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性感不?”

武倩竟然還咯咯笑着拿黑絲長腿來撩他,陽頂天哪裏還能忍得住,和身撲了上去……

美美的嚼了一頓,先去超市買了東西,再又去菜市場買了菜,回來,高祖澤還在那兒穩穩的喝酒,不過武倩兩個一進門,他就把杯中酒一口喝乾了,起身開始收拾菜蔬。

做事,他是一把好手,陽頂天反而是個吃貨。

武癡和小紅十一點多鐘纔回來,臉上有一種興奮的紅暈。 “結婚證給我見識一下。”

陽頂天拿過結婚證,武倩也湊過來看,便笑:“看這傻樣,只照個像,又沒拿刀子要殺你,至於不。”

陽頂天也覺得好笑,照片上的武癡,確實有點傻小子的味道,不過證件照,都差不多吧。

小紅臉紅紅的,但眼眸中透着羞喜,武癡則只是嘿嘿笑。

隨後謝可可一家來了,謝紅專抱着他們的兒子,叫臭臭,四五歲的樣子,虎頭虎腦,很可愛。

酒席上,武癡小紅敬酒,謝可可道:“你們應該先敬老陽,沒有他,你們這杯酒,只怕難喝。”

武癡小紅果然就先敬陽頂天,陽頂天也不客氣,因爲這只是家庭小聚的酒,並不是正式的結婚酒,正式的結婚酒,當然要先敬父母的。

陽頂天站起來:“祝你們百年好合,明年就抱個大胖小子,說好了啊,無論是男是女,總之都得叫我乾爹。”

小紅羞紅了臉,武癡卻應得爽快:“一定的。”

喝了酒吃了飯,陽頂天也就告辭,對武癡道:“你今天陪老婆,明天上班,別跟於小敏說,也不算請假。”

交代了武癡,陽頂天自己也不好回公司,索性就開了車到處亂轉,實地考察戶外廣告,他以前不瞭解,這會兒留神看,覺得戶外廣告有它自己的獨特之處。



電視廣告之類,你至少要打開電視纔看得到,而戶外廣告只要你從那裏經過,就一定看得到,尤其是小區電梯間的,你進電梯,不想看也要看,而且電梯裏無聊,往往會盯着看一眼。

陽頂天把這些記下來,雖然於小敏會有一個報告,但他即然當經理,完全放手也是不行的。

一直轉到天黑,回武倩店裏吃飯。

本來謝可可也要擺酒,請武倩和高祖澤的,但因爲武倩這邊要開店子,現在生意正好,關一天,可不止一天的損失,所以酒就免了。

武癡下午其實摸了一下午田螺,帶着小紅去的,收穫相當不錯,陽頂天便笑:“摸了老婆的手,再摸田螺,很黃很暴力啊。”

武癡便嘿嘿笑,這傻小子以前不知女人的好,這一向看來是知道了。

陽頂天幫忙到一點多關門,這纔回來,猛地記起晨間的馬尾女孩,控制只蜜蜂看了一眼,馬尾女孩屋裏黑燈瞎火,可能是睡了。

“明早上再看。”

陽頂天洗個澡,倒頭一覺,第二天一早起來,睜眼先控制蜜蜂看馬尾女孩屋裏,卻靜悄悄的沒看到人,也沒聽到聲響。

“是還沒起來,還是早起了?”


陽頂天摸不準,忙就起來,跑步到公園,沿着湖跑了一圈,沒看到馬尾女孩,他以爲時間還早,馬尾女孩還沒過來,就慢慢的沿湖跑着。

但馬尾女孩一直沒來。

陽頂天心中遺撼,吐槽:“煅煉就要天天堅持,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你一定會發胖的美女。”

