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林瀟,希望林瀟允許衆人跟後面的黃金比蒙拼一拼。。林瀟又思考了一會,“幹,今天就讓我們見識一下黃金比蒙又多厲害。”

聽到林瀟說要乾了,一個個興奮無比。天龍大陸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好戰的戰士,特別希望跟比自己厲害的高手戰鬥。雖然林瀟已經說幹了,不過衆人還是沒有動作。

他們在等林瀟的指揮,一個好的指揮可以讓一個團隊發揮出二分之三的實力。林瀟簡單的分析了一下,這黃金比蒙不可能是無敵的。

既然它的毛皮很厚,那麼它的靈魂應該不是很強大。如果連靈魂都非常上吧的話,那黃金比蒙就完美了。“黃苑跟蒲高正面迎擊,殷賊左邊騷擾,浩儒負責右邊。仰男跟雄峯負責後面,儘量給它致命的攻擊。安語、雲夢、夢曦負責攻擊它的靈魂,它的靈魂應該非常的脆弱。”

基本的佈置就是這樣了,最厲害的安排在了正面對抗黃金比蒙。其實黃旋去做騷擾纔是最好的,不過這裏除開林瀟就只有黃旋這樣一個五重武師。

所以黃旋的力量肯定不會比蒲高他們弱多少,有着速度的黃旋更容易正面纏住黃金比蒙。這一次就算不能夠把它給直接殺了,就算耗也要耗死他。不過林瀟也知道自己似乎太天真了一點。

想把黃金比蒙給耗死,恐怕不戰個幾天幾夜是沒用的。而且這之前還要林瀟等人體內的靈氣支撐得住,那樣纔有可能把這隻黃金比蒙給耗死。

不過不管怎麼樣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也只有試試了。雖然這隻黃金比蒙只有七重武師的實力,不過這裏恐怕都只能擋住一擊。哪怕是林瀟加上大地守護,恐怕也是一擊的事。

至於能不能破開黃金比蒙的防禦,就只有試試才能夠知道。這一次林瀟把全部的一樣都放在了術士隊的身上,自己這些武士最多隻能拖住黃金比蒙。

“所有的人都不要跟它正面對碰,我們的防禦根本擋不住它的攻擊。我們的任務就是儘量拖住它,讓我們的術士來幹掉它。”黃金比蒙的攻擊早就是公認的,雖然這裏沒有一個人見識過。

衆人心裏其實都非常的清楚,此時幾個術士妹子的任務很重。這一次的成敗全部都在她們的身上了,三個術士妹子也進入了戰鬥模式。

根本就看不出來以往的嬉戲了,“男兒們,拔出你們的武器,拼了”林瀟在戰前動員方面可是掌握得很好的,這樣喊一句不僅讓殷賊衆人心裏的壓力少了很多,還讓殷賊衆人的鬥志漲了一截。

所有的人突然停了下來,後面追趕的黃金比蒙看到林瀟衆人突然停了下來。不知道林瀟等人要幹嘛的黃金比蒙,此時也停了下來。雖然林瀟衆人在它的眼裏就是幾隻螻蟻,不過螻蟻也是可能咬死大象的。

衆人全部把身體轉了過來,看着背後也停了下來的黃金比蒙。雙方只是注視了片刻,林瀟衆人突然拔出了各自的武器。黃金比蒙看到林瀟衆人竟然拔出了武器,意思很明顯,這羣螻蟻是打算很自己拼命了。

可能是林瀟衆人拔出武器的動作激怒了黃金比蒙,因爲在黃金比蒙得眼裏林瀟衆人是螻蟻。而螻蟻竟敢對自己拔出武器,這就是對自己威嚴的挑釁。

雙方的戰鬥一觸即發,蒲高上來就是倍化加颶風。這個時候每一個人都不能夠有所保留,不過也不能用最牛逼的武技。如果因爲使用高級武技而失去短暫戰鬥力的話,那樣就會打亂整個戰局。

一股龐大的颶風從蒲高的扇子中直襲黃金比蒙,可是黃金比蒙只是用爪子一抓。龐大的颶風就這樣被黃金比蒙給拍散了,可以媲美黃階高級武技的武技竟然就這樣被黃金比蒙給輕易拍散。

