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嘆口氣,「對,沒錯,雖然我還不清楚當初事情的真相,但可以肯定司令之所以被扣上背叛者的帽子,都是因為玲瓏,是玲瓏陷害了他。」

菲爾德突然沉默,周圍的氣壓也隨之低了好幾個刻度,「那個該死的女人……!她怎麼能、怎麼能陷害自己的親人,怎麼能背叛自己的種族!」菲爾德眼中冒火,「我要找到她,將她撕個稀巴爛!」

「別衝動,玲瓏那個女人的心機之深不是我們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小光告訴我這些……我永遠都不可能知道。」憐不得不佩服玲瓏那個女人,她將自己的心思隱藏的這麼深,事情謀划的這麼長遠,這女人該有多麼強的忍耐力和洞察力!不管怎麼說,她成功了,司令被驅逐、隱月被誤解甚至差點被殺死,她的目的已經近乎成功了!

「現在怎麼辦,諾茲林那傢伙一定和玲瓏在一起,那個女人能陷害他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菲爾德將軍明顯焦躁起來,「不行,我要找到諾茲林那個傢伙!」

「菲爾德將軍!」憐喝止住他,「司令身在什麼地方誰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他身在何方,也不能這麼貿然過去,玲瓏那個女人我們不能小看,她背後的勢力更是如此。」

「背後的勢力?」菲爾德瞪大眼睛,「你是說……玲瓏的身後還有別人?!」

憐沉思,「這只是我個人猜測,當然也是最不幸的猜測,如果玲瓏背後真的有人在指示,這一切的意義……可不僅僅是她的私慾,更是牽扯了整個龍族甚至是更多的東西!」

菲爾德的神情徹底陰沉下來,「如果這的是那樣……玲瓏那個女人早就該死了!可惡啊!上一次就不應該讓她活著離開!」

憐冷笑,「上一次讓她活著離開,是因為沒人能看穿她,而這一次不一樣,再遇上她,一定不會讓她逃掉就是了!」

菲爾德點頭,「知道了,不過話說回來,你這次來龍族是做什麼?還有……你剛才是要去哪兒?」

憐呵呵一笑,指了指前面龍巢的位置,菲爾德回頭看了一眼立刻轉頭回來,「開什麼玩笑!你要去龍巢?!這怎麼可能!那是只有經過龍族三位老祖許可的人才能進入的地方,況且現在王上已經蘇醒回歸,你怎麼可能進得去!」

憐聳聳肩,「我的確要去龍巢,因為我就是從那裡出來的,有什麼話我們回頭說吧,菲爾德將軍。」憐擺擺手,大步往前走去,菲爾德當下開口,「喂!小丫頭!你等一下啊!那裡真的不……!」菲爾德親眼看著一道光芒閃現而過,接下來憐的身影立刻消失不見了!不見了!尼瑪的,她真的進去了啊!這是什麼情況!

小光嘆口氣,有些無奈的搖搖頭,走到菲爾德身後拍拍他的肩膀,「菲爾德將軍,你的腦子是不是也該轉轉彎了?」

「你什麼意思!」菲爾德怒吼一聲,小光眼神平靜的看著他,「能夠自由出入龍巢的人,還不是龍族的人,她會是什麼身份?」

菲爾德愣住,好半響才跟遭雷劈一樣的頓悟!「你是說,她、她……那個小丫頭就是少主要成婚的對象!」


小光點點頭,「你終於知道了啊。」

菲爾德瞪著眼睛,「這、這怎麼會啊,那小丫頭是少主要成婚的對象,我是說……這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還有……為什麼王上會首肯這樣的事情,啊?」

小光微微皺眉,「你說的什麼,語無倫次完全聽不懂,我想婚事很快就會舉行,到時候你就會看到了。」小光說完轉身離開,菲爾德傻子一樣的站在原地,看著龍巢方向徹底愣了,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啊?

從小光那裡得到的消息讓憐越來越覺得關於玲瓏這件事並不尋常,這件事告訴了龍族族王之後,這個一向粗狂不拘小節的男人也不由得深思良久,龍族的三位老祖人物神色有些陰沉,沙雲率先開口,「當初就不應該讓她活著離開,就應該解決掉她!」

傲天老祖看了看沙雲,當時那個情況如果解決掉玲瓏,那勢必也要解決掉隱月,玲瓏死了是小,如果隱月死了的話……傲天老祖看向自己的族王,王者血脈遭到誅殺,他可是要擔負起這樣的罪名永生永世啊!