回去,再控制蜜蜂看馬尾女孩屋裏,還是靜悄悄的。

“咦,難道昨天出去了沒回來?”陽頂天有些摸不着頭腦了。

下樓吃了早點,到公司,於小敏先來了,武癡也來了,還多了個女孩子,應該是於小敏新招的人。

這女孩子二十三四歲年紀,中等個頭,苗條纖弱,戴着副眼鏡,長相倒還不錯,肌膚很白,給人一種很文靜的感覺。

看到陽頂天,於小敏忙起身打招呼:“經理,早。”

“早。”陽頂天點頭。

於小敏對新來的女孩子道:“這便是陽經理。”

那女孩子也站了起來,打招呼:“陽經理,早。”

臉微微有點紅,給人一種青春純美的感覺,估計大學畢業沒多久。

“早。”陽頂天迴應一聲。

於小敏介紹:“她叫喬青青,是昨天新招的人,學廣告專業的,畢業一年,有工作經驗。”

“行。”

陽頂天看了喬青青的資料,想了一下,道:“那暫時就這樣了,我們廣告部,先就是我們四個人,過後要跟進的項目多了,再招人也不遲。”

隨後開了個小會,互相介紹了一下,做了分工,喬青青負責日常事務,充當文祕的職責。

於小敏負責篩選項目,從來申請的各廣告公司裏挑選合格的,然後報給陽頂天,給陽頂天做出最後決斷提供參考意見。

武癡跑通勤。

分工明確,陽頂天最後對於小敏道:“戶外廣告不必考察了,昨天我到處跑了一下,這個可以做,你給我份策劃案,首選就是金橋公司。”


“好的。”

於小敏立刻答應,本來她說還要考察幾天,但陽頂天即然決定了,她也絕不會反駁。

於小敏早就有準備,一個小時後,她就提了一份策劃書給陽頂天,陽頂天看了一下,沒什麼可補充的。

孟香說,哪怕改個標點符號也是好的,但陽頂天還真改不了,可憐他不過高中畢業而已,而於小敏卻是正宗的重點本科畢業。

他的水平,還真改不了人家的標點。

陽頂天也不糾結,把策劃書用電子郵件發給哈多。

東興公司強調無紙化辦公,文案之類,基本都是電郵,當然,對外還是要打印一些文案的。

涉及到錢的事,陽頂天以爲哈多至少要幾天纔會給他結果,結果沒過五分鐘,哈多就回了他郵件:陽,來我辦公室一趟。

陽頂天心下好奇:“這麼快,難道這案子有問題。”

他心下一時就有些忐忑,這是他做的第一個案子,自認爲用了心,東興以前沒做過戶外廣告,這一塊算是空缺,而戶外廣告的效果也還是比較明顯的,所以他自認爲這個案子沒有什麼問題。

但哈多反應這麼快,讓他摸不準。

亂猜着,到21樓,林曦看到他,先打招呼:“陽經理你好。”

與最初相比,她臉上已經多了笑容。

“林小姐你好。”陽頂天禮貌的迴應,他以前大大咧咧的,這幾天好象也有些下意識的改變,這也許就是所謂大公司的氣場:“總經理讓我來一趟。”

“好的。”林曦應着,卻還是先進去問了一聲,纔對陽頂天道:“總經理讓你進去。” “謝謝。”

陽頂天道了謝,進去,哈多站在窗前,手中居然端着杯紅酒,看到陽頂天進來,他道:“陽,那邊有酒,自己倒一杯。”

陽頂天先有些忐忑,看哈多這個情形,他懸着的一顆心也就放下來,他跟哈多有些私下關係,反而不象對着林曦那麼客氣,倒了杯酒,也走到窗前。

哈多舉杯示意,陽頂天回敬了一下,喝了一口。

這個時候喝酒,陽頂天不知道哈多什麼意思,也不吱聲,看着窗外。

21樓很高了,可以看得很遠,冬陽下的東城,有一種很明豔的感覺,陽頂天突然發現,他來東城雖然大半年了,從春天到冬天,卻還真沒靜下心來好好看過這個城市呢,哪怕有空閒,他也是在打遊戲。

“很漂亮是嗎?”

