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切,你確定?你是不是受了啥子刺激,我切了你娃莫哭哦。”

“哎呀,張萍不得喜歡我這種人的,真的,你有本事你就切嘛。”

這孫子倒是爲人光棍磊落,對就是光棍,說這話林雲倒是信了七八分,這小子私底下肯定十有八九已經去敲邊鼓式的接觸過張萍了,八成吃了癟,心灰意冷了吧。算了吧,得想個辦法幫幫他。你看,一條單身狗倒是一門心思的同情起另一條單身狗來,這也是醉了。

僅僅是同情和想,僅此而已!

洗漱完畢,穿戴整齊,人靠衣裝,這兩人也弄得像新姑爺一樣的各自回了辦公室,就等着最後的集結了。

“彭鵬,你那個測量數據給橋隊發過去沒有。”

“雲哥,發過了。”

依舊的細聲細語,哎,小夥子喲,你的陽剛之氣是不是小時候被狗偷吃得所剩無幾了。

“那橋隊的人放樣的時候你一定得複覈好了。”

施工放樣呢,其實就是通過測量儀器把圖紙上結構物位置參數變爲現實具體的結構物的第一步,嗯,大概就是確定這個結構物什麼樣,怎麼放到設計所需要的位置去,對,位置,確定位置,但這個位置是三維立體的。

“嗯,你放心,我複覈過,超哥也複覈過的,誤差非常小。”

超哥,羊少超,這小子,我去,正在辦公桌前和一個女的在膩歪,見其他人見怪不怪的樣子,,林雲心想,MD,自己是這段時間錯過什麼了嗎?

一看,這女的好像是張主任綜合辦的,應該是和李波老婆一起過來的那個女的。

“超,這是。”

“我女朋友,塗靜。”


“唷呵,你小子下手挺快呀。”

“哪裏,我們認識好幾年了,塗靜,這是雲哥,我以前給你說過的。”

“雲哥,你好。”

“你也好。”

林雲把香菸摸出來每人辦公桌上扔了一支,又開啓了口花花模式。

“小夥子們,好好幹,明年你超哥給你們娶個嫂子。”

“哈哈哈哈哈~~~~~”

這幫人一點都配合,怎麼也得說個謝謝哥再笑也不遲。

所有人都在鬨堂大笑,除了塗靜和羅兵。

看着楊少超的女朋友有點不好意思了,算了,不拿他兩口子開涮了。

羅兵依然在埋頭苦幹,哎,無論什麼時候都是這副慫樣,明顯的有賊心沒賊膽,這張月也跟了他好些天了,天天都一板一眼的給人家安排工作,整得這個小姑娘也成了每天悶聲低頭,大氣不喘了。

林雲最開始那點不高興也煙消雲散了,興許這小子一開始留張月在辦公室弄內業的想法還真是自己以己度人了,慚愧呀慚愧,先慚愧至少一秒。

看小姑娘明顯的情緒低落,這樣可不行,時間一長,鐵定被嚇走,就算沒嚇走,變成和羅兵一樣也不行呀,這不是毀人嗎,林雲看得是搖頭嘆息。

這工作強度得慢慢上,人傢什麼都不懂,你這種工作狂節奏不得讓人腦子一片漿糊越攪越亂,接收新東西需要時間,這種事不能急。這樣搞,於公於私都得不償失。

“張月,你跟你兵哥說一聲,看哪天我帶你上工地現場去看看。”

我去,不得了了,這小姑娘現在看林雲的眼神兒就像看見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一樣,滿臉全是即將脫離苦海的激動。

林雲越發覺得自己的判斷是對的,任何人遇到羅兵這種人都會抗拒被同化。幹工作是對的,埋頭苦幹也不是不行,但是勞逸結合纔是王道,只有累死的老黃牛,你幾時見過閒死的人。

“雲哥,什麼時候去,明天嗎。”


我去,張月這小姑娘眼睛都開始冒綠光了,像極了一頭飢餓的不知名野獸,恨不得現在就到工地上游弋獵食,我去,這得有多憋屈呀,好好的一個小姑娘才幾天時間呀,就被羅兵禍害成這樣了,慘不忍睹呀。

“你得請示一下你兵哥。”

張月此刻又變成了快要溺水而亡的人抓到救命稻草一個樣,一回頭找羅兵糾纏去了,看那樣,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架勢。

“好走嘞,快點,吃飯不積極思想有問題,我跟你們講額。”