「沙雲你別站著說話不腰疼,玲瓏當時是和這小子一起離開,傲天能有什麼辦法。」冷絕哼了一聲,他已經知道小玲被廢掉一隻胳膊的事情,心裡也暗暗覺得小丫頭做的一點錯都沒有,那牛皮糖活該!

憐看著身旁陰晴不定的隱月,這件事的真相最難接受的應該是他,被灌輸了那樣的仇恨思想,隱月在那個女人身上傾注了全部的感情,到頭來卻發現是一場騙局,隱月為了這場騙局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甚至不惜來到龍族以犧牲自己的姿態來救那個女人出去!隱月久久沒有說話,龍族族王看著自己的兒子,開口道,「臭小子,只要你一句話,你想那個女人不活,老子我上天入地也會將她找出來,弄死她。」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隱月身上,隱月沉默並沒有表態,龍族族王哼了一聲,「當然,你如果說算了,龍族當然不會計較。」

隱月抬眼看了自己便宜爹一下,冷笑道,「算了?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那個女人把我的一切玩弄於鼓掌之中,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

金色瞳孔陡然掀起一股風暴,龍族族王哈哈一笑,「這才是我的崽子!任何人休想算計到我們的頭上!告訴龍族的所有族人,在環大陸之上,不論是海中、陸地還是什麼地方,只要見到玲瓏那個女人,殺無赦!」

「等等!」隱月低吼了一句,表情異常陰沉,「我要親手解決掉她。」

「哈哈哈,好!當然沒問題!」龍族族王狂笑一聲,接著看向憐,「至於諾茲林那小子……就讓他回來吧,我可一點都不相信那小子會做出背叛龍族的事情,我當初看上去的小子,怎麼可能就這麼點出息。」

「是的,王上。」傲天低低開口,龍族的三位老祖相繼離開,只剩下憐和隱月,兩個小年輕也想就此離去,卻被龍族族王叫住,「咳咳!我說你們兩個,婚事是不是應該辦一下了,你們不要任務我在開玩笑。」

兩個小年輕都不禁紅了臉,隱月有些惱火的開口,「知道了!你想什麼時候辦就什麼時候辦!走了憐!」隱月拉著憐急匆匆的往外走,龍族老祖嘿嘿一笑,開始盤算著日子,嗯嗯,為了夜長夢多還是越快越好。

龍族少主婚嫁的事情在龍族傳開,為了保護憐以及後續第三勢力的原因,這件事並沒有驚動內海的其他部族,更沒有傳到環大陸之上,教廷與黑暗教廷都不知曉一場秘密的聯姻已經在龍族舉行,這場婚禮在龍巢之內完成,龍族族人們也沒有這個榮幸親眼見證,一夜過去,再出現的兩個年輕人,已經成為了不一樣的關係。

「咳咳……夫、夫人……」隱月紅著臉,這麼稱呼彼此總有些尷尬,憐則直接開口,「還是叫名字吧,不需要這樣。」隱月猛然間鬆口氣,「嗯,我也覺得這樣太彆扭。關於組建第三方勢力,龍族這邊我那個便宜老爹已經答應了你,你可以完全放心。」

憐點點頭,有了龍族這個靠山她自然安心,況且內海也會成為第三軍團的基地所在,位於四片大陸中心的內海沒有比這個位置更能掌控一切,不論是教廷還是黑暗教廷,都能率先出動。

「好,我要聯合異族勢力,精靈一族那邊……」

「精靈一族沒有問題,我過些日子便會讓精靈遷徙過來,巨人一族也會同精靈一族一起,至於矮人一族……可能需要你親自跑一趟了。」隱月摸了摸憐的長發,「你儘管去做你的事情,內海這邊我會為你準備好一切,只等你回來。」

