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起來看了看,不得不說她的美術功底很優秀,去巴黎學習那兩年也去對了,不然現在和我一樣還在這個城市森林裡渾渾噩噩著。

我上床的動靜吵醒了她,她翻過身來,睜開一雙朦朧的睡眼看著我,迷迷糊糊的說:「你才回來嗎?」

「嗯,明天酒館就要開業了,事情挺多的……我吵到你睡覺了吧?」

她說了聲「沒事」,然後向我貼過來抱著我的腰,我輕輕撫摸著她的秀髮,輕聲道:「蘇夏,昨天晚上的事情你沒有放在心上了吧?」

「我有那麼小氣嗎?」

我笑了笑,盯著她那副設計圖道:「我剛看了你的作品,很好看。」

「是嗎?」蘇夏笑了笑道,「我們方總也誇我呢,說我有機會成為公司的設計總監。」

聽著這聲方總,我頓時又想起了那天晚上偷看她微信聊天記錄了,她口中的方總應該就是聊天記錄中叫她寶貝的人。

我故作平靜的問道:「方總是你們部門的老大嗎?」

「不是,他是我們公司的副總,明年他就會升職為總經理了,他很照顧我的。」

「是嗎?那他別是看上你了啊!」我故意這麼說,想看她反應。

蘇夏嗔了我一眼道:「怎麼可能嘛,人家孩子都上初中了。」

「現在老牛吃嫩草的太多了,我以前思美的副總經理閨女的成年了她還在外面亂搞呢。」我說的是高松,不過宋清漪上位后,高松的權利就被宋清漪壓縮了。

「就算她對我有想法,我也不會那麼傻的,我可不喜歡他那十月懷胎的啤酒肚。」蘇夏哼哼唧唧的說道。

我沒再說什麼了,心想他不是約你這個周末釣魚么,我就看看他到底是約你釣魚,還是干別的事情?

……

次日,早上剛過七點,我就被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吵醒了。

毫無疑問,這個時間給我打電話來的人,除了柳青沒別人了。

深秋的早上氣溫略低,朦朦朧朧的掀開被子,便感覺到了一陣涼意,拿起手機又趕忙縮回了被窩裡。

我接通了電話,電話里隨即傳來柳青的聲音:「你起來了沒?」

「誰那麼早起床啊!這才七點鐘,天都還沒完全亮。」

「你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嗎?趕緊來酒館幫忙。」

「行了行了,你別吼了,我馬上就來。」

掛了柳青的電話,儘管我已經很小聲了,可還是吵醒了蘇夏。

她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看著我,聲音又十分慵懶的說:「誰呀?那麼早給你打電話!」

我從床上坐起來,一邊穿衣服,一邊對她說道:「今天酒館開業,我現在得去現場幫忙,現在還早,你再睡會兒吧。」

蘇夏也伸了個懶腰從床上坐了起來,她揉了揉頭髮說道:「我今天特意請了假,去你們的開業現場看看。」

「好啊!不過活動還早,你要不再睡會兒吧!」

「我睡不著了,一起去吧。」

起床洗漱時,在洗手間里蘇夏看著我的頭髮說道:「待會兒我陪你去理髮店做個髮型吧,你這頭髮太亂了。」

「做什麼髮型?我又不是去相親。」

「那你也要端正一點自己的態度,今天可是大事,你得打扮得像樣一點。」

「好啦好啦,聽你的就是了。」

搞好了個人衛生后,蘇夏又陪著我去理髮店做了個髮型,在去活動現場的路上她又幫我整理著衣領。

實際上我一點也不喜歡這種感覺,因為她的過分體貼,讓我感覺她做的一切都是違心……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早上的八點,我和蘇夏終於來到了酒館,雖然慶典還沒有正式開始,但是活動的承辦商思美廣告公司,已經在現場弄出一副如火如荼的模樣,到處是嚴陣以待的工作人員和沒有絲毫感情的機器。

