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多了,我剛不是說了嘛,天神大陸被人加固過,自古就有的洞天福地入口也相應的強度增強了,毀掉它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他們應該會帶走它,我把它放在人身上,隱蔽性是夠,也相應的方便了他們,可以直接帶走,所以呢,如你所說,那邊我派了很多人保護。”

老金剛想繼續詢問,這時只見乾文一一路小跑過來,叫道:“主上,你們兩個怎麼坐這啊,沒什麼事吧,要不,和我走一趟?”

李一然說道:“去哪?吃好東西嗎?”

“哎,好東西可沒有,事情一大堆,剛小徐可是給我一頓數落,主上你剛纔可是有些過了啊,把我一個人留那……”

“哈哈,本來就是你一文錢的慫恿,老金,你說對不對?”

“對對!一文錢過來坐啊,事情過會兒再做又不急。”

“別千萬別,讓小徐看見又要說我,主上,這回可是要你幫忙的。”

“嗯,什麼忙,說。”

“在城中外圍看看能不能佈置些陣法,來驅趕,嗯,這些喪屍鳥。”

“哦,你不說我忘記了,倖存者出來,有沒有被喪屍鳥攻擊?”

“暫時還沒有,聽小徐說,好像喪屍鳥都跑城外了,對這裏的倖存者理都不理的,不過小徐爲了以防萬一,所以讓我去城外……”

“她這可要有些故意難爲你了啊,這城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你個陣法的門外漢,會,呃我去,她讓你來找我的?”

“是啊,所以,主上,你看?”

“嗯,好吧,”李一然站起身,揮手道,“走吧,今天我讓你們兩個門外漢見識見識我的驚天手段!”

… … “就這?”乾文一指着李一然豎起來的一人來高的稻草人,“主上,你開玩笑吧?”

“不開玩笑啊,哎老金你別靠着它啊,靠倒了你給豎起來。”

老金打了個哈欠:“老大,你這就是無聊,豎個稻草人在這城門口,完全就是搞笑嘛,還有,這一個也不夠啊,多豎幾個,豎一排不對十幾排,這樣……”

“還十幾排,瘋了吧你,告訴你們這可是我的寶貝,看哪了你!我說這稻草人可是法寶,非常厲害的法寶!”

“真的?主上,這法寶叫什麼名?是天級還是地級法寶?”

“沒級,至於名字,忘了,就叫稻草人吧,啊什麼,我那麼多法寶都記名字不累死我,嗯,再去,那個方向立個,走。”

“等下,”乾文一拉住了李一然的衣袖,“主上,別這樣啊,你這樣玩鬧是沒問題,可回頭,小徐又要說我了,主上!”

“哎哎,別拉拉扯扯的,你又不是女的,我可忌諱這個,放心,別看這稻草人很無害,對付鳥類可是大殺器的。”

“主上,你就別開玩笑了吧,這稻草人怎麼看就和鄉野田間的一樣啊,能是什麼大殺器,……,要不,主上你給我演示下,讓我也開開眼界好不好?”

“好吧,真是服了你,那個老金,去捉只喪屍鳥過來,看什麼看,天上不是到處,嗯,這不,飛來了一羣。”

“老大,那麼高,我又不會風系法術,怎麼捉啊?”

“扯淡,我還不知道你,別廢話了,快點,要不都飛走了。”

很快,轟隆聲響,晴空霹靂。

砰砰砰砰!

天上掉落幾十只渾身焦黑的喪屍鳥。

李一然捂住了口鼻,罵道:“艹!什麼味這是,老金,讓你捉不是讓你用雷劈,劈成炭了還演示什麼!”

“嘿嘿,沒事,我控制力道了,再說喪屍鳥沒那麼容易死的,……,一文錢,還不快去撿過來,瞪什麼眼,我和老大可是在幫你,快去!”

等到乾文一捏着鼻子,用手帕提着一隻全身焦黑不斷撲騰的喪屍鳥走回來時,從高大的城牆上飛下兩人來,身着紫衣,對着李一然半跪行禮道:“主人!”

“嗯,你們來這是?”

“回稟主人,屬下剛發現這附近有異常靈力波動,打雷……”

“哦,沒事,我們鬧着玩,你們回去忙,……,哎,等下,救出的小孩多不多?”

