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聲明:「我接受,和你無聊且幼稚的打賭無關。你必須清楚,夢露不是你的私有,你沒權利為他選擇幸福,選擇明天,選擇人生。你沒有,我也沒有,我們都沒有,幸福掌控在自己手中…」

報告帝尊:世子有喜了 ,對於這種狗屁的言論,在她看來,是笑話,是羅天拖延的借口…。。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由,夢露作為我們家族的一員,更是這樣。我尊重你們每一個人,至於她,我們都像妹妹一樣對她。」

羅天掃視了眾人一眼,看著大家不再言語,嘴角一抬:「你們不會對自己的妹妹有非分之想吧!」

夢露聽了這話,單薄的身子一顫,期盼變成了失落的尷尬,那水靈的大眼睛,水球一樣,有潮濕的淚珠在流動,那不是水,那是失望和喜悅的淚花…

羅天攤攤手,一臉無辜的說道:「她喜歡誰,討厭誰,和誰在一起。追求和選擇,決定和相伴,這都是她的權利,有她自己決斷,你們是要喜歡她,都可以去追。但是你不要用這樣蹩腳的理由拿來向我挑戰,,這樣做只能顯示你的幼稚……」

羅天說完,微笑的看著夢露,「她的幸福,她自己選擇,我相信她的眼光,不管她選擇誰,我都衷心的祝福她……」

羅天的話狠狠地刺痛了夢露的心,同時也贏得了個別羅家子弟的認同,自私的本性,讓他們認為夢露是自己得,但因為羅劍的武功高,競爭,就失去了要公平…

羅劍被羅天言論氣的發狂,心受了傷,手中的劍發寒亮。一種要殺人的衝動在他心中產生,眼中的怒火和心中的憤恨充斥大腦發出嘲諷的言語…

「你,就是懦夫…」 「阿沁…阿沁…」

「一聲阿沁是人想,二聲阿沁是人罵。」

用十指鉤成九子形狀,輕輕擦過那挺拔的鼻樑,嘴裡嘟囔:「不用想,一定是羅家子弟中,那喜歡夢露的那些色狼在罵俺。」

「無奈的嘆息,鬱悶至極。」俺可是良民,良好市民的代表,這阿沁一定是受無妄之災。想到這裡,鼻子一酸…

阿沁……

自己剛來到這世界,就被人排擠,吐罵,這不是老天誠心要整俺嗎!不管誰在罵我,也不論誰想貶低我,更不問誰想打擊我,那都是以前,從今天起,羅天唯一的目標,抬起頭,仰望上方…。。

一邊想,一邊走,一邊抬手摸摸自己的額頭,貌似自己要抓緊修鍊,才能獲得話語權,弱肉強食的世界,不奮進,就是屎,屎掉在地上沒人踩,自己還有人踩,那說明自己還不是屎。

羅天想想自己和屎平肩相比,兩個字,「悲哀…。。」

陷入思考中的羅天,悶頭向前,「碰……」撞上了,軟。用手摸了摸,臉上都是疑惑,難道說樹是軟的嗎?羅天想到這裡,伸出五指,想確認自己的想法可真。

啪……

伸手去摸的行為被突然來的攻擊驚下,像后一退,薄唇輕抬:「還好沒栽倒。」

身子退到後邊,抬頭一看,心裡一顫,眼前女子不一般,那可謂是:「巾幗英雄紅皮革,雙眸含怒動心波。落月碧霞臉上粉,凸胸翹臀含秋波,寒冰秀劍腰中掛,細腰玉腕一把抓。野性熟女。

看著眼前女子怒目張望,羅天嚇了一跳,努力想一下,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信息,原來是她。

「瘋子,羅嵐。」

羅嵐是羅家最小的長輩,在羅家空有一個長老的頭銜,她很少在羅家出現,或者說很少回羅家這個庭院!