看來黃金比蒙的力量已經完全超出了衆人的想象,不過衆人並沒有絲毫的退縮。在黃金比蒙擋住颶風的空擋,所有的人都頂在了事先說好的位置。

由於蒲高的颶風直接把黃金比蒙的仇恨給吸引了過去,所以黃金比懞直接就是一爪抓向了蒲高。知道自己可能承受不了黃金比蒙的一爪,所以蒲高很識相的躲過了黃金比蒙的爪子。

黃金比蒙看到蒲高竟然躲過了自己的攻擊,立馬發動了更猛的攻擊。還好這個時候黃旋已經出動了,黃旋上來就是一個黃階中級武技甩了過去。

雖然這一次黃階中級武技是順利打在了黃金比蒙的身上,可是根本就沒有給黃金比蒙帶去多大的傷害。不過也把黃金比蒙的仇恨給吸引了過去,黃金比蒙連着幾招就朝黃旋拍了過去。

看來黃金比蒙已經有點發怒了,攻擊速度也快了很多。而且這一套攻擊下來,如果換成蒲高的話肯定會被擊中。還好黃旋可是靠速度吃飯的,硬是沒有讓黃金比蒙給拍中。

順利躲過了黃金比蒙的一套攻擊看起來很簡單,其實黃旋已經耗去了很多的靈氣。可以看到黃旋已經施展了爆步,這可是一個耗靈氣的武技。

一套攻擊竟然也沒有打中黃旋,在黃金比矇眼裏的螻蟻竟然屢次躲過了自己的攻擊。明顯黃旋的挑釁已經讓黃金比蒙進入了狂化,反正這是遲早的事情。

進入狂化的黃金比蒙速度跟攻擊都會比狂化前快很多,而這狂化就是黃金比蒙的靈獸技。由於這裏沒有人見識過黃金比蒙的狂化,所以衆人根本就不知道黃金比蒙的狂化能夠支持多久。

狂化後的黃金比蒙再次向黃旋發動了進攻,這一次可以明顯的看到有好幾次黃旋差點就被拍中了。此時負責攻擊黃金比蒙背後的仰男跟雄峯也對黃金比蒙發動了攻擊,兩人的攻擊可都是暴力得很的。

崩擊跟金剛指同時砸在了黃金比蒙的身上,果然兩人的攻擊也不是吹的。在兩人的攻擊下黃金比蒙明顯的吃痛了一下,黃金比蒙又把攻擊目標換成了後面的兩個人。

就這樣六個人時刻交換着黃金比蒙的仇恨,而術士隊也在這個時候發動了攻擊。作爲隊長的林瀟並沒有加入戰鬥,他需要隨時注意戰鬥的變化。其實林瀟是爲了保存自己體力跟靈氣,因爲林瀟知道這場戰鬥肯定是贏不了的,林瀟還有着一個計劃。 果然沒有出林瀟的預料,黃金比蒙的靈魂要弱上很多。不過安語跟雲夢都只有四重術師的實力,而夢曦只有三重武師的實力。

直接被黃金比蒙的七重武師的實力壓制住了,所以安語等人的攻擊還是對黃金比蒙造成不了致命的攻擊。而且只要安語等人一攻擊,立馬就會把仇恨給拉到她們的身上。

還好黃旋衆人的反應能力夠快,不然的話黃金比蒙就要對術士妹子下手了。黃金比蒙的攻擊安語等人根本就躲不過,而且擋也肯定是擋不住的。

如果讓黃金比蒙去攻擊術士妹子的話,那樣肯定就會造成傷亡。看到自己的攻擊對黃金比蒙造成不了多大的傷害,雲夢這個時候準備用天靈階靈技了。

還好被林瀟及時的組織了,如果雲夢真的用了天靈階靈技。沒有人能夠保證得了黃金比蒙會被天靈階靈技直接幹掉,如果不能夠直接幹掉黃金比蒙的話。


雲夢的攻擊肯定會打破現在的平衡,黃金比蒙的仇恨瞬間就算全部轉移到雲夢的身上。而且估計一時半黃旋他們根本就拉不住仇恨,那樣的話肯定會出現傷亡。

之前林瀟就想過,所有的人用自己最牛逼的技能轟向黃金比蒙。可是就算黃金比蒙真的就這樣被衆人給殺死了,使用高級技能後的衆人,可能會全部陷入短暫的失去戰鬥力中。

那樣的話肯定比現在還要危險,到時候只要隨便出現一兩隻靈獸,就可以把衆人輕易的解決。而且此時說不定林瀟等人的戰鬥早就吸引了那些劫財的傭兵團,只要林瀟衆人的隊伍被黃金比蒙擊垮。

