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修仙者為了讓那些地方重新恢復,就研究出了這樣一個陣法。

雖然以書萱現在的能力想要布置出這樣一個陣法還是難看一些,可是她師尊留給她的東西里,正好就有這個陣法的簡化版本,以她現在的實力施展出來就剛好合適。

「小水,不知道怎麼了,我這突然間就感覺有些心神不寧,好像有什麼事情就要發生了一樣。」

書萱布置好陣法,看著陣法中央的怨氣越來越少,書萱不知怎麼的卻越來越覺得心慌。

「主人,你就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小水一點兒都感覺不到書萱的擔心,反而還睜大了眼睛看著那個深坑,顯然是對坑裡面的東西很好奇。

看著小水這樣,書萱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能按耐下自己擔心的情緒,緊張的看著越來越淡的怨氣。

「哈哈哈…」

就在空間中的怨氣快要完全消失的時候,書萱突然聽到坑底傳來了一陣難聽的笑聲。

書萱戒備的看著深坑,就看到一個和之前柳逸安所遇到的那個黑影幾乎一模一樣的東西飛了出來,唯一的差別就是這個玩意兒比柳逸安看到的那個凝實了許多,而且自他一出現,書萱就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

「你是什麼東西?」

書萱皺著眉頭看著那個東西,不是她看不起那東西,只是那東西現在的模樣實在是太丑了,雖然勉強能將他看成一個人影,可是他難道上長的那個比牛角還尖的交實在是太傷眼睛了,讓書萱沒有辦法對他升起該有的畏懼感。

「本尊不是東西!」

那個東西就好像沒有察覺到書萱問題中的漏洞一樣,自傲的看了書萱一眼,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說法,「本尊乃是讓魔界眾魔尊敬魔神。」

「魔神?就你?」

看到那個人影自戀的模樣,書萱忍不住想笑,就他那副尊容也敢自稱魔神,怕是魔界眾魔都已經死絕了。

「大膽螻蟻,竟然敢質疑本尊的身份,本尊現在就讓你知道知道本尊的厲害。」

看到書萱質疑的眼神,那個東西很明顯已經生氣了,他揮舞著手臂朝著書萱攻去。

深坑上空的結界雖然能阻止人掉進去,並且阻止怨氣從中逸散付出,可是卻不知道為何會對那人攻擊沒有半點的地方。

書萱求饒早就料到今日必定會有一場的惡戰,可是沒想到那東西竟然這麼經不起激,她只不過是隨便說了一句,那玩意兒就這麼迫不及待的出手了。

不過還好書萱也一直警惕著,那東西剛一出手,她就立馬做好了防禦的姿態,反正在感應到那東西的實力之後,她就沒有想過要和那玩意兒硬拼的。

估計是這時柳逸安已經昏迷了的緣故,書萱從柳逸安的記憶中所看到的東西到這裡就沒有了,所以她也不知道接下來柳逸安到底發生什麼。

而等柳逸安再次清醒的時候,他就已經躺在了外面,而且身上也莫名其妙的有了現在的修為。

所以現在書萱除了知道這個結界裡面有東西之外,對於這裡的情況還是完全不了解的,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慢慢的去查。

興許是這結界里的東西還想著引誘人來這裡的原因,所以這個結界並不複雜,書萱很簡單的就發現了。

而且想要進去就更簡單了,這個結界根本就不阻攔外人的進入。

只不過因為不清楚裡面那東西的真正的實力,所以書萱也沒有冒然衝進去,只是裝作不經意的在四周閑逛,不小心走到了結界的邊緣,然後又不小心碰到了結界。

果然不出書萱所料,當她碰到結界的時候,就好像突然穿透了一個透明的薄膜一般,整個人直接摔了進去。

當書萱進入結界之後,發現這裡和從柳逸安記憶中看到的基本上沒什麼差別,柳逸安看到的所謂的黑暗,完全就是因為這裡的魔氣實在是太濃郁了,而柳逸安又只是一個凡人,所以他才會看不到的。