獨立的男子那叫男子漢,獨立的女子那叫半男。

羅嵐其實就是半男,她不但是偏男子的打扮,更喜歡冒險,典型的是一個不懂柔情的半男,她沒有女子的婉約,更沒有少女的溫情,她不缺少女子溫柔和風騷,只是她的性格決定了她不會在外人賣弄聽潮。

在羅天的記憶中,唯一遺留的身影就是眼前這個半男,看來羅嵐是對自己還不錯。羅劍口中的「瘋女人」貌似指的就是眼前的女子。

四目相望,略顯尷尬,用手撓撓後腦勺,羅天禮貌的說道:「羅嵐姑姑,你回來了,俺剛剛不是故意得。」

杏眼柳眉一翹,裝作生氣的羅嵐露出女兒家的微笑,沒有想到半年不見,羅天的嘴竟然變甜了,讓也害羞了,貌似自從得知她是空靈之體后,姑姑這個稱呼,再也沒有出現過。

羅嵐「嘟」了羅天一個白眼,輕抬紅唇,「我不是回來了,我是必須要回來了,回來就聽說你傷到了,傷到哪了,給姑姑看看,說著就去脫羅天的衣服,一邊掀,一邊問,一邊找,一邊看。」

「強迫的窘境。」

不願被叫做「瘋女人,」哪有一上來就脫衣服得,自己的處男身,要看也要找個處女看不是?

一臉窘境的羅天,哭喪著臉,雙腳迅速後退,雙手緊緊抓住自己的衣領,說什麼也給看,在羅天印象中,自己純玉一塊,很是稀罕,哪能輕易試眾……

「你這個臭孩子,還躲什麼,小時候忘記了最粘姑姑了嗎?忘記給你脫光了洗澡,忘記了晚上尿床都是姑姑幫你換的衣服了嗎? 九陽絕脈續 ?一年不見,你倒是變的害羞了…」

一個踉蹌,還好身後有個樹當,沒有栽倒, 強吻99次:老公,別太壞 ,還好長得不醜,要是面容如芙蓉姐姐的面容,自己真要搬起豆腐撞石頭。

「那個…」羅天被「雷」的結巴起來,薄唇輕抬「我的傷已經好了,只是小打小鬧,皮外傷,沒動筋骨,您老放心好了。」羅天說完,死活不肯向前靠近羅嵐。

羅嵐看著羅天不給自己看,也不在勉強,嘆息了一聲:「孩大不由娘,原來我們羅天張大了,顯姑姑老了,算了。」

羅天實在怕了,在記憶中,羅嵐是對自己最好的長輩,夢露是對自己最好的妹妹,雨瑤自己的對手,而小女奴妮是最自己最忠實的下人…

記憶中的三個人,除了自己那個對手沒見到過,貌似其餘三個都見到了。那個對手,不會也是傳說的奇葩吧。

驅散雜念,羅天移步上來說道:「姑姑,你誤會了,我只是說你比我大,沒有說你風燭殘年,就算你風燭殘年,你依然是我最漂亮的親人。」

羅嵐聽了這話,眼珠都瞪出來了,羅天什麼時候這麼會說招人喜愛的話了,難道說被吳家那小子暴打,靈魂蘇醒了嗎?不會這麼巧吧……

「風燭殘年。」羅嵐「嗲」了羅天一個白眼,對羅天的用詞不當也不再追究問地。

看著羅天的轉變,羅嵐眼睛一轉,「計」上心來……

「噌…」一聲拔劍聲響在耳邊,對於羅天來講,這聲音太熟悉不過了。

「羅天,你和家族貝勒大師學習鑄劍也有幾年了吧,那你幫姑姑看看這是不是一把劍改造一番。

羅嵐輕輕一挽玉腕,一把銀白色的寶劍飛鞘而出,劍在羅嵐的手中,從外邊看,這是一把吟過血的寶劍。

劍有魂,劍有靈,劍有生命。

羅天懂劍,會劍,識劍,愛劍,鑄劍,看到羅嵐手中的劍,羅天皺皺眉頭,因為這把劍外表的確是一把好劍,可羅天是見過仙器的外來客。見過的寶劍太多,閃爍的外表現在已經不能蒙蔽羅天的雙眼…