等黃金比蒙離開過後他們就會出來劫財,所以說林瀟絕對不能讓衆人陷入沒有戰鬥力中。一個個技能砸在了黃金比蒙的身上,可是黃金比蒙仍舊是生龍活虎。

更可怕的是黃金比蒙身上的狂化竟然絲毫沒有弱下來的樣子,黃旋衆人一次次的躲過黃金比蒙的攻擊。此時黃旋等人身體的靈氣跟體力都在大幅度的消耗,這樣下去肯定是林瀟這邊最後被擊垮。

戰鬥已經持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黃旋衆人的體力跟靈氣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在這樣下去恐怕是沒有體力來躲黃金比蒙的攻擊了,不過此時沒有一個人退縮了一步。


這些人都是真正的戰士,如果他們任何一個人退縮了。 泰坦在手

安語幾個術士的靈魂力似乎也消耗得很快,其實靈魂攻擊還是很有效果的。黃金比蒙的速度明顯的也慢了很多,靈魂上的創傷已經讓黃金比蒙的身體出現了狀況。

只要這樣在堅持下去,最後肯定會把黃金比蒙給弄到。不過在這之前恐怕黃旋衆人就要先倒下了,黃金比蒙又是一爪子拍向了黃旋。

爲了節省體內的靈氣,黃旋早就收起了腳下的爆步。其實黃旋一個人承受的攻擊是最多的,黃旋知道自己的速度是最快的。所以黃旋吸引了很多的攻擊,爲了躲避黃金比蒙更多的攻擊黃旋消耗的體力也是最大的。

此時黃金比蒙突然對黃旋攻擊,恍惚中的黃旋明顯的慢上了半拍。這一次黃金比蒙的爪子明顯的可以拍中黃旋了,可是此時的黃旋根本就沒有靈氣寄出防禦武技。

只要黃金比蒙的這一爪子拍在了黃旋的身上,恐怕黃旋就會瞬間失去戰鬥力。當然這一切都被林瀟給看在眼裏,林瀟當然不會讓黃金比蒙的爪子拍在黃旋的身上。

“碎石拳”林瀟的拳頭直接撞上了黃金比蒙的爪子,此時林瀟強橫的實力就徹底的展現出來了。黃金比蒙的爪子直接被林瀟給震開了,看到突然出現的拳頭幫自己擋住了黃金比蒙的爪子。

不用多想黃旋也知道這個拳頭是誰的,被林瀟震開的黃金比蒙差點沒有站穩。林瀟的這一拳直接把黃金比蒙的仇恨給吸引過去了,黃金比蒙又是一爪直接對林瀟揮了過去。

看着黃金比蒙的爪子向自己拍了過來,林瀟並沒有絲毫閃避的動作。只見林瀟的雙腳微微彎曲,這明顯就是亢蟲有悔的前奏。

這可是林瀟第一次使用亢蟲有悔,自從學會了這亢蟲有悔後,林瀟就一直想試試亢蟲有悔的力量。這一次就是一個好機會,龐大的靈氣慢慢的聚集在了林瀟的手掌。

黃金比蒙的爪子已經到了林瀟的面前,只見一股龐大的靈氣瞬間從林瀟的手掌中衝了出來。“玄階低級武技,亢蟲有悔”這不僅是林瀟第一次使用玄階武技,恐怕也是衆人第一次看到玄階武技。

攜帶着龐大力量的手掌直接碰上了黃金比蒙的爪子,在亢蟲有悔的攻擊下黃金比蒙龐大的身體直接被打飛了幾米。“震驚,震驚,除了震驚還是震驚。”這是衆人第一次見識到玄階武技的威力,林瀟也被亢蟲有悔的威力給震驚到了。

