」林凡冷笑道。

「好吧,我承認你說得有理。那麼,安全的問道就這樣定了,我們還可以這樣……這樣……」韋宗仁陰笑著說道。

「行啊,沒想到你小子會這麼陰,竟然想出這麼一個陰損的計謀來!」林凡瞪著他,說道。

「嘿嘿,既然他們想暗算我們,那就要有讓我們反暗算的自覺!再說了,那些混蛋都不是什麼好人,如果讓他們這麼輕鬆的來去自如,我韋家豈不是讓人看輕了?」韋宗仁冷笑道。

「好吧,那就讓我們不一場偉大的勝利,徹底打他們一次痛的!」林凡大笑道。

「對,我的風格就是,要就不做,做就做大!」韋宗仁笑得更狂。

笑了一會,林凡才想起兩個小傢伙,問道:「他們兩個現在還在站樁么?」

煙華 「哎呀不好,剛才我看他們就有點受不了,這會不知道還能不能堅持住!」韋宗仁驚叫一聲,便往那邊跑去。

林凡搖了搖頭,快步走了過去,卻意外地發現,兩上小傢伙雖然搖搖欲墜&,但卻是咬牙堅持著,並沒有放棄。

他看了一下時間,距離他們開始扎馬步已經過去了快一個小時了,難道說,他們就是一直堅持這樣下來的?

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們的潛力也太強大了,毅力也是讓人震驚!

韋宗仁也是一臉震驚地看著他們,說道:「老大,你這兩個徒弟真是太強大了,這麼一點年紀,就能做到這個地步,我是服了!」

「你是說,他們從頭到尾都沒有變化?」林凡臉色怪異地問。

「是的,一直這樣站著!」韋宗仁既佩服,又覺得非常心痛,畢竟他們兩個才是八歲大的小孩,這樣的訓練方法也真的有點殘忍了!

林凡臉上露出了滿意之色,點頭說:「好,太好了,這才是我林凡的徒弟!」

「老大,你就不讓他們休息一會?這樣下去,恐怕對他們的身體會有影響吧?」韋宗仁不忍心地說。

林凡搖了搖頭,說道:「你這就不懂了,我就是要讓他們耗盡最後一分力,然後才能激發出他們的潛能。放心吧,我比你更緊張他們,我不會拿這種事開玩笑的。」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沒話說了。」韋宗仁苦笑道。

林凡沒有再說話,而是緊緊地盯著天生天養兩人,一旦他們出現什麼不妥,便馬上動手。

讓他想不到的是,天生天養兩人一直又堅持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這才同時腳一軟,往地上倒去。

韋宗仁驚叫一聲,就要衝出去扶,但他還沒動就感覺到一陣風颳起,接著,林凡就出現在兩人身邊,抄起了他們。

「好快!」韋宗仁駭然,這速度簡直就太快了,難道,這就是輕功么?

林凡抱著天生天養兩人進入屋裡,將他們平放在床上,然後一手一個,抵著他們的后心。

冰火能量瞬間輸了出去,進入兩人的身體,本來臉色蒼白昏迷過去的兩人,很快就睜開了眼睛,醒了過來。

「放鬆一點,師父幫你們沖開經脈!」林凡的聲音緩緩響起。

寫寫小說就無敵了 兩人無言地點了點頭,他們對林凡是沒有半分的懷疑,將身體完全放鬆下來。 上一次幫他們治病的時候林凡就發現了問題,這兩個孩子的經脈非常適合練武,如果當時不是他沒有力氣了,肯定會順便將他們的任督二脈衝開。

今天之所以會讓他們一直扎馬步,也是想看看他們的潛力有多大,而現在看來,簡直就是驚喜啊!

他記得自己第一次扎馬步的時候,堅持了兩個半小時,用老頭子的話不說,那簡直就是妖孽一般的存在!而現在天生天養兩人也只是比自己略短了十分鐘,這是非常出色的成績了,雖然比自己不上,但也絕對能用天才來形容。

本來以他現在第五重的內力,幫他們沖開任督二脈是有點勉強,但由於兩人的身體特徵有點特殊,相對於一般人來說比較容易一些,更加上他們本身就是冰與火的體質,跟林凡現在的內力有共通,所以,一切就變得容易多了。

半個小時后,林凡緩緩鬆開了手,雖然滿頭大汗,而且渾身的力氣差不多都讓抽光了,但他還是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改造,非常完美!