羅天看了一眼,輕抬唇角:「「姑姑這把劍,據俺判定,只能稱為法器。」

武器有嚴格的等級劃分,他們的等級一次是鐵器銀器金器法器寶器靈器聖器神器靈寶聖寶。

法器防身很強,用來戰鬥一般,用來保命很爛。確切的說它是一件沒有靈魂的武器,和傳說中的靈器相距很遠,和傳說中的寶器挨邊。」

「你還沒拿在手中,胡說什麼?這可是貝勒大師的得意之作,靈器寒霜。羅嵐並沒有生氣羅天的坦言,反而看到羅天無拘束的暢談,心裡感覺高興。

「不用看,我閉上眼就能感覺到,姑姑,你知道,武器等級的卻別在哪嗎?」犯了職業病的羅天開始侃侃而談,羅天似乎忘記了以前的羅天更本不懂這些深奧的東西…

「哦?難道說貝殼大師不懂得東西,你懂,要真是那樣,青出一籃而勝於藍的話,那就算是空靈之體,羅嵐也不用擔心羅天以後的生計,要知道在這個家,羅嵐最放不下的就是他了。


「武器最大的等級不在於表面,而是看材質和鑄劍之人。武器本身是沒有生命得,它的生命是鑄劍者屬於得。很多人都誤認為,靈劍只有天才地寶才能煉製的出,可為什麼大陸上天才地寶那麼多,靈劍那樣少那?」

「為什麼?」羅嵐也很好奇,武器有靈她到知道,但是有生命她還是第一聽說,難道說:「自己的侄子得到了什麼奇緣,受到了什麼高人指點。」

「因為,要用天才地寶才能煉製出靈器的人,那不是大師。大師可以把廢鐵百鍊成鋼,鑄造出有靈性的靈器。」

「死孩子,亂說什麼?不知道巧媳婦難為無米之催嗎?沒有好材料,怎能鑄造出靈氣來。」羅嵐說完,對羅天的言談露出一絲失望之色。

「鑄造者的靈魂力不夠。不能給靈器種植靈魂,所以靈器才很少出現。」羅天說完,臉上露出自信的表現。

羅嵐想了想,點點頭說道,「看來羅天也有自己的見解。貝勒能把羅天教導成這樣,已經實屬不易了,不知道這老貝勒能不能把我這把寒霜…羅嵐想到這裡,明天帶著好酒去找嗜酒如命的老頭幫自己在去看看寒霜。


「武器是武者的生命。」

在大陸上有這樣的說法,同等屬性比等級,同一等級比武器,最後決勝的看實力,武器在戰鬥中的作用,不言而喻。

「羅天,你張大了,走,進去吧。」我陪你一道去見大長老他們去。」

羅嵐說完,從懷裡拿出一個四方的盒子出現在手中,塞給羅天說道:「這個盒子你收下,這是從魔獸森林一個深淵中,姑姑撿到得。裡面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你就留著玩吧!」

羅天並沒有矯情,痛快的收下盒子,放在衣袍中,羅嵐很滿意的點點頭,拉著羅天的手進了大廳,大廳中不止幾位家主和長老在,剛剛和羅天發生爭鬥的羅劍和家族另外幾個天賦秉毅的羅娟,羅蒙、羅標都在。

羅蒙看著羅天進來,朝著羅天淡淡一笑,微微豎起大拇指,這個動作讓氣量不大的羅劍怒目而目,可,羅蒙卻視而不見。

看了僅僅剩餘一個位子,羅嵐把羅天按坐下,自己卻站在旁邊解釋道:「剛剛在外邊,羅天要進來,被我攔住聊了會天,所以當誤了一些時間。」

羅劍撇撇嘴,「是一點時間嗎?好像雷寧第一個通知他,他是最後一個到的,來的時候還去了食堂,這行為更本沒把家族長輩放在眼裡。」

羅劍把和羅天的爭鬥省去,直接攻擊羅天的罪行,這樣的事大家見慣不慣,可羅嵐一聽就火了,瞪了羅劍一眼:「大人說話,小孩別插嘴,你有把長輩方眼中,我看你就沒把我這個長老放在眼裡面?沒大沒小…」

羅劍一聽差點沒氣結了,自己怎說也是羅家未來的家主,這女人一點面子都不給,等自己當了家主,一定把她和廢材掃除出門。

「別瞪著我,就你這性格,心計,忍耐、謀略。想做羅家族長之位,我不答應。給你,還不如交給宅心仁厚的羅天。」

羅劍萬萬沒想到,羅嵐上來就解他的短,一點面子都不給自己,把自己和一個空靈之體的廢材比,結果自己還輸在宅心仁厚上,這不是打自己臉嗎?