憐看著隱月動容一笑,「嗯,我知道,有你在我很安心。」

「傻瓜。」隱月笑著將她擁入懷中,血液中的不安定分子又開始作祟,龍族血脈在碰到憐的時候總會熾熱無比,隱月深吸一口氣,不好,再這麼呆下去的話遲早都會出事,「你先走吧,教廷與黑暗教廷那邊隨時都有可能行動,組建第三勢力還需要時間,我們非常緊迫。」

憐點點頭,「關於司令和玲瓏我也會暗中打聽,一有消息會告訴你。」


隱月笑了,「好,我知道了。」

憐就此告別龍族,就在新婚的第二天,龍族族王興沖沖攻來的時候憐已經悄然離開,當知道憐離開之後龍族族王有些不開心,「這小丫頭這麼就走了,真當是一場交易……小子!有沒有搞定她!」

隱月聽的直接臉紅,昨天一晚上他和憐的確是共處甚至同眠,但他們兩人都不認同這樣的成婚,自然也不可能做什麼,誰知道這便宜老爹竟然問的這麼緊,而且這麼不害臊!

「沒有!」隱月沒好氣的回了一句,龍族族王愣了,隨後一陣惱火!「臭小子!你在搞什麼!老子好不容易讓你們成婚,就等著你給下種,結果你竟然告訴老子你什麼都沒做!」

隱月的臉更是燒的厲害,「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敢!誰說一次就中的!」

「嗯?」龍族族王一個停頓,隨後笑了出來,「哈哈,嗯嗯,原來你這小子也不是廢物,看來還多少有我的一點真傳,沒關心,做了就好,不愁中不中。」

隱月爆紅著俊臉已經不想和這便宜老爹探討這樣的問題,「你答應憐的事情不能食言。」

「哼,這是當然!老子答應她的事情不會失信,不過前提是……你這小子動了她之後!」龍族族王眯著眼睛,隱月的心頭忽然一顫,這老傢伙,這老傢伙!龍族族王又是一笑,狠狠拍了隱月幾下,「不過現在這都不是問題,臭小子,如果你什麼都沒做,老子會立刻將那丫頭抓回來,親眼看著你下種!」金瞳閃過威脅,隱月的心臟跳漏幾拍,好懸,剛才他沒有說出實情不然的話……

「至於我答應那小丫頭的事情,你自己去辦,現如今你就代表我,你說的話就是我說的話。」龍族族王說完這些之後轉身離開,隱月狠狠鬆口氣,既然一切都交由他做主也好,先將精靈一族遷徙到內海之中,接著再找到一個適合的地方建立基地,隱月將一切都盤算好,龍族會成為憐強有力的後盾,只盼其他事情一切順利了。

「刷!」一道身影直接破海而出,身後的翅膀緩緩煽動帶著憐往更高的地方飛去,內海還是一如往常的平靜,不論陸地上的戰火燃燒到何種程度,這片海域都不會受到任何影響。憐縱身朝著東大陸飛去,矮人一族如果不出現任何變故,他們應該還是在東大陸棲息,風聲在耳邊呼嘯,海面直接在憐的腳下略過,空中的陽光被烏雲全部籠罩,似乎隨時都會出現一場暴風雨。

一塊懸浮在內海之上的島嶼出現,憐微微皺眉,那是教廷從前的基地!周圍的空間屏障早已經撤離,三座交叉的大橋還聳立在那,騎士殿、苦修院和裁決所,三大建築有些斑駁的聳立在那,憐慢慢靠近這個建築群,可以看到這些建築的原貌,但現在缺少了空間屏障的保護,任由風吹雨淋和潮濕空氣的侵蝕,再加上這裡沒有任何人停留,已經斑駁嶙峋,蕭條不已。

憐就此停留下來,有些建築已經倒塌碎裂,到處都是掉落的石塊和木板,甚至還有一些容器和衣服,看的出來當初教廷自這裡撤離的時候帶著一些慌亂,憐在裡面走著,突然想起了什麼東西迅速往裁決所的方向跑去,當初她和司令先前曾被關在這裡,司令在強行衝破這裡空間屏障的時候一定留下了什麼東西,屬於司令的龍息已經消失,她需要再一次獲得司令的龍息才能知道他在哪裡。

裁決所裡面東西雜亂的丟在地上,甚至覆蓋了厚厚的昏沉,書籍、武器還有一些容器和器皿的碎片,憐翻找著,當翻找到一個雜亂的儲物堆的時候,總算讓她發現了什麼!幾片龍鱗被裝在一個髒兮兮的罐子之內,龍鱗……教廷沒可能獲得自司令之外的龍鱗,將幾片龍鱗倒出,不用多加猜測,憐十分肯定這就是屬於司令的龍鱗!