名門老公來疼我 「師父!」恢復了力氣的兩人站了起來,恭敬地叫了一聲,他們雖然不懂,但也知道,剛才林凡幫他們做了不一般的事。

「我沒事,你們照著我教的口訣,去打坐一下。」林凡微笑道。

「是!」兩人恭敬地應了一句,就走到一邊,盤腿坐到地上,開始了打坐。

「我擦,老大你真牛,他們這樣就好了?」韋宗仁看得眼珠都瞪出來了,問道。

「是啊,難道你還以為有多難?」林凡應了一句,也不理他了,自己盤腿坐著,開始動轉功法,恢復體力。

韋宗仁看著這師徒三人的樣子,搖了搖頭,他雖然也會一些武功,但比起林凡來,差了不少,而且他練的基本上都屬於外功,象林凡這樣的練法,他是從來沒試過的。

「也許,我得求老大也教我練一下這功夫,看上去挺好玩的。」他小聲自語了一會,就走了出去。

差不多中午的時候,一隊保鏢來了,韋宗仁馬上就安排了他們的任務,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保護這裡,警戒程度,A級!

等到林凡三人從打坐中醒過來,韋宗仁便將他們介紹給保鏢,當聽到自家少爺讓自己來是保護兩個小孩時,保鏢隊長有點驚訝,但出於職業素養,他沒有問一些自己不應該問的問題。

安全起見,中午大家也沒有出去吃飯,韋宗仁讓飯店送來了飯菜,當然,這些飯菜也是經過林凡確認沒事後,大家才開始動筷。

時間到了下午三點多,韋宗仁派出打聽消息的人終於也傳回了消息。

「什麼,司馬少明那個混蛋真請了職業車手?」韋宗仁大吃一驚,問道。

「是的少爺,是一個來自歐洲的職業車手,不過在各種大賽中也沒有得到過什麼好成績,屬於一般的車手。」手下恭敬地說。

韋宗仁苦笑起來,就算是一般的車手,但也是職業車手啊!要知道,那些職業車隊選人都是極其嚴格的,沒有出色的水平,怎麼可能入得了他們的法眼?

而且,那人還是代表過車隊參加比賽的,證明他也是有很強實力的,雖然沒有取得過好成績,但想想總共才有多少人參加比賽?可想而知,這些人無一不是頂尖的高手!

「林凡,這下子怎麼辦好?」韋宗仁有點心冷了,面對一個職業車手,林凡還有機會贏么?

「職業車手么?我倒想見識一下!」林凡淡淡地說。

「你不怕?」韋宗仁震驚地說。

「沒什麼可怕的!不過,我想去看一下場地,不然的話,才是真的不利!」林凡自信地說。

「不急,在賽前兩個小時之前都可以看的,只有到了最後兩個小時,才會封鎖所有的賽道,直到開始比賽!」韋宗仁說。

「只是,老大你真的有信心么?要知道,那些職業車手可都是真正的賽車高手,你真的能贏?」

林凡微微一笑,憑他現在的功力,對外界的感覺非常敏銳,全神貫注之下,他相信自己可以操控一些東西。

「沒事的,職業車手也不是無敵的,沒什麼可怕的!」林凡說道。

「但是老大,我好象忘了跟你說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韋宗仁臉色有點紅,說道。

「什麼事?」林凡驚訝地說。

「在這種比賽中,如果因為意外死了人,也不是不能接受的!換一句話說,其實在比賽中還會有人故意使壞,將別人的車逼出賽道,引發重大事故!」韋宗仁說道。

「所以呢?」林凡問道。

「所以,在賽前會要求參加的選手簽一份生死約,出了事也不用組織方負責。老大,要不我們不要去參加了,反正也就是口頭跟他約了一下,並沒有簽下什麼合同。」韋宗仁說道。

「幹嘛不參加?有錢不賺,你是傻子啊?」林凡微笑道,一點也不緊張。

「可是,那是職業選手啊?而且,我怕他們會聯合起來對付你,到時候,萬一出了什麼事,我就對不起你了!」韋宗仁臉色有點蒼白地說。

「相信我,不會有事的,而且我很有信心贏下比賽!」林凡拍拍他的肩膀,說道。

韋宗仁定定地看了他一會,見他好象真的一點緊張也沒有,心裡終於選擇了相信他,說道:「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就放心了。這一次,我們干一票大的,要贏就贏一個痛快!」