「你才進家,和一個小孩計較什麼,知道你寵愛羅天,今天的事可不是吵架。」

族長羅通打了一個圓場,瞪了一眼剛要說話的羅劍,意思是,「你給我閉嘴,不要惹這個瘋女人……」

羅劍不知道自己的父親為什麼要怕自己的這個妹妹,自己這個「瘋子」姑姑。但,看到自己父親那嚴厲的眼神,嘴巴只好不情願的閉上……

「今天喊大家來,是大家選出家族未來的掌舵人,等到三個月後的成年儀式上,好對外宣布,你們看看誰合適…」

羅飛話音剛落,羅嵐就「哼」了一聲,要不是大長老羅璇在坐,依照她的性格,估計當場拉著羅天就離開了。

「我來決定吧!」

羅天並沒想在這裡浪費自己的時間,選擇了第一個發話,這也正符合他的嫡長子和貴族的身份。

「不是你決定,是你先發言。」羅劍沒好氣的看了一眼羅天,憤恨的說道,要羅天決定,那會還有其他人的份。

「那要不你先發言。」

羅劍一聽立刻閹了,誰先說話在一個家族雖然沒有規律,可,的確存在一些順序,先是族長,其次長老,然後才是家族弟子,羅天身為羅家的擁有貴族頭銜的嫡長子,在羅家子弟中,無疑是最有話語權的一個。

「沒頭銜,就別亂插嘴。」

看著羅劍吃癟,羅嵐青靈一笑,羅通一聽當眾責怪自己的兒子,臉色頓時一變,羅劍更是氣的七竅冒煙,羅家其他幾個子弟偷笑當做沒有看見…… 「阿沁…阿沁…」

「一聲阿沁是人想,二聲阿沁是人罵。」

用十指鉤成九子形狀,輕輕擦過那挺拔的鼻樑,嘴裡嘟囔:「不用想,一定是羅家子弟中,那喜歡夢露的那些色狼在罵俺。」

「無奈的嘆息,鬱悶至極。」俺可是良民,良好市民的代表,這阿沁一定是受無妄之災。想到這裡,鼻子一酸…

阿沁……

自己剛來到這世界,就被人排擠,吐罵,這不是老天誠心要整俺嗎!不管誰在罵我,也不論誰想貶低我,更不問誰想打擊我,那都是以前,從今天起,羅天唯一的目標,抬起頭,仰望上方…。。

一邊想,一邊走,一邊抬手摸摸自己的額頭,貌似自己要抓緊修鍊,才能獲得話語權,弱肉強食的世界,不奮進,就是屎,屎掉在地上沒人踩,自己還有人踩,那說明自己還不是屎。

羅天想想自己和屎平肩相比,兩個字,「悲哀…。。」

陷入思考中的羅天,悶頭向前,「碰……」撞上了,軟。用手摸了摸,臉上都是疑惑,難道說樹是軟的嗎?羅天想到這裡,伸出五指,想確認自己的想法可真。


啪……

伸手去摸的行為被突然來的攻擊驚下,像后一退,薄唇輕抬:「還好沒栽倒。」

身子退到後邊,抬頭一看,心裡一顫,眼前女子不一般,那可謂是:「巾幗英雄紅皮革,雙眸含怒動心波。落月碧霞臉上粉,凸胸翹臀含秋波,寒冰秀劍腰中掛,細腰玉腕一把抓。野性熟女。

看著眼前女子怒目張望,羅天嚇了一跳,努力想一下,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信息,原來是她。

「瘋子,羅嵐。」

羅嵐是羅家最小的長輩,在羅家空有一個長老的頭銜,她很少在羅家出現,或者說很少回羅家這個庭院!


獨立的男子那叫男子漢,獨立的女子那叫半男。

羅嵐其實就是半男,她不但是偏男子的打扮,更喜歡冒險,典型的是一個不懂柔情的半男,她沒有女子的婉約,更沒有少女的溫情,她不缺少女子溫柔和風騷,只是她的性格決定了她不會在外人賣弄聽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