而書萱現在已經是大乘期的修為了,所以這些魔氣對她根本就沒什麼影響,只不過書萱還是做出一副驚慌的模樣,漫無目的的亂跑著。

本來書萱還想順著柳逸安之前的路線走,甚至都已經暗暗決定委屈自己被那個模糊的人影打一頓,然後趁機去到讓柳逸安昏迷的那個地方了。

可是書萱按照柳逸安走過的道路往下走,可是走著走著卻發現了不對勁,按照柳逸安的路線,現在應該早就到了遇上那個神秘人影的地方了,可是書萱到現在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書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裡露出了破綻讓那幕後之人察覺到了,可是她現在除了提高警惕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畢竟她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發現任何有關那幕後之人的蹤跡。

不過坐以待斃也不是書萱的性格,所以即便是沒有任何的線索,她依然仔細的在周圍查看著,

「主人,你不用找了,現在這裡面的那個東西,根本就不該在這個世界出現的,所以他是下的陣法,你是破解不了的。」

就在書萱束手無策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小水?你怎麼出來了?你既然這樣說,那你是知道就是後面隱藏了什麼東西嗎?」

書萱聽到小水的話,眼睛一亮, 「哈哈哈…沒想到你還有點見識!」

那個自稱是魔神的東西聽到小紅的話,得意的笑了笑說道,「不過你就算現在看出來了那也沒用了,本尊已經徹底的將自己和這個陣法分離開了,這個該死的陣法再也困不住本尊了。」

爹地,懶蟲媽咪要翹家 「你別在這裡吹牛了,這個陣法一看就知道是專門為了你而設置的,怎麼可能讓你這麼容易就脫離?你休想用這麼拙劣的謊言騙到我們。」

小水聽到那東西的話第一反應他在騙人,所以便毫不猶豫的說道。

「隨便你們信不信,反正本尊也只是因為被困在這裡太久了,現在能夠出去了所以心情高興,想找個人說說,而這裡又正好只有你們,所以本尊才勉為其難和你們說的。」

那東西聽到小水的質疑無所謂的說道。

「是真的!我能感覺得到,這個結界裡面又重新生成了另外一個結界,但是由於有這個結界的隔離,我並不能很清楚的感應到另外一個結界的用處。」

就在小水還想要說點什麼的時候,一直站在旁邊不說話的小紅開口了。

「啊?這怎麼可能?怎麼會這樣?」

小水聽到那東西的話也急了,她看著書萱焦急的問道,「主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都怪我,要不是我亂出主意,也不會弄成現在這樣!」

「的確是要感謝你,若是沒有你的主意,我哪能那麼容易就將這個陣法設置成功呢!哈哈…」

那東西就像的感覺小水的刺激還不夠大一樣,又對著她說道。

「你……」

小水本來就因為她剛才給書萱出了那個主意而難過,現在又聽到那東西的話,她的抬起頭憤怒的瞪著他說不出話來。

「怎麼樣?你是不是很生氣?生氣就對了!當年本尊被你們這些愚蠢的傢伙封印的時候,也是這麼的生氣的,現在本尊有機會脫困了,也是時候讓你們嘗嘗這難受的滋味了!」

那東西看到小白憤怒的樣子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

「我不會讓你的目的得逞的,我現在就殺了你。」

小水說著就是一道攻擊朝著那東西打去。

可是誰知道她的攻擊竟然根本沒有打到那個東西,在碰到那個結界的時候就直接被擋住了。

「這怎麼可能?」

小水看到這一幕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這個結界不是用來束縛那東西的嗎?為什麼現在竟然還會阻止外界的攻擊?

