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啊,武道之途本來就是充滿了艱難險阻,危險重重,任何人都有可能會在半道崩阻,如果這就是我的終點,那麼我也接受了。

殺了我吧。

雖然鐵浮屠沒有說出這句話,可他的沉默,就是這個意思。

李拔魔的拳頭遲遲沒有繼續前行。

長長的寂靜。

「既然他一心求死,你就送他去死啊。」長長的寂靜里,聖女海倫娜終於忍不住了,「你是打算在這裡想上三天三夜,然後等著路西菲爾來殺光我們嗎?李拔魔,你如此優柔寡斷,就算拳頭無敵,又有什麼用?」

說到最後,她那漂亮好看的下巴,又一次露出了那種嘲諷的笑意。

這是激將。

李拔魔不是莽夫,他有大智慧。

當然不會被海倫娜所激。

可是事實也擺在他的面前,如果他不殺鐵浮屠,再拖一會,也許那個已經半隻腳跨入那扇終極之門的男人就要到了。

本來,鐵浮屠做出這狙擊之勢,就是為了拖延到那個男人到達。

「可惜。」又是三息時間,李拔魔吐出了兩個字。

這兩個字出口,就代表著他心意已決了。

可惜,可惜以後漫長武道歲月,又少一個強大對手。

可惜,可惜浩大的武道星空,又少一顆璀璨星辰。

可惜落地,拳勁催發。

最後的霸道拳勁,全力轟向了鐵浮屠那已經破碎的身體。

他整個人開始朝著萬丈深淵飄飛。

就在這個時候。

「轟——」炮擊聲。

驟然而起!

燦然如同聖光的強炮,朝著拳勁剛去,還沒來得及生出新力的李拔魔轟去。

同時,黑暗裡,兩道龐大的身影,猶如閃電般穿刺了出來,拉扯開了無邊深淵之力。

蘇君炎,動了。

他當然也不想鐵浮屠死,他和鐵浮屠沒什麼交情,可他也敬重他的武道。

他不能看著這樣一個人,半道崩阻。

所以在李拔魔出手之前,他就和阿爾托斯商量好了。

他等的就是李拔魔出手的瞬間,要抓他一個措手不及。

李拔魔縱然已經破壁而出,身體里的力量流轉更是生生不息,一拳轟出,新力生出也就是呼吸間的事。

可呼吸,快的過,光嗎?

強光普照。

蘇君炎和阿爾托斯在光里急速前行。

他們賭的就是,李拔魔必須返身接那一記強光,從而給他們留下足夠的,可以突破封鎖的時間。

李拔魔沒有讓他們失望,或者說,強如李拔魔,也終究是不能違背最基本的法則。

他的力量恢復很快,卻快不過光。

他不得不返身,退避,那道光。

這就給了蘇君炎和阿爾托斯機會。

他們幾乎以光一樣的速度橫掠過了更深的深淵前的地面。

但就在他們即將進入深淵的剎那,有人攔住了他們。

不,準確一點來說,應該是,有山攔住了他們。

山。

極其突兀的,本來,他們應該在極限的穿行里,瞬間進入那個更深的深淵。

可是,現在他們面前出現的,是一座山。

高山。

而且蘇君炎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座山,和魔種那座無比神聖崇高的撒冷神山,是一模一樣的。

在無比黑暗的深淵裡出現一座山,這聽起來是無比荒謬的事情。

在無比黑暗的深淵裡出現一座撒冷神山,這聽起來是更加荒謬的事情。

蘇君炎卻知道,這一點都不荒謬。

如果這座山是來自於一個人的眼睛的話。

聖女海倫娜的眼睛。

蘇君炎知道,他們是進入了海倫娜的精神世界。

或者說,是海倫娜入侵了他們的精神世界。

如果他們不能儘快從這個精神幻境里出去,那麼也許他們真的,就要撞上一座山了。

李拔魔。

「屏住呼吸。」蘇君炎在作戰頻道里低聲說。

他還能保持清醒,但他懷疑,阿爾托斯已經是迷失了。

他這一句話,不僅僅是提醒,也是把阿爾托斯從迷失的狀態里拉回來。

海倫娜可以在蘇君炎他們沒有知覺的情況下,瞬間入侵他們的精神世界,固然是已經強大到了極點。

可蘇君炎,他也不弱啊。

要知道,海倫娜的眼中可以有一座山。

一座撒冷神山。

他的眼裡,也有一隻鳳凰啊。

深呼吸,蘇君炎捏緊操縱桿,閉眼,又睜眼。

有鳳凰出。

————————————————————————

好像食言了。。

又沒有兩更。。

明天爭取。 麥導承認,他之前在得知顧佳蕊,這一次,要籌拍諜戰片,確實是不太看好的。

畢竟,這些年來,乏善可陳、陳詞濫調的諜戰片,真是不要太多。

然而,在看完《卧底》這個劇本之後,麥導便是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內心之中,濃濃的創作欲。