哈多似乎有些感慨。

“是。”陽頂天點頭。

“但是要有錢才漂亮。”

哈多眼中有一種莫名的東西:“這一切都是錢堆起來的,同樣的,如果那個看的人袋子裏沒有錢,景色再漂亮,他也沒閒心去看。”

陽頂天眨巴着眼晴,他搞不清哈多的意思,只能點點頭:“總經理你說的很有哲理。”

哈多哈哈一笑,道:“這要謝謝你,因爲你幫我贏了一千三百萬。”

陽頂天這下明白了,也笑起來:“那還是總經理你手氣好。”

“不不不。”哈多連連搖頭:“是你巫術的作用,當時我有親身的感覺,事後,我的騎師給了我數據,那一次,赤兔的成績比以往最好的成績,快了百分之七,當時還是它腿受過傷的情況下。”

他說着嘿嘿笑起來,眼晴微眯,帶着一點狡譎的味道:“事後騎師看了數據,都驚呆了,連說奇蹟,我絕對不會告訴他,那不是上帝的奇蹟,而是一種東方巫術。”

他這樣子,象一個惡作劇得逞的頑童,陽頂天也忍不住笑起來。

“陽,我們聯手怎麼樣?”

“什麼?”哈多的話有些突兀,陽頂天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法國賽馬比較多,貴族圈子裏,賭注也非常大,就在下個月,就有一場很大的賭賽,我會參加。”

哈多眼光直勾勾的看着陽頂天:“如果是我自己,並沒有把握,但如果加上你,我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怎麼樣,跟我一起去,你也可以參賭,如果沒有賭資,我可以借給你。”

原來是這個意思。

陽頂天怦然心動。

他有賭資,現在手頭有三百多萬一直沒用,而且有海外帳戶,上次給段宏偉那六十萬,他是專門找了紀輕紅幫忙給他在**開了瑞士銀行的帳戶轉的,只不過帳戶裏現在沒錢了。

但東城也有外國銀行,轉過去再轉一次就行了,雖然他把錢轉進外國銀行國內是知道的,但從外國銀行再轉一手,國內就沒法監管了,他要參賭,國內就管不着,至於國外,賭馬的錢是絕對乾淨的,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但公司這邊。”陽頂天想到另一個問題。

“這邊沒問題的。”哈多搖頭:“專業的事,你安排專業的人去做,至於到我這裏,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你今天的那個案子,我已經批了。”

竟然就批了,虧他上來時還擔着心呢。

陽頂天心中,一時不知是一種什麼感覺。

底層百姓爲了千兒八百,糾結得要死,而到了哈多手裏,幾百萬上千萬,看一眼就批了。

不過哈多有一句話還是靠譜的:專業的事,讓專業的人去做。

陽頂天水平確實不夠,可於小敏水平夠啊,喬青青也是重本畢業的,她們都是專業的,陽頂天只要最後把一下關,其它的,其實根本不要去管。

“怎麼樣?”哈多眼光炯炯的看着他:“我們贏一把,就能成爲億萬富翁。”

“行。”

陽頂天稍一猶豫,答應了。

他也確實想掙錢,揣着個桃花眼,雖然也掙了幾百萬,但真的沒發財,而哈多他們這樣的賭博,動不動就是以百萬千萬甚至上億計算,而且是美元歐元,只要贏一票,真就是億萬富翁了,爲什麼不幹。

“那我就開始準備。”

見他答應,哈多一臉興奮:“我會挑一匹好馬,但不是最好的那種,然後我下重注,他們纔會跟,再然後借你的巫術翻盤,我們一次就賺一把大的。”

這是非常簡單的作弊,以並不特別出色的馬下重注,對方肯定是會跟進的,而陽頂天有桃花眼,卻一定會贏——沒有馬能反抗桃花眼的意志。

陽頂天心中一時也怦怦跳起來。

他揣着桃花眼卻一直找不到個發大財的門路,而這一刻,他似乎看到了一扇金光閃閃的大門豎立在前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