摩挲著這幾枚早已經失去光亮的龍鱗,憐深吸一口氣,掌中黑色元氣出現,將幾片龍鱗完全包裹,在黑色元氣的炙烤和煉化之下,一絲淡淡的氣息自龍鱗里飄出,憐眼中出現驚喜,黑色元氣更加熾熱,「噗!」最後一小塊的龍鱗也跟著消失,一道氣息急速的想要竄出逃走,憐嘴巴張開,一個猛吸將這道氣息完全納入體內!

「彭通!」心臟狠狠的跳動了幾下,這一道微弱龍息的進入將憐體內的元氣立刻引起騷動,但很快被憐完全壓制,熟悉的感覺再度回頭,憐知道這道龍息相較以前太過微弱,她需要很接近司令的位置才能和他建立聯繫,若是在以前只需要大概的範圍。憐深吸一口氣,在這道龍息回歸到她身體之後她安心許多,就算現在聯繫不到司令,就算仍然不知道他身在何方,但她不會再錯失他。

憐看著遙遠的東邊大陸,不知為何她總有種司令就在那裡的感覺,背後的雙翼重新展開,狠狠一個拍打帶著憐的身體直接來到高空之中,朝著東大陸那邊光速飛去!

司令!等我!

我能說劇情到這裡卡了嗎,卡了嗎,卡了啊!扯頭髮ing……

本文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收尾部分,容作者君再去捋順一下劇情,未免出現混亂,我好好整理一下!┭┮﹏┭┮ 自從東大陸成為黑暗教廷的領地之後,東大陸的居住民直接或者間接成為了黑暗教廷的信徒,人們為了生存只能強迫改變自己的信仰,雖然不願意但為了活著,有些時候信仰也必須捨棄,黑暗教廷的勢力駐紮似乎已經完全清洗掉了教廷先前留下的痕迹,東大陸已經完全改變了模樣。

再次踏入到東大陸之上,憐明顯感覺到了黑暗教廷的防禦比上一次更甚,好在她如今已經成為魔王,可以不動聲色的越過這些屏障不引起任何騷動,羅德伊已經同憐與琥珀決裂,黑暗教廷現如今站在了憐的對立面,一旦遇上那必將是死斗到底。縱然是再強勢的人物,到了人家的地盤之上總要有所收斂,憐直奔矮人一族的棲息地,如果矮人一族的情況沒怎麼變化,現如今的她已經可以讓矮人王俯首稱臣了。

「族王,那小丫頭估計是不會來了。」巨大的石屋之內,幾個身材粗壯的矮人聚集在一起,手中的武器時不時的敲擊地面發出清脆的響聲,距離上一次憐的到來已經過去了十幾年,這十幾年中憐再不曾現身,甚至沒有任何消息傳出,矮人王神色不佳的坐在那,將手中拿著的烈酒一飲而下,隨後將酒杯狠狠捏碎。

「難不成還要我們向黑暗教廷屈膝?」矮人王碩大的鼻子通紅,烈酒直接上頭讓他心中潛藏的怒火也跟著迅速燃燒,「我們被迫害到這樣地步,還要對這些儈子手屈服,真他媽的窩囊!」

石屋之內一片沉默,所有的矮人都沉默了,他們是有傲骨的,向誰低頭也不能向黑暗教廷低頭!但是、但是……!「王,我們現在遷徙到其他地方已經不可能了,如果不向黑暗教廷妥協,我們只能等待被滅族的命運!」

「那個小丫頭我們還能抱什麼希望?難道還真指望著她能夠和黑暗教廷、教廷抗衡?」

在場的幾個矮人都發出不屑的笑聲,也只有矮人王沉默不語,說實話他內心裡還是有期望的,他還是相信那個人類能夠如她所說的那樣,不過這十幾年過去,她一點消息都沒有,就連矮人王幾乎也要放棄了。

「哎……」矮人王忍不住長嘆一聲,其他幾個矮人見到矮人王這樣不由得開口道,「族王!你還在期待什麼,與其期待別人倒不如期待我們自己吧!」其他幾個矮人也紛紛稱是,「族王,現在我們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我們一直在東大陸生存,如果以後還想在這裡生存,就只能和黑暗教廷妥協。」

矮人王神情陰沉,妥協?那他們失去的土地和兄弟怎麼算?難不成就當這一切都沒發生過?開什麼玩笑!

