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諸葛震濤以及張三封都沒有辦法。

不過,雙方卻達成一致,仙人與魔神級別的高手,都不能參戰。

這已經是魔族的底線。

張三封做主答應了此事,不過各位高手已經親自前往九州大世界的各門各派。通知到每一個人,希望他們能夠摒棄前嫌,相互聯手,共同抵禦強敵。

「這樣說來,這是張三封的決定?」韓易突然笑著問道。

「這個世界之中,也只有你,能夠直呼他的名字,他卻不會著惱。」諸葛震濤笑著說道。

「我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這一次,九州大世界的大劫難,我就不相信他會一點都做出表態?就這樣一味的妥協下去,你們難道還不清楚嗎?他們是在拖延時間!他們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只是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這樣才可以救出被困在地下戰場的那位魔族大人物!」韓易苦口婆心的說道。

「就算是他們有陰謀,那也不能參戰!一旦參戰,後果不堪設想,你永遠也無法想象這種情境是多麼可怕。」諸葛震濤也算是在安慰韓易。

「也罷!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反正與我沒關係。」韓易搖著頭說道。

「以前的時候或許跟你沒關係,但是現在不同了,你作為仙道十門之一的長生門掌教真人,這個責任,你還是要擔起來的。」諸葛震濤笑了笑。

「原來,你們早就將我算計進去了?」韓易眉頭皺起,心情極為不爽。

「當然不是!其實上一次你突然失蹤,張三封找不到關於你的任何消息,也急的要死,你終於出現,他心裡的石頭,這才放下。」諸葛震濤也算是為張三封說好話。

「你不用辯解了,他將封仙劍放在我身邊,不就是想時刻鎖定我的位置嗎?我只是將封仙劍丟棄了罷了。」韓易笑了笑。

這一次,他還是沒有將封仙劍帶走,畢竟這可是張三封鎖定自己的法寶,放在身邊,韓易有一種被透射的感覺。

「也罷!隨你去怎麼想吧!不過我要提醒你,魔族進攻九州大世界可不是什麼兒戲,你務必要認真對待!」諸葛震濤嚴肅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們還和談什麼?直接開打不就行了?」韓易不屑的說道。

「韓易!你態度好一點!」諸葛震濤也被韓易的這種態度搞得快要抓狂了。

「好好好!諸葛總教習!我聽你的!不過你可要搞清楚,任由他們將地下戰場那位救出來,咱們九州大世界,可就真的生靈塗炭了。」韓易無奈的說道。

「這個你放心,這些事情不需要咱們去考慮,張三封那個傢伙已經找了幫手,只要你們抗擊住自己的這些敵人,其他的,根本不需要你來操心!」韓易微笑著說道。 「好!那好!我就做好自己的事情,但是如果真到了那種不可收拾的局面,你們要負全部責任!」韓易狠狠的說道。

「哈哈哈!好!一切都由我們這些老傢伙們來承擔。」諸葛震濤笑著說道。

「大長老,咱們下一步該如何去做?」二長老激動的說道。

既然長生門真正的當家人回來了,自然一切要請示他老人家。

「你們的掌教真人自然會做好一切準備,你們聽從他的號令就是了。」諸葛震濤笑著說道。

「可是…….」二長老顯然有些不甘心。

剛才差點死的時候,他倒是什麼都沒有想,只是希望能夠振興長生門。

可是現在就不一樣了,楊家的主心骨已經來了,他自然要為楊家奪回失去的東西。

可是,現在的大長老,已經成為嶄新的諸葛震濤,當年的大長老,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所以,二長老有些失落,同時也有些無奈。

「既然如此,長生門馬上離開這個地方,我相信他們回去之後很快又會回來的。」韓易冷靜的分析道。

「這就是你們的事情了,我還有其他的事情,你們以後好自為之吧。」諸葛震濤笑著說完,然後瞬間離開,消失不見了。

韓易微微一笑,這些老傢伙到現在都不肯承認自己的失敗,這一次魔族進攻九州大世界,很明顯就是虎狼之師。

就他們這些人,真的能抵擋得住嗎?