之前黃金比蒙的威力衆人可是見識到了的,可是黃金比蒙龐大的身軀竟然直接被打飛了幾米。這玄階武技的威力確實是恐怖了一點吧,被擊飛的黃金比蒙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

雖然衆人都被林瀟的亢蟲有悔給震驚到了,不過看到黃金比蒙再次爬了起來,衆人再次準備頂了上去。“你們先離開,我來斷後。”

之前黃旋沒有順利躲過黃金比蒙的攻擊並不能說是失誤,只能說是衆人已經沒有多少體力躲避黃階比蒙的攻擊了。如果再讓黃旋幾個人頂上去的話,林瀟估計會出現傷亡。

聽到林瀟的話衆人也沒有在勉強,不過黃旋確要留下來陪林瀟一起斷後。黃旋這樣一說,其他的人竟然都要陪林瀟一起留下來。

看着這些爭着要陪自己留下來的幾個人,這些人才能夠稱爲真正的兄弟。“不用在掙了,你們留下來只會脫我的後退。我可不想等下還要分心來救你們,所以你們全部快速撤離戰鬥。”

“我要留下來”聽到林瀟要一個人留下來斷後,安語立馬就喊了出來。安語的意思林瀟自然懂,可是林瀟不能夠讓任何一個人留下來冒險,何況是安語。

“我說的是全部撤離難道你們聽不懂嗎,你們要清楚我現在纔是隊長。”林瀟突然走到了安語的面前,“沒事的,我保證安全回去見你。”

既然林瀟都這樣說了,安語也知道自己留下來只會脫林瀟的後退,於是點了點頭。此時再次頂上去的黃旋衆人也慢慢的退了下來,黃金比蒙看到黃旋衆人好像要逃跑立馬就追了上去。

這個時候林瀟自然就擋了上去,黃金比蒙看到之前把自己給打倒的人突然擋在了自己的面前,黃金比蒙的仇恨自然就轉移到了林瀟的身上。

“我們在髦豬的那個地方等你,你一定要給我安全的回來。”剛剛林瀟已經認命黃旋爲臨時隊長了,所以黃旋帶着筋疲力盡的幾個人慢慢的撤離了戰場。

看到黃旋衆人已經順利的脫離了戰場,林瀟也鬆了一口氣。其實林瀟一個人留下來斷後,是林瀟早就想好的計劃。之前保存體力就是爲了最後的斷後,林瀟可不是單純的留下來斷後。

林瀟還要想辦法把這隻黃金比蒙給帶出二階靈獸的地盤,不能夠讓它繼續去禍害其它的隊伍了。林瀟衆人對付這隻黃金比蒙都這麼的吃力,其它的小隊就更不用說了。

不過要想讓黃金比蒙跟林瀟走,這確實是一個麻煩的事情。不過之前林瀟是故意用亢蟲有悔把黃金比蒙給擊倒的,林瀟爲的就是能夠把黃金比蒙的仇恨牢牢的吸引在自己的身上。

至於黃金比蒙會不會被林瀟給吸引住,那就不好說了。 一個消瘦的身影,一個龐大的巨獸,在共同的譜寫着一場戰鬥。其實林瀟完全可以借用苑青的威壓把黃金比蒙給嚇跑,可是如果讓別的隊伍碰到黃金比蒙的話,就會造成不小的損失。

