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清風寨寨主當即轉身就逃,他明白自己不是眼前這黝黑壯漢的武者,對方至少是先天巔峯的強者,想殺自己太簡單了。

“哪裏跑!”小黑一躍而起,直接攔截住逃跑的寨主,逼得對方只能硬着頭皮繼續戰鬥。

雙方再次陷入激烈交鋒,是這場屠戮盛宴中戰鬥最激烈的地方,而小黑出手毫無顧忌,狂暴出手,刀刀皆盡全力,就算被寨主躲開,橫飛的刀芒也能絞碎幾個慌亂逃竄的土匪。

最終雙方交戰十餘招,小黑一刀劈下清風寨寨主的頭顱,鮮血迸濺丈許高。

寨主身死,清風寨滅亡命運已經註定,剩下的只等葉家弟子將者數百土匪屠殺殆盡了。

“哈哈…”葉家弟子是不是發出大笑,不過滿身的鮮血卻讓他們看起來如厲鬼一般猙獰,就算笑容,看起來都像是死神在揮手。

數百人看似很多,但真正殺起來也就一會就結束了!二十人屠戮五百武者,這絕對是驚人戰績,說出去許多人都不會相信,但這卻又真的被葉家弟子完成了。

“很不錯!”葉銘看着葉家衆人不由點頭稱讚,此時他們的形象已經發生極大變化,不僅是外形沾滿獻血,還有氣質與眼神。

渾身繚繞讓人心驚的煞氣,還有那一對充滿殺氣的眸子,二十人騎馬立身在這裏,卻給人一股猶如面對千軍萬馬的感覺。 第八十九章追殺與亡命奔逃

北辰宇逃竄著,心中詛咒著後面二人。他都已經惹出九泉之境凶獸了,對方還是死死地咬著自己。只不過,北辰宇也知道對方不是如此好對付的,一定會有對抗九泉之境的底牌。

接下來,北辰宇不斷地向著凶獸的巢穴中沖。即使如此,身後兩人還是死死地追著他。有時候碰到了強大的凶獸追出來,三人就瘋狂逃竄。


當然了,他們有時候也會被攻擊余bobo及。沒有人願意在這種狀況之下使用底牌,都是苦苦支撐著。小半天之後,三人都已經是很嚴重的傷了。

真實之眼環視四周,感受著狀態每況愈下的身體,北辰宇牙一咬,向著一座異形巢中沖了進去。

「吼!」

「吼!」

接連不斷的吼叫聲響起,一頭頭猙獰恐怖的異形咆哮著,向著三人撲了過來。月荒和艾爾臉色大變,因為其中有著兩頭九泉之境!

二話不說,三人掉頭就跑,而兩頭九泉之境的異形也追了上來。這是北辰宇故意的,異形的攻擊性極強,有很大的可能性會追出洞穴。只有這樣,他才有機會和那兩人分開。

在異形的追擊下,三人顧不得其他,各自逃竄。北辰宇專門挑了一個和二人相反的方向。

月荒和艾爾並沒有分開,而是一起逃竄。一頭九泉之境的異形向著二人追去,另一頭則是追著北辰宇。

北辰宇心中暗暗叫苦,現在他受了重傷,根本跑不過異形。這頭異形的大小在一丈,比北辰宇跑的要快一些。

左拐右拐著,北辰宇狼狽躲避著異形。

咻!

伴隨著破空聲,異形那充滿粘液的腥臭舌頭彈射而出,向著北辰宇落去。

北辰宇狼狽躲閃,生生橫移了一個身位,異形的舌頭落在了旁邊的山岩上。

轟!

山岩炸裂,化作無數碎石。不僅如此,異形極具腐蝕力的粘液粘在了山岩上,使其迅速融化,發出「滋滋……」的聲音。

心中暗驚,北辰宇腳下卻是不敢有半分放慢,依舊逃跑著。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使用底牌。