這是笑話!

如果真的能抵擋得住,那才是笑話呢!

就算加上他們這些人,其實也一樣無濟於事,只是讓結果拖后一些而已。

但是,只要有時間,那就有變數,同樣的也就有希望。

這些老傢伙將自己的希望都破滅了,自我毀滅!

這樣下去,何愁九州大世界不滅亡呢?

韓易微微一笑,繼續下令全部進入易鼎之中,只要自己沒事,整個長生門也會沒事。

二長老現在雖然依然心有不甘,可是已經改變不了什麼局面了。

諸葛震濤都發話了,那就沒有什麼好選擇的,一切按照他的命令執行。

足足一整天,韓易將所有長生門弟子以及其他的法寶之類的東西,全部弄進了易鼎當中。

韓易從中也發現了很多,長生門的純陽池,比自己的純陽河水少的太多太多了,相互比起來,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韓易非常不屑的看著眾多長老守護著純陽河水。

「好了!咱們在此地等待魔族的再次降臨吧。」韓易笑著坐在地上。

西宮問天也不明白韓易到底是怎麼想的,不過也來到另外一座山頭之上,坐了下來。

此時的長生大陣並沒有全部毀滅,只是有點輕微的損壞而已。

不過,一連好幾天,魔族一直都沒有動靜。

「我的執法隊去了什麼地方?」韓易突然問道。

「據說,大魔皇的手中有一個死亡名單,其中就有你的執法隊所有成員。」西宮問天解釋道。

「好一個死亡名單啊!竟然將矛頭全部指向我,就算我不想挑事,也不得不斬殺他們!」韓易冷冷的說道。

「你現在根本不是十大魔皇的對手,等你成為真正的強者之後再說吧。」西宮問天笑著說道。

「就算仙人境又能怎麼樣?還不是一樣畏畏縮縮!這一切都是這個張三封搞出來的,如果沒有他,整個九州大世界也不會全部都隱藏龜縮起來。」韓易狠狠的說道。

其實,張三封對自己還不錯,不過韓易卻看不慣張三封這種保守的態度。

人家都打到自己家裡來了,竟然自己在自己家裡跟人家談條件,而且還是對人家有益的條件,這跟將自己賣了有什麼區別?

不過,現在這些事情,韓易還無法插手,等到了另外一個高度,韓易自然才能夠插手進去。

「不過,這個魔族來到九州大世界的目的是什麼呢?毀滅?應該不會!」西宮問天也在疑惑。

韓易眉頭一皺,其實他也猜不透,單純為了解救天魔聖君,那他們幾個魔神高手偷偷前來就好,為何一定要這樣大張旗鼓的攻打九州大世界呢?

這樣的動靜,估計天界都能知道了,這樣對他們反而沒有任何好處。

可是,如果不是解救天魔聖君,那他們會是幹什麼呢?

到底是為什麼人,還是為什麼東西?

韓易靜靜的思考,膽依然沒有找到結果,如果玄現在在這裡,一定會知道魔族想要幹什麼。

可是,現在玄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嗯?魔族重新來過了?」韓易微微一笑。

今天,他的目標不是什麼魔族高手,他今天要再抓一些來自魔界的魔族。

他天魔刀中溫養的都是來自地下戰場的魔族,這一次,一定要尋找更為純正的魔人。

這也是為何韓易一定要留在此地等候的原因。

反正他也不害怕自己會逃不掉,畢竟自己擁有開啟天之幕府的鑰匙,想要走的話,隨時可以離開。

韓易笑了笑,今天看來要大大的收穫了。

轟!轟!轟!