所以就算是要把黃金比蒙給嚇跑,也必須要把黃金比蒙給帶到三階靈獸的地盤在說。這個時候林瀟要做的就是吸引足夠的仇恨,然後把黃金比蒙給帶離這裏。

之前林瀟之所以讓黃旋衆人跟黃金比蒙拼,主要還是林瀟想讓黃旋衆人消耗一下黃金比蒙。那樣的話林瀟對最後的行動信心也要大了很多,有人覺得這是林瀟的自私。

那我問你,林瀟憑什麼最後斷後,想辦法把黃金比蒙引開?並不是林瀟爲了別的什麼,只是這是林瀟作爲隊長的一個職責。況且林瀟有嚇跑黃金比蒙的底牌,其他人可沒有。

剛剛使用了一次亢蟲有悔,雖然沒有讓林瀟陷入虛脫。不過林瀟此時體內的靈氣還是消耗了不少的,如果不是這麼多天林瀟反反覆覆的試驗。

恐怕這個時候的林瀟早就是靈氣耗盡了,下面林瀟必須靠着僅剩的靈氣牢牢的吸引住黃金比蒙。如果這個時候林瀟把仇恨丟了的話,搞不好這黃金比蒙會不會亂跑開。

連續躲過了黃金比蒙的幾次攻擊,這個時候林瀟並沒有帶着黃金比蒙跑。因爲林瀟感覺黃金比蒙加在自己身上的仇恨還不夠多,黃金比蒙明顯的對已經離開的黃旋衆人還帶走仇恨。

黃旋衆人可是玩了黃金比蒙那麼久,加持在黃旋身上的仇恨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轉移的。不過林瀟的一招亢蟲有悔就已經吸引過來了一大半,下面林瀟只需要把另一半吸引過來就可以了。

這個時候林瀟完全是靠身體的靈活性在躲避黃金比蒙的攻擊,這些技巧是林瀟在地球所學的。所以這個時候根本就不用消耗半點的靈氣,只不過需要足夠的體力。

剛剛林瀟一直沒有出手,所以體力保存得很好。林瀟從空間腰帶拿出了兩把小刀,看着手中的兩把小刀。林瀟又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對付膽小兔的情景,這時間確實是過得挺快的。

仔細的數一下,林瀟竟然不經意間就來到天龍大陸半年了。在這半年裏林瀟經歷的不多,不過林瀟經歷的這些就是一個縮小的天龍大陸。

外面的天龍大陸確實比這冰山一角要精彩很多,不過還是離不開那幾樣。而這一切都離不開“羨慕嫉妒恨”這幾個字,如果沒有這些恐怕整個天龍大陸就會安寧了很多。

當然如果沒有這些的話,天龍大陸也會少很多的趣味。正所謂哪裏有人,哪裏就會有羨慕嫉妒恨,哪裏就會有戰鬥。有戰鬥的世界纔是精彩,有勾心鬥角的爭鬥纔是有趣的,有冒險的人生纔是給力的。

林瀟這半年來走過路也不少,不過林瀟知道自己未來的路還更遠。因爲林瀟知道這該死的作者可是設定了十個大等級,而且每一個大等級還有九個小等級。

而自己纔是第三個大等級的第五個小等級,一想到後面還有那麼的等級林瀟就不禁想咒罵該死的作者,這TM還有多少路要走。

不過林瀟也只敢在心裏咒罵該死的作者,因爲如果讓作者知道他罵自己的話,林瀟知道自己接下來搞不好就要受很多的虐。

半年過去了小刀還是那兩把小刀,不過眼前的靈獸確不是那隻膽小兔了。而且拿刀的林瀟也不是以前的林瀟了,就在林瀟恍惚了一下,這個時候黃金比蒙的攻擊再次向林瀟揮了過來。

還好林瀟的反應能力夠快,擦着黃金比蒙的爪子就躲了過去。只要在慢幾秒,林瀟估計自己就要被怕得個半死。還是先把眼前的麻煩解決再說吧,看了看面前龐大的巨獸。

在林瀟的腳下突然走起了一種詭異的走位,一個Z字走位林瀟瞬間就跑到了黃金比蒙的後面。沒有等黃金比蒙反應過來,林瀟迅速拿起手中的小刀刺向了眼前的黃金比蒙。

雖然林瀟在小刀上面布上了靈氣,不過林瀟知道這樣也是破不開黃金比蒙防禦的。當然林瀟完全不是爲了破開黃金比蒙的防禦,林瀟就是爲了讓黃金比蒙感覺到林瀟的攻擊。

當黃金比蒙在林瀟的攻擊下轉過身體的時候,林瀟又是一個反Z字走位再次移動到了黃金比蒙的身後。林瀟也沒有什麼多餘的動作,拿起小刀就是在黃金比蒙的身上刺了幾刀。

雖然林瀟的攻擊是破不開黃金比蒙的防禦,可林瀟的攻擊就像蚊子咬一下一樣讓黃金比蒙特別的難受。受到了林瀟的攻擊,黃金比蒙再次轉過了身體。

當然林瀟依舊是如法炮製的走着Z字走位騷擾着黃金比蒙,黃金比蒙的速度確實是快。可是黃金比蒙的速度只在於奔跑快,黃金比蒙那龐大的身體直接影響了它的反應能力。

所以林瀟纔可以一次一次的在黃金比蒙反應過來前利用風騷的走位避開,如果只是一直躲避着黃金比蒙的攻擊。黃金比蒙還可以當做只是玩玩,可是林瀟蚊子一樣的攻擊實在讓黃金比蒙受不了。