「吼!」異形咆哮著,一道道聲浪席捲而出,將北辰宇的身體吹得晃蕩不已。

險之又險的躲過異形黝黑的利爪,北辰宇感到自己的身體宛若要扎裂開一般,疼痛無比。九級靈藥被北辰宇一片片撕下服食,總算是好了不少。

不敢太過浪費九級靈藥,北辰知道,不久之後一定會還有一場惡鬥等著自己。

此時,艾爾和月荒卻是已經斬殺了追來的異形。將自己的寶物緩緩收好,月荒看向艾爾,「還能感應到他的位置嗎?」

艾爾不語,仔細的感受著自己留下烙印的位置。不多時,艾爾看向一個方向,「就在那裡!」

沒有廢話,二人向著那邊走去。遠遠地,他們便看到了北辰宇被九泉之境的異形追趕著。

目光冷漠,二人都是躲在暗處默默地看著。他們不相信北辰宇沒有什麼保命底牌,不想輕舉妄動。

異形窮追不捨,北辰宇心中充滿了怒意。一抹寒光從眸中掠過,北辰宇終於是取出了巫靈珠。

「唳!」隨著荒力的注入,金烏清鳴一聲,裹挾著北辰宇騰衝而起。異形跟著飛了起來,看向金烏的目光中滿是凶戾殘暴。

隨著北辰宇修出兩道高等至尊力,肉身和神魂經受了洗禮,實力提高,這金烏的威能也變強了不少。

看到北辰宇召喚出金烏,月荒心中暗驚。這頭金烏的威勢實在驚人,即使是她的底牌盡出,也不一定能夠比的上。

艾爾則是微微眯起了雙眼,顯然北辰宇有著如此底牌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吃下一口靈藥,北辰宇駕馭著金烏向異形衝去。金色的火焰席捲高天,炙烤著空氣,使其微微扭曲。

「吼!」異形渾身都是黝黑的甲殼,樣貌猙獰無比。看向衝來的金烏,異形暴喝一聲,迎面而上。

轟!

雙方在空中相撞,金烏體內的太陽真火沿著異形的甲殼蔓延而上。異形慘叫著,向著後方翻滾而去,顯然不是金烏的對手。

北辰宇的眸中掠過一抹狠辣,反正金烏遲早要消散,不如直接將這頭異形幹掉,省的以後麻煩。

「烈陽焚天!」伴隨著北辰宇的一聲暴喝,烈陽焚天再度使出。

一輪熾烈的天日衝出,向著異形落去。此時的金烏比之尋常的九泉之境強出了一截,這一擊之下,異形不死也要重傷!

「吼!」異形憤怒的咆哮了一聲,向著天日迎去。異形凌空踏步,猜出隆隆的起爆聲。

轟!

雙方猛然相撞,那一片被漫天的符文淹沒,浩瀚的能量波動席捲而出,山巒崩摧,古木盡折。

北辰宇沒有停止,不顧金烏的虛淡,又是一輪烈日轟出。

轟!

「吼!」

原先的能量波動尚未消散,便再次升騰起一股磅礴的能量,裡面傳出了異形憤怒痛苦的吼叫聲。

這一次,北辰宇沒有再度攻擊,而是等待著結果。

不多時,能量餘波散去,露出了裡面的異形。

異形從高空墜落而下,渾身骨斷筋折,已經奄奄一息了。北辰宇這一次沒有使用烈陽焚天,因為金烏虛影已經虛淡到快要消散。

大手一揮,數枚混合著太陽真火的火球便激射而出,向著異形落去。異形發出低沉的悲吼聲,不甘的死去。

咻!

就在這時,一道流光向著北辰宇激射而來。這道流光超越了音速,引發了氣爆聲。當然,這氣爆聲是後來才能聽到的。

北辰宇的心驟然緊縮,身上產生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這流光很是危險,不弱於九泉之境!

