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要學會利用別人的同情心賺取足夠的利益。

提耶拉的英鎊和金幣哈利最終還是沒有收下,但提耶拉這種敞開心扉的幫助卻足以讓哈利感激涕零,大晚上躺在床上鼻子還一抽一抽的,顯然哈利是裹在被子里默默的哭泣。

這讓提耶拉有了種淡淡的愧疚感。

他並不是真心想幫哈利,哪怕哈利是上輩子他最喜歡的系列電影和系列小說的主角也不能讓他做到毫無保留的幫助他。

提耶拉想要的是哈利的幫助。

不僅僅是來自於哈利金錢上的,還有他的人脈,他的名氣。

他上輩子看那些修仙小說,財侶法地四個因素必不可少。

學習魔法也一樣。 東極島乃是華國最東邊的島嶼!

經過了東極島之後,輪船就正式進入了公海區域,而檀宮之主的執念島,正是位於東極島再往東將近一百公里的方向。

那裡,是檀宮之主的私人領地。

當輪船靠岸的時候,夜幕早已降臨,執念島很安靜,除了島嶼深處透出星星點點的燈火,其他地方都黑漆漆的。

「請大家按照順序下船!」

叫做凌助理的女子等待所有人全部下船后,她走向最前方,開口道:「現在時間不早了,接下來大家跟我走,先去餐廳就餐,吃過飯後,我們會給各位安排房間住下。」

「檀宮之主呢?」

「是啊,檀宮之主呢?」

「檀宮之主出來跟我們一塊就餐不?」

「今晚,就沒有其他活動了?」

有不少人發出疑問。

「各位,宮主大人明天才會到,今天各位就餐之後就早些歇息,正式的招親大會,將會在明天進行!」

隨著凌助理的話,眾人也就沒再說什麼,一起在凌助理的帶領下前往執念島的餐廳就餐。

執念島的建築全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築,餐廳里,早已給大家準備了豐盛的晚餐。

吃過晚餐后,在凌助理的帶領下,眾人按照分配的房間休息。

嚴經緯舒舒服服洗了個澡后,躺在床上。

夜逐漸深了。

嗯?

很快,嚴經緯就聽到了外面傳來了動靜。

他的嘴角忍不住冷笑了起來,看來,來到這的有不少人都按奈不住啊,想趁著夜色,去探探執念島?

嚴經緯快速穿好衣服,摸出了房間,一道煙進入了夜色之中。

他也想探探檀宮之主住的這座執念島上有什麼,他來參加招親的目的,就是為了親眼見一見檀宮之主。

他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就越過了住宿區,朝著島嶼更深處而去。

一路上。

嚴經緯看到了不少人,不過沒有人發現他的存在。

「啊!」

一聲慘叫傳來。

一道身影,進入了一處陣法之中,雙腿直接被齊齊斬斷,倒在地上哀嚎不已,慘叫聲,吸引了檀宮方面的人。

突突突突!

一道道燈光瞬間照射了下來。

不少人的身影,全部暴露在燈光之下!

「我說過,讓各位好好休息,明天招親大會才會正是開啟,各位是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么?」黑暗中,一道身影走了出來,正是之前接待大家的凌助理。

她身影冷冽的看了一眼雙腿被斬斷的男子,冷笑道:「執念島,不是你們想去哪,就去哪的地方,回去休息吧,再繼續亂闖,後果,你們恐怕承受不起!」

看著倒在地上,雙腿被陣法斬斷的男子,在場不少人心中都后怕不已。

被斬斷雙腿的男子,也算是一代天才人物,可是,他依舊反應不及,被陣法斬斷了雙腿,如果他們繼續亂闖,後果估計也好不到哪去。

於是,各處身影紛紛後退,返回住的地方。

「收!」

凌助理看到所有人離開后,她一揮手,派人帶走了雙腿被斬斷的男子,然後很快消失。

周圍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凌助理髮現了其他人,但是沒有發現嚴經緯,嚴經緯身子一動,繼續朝著執念島深處而去。