林雲不用回頭,聽聲音就知道門口這辨識度很高的腔調是張萍在招呼,所有人開始收拾辦公桌,林雲到抽屜拿了一包煙,這才慢慢騰騰的關燈關門走出辦公室。

項目部人員依然沒有滿編,目前是全員二十六七個人加上司機班四人,還得加上守門的老夫妻。

雖說職責所在老夫妻兩人不會去,但是就這些人這幾輛車肯定是坐不下的。

每輛車坐滿五個人,至少得六輛,林雲從辦公室出來得晚,出來的早的,手腳麻利的,都擠上車走了。

曾老闆的車也帶着羅兵、張月、楊少超和塗靜走了。

剩下六人沒坐上,林雲還在想,估計司機班誰得多跑一趟了。

沒上車的人,工程科兩人,林雲和張浩,合同科一人趙紅豔外加機料科小姑娘,綜合辦一人,張萍,安全科一人,蔣大勇。

“算了,勇哥,開你的車好不啦,我們幾個擠過去好嘞。

“我說張主任,這算不算私車公用呢,也不見給我補貼點油錢。”

蔣大勇一邊說一邊往停車棚走去,現代伊蘭特,這車也不算年輕了。這人沒覺悟,要上油錢了,怪不得這麼多年考試通不過,職稱評不了呢,活該,林雲又開始腹誹了。

幾人緊跟着往停車棚走,張萍坐了副駕駛,兩個女人從右側車門上了車,林雲和張浩從左側上了車,林雲坐在中間挨着趙紅豔,剩下張浩和機料科小姑娘分別坐在兩側車窗。

果然是單身太久,思想作怪,挨着女的坐,肯定和挨着男人坐感覺不一樣,自然反應,血液流速會變快,不信?不信你試一下。

“幸虧我們幾個都不算胖,不然這後座還真擠不下。勇哥你炒股掙那麼多錢,你是準備留着娶小老婆嗎,這車也該換換了。”

車輛行駛當中,細微的搖晃都會和兩邊的人有接觸,林雲爲了避免尷尬,無話找話的開始轉移注意力。

林雲稍微的測了一下身子,給趙紅豔那邊騰出來一點微不可查的空間,這就是做賊心虛的紳士風度,MD,這夏天,大家都穿得單薄。

趙紅豔穿的是黑色的中款薄紗連衣裙,林雲因爲緊挨着,隔着各自的褲子和裙子,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的溫度。眼觀鼻,鼻觀心,阿彌陀佛,我佛不渡單身狗,唯有自渡。

可能是因爲沒搶到副駕駛的原因,也可能是其它什麼未知原因,反正女人的心思你別猜,此刻的趙紅豔面無表情,神遊天外。

“換呀,要不你借點錢給我,我已經看好車了,準備換個越野的。”

壕無人性,林雲沒話找話反倒引來蔣大勇的調侃。

“可以呀,勇哥,要不等我找到老婆用一段時間賣了錢再借給你。”

林雲也是張口就來,開玩笑,借錢,能從林雲手裏借到五百塊錢以上肯定得是銷售微商保險行業9級業務員水平以上,而且必須得是發工資當天。林雲一心想着互懟去了,絲毫沒有顧忌在座的兩位女同志的感受,而且好死不死的還加了“用一段時間”幾個字眼,這逼真是個人賤嘴也賤。

“林雲,你這樣講不尊重女性嘞,不好這樣講的。”

不等蔣大勇繼續接話,聽得林雲話中對女性的偏見和侮辱,張萍瞬間就把話插進來了。

這女人好勝心太強了,時常把自己放到男人的對立面,林雲一句不經意的玩笑話,她着上急了。

“張萍,他是賣老婆,又不是賣你。”

蔣大勇真是流氓不問歲數,看熱鬧的不嫌事兒大,瞬間就把張萍給帶進來了。

“就是就是,你又不是他老婆,你着什麼急咯。”

我去,一直神遊天外的趙紅豔不知道什麼時候還的陽,這絕對是個補刀高手,冷不丁給你來一下,所謂人狠話不多,一旦開口,見血封喉,一個不留。

“林雲,你給我記住。”

張萍一時沒有想到合適的話來對兩人進行反駁,估計是又聯想到林雲的賤人賤語,轉身把矛頭對準了林雲。

我去,躺槍也不過如此,林雲也是醉了,好好的,說的是哪門子的賣老婆呢,賣就賣吧,你非得說用一段時間,可見嘴賤通常沒有好下場的。

幸虧張萍是綜合辦,頂多今後去領個筆呀紙呀什麼的辦公用品的時候被打擊報復,這要是財務科,領工資的時候不得告訴你今天沒有零錢,等下次再來吧。得罪誰不好呢,得罪女人。也是夠了,什麼?無意的?我去,這種時候越解釋越抹得黑。

林雲保持沉默,高手過招,不能輕易出手,今後有的是機會進行打擊報復,嗯,這貨記上仇了,蔣大勇和趙紅豔也很榮幸的登上了林氏打擊報復名單排行榜。 工程人生

第一卷

第十一章 迎新聚餐

沒有什麼是一頓酒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兩頓。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