「族王!如果你再不做出決定,矮人一族就要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其他幾個矮人焦急,黑暗教廷給他們的期限馬上就要臨近,矮人如果臣服一切好辦,如果不肯……那邊是滅盡!

矮人王狠狠皺眉,他的五官甚至都要絞在一起,如果真的這麼選擇,那該是多麼的屈辱!但一切都比不過能夠讓部族留存,將矮人的血脈留存在這個世界上!矮人王握緊的拳頭緩緩鬆開,嘴唇開啟,「那好吧……我……」

「報告!」響亮的一聲報告響起,石屋之內的幾個矮人紛紛站起,神情都有些慌亂,矮人王厲聲大喝,「是不是黑暗教廷的人過來了?」如果真的是黑暗教廷的人,他們在期限之前動手那就擺明心思要抹殺掉矮人!如果真的是那樣……矮人王狠狠咬牙,也只能拼這一回,是生是死都要看天意!

「報告!有人類入侵!有人類入侵!」

矮人王一愣,隨即眼中出現狂喜!狂喜,是的,是壓抑不住的狂喜!他的身體幾乎在聽到這個消息的瞬間顫抖,人類入侵而且還是這樣大張旗鼓的姿態,除了那小丫頭還有誰!

「刷!」石門被推開,一頭耀眼的金髮猶如那道陽光,驅散了矮人王心中所有的陰霾!看著那金髮,看著那身影,矮人王狂笑一聲!「哈哈哈哈,你總算是來了啊!」

其他幾個矮人也很詫異的看著憐,后之後覺的才明白憐就是他們口中的那個小丫頭,當下也心中狂喜,這小丫頭真的來了啊!

憐看著矮人們壓抑不住的喜悅神情,有些驚訝自己竟然如此受歡迎,淡淡一笑,走進石屋,「唔,來的雖然有點晚,但總不會遲到。」憐看向矮人王,氣息與姿態已經同上次大相徑庭,矮人王也意識到憐的改變,這小丫頭已經凌駕在他之上了啊!

憐黑眸靜靜的看著矮人王,沒有人說話都在認真聆聽她的話語,「矮人族王,這次前來是為了邀請你加入我的第三軍團。」憐手掌翻起,純黑色的元氣隨即湧出,矮人王看的直接傻眼!

「我的老祖宗!那會黑色的元氣!是黑色的!」其他幾個矮人甚至尖叫起來,矮人王都看愣了,好半響都沒有回過神來,憐淡淡一笑,「我想現在,我有了讓你安心的資本,怎麼樣!要不要加入我的軍團!」憐聲調高昂,這份言語中充滿自信的力量立刻感染了所有矮人,其他幾個矮人連忙點頭,恨不得自己的族王立刻答應。

矮人王定定的看了憐幾眼,看著這個在年級上甚至連他的零頭都沒超過的少女現如今已經走到他想都不敢想的高度,心中只深深的嘆口氣,矮人王緩緩的單膝跪地,其他矮人一見,也立刻單膝跪地,給予憐矮人一族最虔誠的叩拜!

「如您所願,矮人一族願意為您效勞,永不後悔。」

憐揚起笑容,能夠讓這些驕傲的矮人臣服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憐憑著她的實力和姿態完美的做到了!矮人王站起身,儼然一副屬下的姿態,「矮人一族會在武器上給予軍團絕對的支持,您放心,首領。」

「首領大人不要擔心,在武器方面可沒有哪個傢伙可以趕超矮人的手藝啊!」其他幾個矮人笑著開口,忍不住又喝了幾口烈酒,他們快要高興壞了,第三軍團,這名字聽上去可真帶勁兒啊!