「老大,你還不知道,那裡還可以投注的,參賽的每個人都會讓人設了賠率,誰都可以下注買。我想,我們的賠率肯定是最低的,所以,如果我們自己投注到自己身上,到時候肯定能賺一筆!」韋宗仁咬了咬牙,說道。

「最多可以投多少?」林凡眼睛一亮,問道。

「上不封頂!」韋宗仁興奮地說。

「那麼,我們投幾億下去都可以?」林凡樂了。

「是的,以前最大的單子出現過投十億的,這一次,我們就打破他們的紀錄,投十幾億下去,如果他們開出的盤口對我們更有種一些,那就爽了!不過依我對他們的了解,這一次我們的賠率應該能達到1賠2以上!」韋宗仁興奮地說。

「好,不過,這錢我現在沒有那麼多,等我讓上官家那邊轉點過來,然後狠狠地宰他們一次!」林凡握緊了拳頭,說道。

「不用了,我幫你先出就是,反正就是幾個億罷了,再說了,這只是輸了才要拿出來的,如果贏了,你根本就不需要準備這些錢的!」韋宗仁笑道。

「這樣也行,反正你們韋家財大氣粗,這點小錢算不了什麼。如果輸了,就當我那些翡翠沒有賺到,哈哈!不過,輸是不可能的,為了這筆錢,我也要拚命,什麼職業車手,我管他是誰!」林凡眼睛放光地說。

「那麼,預祝勝利!」韋宗仁大笑道。

「勝利!」林凡跟他擊掌。

下午五點多鐘,林凡和韋宗仁兩人就離開了別墅,天生天養並沒有隨他們的車出去,而這一次,林凡開的不是自己那輛路虎,而是一輛保時捷。

一打火,林凡就感覺到有點不同了,待他開了出去后,便明白了過來,這車應該是改裝過的,動力非常強勁!

不過想想也是,既然是為了比賽準備的,如果不做一些改裝,在比賽的時候會非常吃虧的,估計誰都是一樣。

賽道設在東山區,兩人花了半個多小時就到了,林凡一看,這條賽道居然是設在山上的。

韋宗仁帶著他來到了一幢建築物前,下了車后,便走了進去。

「韋大少,你今天來得真早啊!」屋裡坐著幾個人,看到韋宗仁后,便紛紛打起了招呼,看得出來,大家都是熟人。

「早一點,讓我的車手熟悉一下場地。」韋宗仁也沒有隱瞞,說道。

眾人驚訝地看向林凡,過了一會,坐在中間的那個人才開口:「新請的車手?」

「是的,以前的車手沒什麼用,總給我輸錢,要來幹嘛?」韋宗仁一臉鬱悶地說。

眾人互相打了一個眼色,臉上都有一絲笑意閃過,很顯然,他們對於韋宗仁的賽車史都非常了解。

在他們的印象中,韋宗仁是輸多贏少,而且他贏的都是小注,輸的幾乎都是大注!

沒人否認他的工作能力和賺錢能力,但說到賽車,那他就完全是一個送錢的!

「看來,今晚韋大少是信心十足了?聽說,你們這次的注很大,我都有點動心了,想做一份呢!」

韋宗仁大笑,說道:「歐陽大少,你就別開玩笑了,你用得著跟我們拼么?你在這裡開開盤口,就比我們賺的多得多了!」

「話不是這麼說的,錢誰會嫌多,對吧?不過呢,我現在沒有合適的車手,再加上你們幾乎都是私人恩怨,我也懶得參加了,等下次我找一個好車手,再跟你們玩玩!」歐陽天大笑道。

「期待跟你較量!不說了,我來這裡是想跟你們打過招呼,先帶他去熟悉一下賽道。」韋宗仁說道。 賽道全部都是環山的,林凡發現,有幾處非常兇險,雖然有圍欄,但如果開得太快,或者出現超車不慎,便可能會出現衝出賽道的危險!