活動現場柳青也只穿著一件單薄的T恤到處忙碌著,我也不知道她在忙些什麼,畢竟開業活動被思美承包的,我們沒有任何事情可做。

由於蘇夏看見淼淼也在,所以她並沒有跟我一起去見柳青,但淼淼也看見了蘇夏。

我來到柳青身邊,向她問道:「這麼一大早的你把我叫來幹嘛呢?你又在忙些什麼呢?」

「我七點鐘給你打的電話,你八點過才到,真是可以啊!」柳青對著我很不滿的說道。

「哥,你怎麼把她也帶來了!」淼淼看著對面站著的蘇夏,也很不滿的說道。

「因為我得準備一下啊!以為誰跟你似的,在這麼重要的一個日子裡還打扮得這麼土氣。」我先回答了柳青,接著又對淼淼說道:「今天酒館開業,她說想來看看。」

「我不想看見她!」淼淼朝對面的蘇夏恨了一眼,轉身就走。

柳青一把拉住了淼淼,說道:「淼淼,今天這個日子就不要鬧脾氣了,你要是不想看見她,就別和她說話就行了。」

淼淼似乎很聽柳青的話,她乖乖地點了點頭說看在青姐的面子上就不和蘇夏計較了。

我也是一陣頭疼,隨著時間推移,現場的活動效果越來越強烈了,有了那兩個超大音響發出的震耳欲聾的聲音,現場很快便聚集了一些人。

淼淼也在這時候接到電話,說她找來的幾個明星都到重慶了,她現在就去接他們過來。

等待活動開始前,我帶著蘇夏進到我們酒館參觀,我一邊給她介紹著一邊繪聲繪色的給她形容著。

她很有自己的見解,畢竟她是學美術的,對空間設計這一塊她還是很有想法的。

她指著我們的吧台說道:「我覺得你們這吧台還應該改造一下,以前的看上去太平凡了……我覺得應該拆掉,用鋼結構模仿吉他的造型做酒櫃,這樣一來不僅視覺效果出來了,而且看上去也美觀多了。」

蘇夏的這個建議提得非常好,我點點頭說接下去就想辦法改造,接著她又在酒館里環顧了一圈,指出了很多問題,包括柳青之前的設計她也覺得不滿意。

這讓我挺尷尬也挺為難的,畢竟這家酒館的法人是柳青而不是我,柳青想怎麼做我沒有任何發言的權利,可蘇夏卻一直像一個老闆娘似的指手畫腳,還讓人家柳青幫她端茶倒水…… 大概在蘇夏心裡,我才是這家酒館的老闆,所以她今天的身份就是這家酒館的老闆娘。

當我說出酒館目前的改造都是柳青一個人設計的后,蘇夏就更加不滿意了,她特地將柳青叫了過來,然後對人家指指點點,說這兒不行那兒也不行。

柳青一臉懵的看著蘇夏,好在她沒和蘇夏一斑見識,她的脾氣挺好的,不管蘇夏說什麼,她都點頭承認,只不過背地裡看我那眼神卻是像要吃了我似的。

蘇夏很不懂事,她不僅指出許多毛病,還讓柳青以後別那麼早給我打電話,最主要是她是用一種命令的口氣說的。

我知道柳青很想發火,可她忍住了,只是一笑而過沒和蘇夏計較。

直到安正帶著張琳來到活動現場后,蘇夏才和張琳聊了起來。

柳青將我拉到一邊,她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說道:「有沒有搞錯?我才是這裡的老闆,她憑什麼對我指手畫腳?憑什麼管我?」

「哎,你理解一下嘛,她就是好面子,你別跟她一斑見識。」

「今天這日子我才不想和她計較,要是平時她還這樣對我指手畫腳,我可不會再忍了。」

夾在中間的我真的是挺為難的,不過現在看來我身邊的朋友似乎都不太喜歡蘇夏,或許我也該好好考慮一下我們之間的關係了。

……

時間又繼續往前推進了一個小時,淼淼找來的幾位明星來到了活動現場,其中一個我還挺熟的,正是那個當紅小鮮肉肖晗!