第一次被稱呼為首領憐真覺得彆扭,「叫我的名字就可以,首領這個稱呼……還是算了。」

矮人王思索了一會兒,「那好吧,憐大人。」

憐勉強點頭,接受了這個稱呼,矮人王繼續說道,「不知道第三軍團的基地有沒有建立,有的話……矮人一族也好遷徙過去,不知道是在哪個大陸?」

憐笑了,「大陸?不,第三軍團的基地在內海。」

「內、內海?!」矮人王的眼珠子本來就大,這麼一瞪快要掉下來,內海?她都將自己軍團的勢力擴展到內海了?!我的老祖宗!她、她、她未免太猛了點吧!矮人們都跟看怪物一樣的看著憐,矮人王連忙說道,「內海?可是內海現如今有龍族在,軍團基地設置在那會不會有危險?」矮人族王一想到要和龍族搶地盤甚至有爭端,有些打怵,但是憐卻搖頭十分平靜的開口,「不用擔心,龍族已經和我達成同盟,現在是自家人了。」

沒聲音了,再一次沒聲音了!

矮人王有些受到驚嚇,甚至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是假!只能愣愣的看著憐,反映不出半個字,憐擺擺手,「好了,矮人一族要快些遷徙到內海之中,想必黑暗教廷已經對你們有所動作,再不走的話……可是來不及了。」

「……啊,對對對!」矮人族王這才回神連忙點頭,這一波又一波的驚嚇傳來他自覺有失水準,「咳咳,通知所有族人立刻收拾所有東西,只需要帶上鍛冶材料和工具,還有冶鍊出的武器,其他的都不用帶了!」


「是是是!」幾個矮人急匆匆的出去傳達這個命令,矮人族王這才狠狠的鬆口氣出來,「我以為你不會來了……」

憐看著他很為滄桑的臉,低聲笑笑,「的確時間有些長,但好在我來了不是么?」

矮人族王點點頭,「憐大人,請務必讓矮人一族全心全意的為您效力,我們要親手向黑暗教廷和教廷復仇!為了我們死去的兄弟們!」

看著矮人族王內心深處的仇恨,憐多少明白這份情緒他壓抑了多久,異族無辜被這場戰爭牽連,他們失去的不僅僅是賴以為生的土地和家園,還有更多的是親人和朋友,異族內心的仇恨早已經積累到一定程度,這場戰爭在他們眼裡,也是必須要停止的,這也是為什麼眾多異族肯加入第三軍團的原因,阻止這場戰爭,是他們共同的夙願!

矮人一族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一切,接著便集合在一起往內海進發,到達內海之後自然有龍族去接應他們這都不成問題,矮人們一個個臉上也寫滿興奮,前往內海這還是大多數矮人第一次的經歷。

「別著急!不要擁擠!不要落下什麼東西!」幾個矮人大聲吼著維持秩序,矮人一族現存的幾百個矮人背負著自己的包裹聚集在一起準備離開,矮人們都興奮的四下交談,雖然要離開這片他們至今生活的東大陸,但他們並沒有太多的悲傷,「嘿!我們要前往內海了!」

「是啊,這聽上去可太有趣了!」

「內海裡面會有海中矮人么?你們說我們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你傻了吧!沒聽族王說么,這一次我們是去參加第三軍團的!」

矮人們鬧哄哄的聚集在一起,矮人族王看了一眼,「好了,我所有的族人都已經聚集在此,我們也要出發了。」

憐點點頭,矮人族王拿出一卷捲軸地圖,交到憐的手上,「只是黑暗教廷佔據東大陸以來,我們調查的黑暗教廷據點,並不全面,這幾個是黑暗教廷新開闢的據點,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去看看。」

「多謝你了,這個東西一定會幫上我。」憐將地圖收好,矮人王嘆息搖頭,「不不,這和你幫助我們的根本無法相比……我們一定會盡全力幫助你,憐大人。」

「還是要感謝你們,我只是要阻止這場戰爭而已。」

矮人族王目光閃爍了幾下,嘿嘿一笑,再仰起頭的時候族王的架勢回歸,他瓮聲瓮氣的吼道,「矮人們!我們出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