而一旦衝出賽道,下面就是懸崖,幾乎就代表著失去了性命!

不過有一點,這裡的賽道對於超車非常有利,轉彎多,如果車技高一點,幾乎每一圈都有好幾個超車的地方。

十分鐘后,林凡兩人便離開了賽道,重新回到了管理處。

「怎麼樣,對賽道還滿意吧?」歐陽天笑眯眯地問。

林凡點了點頭,說道:「還行,反正大家都是一樣的,無所謂了!」

「說得好,無論賽道怎麼設計,其實大家都是一樣的待遇。」歐陽天笑道。

正說著,門外走進來幾個人,林凡抬頭看了一下,發現走在前面的正是司馬少明,他一手攬住一個女孩,不過並不是昨天看到的那個了。

這個紈絝大少,果然是花心到了極點,換女人還真是頻繁!

不過林凡不知道的是,不是司馬少明想換這麼快,而是那個女孩昨天差點就死掉了,現在還躺在醫院裡!

「哈哈,韋大少還真是積極,這麼急著給我們送錢來了啊!」司馬少明看到韋宗仁,非常囂張地笑了起來。

「就是,韋大少一向大方,我們早就知道了,哈哈!」另外幾個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韋宗仁冷笑一聲,他也不怒,只是慢悠悠地說:「你們就不能將思維轉換一下,我只是想早點過來收錢罷了!我想一想,你們幾個這次可是給我帶來了幾十億,這比我韋家幾年的利潤還多,我能不高興,能不興奮么?」

司馬少明等人獃獃地看著他,感覺腦子有點轉不過彎來,韋宗仁居然這麼有信心?

過了一會,他們才古怪地互視一眼,然後齊聲笑了起來。

司馬少明笑得眼淚都差點掉出來了,好不容易才止住笑聲,指著韋宗仁說:「韋大少,你可真逗!不過呢,我也真佩服你的膽量,二十億啊!我想,如果你這次輸了,會不會被你們將你的首位繼承人拿下來呢?」

「是么?你怎麼就不想一下,為什麼就不能是你們幾個輸光了錢,然後今後的幾年只能啃蘿蔔乾過日子呢?我可是記得,你們除了跟家裡要錢,可是一點賺錢的本領都沒有的!不對,也許還有一個本領,就是去賣,以你們這細皮嫩肉的身體,估計會有不少人喜歡的!」韋宗仁一點也不客氣地諷刺道。

「韋瘋子,你特么想死?」跟在司馬少明後面的一個人大怒,吼了起來。

「柳廢人,你有資格跟我叫板么?不服,要不要先打上一架?」韋宗仁冷笑道,揚了揚自己的拳頭。

柳非壬氣得大吼一聲:「我是柳非壬,不是柳廢人!」

韋宗仁不屑地看著他,說道:「可是,在我的眼裡,你就是一個廢人,怎麼,你咬我?」

柳非壬還想說話,司馬少明卻攔住了他,陰笑道:「非壬,跟他爭什麼啊,反正他再說也沒用,難道我們還會少一塊肉?等一會他輸了之後,自己便不會有這麼囂張了!」

柳非壬強行吸了一口氣,將怒火壓了下來,惡狠狠地看著韋宗仁,說道:「不錯,等一會我們將他的錢贏了之後,看他還有沒有種跟我斗!」

「無所謂,輸了我也不怕,不就是二十億么?我一年就能將他賺回來,可是你們呢,恐怕只能去賣身了!」韋宗仁囂張地說。

「廢話少說,簽合同吧!」司馬少明陰沉地看了他一眼,然後走到歐陽天面前,說道:「天少,你是主人,請你主持吧!」

歐陽天微微一笑,別看他只是歐陽家的第二號繼承人,身份在他哥歐陽清之下,但在深城來說,也是一號響噹噹的人物,就算是司馬少明也不敢小看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