這是曹操的《短歌行》,據三國演義記載,這後邊還有一個曹操做完《短歌行》醉酒殺劉馥的故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查證一下,此處不再贅言。

酒是個好東西,喝醉了就不好了。喝酒上頭憤而殺人的的自古以來地位最高的人估計非這個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時任漢丞相曹操莫屬了。從杜康儲藏糧食無意中得到酒這種飲品以來,對酒的描述就大量的出現在中華文明歷史典籍及文學作品當中。


以《三國演義》爲例,英雄人物大多是好酒的,其中又衍生出好幾個關於酒的故事,而最爲人熟知的無非以下幾個:關羽溫酒斬華雄、曹劉煮酒論英雄、周瑜醉酒賺蔣幹、張飛醉打下屬夜失首級。

說到酒就有個酒品的問題,曹操醉酒殺人應該算酒品不好,可此人不但醉酒殺人,還妄稱好夢中殺人,並因此殺了睡覺時接近的僕人,因爲當初曹操刺殺董卓失敗的時候董卓就在睡覺,所謂心虛者怪夢多,這是緣由。所以曹操不但酒品不好,人品也不好,確實不太好,連給他治病的華佗都殺了。可偏偏此人詩詞歌賦文章冠絕天下,還手握重權挾天子以令諸侯,頗有點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的意味,所以英雄也罷,梟雄也罷,三國裏邊那麼多英雄好漢“恨不能食其肉,寢其皮”,口必稱曹賊,皆成了其刀下亡魂,所以這個曹賊還是有我們值得佩服的地方。

酒分貴賤,酒品自然也有高低,《三國演義》的作者羅貫中爲什麼花費大量的篇幅描述與酒相關的場景,不但是爲了更好的塑造其中的人物性格,也有告誡各位飲者適可而止的意思,從其中張飛喝酒誤事丟城池,丟了三兄弟唯一的立錐之地徐州不說,連嫂嫂都陷於城中,直至最後征伐東吳的路上喝酒丟了腦袋。

前有紂王“酒池肉林”的遺臭萬年,後有杜甫“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憤慨。

自古以來對酒的爭論褒貶不一,其實反倒變現承認了酒作爲飲品在歷史上的超然地位。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喝酒是好事,可不要幹出酒後失德的事情來喲。

噓!別問!都幹過!因爲大家都是普通人,都有年少輕狂的時候,各自引以爲鑑吧,向大家保證下不爲例。

————————————-

古時候生產力低下,酒是奢侈品,老百姓不年不節的哪裏能有酒喝,飯都吃不飽,能有一頓酒喝就是過年了。現在生活條件好了,但時不時的能有一頓酒喝,也是高興的事情,尤其是多人聚會,酒絕對是必不可少的。

國人喝酒吃肉還講究先排座次,林雲現在就有點犯難。

一般的八仙桌,分上下左右,是及其好排座次的,上中下,先左後右就完了,現在好多酒店酒樓爲了避免出現不必要的尷尬,都用圓桌,可見國人的變通能力之強。以地位最高的人坐的地方爲尊位,然後依次排開,嗯,一般領導不會坐在背門的方向。

現在林雲爲什麼犯難呢,不但是林雲,所有人都在犯難。30幾人的大圓桌,目測直徑都得五米往上,不知什麼原因曾老闆還未入席,人也不知所蹤,所以大家都沒有確定各自座次,有的坐在旁邊的休息小凳上玩手機,有的抱懷斜靠在椅背上玩手機,清一色的沒人落座,也是清一色的人手一機,時代進步也並非全是好事。

MD,封建餘孽思想害死人,沒能落座的林雲站到靠窗的地方擺弄手機,時不時拿眼睛打量包廂,偶爾也盯向包廂門口。

這包間也是夠了,光這個圓桌估計都得小三十平米,最低都得二十五平米往上,可想而知除了桌子大,這包間得有多大才能裝得下。


“林雲,你們工程科來幾個人搬一下酒。”

所謂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慼慼,子曰: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然小人不常在,而女人常在,所以不能得罪女人呀,若是不小心得罪了,你只要遵循一個原則,肯定能脫災免禍,“嘴要甜,腳要勤”,一定要擺出一副甘憑驅策,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架勢來,以林半仙逢凶化吉的運氣及趨吉避凶的能力,自然應該是不在話下的,可事情往往是沒有絕對的。

聽得張萍調兵遣將,林雲那是如獲大赦,可上帝是公平的,給你一個機會然後必定前面有一個坑在等你。

得意忘形的林雲嘴賤的毛病此刻體現得淋漓盡致,絲毫沒有一點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的覺悟。

“張大美女,你老人家吩咐,馬上照辦。”

一回頭繼續咋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