我沒想到淼淼竟然將他叫來了,他可是現在正當紅的小鮮肉呀!微博上的粉絲都好幾千萬,竟然會答應淼淼來參加我們這個勞什子活動。

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另外兩名我雖然叫不出名字,但都在電視上看見過,應該是參演過一些不太出名的影視劇小明星。

淼淼帶著三人來到現場后,與我和柳青一一做著介紹,然後淼淼便帶著他們三人去參觀我們的小酒館了。

我愣在原地還有些不可置信的自言自語道:「淼淼這小丫頭才剛剛進入這個圈子,她怎麼能請動肖晗這種大明星呢?」

柳青附和道:「你還不知道吧?人家淼淼現在和肖晗可是好朋友了,昨天晚上淼淼告訴我的。」

「確定是好朋友嗎?」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歪了。

「那你覺得是什麼關係?」

「但願不是我想的那樣……」

……

上午十一點,開業慶典正式開始,台上主持人開始主持本次活動,重點說明了贊助商思美廣告。

很快就到了酒館老闆致辭的環節,而這時候柳青卻不知道去哪兒了?

她才是酒館的老闆,所以必須由她上台致詞,可她剛剛還在我身邊,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呢?

我在人群中到處搜索她的身影,都沒有看見她,台上主持人已經在有請酒館老闆上台致詞了。

我趕忙拿出手機給她打電話,她接通后,我立馬對她說道:「你去哪兒了啊?叫你上台……」

我話還沒說完,便看見她從酒館里走了出來,當我看見她的那一刻我是真的傻眼了。

我和她認識也又一兩個月了,可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她穿裙子,還是一身長裙通體白色,很有一種潔白、純凈的感覺。

她還化了妝,原來她是去裡面打扮了,猛然間看見她女人的一面,我是真的傻了。

柳青的美是毋庸置疑的,只不過我一直把她當成哥們兒,她也一直在我面前表現得很男人,但這一幕的確讓我目瞪口呆。

柳青掛了我的電話向台上走去,台下眾人見到她頓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一些人吆喝著,一些人拿出手機對著她拍照。

「謝謝,謝謝大家的熱情,也感謝各界朋友今天前來參加我們『遇見』主題酒館的開業慶典……」

台上的柳青落落大方的說著一口標準的普通話,現場忽然也來了一些記者,在鏡頭前柳青先是有些愕然,但緊接著她便習慣了這些閃光燈。

安正這時來到身旁,與我一起盯著台上的柳青,他對我說道:「沒想到這丫頭打扮起來這麼漂亮啊!」

「你敢不承認她很漂亮嗎?」

「我承認呀!第一天見面我就知道了。」安正一邊說著,一邊暗暗笑道,「看著吧,過了今天酒館的生意肯定會好起來,誰都想看美女,到時候肯定會有不少人來這裡找柳青拍照的,以後這裡就成了網紅酒館了。」

「那不挺好嗎?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一番經典的致詞后,柳青還特意演唱了一首歌,這再一次讓現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柳青唱歌是專業的,她可是四川音樂學院的。

現場聚集的人也越來越多了,為了維持現場持續,思美那邊還特意找來了保安。

活動上一切設施都又思美的logo,就連舞台上的背景圖都是思美的宣傳海報,可想宋清漪這個如意算盤打得多好。

不過這是兩全其美的事,我們沒有花一分錢將活動做下去了,還得到了思美的渠道宣傳,何樂而不為呢?

柳青在演唱完兩首歌后,主持人又開始介紹接下來的活動安排,這些流程是我策劃的,宋清漪沒有更改我的流程。

接著,淼淼便帶著肖晗一行人上台為活動歌唱,肖晗可是大明星,他的出現再一次轟動全場,這次的轟動可比剛才柳青更加沸騰。

人群中有人尖叫有人撕心裂肺的吶喊,有人說要為肖晗生孩子,還有說要為肖晗單身一輩子……

這偶像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呢?我都想不通這些人都怎麼想的,這個肖晗除了一張小鮮肉的臉以外還有別的優點嗎?