“呃,屬下不太清楚,這個要問……”

“明白明白,你們去吧,……,一文錢,還愣着做什麼,把你手上的扔稻草人旁邊,對,就那地上。”

“……,主上,都沒反應啊,怎麼沒發光?”

“發光?發什麼光?”

“稻草人啊,果然,主上,你又開玩笑!”

“懶得和你犟,一文錢,你去倒點血液喪屍鳥身上,它這樣,稻草人沒效果的,愣着做什麼,快去啊!”

無奈,乾文一隻好上前,從儲物空間拿出一瓶雞血出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喪屍鳥身上。

很快,喪屍鳥‘吸’盡雞血,跳了起來,怪叫一聲,鳥頭直接盯向豎立不動的稻草人,然後如見到仇人一般,飛了起來,嘴爪並用,稻草紛飛,很快,又怪叫一聲,扇動翅膀飛上天空。

乾文一擡頭一直盯着那逐漸遠處的喪屍鳥,心中想着它會不會中毒,身體一僵直接落地之類,然而並沒有,反而是越飛越高直至消失不見。

“就這?主上,你太無聊了!”

“哈哈,”老金大笑道,“哈哈,老大,你厲害,這次把我也騙了,哈哈,真的是無聊到極限了!”

李一然挖着鼻孔說道:“兩個沒見識的,稻草人已經發威了懂不,……,哎,又要我解釋一遍,它的原理很簡單,就是讓見到它的鳥類嗯當然包括喪屍鳥,讓它們討厭,心中產生厭惡情緒,然後回去,一傳十十傳百百傳不知道多少,讓附近的喪屍鳥都知道這裏有它們極其討厭的東西,那以後它們都不會往這來了,懂不懂?”

“呃,老大,先不說你說的稻草人怎麼讓喪屍鳥討厭,說你後面的,還一傳十十傳百,喪屍鳥能和人一樣嘛,又不會說話,又不會像我們這樣,……,哎,老王剛我跑那邊踩到狗屎了,你千萬別去,去了也踩到了,哎那個,你也和老李老張老宋他們提醒下……”

“哈哈,”乾文一被老金給逗樂了,笑道,“老金,你可真是個人才,哈哈!”

李一然哼了一聲,說道:“膚淺的人類,鳥類也有羣體,也有溝通的,雖然不能像我們這麼細化,但更簡便快速,還有,這次它們都是被同一個污染源感染變異,就算是同類而且是很緊密的那種,照我估計,消息在它們之間的傳播速度,呵呵,反正說了你們倆也不懂,走,去下個地方。”

“老大,真去啊,你這不是開玩笑的嘛,哎別生氣別生氣,我們跟着,……,我去,老大,你看,城門口有人出來了,哦,一大羣!”

“是他們,嗯,城中撿漏的,”很快那一大羣人跑到面前停住腳步,李一然一指爲首的那個小鬍子,笑道,“又見面了,嗯,你,你叫什麼來着?”

“前輩,小的,馬勇,好久不見,小的給您……”

“別!”李一然擺手道,“別下跪行禮了,我們無親無故,我可受不起這大禮。”

“受得起受得起!兄弟們,我們來給前輩行禮……,呃,這?”

李一然把老金拉到了跟前。

老金坦然的接受了馬勇等兄弟五十三人的跪拜大禮,昂着頭,用鼻孔對着他們,陰陽怪氣的說道:“跪禮你金爺我接受了,想讓我幫忙,沒門!”

“前輩,”馬勇仍是跪着,看着李一然,恭敬的說道,“小的等可不敢奢求什麼,過來只是想答謝上次前輩的……”

“好了,”李一然打斷道,“我,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大善人,也不好面子,你這套說辭對我沒用的,都直接點,什麼事你說我聽聽。”

“呃,呃,好吧,其實就是小的兄弟五十三人想投靠前輩門下,希望前輩收留!”

“呵呵,……,也不是不可以,”說完李一然從儲物空間拿出一把匕首出來,扔到馬勇面前,一指跪在他身邊的臉有刀疤的青年,說道,“把他殺了,我就留你。” “前輩,您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你猜!呵呵,反正選擇已經給你,看你自己,嗯,我時間有限,快點!”

正當馬勇猶豫不決天人交戰的時候,那臉有刀疤的青年一把撿起地上匕首,遞到馬勇面前,梗着脖子,大聲吼道:“四哥!我的命是你救的,你拿走吧,小弟我絕無半點怨言!”