魔族高手又開始轟擊長生大陣。

「咱們走吧!你也進入易鼎當中吧!」韓易笑著說道。

西宮問天不知道韓易要做什麼,「你確定嗎?」

「是的!不然有你在,我反而無法發揮。」韓易笑了笑。

「好!既然你有決定,我不會管。」西宮問天也跟著進入易鼎當中。

韓易眼睛一眯,整個消失在原地。

外面數億魔族開始轟擊整個長生大陣,帶隊之人,依然是四魔皇。

「噗!」

韓易的大手一揮,數千魔人直接進入他的手臂之中。

同樣的,也就是進入他的天魔刀之中。

僅僅幾個呼吸,數萬魔人已經被韓易收攏。

「韓易!」

四魔皇已經發現韓易的蹤跡,他早就在一直觀察著,他知道韓易一定不會只去防禦。

不過,他奇怪的是,為何韓易這麼精明,卻一直沒有離開,難道他們就那麼自大?

「你真的以為一個仙人境高手就能護得住你們長生門?你難道不知道你們九州的仙人境高手與我們的魔神大人有過約定,不會參與彼此之間的事情嗎?」四魔皇笑了笑說道。 「四爺,我只想問你一個問題,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回答我。」韓易笑著說道。

「嗯?你說吧。」四魔皇點點頭。

韓易竟然稱呼自己四爺,這說明二者之間的關係,還沒有徹底碎裂,說不定還有商量的餘地。

「我想知道,我的那些朋友去了什麼地方?就是九州執法隊的各位副隊長。」韓易嚴肅的問道。

「四哥!不要跟這個小子廢話!我已經上過他一次當了,你不要再上當。」八魔皇站出來冷冷的說道。

「小八!你怎麼還敢來?難道就不怕你們的大魔皇再次將責任全部壓在你身上?」韓易不屑的說道。

「你小子!我現在就殺了你!」八魔皇就要攻上來。

「老八!住手!」四魔皇喝止住八魔皇。

「沒事!你讓他來!我就不信我弄不死他!」韓易開心的說道。

「好了!韓易!我可以告訴你他們在什麼地方,不過,你能否答應我的條件跟我走一趟呢?」四魔皇緩緩的說道。

「當然可以!不過,他們到底在什麼地方?真的在你們手中嗎?」韓易笑著說道。

「這個問題,只要你跟我去一趟地下戰場,我就告訴你。」四魔皇微微一笑。

他也在防著韓易,生怕一不小心就被這個小子算計。

「跟你去地下戰場?就這樣跟你去,我多沒有面子!只要你們抓得住我,我就跟你們去!」

韓易話音剛落,整個人瞬間消失。

緊接著,數百魔族跟著他一起消失。

此時,沒有一個呼吸的時間,外圍幾千米之處,又有數百魔族被韓易直接帶走。

「大膽!竟然算計我的族人!」八魔皇冷聲追了上去。

要知道,作為他們這種高手,再對著這些低等級的生物出手,顯然對的威嚴也有一定的損失。

可是,這韓易一直都是不用常規的方法,說不定他真的會不顧身份對自己的族人出手。

韓易才不會在乎什麼身份,既然已經動手,就說明雙方乃是徹頭徹尾的敵人,怎麼可能還留有餘地。

韓易的速度很快,整個人在躲閃的同時,不斷的收取魔族。

八魔皇動了,四魔皇也跟著動了,還有九魔皇。

眾多高手一起追殺韓易。

韓易使出渾身解數,依然無濟於事。

這些高手的聯合,就算真正的半仙級別的高手,都不可能躲得過。

韓易手忙腳亂的同時,也不可能再收取魔族。

到目前為止,他才僅僅收取幾萬魔族而已。

三大高手聯手,這在魔族的歷史上,還是絕無僅有。

韓易笑著,無奈的嘶吼。

「好!好!好啦!我認輸!我認輸!」

「你認輸!?」四魔皇的眼神有些不相信。

「當然!我真的不是你們的對手。」韓易攤開雙手,無奈的說道。

「韓易!你不要耍花招!」四魔皇真的害怕韓易逃跑。

「放心!這一次我真的不跑了,我跟著你們去見你們的魔神大人。」韓易大喘著粗氣。

完全就是偽裝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