照這樣下去黃金比蒙的仇恨遲早會全部轉移到林瀟的身上,當然林瀟要的就是這個後果。不過三階靈獸已經是擁有少許靈智的,就在林瀟再一次用Z字走位繞到了黃金比蒙的身後。

這一次林瀟注意到了黃金比蒙轉身轉的很慢,作爲一個聰明的人類。林瀟當然一下子就識破了黃金比蒙耍的那點小聰明,如果這個時候林瀟再次利用Z字走位繞過去的話,恐怕沒等林瀟站穩就要迎接黃金比蒙的攻擊了。


黃金比蒙會玩小聰明,林瀟可是會玩大聰明的。這個時候林瀟刺了黃金比蒙幾下後,整個人還是動了。看到林瀟動了本來就沒有把整個身體徹底轉過來的黃金比蒙,立馬就把身體轉了回去。

當它擡起爪子正準備往面前砸的時候,黃金比蒙發現面前該有的林瀟竟然消失了。其實並不是林瀟消失了,只是林瀟這次走的是V字走位。退開的林瀟馬上又逼了上來,看着再次暴露在自己面前的後背,林瀟毫不猶豫的刺了下去。

本來還在疑惑林瀟怎麼消失的黃金比蒙,再次感覺到了同樣的攻擊。這下子黃金比蒙可是火來了,直接一個急轉身朝着面前就是一爪。

可是林瀟早就已經退開了,黃金比蒙拍到的也只是空氣而已。不過這個時候退開的林瀟再次逼了上來,黃金比蒙看着林瀟竟然向自己的爪子下衝了過來。

沒有半點疑惑的黃金比蒙再次揚起了自己的爪子,可是林瀟竟然從黃金比蒙的旁邊穿了過去。並且林瀟在穿過的時候,竟然還用小刀在黃金比蒙的腋下刺了兩刀。

林瀟的這一系列動作直接讓黃金比蒙整個傻眼了,而且黃金比蒙的腋下並沒有很強的防禦。佈滿靈氣的小刀直接破開了那裏的防禦,小刀的刀尖直接刺進了黃金比蒙的肉裏面。

這下子可把黃金比蒙給痛得跳了起來,林瀟看着自己手中小刀上面帶的血也愣了一下。不過林瀟馬上就意識到了,原來黃金比蒙的弱點在這裏。

竟然知道了黃金比蒙的弱點,林瀟就一個勁的往黃金比蒙的弱點刺。可是黃金比蒙不擡手,林瀟也刺不到黃金比蒙的弱點。

此時的黃金比蒙已經知道只要自己一擡手,眼前卑鄙的人類就會刺自己的弱點。況且每一次黃金比蒙又攻擊不到林瀟,黃金比蒙乾脆就放棄了攻擊林瀟。黃金比蒙不擡手林瀟就攻擊不到黃金比蒙的弱點,不過狡猾的林瀟故意在黃金比蒙的面前晃了兩下。

看着卑鄙的人類竟然在自己的面前悠閒的晃悠,黃金比蒙還是忍不住用爪子去拍林瀟。林瀟就趁這個機會用小刀刺了幾下黃金比蒙的弱點,而且林瀟還屢試不爽。

就這樣刺激着黃金比蒙,估計黃金比蒙已經把林瀟給恨透了。林瀟覺得仇恨已經拉得差不多了,下來只要在加一把火就可以了。 Z字、V字兩種風騷的走位被林瀟配合得天衣無縫,讓剛剛還逞威的黃金比蒙頓時變乖了很多。此時林瀟再次慢悠悠的走到了黃金比蒙的面前,看着林瀟這個卑鄙的人類再次慢悠悠的走在了自己的面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