馬勇右手顫抖的拿起他手上的匕首,舉起,又放下,舉起,又放下,最終,將匕首往地上一擲,眼睛通紅的看向李一然,顫抖的說道:“前輩!恕難從命!我們,就此告辭!”

“哎,等下,”李一然在馬勇等人慢吞吞的走了十幾步後,叫住了他們,說道,“呵呵,應該還有其它事吧,說說。”

“……,哎,前輩真的是目光如炬,小的等是被前輩的人給趕出來的……”

“哦,是嘛,我好像沒下命令趕你們吧,誰趕你們出來的?”

“他說他姓鄒……”

“哈哈,他啊,嗯,”李一然摸了摸有些鬍渣的下巴,想了片刻後,說道,“我們倆算有點緣分,這樣,現在是上午,在天黑之前,你們可以在城中任意活動,能找到多少東西就看你們的造化,我會讓手下不干涉你們。”

“多謝前輩!小的等必定感念……”


“不用,歸根結底還是我趕你們走,不過沒辦法,弱肉強食,哦對了,奉勸你們一句,趁這始祖山脈還算太平,趕緊離開吧,……,哦,你還有什麼事?”

“前輩,敢問您開始說的,救一倖存者一萬兩,還有沒有效?”

李一然略帶敬佩的看了一眼馬勇,點頭道:“當然有效,你倒是個人才,可惜可惜,好了,就此別過!”

等到馬勇一行快速離開後,乾文一發問道:“主上,要是剛纔他真的把人殺了,你會留他嗎?”

“呵呵,老金,告訴他。”

“好嘞,”老金一拍乾文一肩膀,說道,“聽好了啊,老大收人的原則有兩個,一,信得過的,二,還是信得過的,哈哈!”


“什麼意思啊?”

“還能什麼意思,意思就是老大看順眼的就收,看不順眼的,哈哈,滾蛋!”

“呃,這也太隨性了吧。”

李一然也拍了下乾文一的肩膀,笑道:“隨性不好嗎,走了,還要佈置幾個稻草人的。”

“哎,等等我啊,……,對了,主上,你不去通知下鄒天水他們嗎,要是萬一他再把人趕出來,人家不會說主上你言而無信?”

“已經通知了啊。”

“啊,什麼時候?”


“就在剛纔,”李一然眼睛掃了一眼身後空處,笑道,“你不會以爲我就帶你們倆出來吧,有保鏢的懂不?”

“真的?在哪?我怎麼沒看到?”

“被你看到還能叫保鏢嘛,哎,艹!小心!一文錢,你踩到牛屎了,哈哈!”

… …

與此同時,距離靈石精魄聯盟上百里遠的一處高山山腰石洞之中。

消失了甚久的紫雪找到了在此養傷的雨竹和雁蓉。

“呀!雨姐姐,雁蓉姐姐,你們怎麼躲這了呀?哎呀呀,怎麼面色這麼難看?跟隨兩位姐姐的手下呢?都死啦?”

雨竹瞪了一眼幸災樂禍的紫雪,冷聲說道:“別得意,回去我必會請長老會治你擅自離隊之責!”

“嗚嗚,我好怕呀,……,雁蓉姐姐,你可要救我。”

“走開!”雁蓉此刻心情很差,不想再與之虛與委蛇,冷喝道,“再靠近,把你殺了!”

“哼!兩位姐姐都是壞人!”紫雪故意跺了下腳,嬌嗔道,但見兩人無視,只好收起僞裝,找了旁邊的一個石頭坐下,語出驚人道,“你們是被那個靈力絕品的人類給偷襲了吧!”

“嗯?!”雨竹身上寒意更甚,“你當時在場?看笑話?!”

“沒有,沒有,事實上我也是剛和你們見面,是在一個好心的壞傢伙的指引下,嗯,你們被偷襲事也是他告訴我的,提前兩天!”

“不可能!”雨竹和雁蓉同時驚叫道。

“怎麼不可能,別這樣看我,這次我可沒騙你們。”

短暫的沉默之後,雨竹問道:“他是誰?”

“不認識,不過呢應該和九神堂有關,進來這始祖山脈,外圍和他們的人起了點衝突,呵呵,剛準備把他們凍成雪人的時候,那個好心的壞傢伙出現了,全身黑霧籠罩,好像很不希望我見到他真實樣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