「唳!」金烏竭力抵擋著這道流光,奈何此時的金烏已經大大弱於從前,最後還是緩緩消散。

這道流光在將金烏擊碎后,去勢不減,向著北辰宇的要害處襲去。

北辰宇瞳孔驟然緊縮,九星天辰瞬間浮現而出,夜空化袍加身。兩顆大星也綻放出不朽的光輝,要對流光產生阻撓。

終於,流光在北辰宇心臟前三寸停了下來。北辰宇這才驚愕的發現,這流光也是一截殘劍,和自己擁有的那一截氣息花紋上很是類似。只不過,這截殘劍不如自己的完整罷了。

心中一動,北辰宇便想要將這截殘劍留下。兩顆大星發力,要固定這殘劍。

不遠處的艾爾面色一變,一口精血噴出,在空中化作血霧。隨後,那一截殘劍緩緩從九星天辰的場域中消散,在這血霧之中浮現出來。

一旁的月荒冷眼相看,其實她剛才完全可以出手,但是她沒有這麼做。艾爾也是她的對手,二人現在只不過是暫時的合作關係罷了。

艾爾也知道這點,換做他,他也會這麼做的,很正常。

看到艾爾將殘劍召喚了回來,月荒沒有說什麼,一枚菱形的晶體浮現而出。一道彩色的光柱從晶體上激射而出,向著北辰宇落去。

彩色光柱所過之處,空氣被碾壓的寸寸爆碎,發出音爆聲。

早在剛才被偷襲,北辰宇便開始暗暗勾動還沒有完全祭煉好的殘劍。此時他的雙手合抱,殘劍在兩掌之間旋轉著。

咻!

看到襲來的彩色光柱,北辰宇心神一動,殘劍便激射而出,化作一道流光向著彩色光柱迎去。

轟轟轟!!!

雙方相撞之處,不斷地有符文濺射而出,將地面砸出一個個大洞。單單是這能量餘波,就足以滅殺一些弱點的下位修士。

終究,彩色光柱不敵,殘劍將彩色光柱剖開,向著對方二人激射而去。

艾爾面色一變,這殘劍甚至比他的還要完整一些!此時這殘劍雖然被彩色光柱抵消了不少威勢,但是剩下的能量餘波也不是自己能夠抵擋的。


毫不猶豫的,艾爾再度祭出了自己的殘劍。

一時間,兩道流光在空中相向而行,朝著對方激射而去。


轟!

伴隨著一聲巨響,北辰宇和艾爾同時悶吭一聲,體內氣血動蕩。

兩道殘劍也各自倒飛而出,回到各自主人的手中。三人都短時間內使用了好幾次寶物,負擔太大,暫時是不能夠動用了。

北辰宇也不準備讓晴荒和紫靈出手,她們都受了重傷,天生符文動蕩,此時出手會有很大的後患。

艾爾冷笑著,「北辰宇,你今日必死!」說著,他向著北辰宇沖了上去。

月荒也沒有絲毫猶豫,向著北辰宇衝去。

二人都直接使出了天生符文技,準備在最短的時間內格殺北辰宇。

「哼!」北辰宇怒哼一聲,眸中絲毫沒有懼色,而是燃燒起了熊熊的戰意。

縱身向著對面二人撲去,九星天辰釋放而出,夜空加身,大星伴體。

肩頭上的小精靈也浮現而出,體表火紅色的光華流淌。

北辰宇的左手之中,符文化作的大戟浮現而出,右拳之間,血氣爆發蓄勢,雙目也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紫光。

對方也不甘示弱,艾爾的身後高懸著一輪死亡天日,月荒肩頭的月之精靈咿咿呀呀的叫著。

天空之城上,那些聖域強者的都將心神集中在了這場戰鬥之上。 剿滅清風寨,收穫卻是出人意料,不愧是周圍一帶最強的山寨!居然搜出了五枚靈晶,還有兩箱靈藥,更有近二十萬珠。

這筆財富對於葉家來說都是巨大的,堪比葉家經營十年的收入了,而且靈晶這東西還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

雖然靈晶的市價是一萬珠,但沒有人會傻到拿靈晶去換取玉珠!葉家那僅有的幾枚靈晶也是拍賣會上競爭到的…

“要是我們兩這些財物帶回家族,家主與長老一定會給我們記大功的。”一路上葉灸都顯得特別興奮。

他是一個只想靜靜當個二世祖的人,今天的殺戮最不適應的就是他,剿滅地虎寨時他還乾嘔過一陣子。不過屠戮清風寨時也就麻木與習慣了!

“呵呵!這是我們搶來的,等到了郡城我們也要先揮霍一下才行,回到葉家能剩下多少就上交多少吧!”

葉銘笑語,其實他並不在乎這點錢財,佐家擂臺輸的五百靈晶還在他身上,而且聚寶閣也拿了不少靈晶給他,籠統算下來也有近千枚。

“聽到葉銘的話了嗎?到了郡城,我們想買啥就買啥,想吃啥就吃啥,想玩女人都沒問題!”

葉壯嚎了一嗓子,當即讓葉家弟子激動得歡呼起來,葉銘對此也只是笑着搖搖頭,不過也沒阻止。


Leave a Comment