「小水,別衝動。」

小水不服氣的想要再次攻擊那東西,可是還沒來得及出手就被書萱阻止了。

「主人,我…」

小水聽到書萱的話委屈的抬起頭,可是卻還是沒有反駁,只是就那麼倔強的看著她。

「小水,他這是在故意激怒你,我們在這外面是根本打不到他的。」

書萱看著飄在那裡一臉挑釁的東西,慢慢的給小水解釋道,「而且我剛剛看到你攻擊到結界的時候,那結界明顯的晃動了一下,我想我們如果只是現在外面攻擊,可能在結界破碎之前是傷不到他的。」

「那我們該怎麼辦?總不能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著東西突破封印出來吧?而且我們也不知道他的實力到底怎麼樣,若是讓他在裡面慢慢恢復了實力,我們到時候不是他的對手怎麼辦?」

小水這時候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著急的說道。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我們進去殺了他。」

書萱看著那東西認真的說道。

「可是這個結界下方的情況我們完全看不清楚,而他又不知道在裡面待了多久了,若是就這麼貿然的進去,被他算計了怎麼辦?」

小水也知道這是一個辦法,可是這個辦法卻太危險了。

「可是現在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既然已經做了決定,便沒有因為害怕危險就退縮的說法。

「可是,主人,不一定非要進去的,我們得想想其他的辦法吧。」

小水見書萱真的想要往結界中走去,心裡也就更著急了,連忙拉著書萱說道。

「小水,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有事的,你們就乖乖的在這裡等我解決了他回來。」

書萱看著結界的方向認真的說道。

「主人,難道你想一個人進去?不行,你不能讓主人一個人去冒險,我陪主人一起進去。」

小水原來還不知道書萱的打算,現在聽到她這麼說,心裡也就更加的著急了。

「不用了,你們就待在外面就好了,那裡面是什麼情況誰也不知道。你們在外面,若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也好及時做出應對,所以你們誰都不可以跟過來。」

書萱說完,便鑒定的朝著結界里走去。

果然和她設想的一樣,這個結界雖然可以擋住攻擊,可是對於進入裡面的生物卻沒有任何的阻攔,書萱很順利的就走了進去。

可是一進到裡面書萱就發現她好像陷入了泥潭一般,整個人都被一種莫名的力量往下拉扯,讓她不得不運起功法來抵抗這個拉力,而且在這裡她的實力還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哈哈,沒想到你竟然還真的有膽量進來,難道你就不怕死嗎?」

就在這時候,書萱耳邊有響起了那個東西的聲音。

書萱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就看見那個類人形生物正盯著她看。

也正是由於她走得近了,這一次讓她看清楚了那個東西的真正的容貌。

可是這一看,書萱差點兒沒把自己給噁心死。

書萱有些不明白為什麼會有東西長成這麼副鬼樣子,你說你在長得丑就算了吧,可是你這就好像被融化了的糖人是怎麼回事?

韓娛之崛起 難不成這傢伙是誰捏的糖人成精了?而且這個糖人的長相還是屬於放在外面直接就能嚇哭小孩的那種!真是太讓人反胃了,書萱覺得她以後可能再也沒辦法吃糖人了。

「本尊和你說話你竟然敢不搭理!」

書萱還在想糖人的事情,突然耳邊就響起了一道憤怒的聲音,接著就是一道破空聲由遠而至。

書萱這時來不及思考,只能憑藉著本能閃動身體躲開了些一道攻擊。

「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啊?竟然這麼厲害!」

雖然書萱躲過了這道攻擊,但是他也被這道攻擊的威力嚇了一跳,同時在心中暗罵著東西的詭異,要不是他竟然長成了這樣一副模樣,她哪裡會因為他的外表而走神啊!

「哼!竟然能躲開本尊的攻擊,看來你還是有兩下子的,不過也到此為止了。」

那東西見書萱躲開了他的攻擊也不惱,只是一臉不知道什麼表情的看了看書萱,繼續張狂的說道,「接下來本尊就用你的命來慶祝本尊即將脫困的喜悅吧!」

說完,那個東西就雙手輕輕的揮了幾下,接著書萱就看到在那黑乎乎個坑底,突然冒出了許多的黑霧直衝著書萱而來。

而這些黑霧並不是其他,而是全部都是怨氣以及其他的一些不好的情緒所組成的東西。

書萱一見到這些東西就知道不好,她連忙想要躲開,可是她卻低估的這裡對她的束縛力,所以一個不小心她竟然被這些怨氣給打了個正著。

在這一瞬間書萱直感覺各種各玩各負面情緒撲面而來,而她以前包括前世的記憶都紛沓而至。

前世小時候在孤兒院每天都要為了一點東西和人爭搶,而後來大一點了上學了,也因為是個沒人要的孩子而被同學嘲笑,被老師忽視,後來好不容易畢業了,找到工作了,可是卻又因為那莫名其妙的好心而被人害死,然後穿越了。

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她又是出於一種被忽視的狀態,而且還被逼嫁給了一個不想嫁的人。

好不容易有一個關心她的娘了,卻又被人給害死了,這樣的事情完全發生在了一個人身上,也不知道這人到底是由多倒霉了!