我聽了他唱的歌差點吐了,五音不全就不說了,還吐詞不清,要說她是一名演員,可演技也不咋樣啊!

可人家畢竟是來幫我們宣傳的,我就沒理由在人家背後說三道四了。

看著柳青下了台,我和安正都向她走了過去,同時誇讚道:「美女,你今天好靚呀!」

柳青也不謙虛,她沖我們揚了揚頭,笑著說:「你們不是總說我是假小子么,我今天就讓你們看看我女人的一面,迷死你們。」

「啊!確實迷到我了,連呼吸都困難了,快……快給我人工呼吸,不然我就要死了……」安正一手捂著自己的胸口,一手扶著我很是誇張的說道。

「咳咳!」柳青用力咳嗽了兩聲。

我下意識地一回頭,就見蘇夏和張琳一同走了過來,我趕忙推了安正一下。

可柳青好像不是再提醒我們這個,她在給我使著眼神,我又再一次回過頭,眼前出現的人讓我徹底愣住了。

我沒想到宋清漪會來這裡,更沒想到她今天也穿得這麼漂亮,這下好了,所有人都聚在一堆了…… 蘇夏、柳青、宋清漪,這三個女人第一次湊到了一堆。

俗話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可這三個女人湊到一堆會演繹一場什麼樣的大戲呢?

我似乎很期待,卻又從內心不希望她們湊到一起。

宋清漪已經向我走了過來,她今天的打扮和平時都不太一樣,穿著一襲黑色V領露肩連身裙,一頭秀髮自然地皮披散下來,那雪白的脖頸上戴著一串珍珠項鏈,顯得高貴又大方。

安正自然知道這是宋清漪,他當即拍了拍我的肩膀,佯裝咳嗽兩聲靠在我耳邊小聲的說:「兄弟,我就先告退了,你好自為之!」

說完,他便走到張琳身邊,帶著張琳走開了。

蘇夏自然不認識宋清漪,可她肯定應該聽說過宋清漪的,只是沒有見過宋清漪本人,但柳青見過。

柳青也說了句「你們聊」后,也離開了。而這時就只剩下我跟蘇夏,還有走到我面前來的宋清漪。

我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在腦子裡快速思考著如何介紹她們倆人。

最後確實宋清漪率先說話:「向楠,恭喜你呀!祝你開業大吉。」

她說著,還特意從包里拿出一個紅包遞給我。

「謝謝!」我接過紅包,爾後又看了眼蘇夏,這才向她介紹道:「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以前在思美的上司,宋清漪。」

「你就是宋清漪?」蘇夏也明顯愣了一下,接著將好奇的目光投向宋清漪。

「嗯,你好。」宋清漪很大方的點頭示好。

我又向她介紹道:「宋總,這是我……女朋友,蘇夏。」

宋清漪的眉頭皺了一下,但沒有特別的表情,只是輕輕一笑。

蘇夏卻突然走到我邊上,主動挽著我的胳膊,對宋清漪說道:「宋總呀!我聽我們家向楠說,你以前可很針對他呀!」

宋清漪的臉上一直保持著淡淡的笑容,我趕忙解釋道:「沒有,哪有的事兒,宋總那是器重我,所以才不允許我犯錯。」

「可是我聽安正好像不是這麼說的呀!他說你的女上司經常針對你,經常無緣無故的朝你發火,還有事沒事讓你做這樣做那樣,難道不是嗎?」

宋清漪沒有說話,她看著我好似在等我的回答。

我摸了摸鼻子,心想這話我可不好回答呀!一旦說沒有的事,那不就證明我在幫宋清漪開脫嗎?這樣一來蘇夏肯定會不高興。

可是如果我說是的,那麼宋清漪又會怎麼想呢?可真讓我為難……

好一陣權衡后我終於說道:「宋總是真的挺器重我的,她是經常讓我做這樣做那樣,可那都是為了鍛煉我。」

說完,我又立刻抬頭看向宋清漪,問道:「宋總,我說的對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