他此刻,只想要大幹一場。

這樣的好片,真的真的值得一拍的。

老實說,昨天,他將這劇本帶回去的時候。那還是滿滿的不以為然。磨蹭到晚上,他才當做份不可推卸的任務和工作一般,開始翻看這劇本。

原本是打算應付一下,好在第二天上班時,若是被顧佳蕊這位老總問起,也可以交差。

一句『報告顧總,我已經看過劇本了,感覺……嗯,也就一般般吧』。

便可以將這件事就此糊弄過去了。

然而,這《卧底》的籌拍工作,也差不多可以就此擱淺了。

自己再找機會慫恿一二,顧總她說不定就能夠改主意,不去拍這什麼勞什子諜戰劇,而是轉而去寫一本精彩紛呈、又容易出彩的新劇本了。

原先,麥導到的就是這樣的如意算盤。

不得不說,他這如意算盤,還真是打得噼里啪啦亂響。

奈何,終歸應了那句話——

人算不如天算。

這不還是出了意外。

而那個天大的意外,就出在了顧佳蕊親自操刀創作的《卧底》的劇本上。

晚飯後,麥導帶著《卧底》的劇本踱進了書房,開始瀏覽劇本。

然而,還沒有看幾頁,就被《卧底》的劇情,給深深吸引。以至於,就此不可自拔。

原先,是打算囫圇著翻一翻劇本的麥導,一時間,將自己的打算,拋諸腦後、忘個精光,開始孜孜不倦的細細的、一頁一頁研讀起《卧底》來。

直到凌晨三點,這麼一口氣、將這《卧底》的劇本,給徹底讀完,他才算罷。然而,取而代之就是興奮不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給顧佳蕊打電話。

以至於,才有了後面的這些事兒。

此時此刻,麥導的內心,對顧佳蕊的崇拜,可謂是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顧總真乃神人也。

不出手則已。

君不見,他家顧總這一出手,就找到了另闢蹊徑,直接開啟了諜戰劇的全新打開方式么?

嘖嘖嘖,豈止是棒啊。

麥導還預感,這劇一定會火。

而且,還會大火特火。

收視率也好、口碑也罷,這部《卧底》,都不會比他們劇組以往拍的那些劇集差了。

說不定,還會成為一部里程碑意義的經典諜戰大劇。

所以說,這樣好的劇,他們還磨蹭什麼啊?

拍啊!

必須拍!

趕緊的!

所以……

「咳,那個,顧總您今天有空么?若是有空的話,咱們就好好商量一下,咱們這部《卧底》籌拍的相關事宜吧。這麼好的劇,可真是要抓緊了。」

「再說,您也有些時候,沒有籌拍新劇了。您的那些劇迷和粉絲,可都嗷嗷待哺、翹首以盼著呢。顧總,您看……」

電話那頭,麥導迫不及待、躍躍欲試的道。 ?在蘇君炎的身體被全面改造,直至破壁的時候,他就隱約感覺到了某些東西。

關於他眼中的鳳凰的。

現在他知道了,那些隱隱約約的不同就是。

他已經能夠初步去掌握眼中的那隻鳳凰了。

從前的時候,雖然這隻眼中的,來自靈魂最深處的鳳凰也會時不時的替蘇君炎應付一些極難應對的場面,譬如說雷斯特的十萬閻羅。

又或者,是在關鍵時刻,救他一命,像是之前面對路西菲爾的火焰世界。

但從來,沒有一次,是蘇君炎主動的,每一次,都是被迫的,只有在強大到無法抵禦的力量出現的時候,它才會出現。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根本不屬於蘇君炎,它就像是一個有嚴苛限制條件的守護神。

只有那個條件觸發了,它才能發動。

可現在不同了,現在是蘇君炎真正的,第一次主動的去使用它。

沒有什麼說明和感悟,就是睜眼閉眼的時間。

蘇君炎就明白了,他知道應該怎麼去使用和驅使那隻鳳凰。

就像是一種本能一樣,以前不存在,但現在有了。

他操縱著那隻鳳凰,從他眼底的那片無邊桐木里沖了出來,沖向了那一座撒冷神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