被籠罩在怨氣中的書萱看著不停的浮現在腦海中的回憶,竟然還有一絲詭異的親切感。

記憶中的現代的生活她其實都快忘得差不多了,現在經過這東西的這麼一回憶,她發覺自己的記憶又清楚了許多。

只是書萱不明白這東西刻意勾起她的這些回憶是想要做什麼?難道他還想憑這個來打敗她不成?

可是她現在被困住了,動也不能動,那東西卻沒有趁機攻擊她,書萱也不知道那動一下到底在打著什麼主意,不過她這時也不敢掉以輕心,只能戒備的看著四周。

步步圍情,圈寵二婚老婆 「你怎麼沒事?你怎麼會沒事?這不可能!不可能!」

書萱一個人在黑暗中待了不知道有多久,黑暗終於慢慢散去,露出了站在裡面的書萱。

在這一瞬間書萱直感覺各種各玩各負面情緒撲面而來,而她以前包括前世的記憶都紛沓而至。

前世小時候在孤兒院每天都要為了一點東西和人爭搶,而後來大一點了上學了,也因為是個沒人要的孩子而被同學嘲笑,被老師忽視,後來好不容易畢業了,找到工作了,可是卻又因為那莫名其妙的好心而被人害死,然後穿越了。

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她又是出於一種被忽視的狀態,而且還被逼嫁給了一個不想嫁的人。

好不容易有一個關心她的娘了,卻又被人給害死了,這樣的事情完全發生在了一個人身上,也不知道這人到底是由多倒霉了!

被籠罩在怨氣中的書萱看著不停的浮現在腦海中的回憶,竟然還有一絲詭異的親切感。

記憶中的現代的生活她其實都快忘得差不多了,現在經過這東西的這麼一回憶,她發覺自己的記憶又清楚了許多。

只是書萱不明白這東西刻意勾起她的這些回憶是想要做什麼?難道他還想憑這個來打敗她不成?

可是她現在被困住了,動也不能動,那東西卻沒有趁機攻擊她,書萱也不知道那動一下到底在打著什麼主意,不過她這時也不敢掉以輕心,只能戒備的看著四周。

「你怎麼沒事?你怎麼會沒事?這不可能!不可能!」

書萱一個人在黑暗中待了不知道有多久,黑暗終於慢慢散去,露出了站在裡面的書萱。

在這一瞬間書萱直感覺各種各玩各負面情緒撲面而來,而她以前包括前世的記憶都紛沓而至。

前世小時候在孤兒院每天都要為了一點東西和人爭搶,而後來大一點了上學了,也因為是個沒人要的孩子而被同學嘲笑,被老師忽視,後來好不容易畢業了,找到工作了,可是卻又因為那莫名其妙的好心而被人害死,然後穿越了。

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她又是出於一種被忽視的狀態,而且還被逼嫁給了一個不想嫁的人。

好不容易有一個關心她的娘了,卻又被人給害死了,這樣的事情完全發生在了一個人身上,也不知道這人到底是由多倒霉了!

被籠罩在怨氣中的書萱看著不停的浮現在腦海中的回憶,竟然還有一絲詭異的親切感。

記憶中的現代的生活她其實都快忘得差不多了,現在經過這東西的這麼一回憶,她發覺自己的記憶又清楚了許多。

只是書萱不明白這東西刻意勾起她的這些回憶是想要做什麼?難道他還想憑這個來打敗她不成?

可是她現在被困住了,動也不能動,那東西卻沒有趁機攻擊她,書萱也不知道那動一下到底在打著什麼主意,不過她這時也不敢掉以輕心,只能戒備的看著四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