一路上,嚴經緯發現了各種各樣的陣法。

而且都是非常高級的陣法,有劍陣,也有各種各樣的陰陽五行,奇門遁甲分佈,看來,那個凌助理還真沒有騙人,一旦亂闖,會有可怕的後果。

終於。

嚴經緯進入了最深處的宮殿。

身子輕輕落下之後,小心翼翼的朝著宮殿深處走去。

從一路上宮殿樓閣的布局來看,這裡,應該就是整座執念島的中心,檀宮之主應該就住在這裡,不過凌助理說檀宮之主不在,明天才會來到執念島,也不知真假。

但,既然來都來了,嚴經緯肯定要探一探再說。

此時。

宮殿深處的大廳之中。

一道俊美異常的身影目光四處掃動,發現沒有任何人影,連下人都沒有。

「檀宮之主,難道你真沒在么?」

他閉上眼睛,感受著周圍的一切動靜。

「看來,你的手下沒說謊,你還真沒在執念島!」

俊美的身影冷哼一聲,他身子一轉,正打算返回的時候,他耳朵一動,發現外面傳來了動靜。

嗯?

沒一會,一道身影就闖了進來。

「嚴大少,這麼巧?」

「是你?」

嚴經緯有些震驚的看著眼前的身影,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一起上船的西府府主之子,廖明月。

此人果然不簡單!

嚴經緯心裡暗暗吃驚,一路上,他經過了多少陣法,多少陰陽五行奇門遁甲,他再清楚不過了,能闖到這裡意味著什麼?

眼前這個廖明月,絕對是超一流的強者!

西府的 第2889章

克里斯住址。

他神情激動的朝頂樓走去。

神秘人披着黑袍,靜默的站着,風吹的黑袍亂舞。

「換血手術的時間確定下來了,就在明晚八點。」克里斯王爵言辭激動。

「一切按照計劃去走。這次的手術關係到整個67T實驗的情況,絕不許再出現任何的差錯!」

「您放心,我已經都準備好了,這次絕對沒問題!「

克里斯王爵的語氣很恭敬,卻也隱隱透出幾分激動。

但同時,他也忍不住產生了一些擔憂,「不宗政御這個人並不簡單。」

「如若等他醒來,發現其實是我們騙了慕安安,他會不會做出什麼事情,破壞到我們的計劃?」

「就算他知道了又如何?」神秘人冷嘲,「等計劃成功,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克里斯王爵聽着,忍不住笑了起來。

「慕安安做夢也不會想到,根本就沒有所謂成功的以血換血的實驗。」

克里斯說這些說言辭十分激動。

像是一個掌控了整個棋局的勝利者一般,驕傲著。

「我給慕安安的所有資料都不過是紙上談兵。」他說,「真正救宗政御以及其他病人的,其實只需要像第一次那樣,用她的血作為血清,製作解藥。」

「而且,她非但不能死,還必須健康的活着。因為她需要長時間的提供自己的血液讓藥物基地研究出治人的葯!」

說到這裏,克里斯王爵臉上的笑容猛然一收,眼底透出一股狠厲。

「很可惜,明天之後一切就都結束了。只要宗政御身邊的人真的按照慕安安的意思去做,他恐怕到死都會認為,慕安安是因為不愛他才離開他的。」

神秘人冷笑一聲,不耐煩的說道,「少廢話,趕緊去把那邊給我盯緊了,要是出現一絲差錯,我決不饒你!」

「是!」克里斯王爵再三保證,「絕不會出現問題!」

……

轉眼,便到了實驗當晚。

慕安安想去看看宗政御,又怕自己真的去看了,又會捨不得。

所以,她放棄了去看他。

在做手術之前,她先抽了400CC的血,作為基礎的儲存血。

隨後,她將一個小盒子交到顧書卿手上。

並交代道:「顧醫生,等七爺醒來,你幫我把這東西交給他。」

顧書卿手握著小盒子,小盒子很輕,但他卻覺得自己的手沉甸甸的,就像有什麼東西壓在了他的身上一般,很難受。

而一向直男的羅森,此時看着慕安安,卻是忍不住掉下淚來。

他着急的問道:「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安安小姐,如果你走了,七爺他也不會開心的!你再想想其他辦法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